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山:“新水墨热”一种集体起哄

“传统复兴”本身没错,但要看建立在什么基础上。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也是以“传统”为旗帜,但两者的区别在于,我们的“复兴”是朝后看,是用国情的独特性替代普世标准,是以一厢情愿的想象遮蔽了现实存在。它和“大国崛起”幻觉相一致--我知道,纸糊的巨人看起来也算巨人,但实质是什么,应该是一清二楚的。

朱光潜:此生有美自芳华

人生本来就是一种较广义的艺术。每个人的生命史就是他自己的作品。这种作品可以是艺术的,也可以不是艺术的,正犹如同是一种顽石,这个人能把它雕成一座伟大的雕像,而另一个人却不能使它“成器”,分别全在性分与修养。知道生活的人就是艺术家,他的生活就是艺术作品。

当代艺术,门槛在哪里?

传统的艺术门槛被打破,当代的艺术门槛没有建立,“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口号满天飞。农民画画也能被请去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唱歌的去搞当代艺术也能被国家博物馆收藏,当然,搞艺术理论的去画画、办个展也就变得再正常不过了。众多乱象产生,比拼的都是艺术之外的能力。

与传统文人画抗衡的当代水墨

水墨艺术能否进入现当代,如何进入现当代,以及它在中国现当代艺术中处于怎样的地位,又具有怎样的意义,这一切西方艺术界如何看并不重要,因为它是中国现当代艺术发展中的特殊问题。或许在不少西方批评家看来岳敏君比朱新建更更值得关注,但我看未必;或许在不少西方批评家看来张晓刚比刘庆和更值得关注,但我看未必。

拉斐尔“圣母像”的艺术美与生活之丑

拉斐尔画了许多“圣母像”,他表示:我的圣母不是用现实生活的一个美女为模特儿的,而是用现实生活中的众多美女为模特儿的,萃众美于一身而成为一个完美无瑕的圣女。毕加索画了一幅《阿威农的少女》,观者大惊失色,认为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丑的女人!毕加索回答:这不是几个女人,而是一幅画!

灵怀春山 新枝探出--吴镜汀《山岭新貌》赏析

1921年,在北京中国画法研究会举办的一次展览上,有位画家的作品引起了观者的广泛关注。时人评价,茂密苍秀,兼而有之!他就是吴镜汀。这位自幼嗜画,天赋卓然的画家后来成为北京山水画派的一位重要人物。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从“白立方”到未来美术馆,你怎么看?
伴随VR、AR技术的来临,艺术本身及其人们对艺术的认知发生了明显改变。作为展示艺术作品场所的美术馆,其既有的展览形态同样面临挑战。伴随着“科技感”、“沉浸式体验”、“虚拟现实”等新型手段,以往经典的“白立方”仿佛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观展需求,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