君特·格拉斯|拒绝经典——论美学与真实的获得【访谈】

也许问题的关键在于我竭尽全力地避免使自己过早地成为经典作家,虽然我并没有明确表达这种意图。不断重新开始是克服经典的前提,我始终害怕一成不变的规划,当一位作家面对一堆素材时,他必须完全投身于这堆素材之中,这堆素材决定了他的写作方式:素材不同,写作方式也迥然不同。

罗兰·巴特|绘画是一种言语活动吗?

自从语言学像人们所知道的那样得到了发展,总之,自从本文作者说出他对于符号学有兴趣以来(至今已有12年了),人们曾多次向他提出这样的问题:绘画是一种言语活动吗?可是,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答案:人们还不能制定绘画的词汇学,还不能制定绘画的语法,还不能找出画面的能指与它的所指,也还不能使它们的替代和结合规则系统化。

保罗·杜洛|画框的修辞:对艺术品边界的考察

有关视觉艺术中画框和框制(framing)的讨论任务首先是把画框的不可见性与艺术品相对照。我们看艺术品,但不看画框。不仅对有形画框轻描淡写的艺术品(如现代主义艺术)有这种“画框效果”,而且坚定使用有形画框的艺术品(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也有。这一状况是怎么形成的呢?是不是因为我们都习惯于在一个看似无限多样的语境中观看艺术品,以至于我们看不见那儿有什么或者无法指出其不在场呢?

李春青丨浅谈中西文论关键词比较的意义与方法

我们当下的文学理论研究确实面临着一种认同的困惑:我们现行的这套文论话语是自己的吗?是鹦鹉学舌般地说着人家的话吗?我有没有,或者能否有,抑或该不该有自己的独特性?

为人生的艺术--从中国百年版画人物形象的塑造谈起

什么样的中国形象才能让世界记住呢。其实艺术作品是最容易打动人心被世人所记住的,像《蒙娜丽莎》那样的经典形象流传千古。从古至今,围绕人、为人生的艺术的探索从未停止。艺术作品一直是体现人类发展进程,向世界展示人类与社会现状的重要媒介,从一千多年前隋代的木刻版画《隋朝窈窕呈倾国之芳容》,到20世纪80年代经典的油画作品《父亲》,一直向世界展示中国人的形象。进入21世纪的中国人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面向世界呢?鉴于这一思考,我们开始梳理近百年来中国版画对于中国人形象刻画的经典作品,在比较中希望寻找怎样的形象是能够代表时代的。

版画的趣味

在所有画种里面,版画可能是最好玩、创作也最不受限制的一种。
1   2   3   4   5    


话题

北京、上海,谁才是中国艺术中心?
  北京是中国政治、文化、国际交往中心,为数众多的美术馆、画廊、艺术区及博览会使其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艺术中心,近年来另一个国际大都市——上海的艺术活动也越来越风生水起,除中华艺术宫、上海当代艺博馆外,西岸正以其丰富的艺术机构和活动成为新的国际化地标,京沪争锋的话题正越来越有趣。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