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俗视野下的艺术展览效应

随着全国及地方各级各类美术馆、博物馆的免费开放,展厅同公园、广场、商场一样,已完全成为社会公共空间,也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关于艺术的“场域”,成为一种利益争夺的空间。在此场域中,诸多艺术资源的占有者各显神通,形成了一种“默契”,且深谙当下艺术界的生产、传播、接收的机制,通过各种名目或主题的展览,使得展厅俨然成为艺术创作者及其作品的背书场地。

李可染:中国画的糟粕,就是公式化

学习传统要有分析,要有师长舍短的精神。黄先生的画整体感很强,层次很深厚,充分表现了大自然多种物象的微妙复杂的关系,若接若离,浑然一体,有的画远看草木葱茏茂密,山石重叠,近看一块石头也找不到,有的画充分表现了江南山水饱含水蒸汽的浓郁气氛,在笔墨上达到了很高的成就,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很好学习的。

斯塔罗宾斯基谈戈雅

从个案的角度,戈雅绘画对马奈的冲击,以及后者的进一步实验,是现代绘画肇始的重要契机之一。戈雅作品的阴暗怪诞和革命性从来就是一个难解之谜,难以理清其发生学根源。瑞士思想史家、文艺批评家、日内瓦学派泰斗斯塔罗宾斯基 (Jean Starobinski, 1920-) 在这篇题为《戈雅》的札记中,以其独一无二的十八世纪史学修养和敏锐的艺术眼光,从多方面解读了戈雅,剥开其绘画语言的迷思,呈现出理性主义和法国大革命在艺术家的意识、情感和形象世界中所激起的复杂反应。

薛永年:花鸟画传统散议

关于中国花鸟画的宝贵传统,有的我们已经认识到了,有的可能还没有引起注意。讲到中国画的传统,张彦远说:“始于立意,归于用笔。”这其中,有立意,有为象,有笔墨,花鸟画也不例外。我今天主要不是讲笔墨,而是从意和象的角度讲,结合古代优秀的作品,特别是20世纪“借古开今”传统派的一些精彩的作品来谈一谈我的体会。

鲁虹:“再中国化”是中国当代艺术唯一出路

中国当代艺术界自2010年以来有一个新的趋势,那就是与“85新潮”时期突出反传统的价值观相反,努力强调与传统再连接的价值观。这也使油画的方式转化为传统水墨的图式成为了一种时尚。

卢沉访谈录

我与卢沉、周思聪相识,大约在1978年。那时,他们还住在白塔寺宿舍。但较多往来,是在80年代晚期,即他们住到美院帅府园宿舍之后。“89”事件后我受批判,有些刊物和出版社不再发表我的文字,有些熟人也不大与我往来了。1990年春,浅予先生发起“叶浅予师生友行路团”之举,邀我参加。与卢沉、周思聪等画界友人赴浙,行路谈艺,其间,与卢沉谈得很投机。返京后,浅予先生令我作记,由周思聪书写,刻碑于桐庐桐君山之侧。
1   2   3   4   5    


话题

当代渐起非遗风?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即将开幕,中国馆将由艺术家邱志杰率领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参展,其中汪天稳是雕刻皮影的工美大师,姚惠芬是苏绣的非遗传承人,惊讶之余我们发现,从2011年气味的“弥漫”,到2013年胡曜麟的徽派建筑……传统元素似乎一直存在,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