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晓东:双年展的隐喻

当艺术生产和艺术机制都不约而同的指向产业,思考性与批判性消散已尽的时候,即使不以大型主题性绘画的强迫性面貌出现,与主流意识形态恐怕也只有一墙之隔。如果我们还在为当代艺术在上海的处境弹冠相庆的话,无疑是充满危险的。我不知道当代艺术要跌落到什么地步,才会使人有所警觉。也许,在商业与消费、奖赏与惩戒的巨大力量面前,二次革命会被永远的悬置,成为永不可及的弥塞亚。或者,我们今天所能做的,只是目送一个短暂的尚未完成的英雄时代,就这样无结局的远去……

王南溟:策划人的学术性---高名潞与栗宪庭

既然栗宪庭与高名潞都是85新潮美术运动的推动者,那么讨论他们两人对85新潮美术的解释是很有必要的。其实,就85新潮美术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艺术,在高名潞与栗宪庭之间一直是有争议的,高名潞反复说,新潮美术是前卫艺术而不是现代艺术就出于艺术史角度对85新潮美术的肯定。

水天中:“通变”——现代中国美术的核心问题

对现代美术这一概念,人们有不同的理解,除了来自西方的“现代主义”之外,还有历史时序的含义,即古代、近代、现代的含义。即使在思考“现代主义”艺术的时候,我也不自觉地把它和古代与现代的“现代”联系起来。说“通变”是现代中国美术的核心问题,就是说过去一百年来,不同立场、不同位置和不同观念的人士在谈论和实践美术的时候,实际上都是在变革图新的大前提下展开的。中国美术的现代之路,实际上是绵延几千年的中国美术发展、通变之路。

邱振中:书法与绘画之间

现代美术教育受到西方影响,为中国绘画留有一席之地,但书法却被拒之门外。虽然今天的中国画系中都象征性地设置几周书法课,但能起到多大作用,令人怀疑。人们都批评今天的中国画家书法水平不够,其实教育体系制度应当负主要的责任。

当代艺术批评为何乱语或失语?

批评当代艺术的振振有词,大多以东方、中国、民族、本土立场自居,西方艺术理论被指为殖民主义的原罪。但为什么当代艺术的吹鼓手们没有还手之力呢?那些大部头的艺术理论哪里去了?其实,即便照搬来山一样高的着作,在盲目自负的自信面前也是对牛弹琴。问题还在于,在东方民族主义立场的当代艺术阴谋论指责中,中国当代艺术的西方理论阵营本身对西方的理解就很残缺,以往据守的理论支持完全不足以抵挡权力和资本的利诱和践踏,以及东方民族主义的肆意攻击。

黄隽:请理性看待艺术品的金融属性

艺术品具有精神文化和经济金融双重价值。而与欧美艺术品市场以收藏为主不同,很多中国人对于财富管理的需求更强烈,遂将艺术品视为能够保值增值的资产,市场上也充斥着大量的以追求财务收益为目的的短期投机资金。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当代渐起非遗风?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即将开幕,中国馆将由艺术家邱志杰率领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参展,其中汪天稳是雕刻皮影的工美大师,姚惠芬是苏绣的非遗传承人,惊讶之余我们发现,从2011年气味的“弥漫”,到2013年胡曜麟的徽派建筑……传统元素似乎一直存在,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