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画困局亟待改变

看似繁荣高产的背后,壁画创作并未能真正寻找到适合本画种的发展道路,呈现迷茫摇摆的不明朗状态。客观地说,作为公共艺术,很多本不属于创作范畴的问题,极大干扰了中国当代壁画的发展。

“长安画派”的地域文化特质

近年来,地域美术史研究成为国内外艺术史研究的重要方向之一,越来越受到关注。20世纪中叶,以赵望云、石鲁、何海霞、康师尧、方济众等为代表的“长安画派”崛起。陕西中国画的地域性特征揭示了文化个性与共性的关系,地域文化是民族文化本体的区域性折射,是重要的文化战略资源,陕西中国画的地域性特质是陕西美术独特性所在。

刘文生:写意的抽象性

写意的抽象性写意花鸟画最初的形成就是以一种不尽物象为描绘目标的表现形式,是以简练概括的笔墨技巧这一手段来完成画面。从某种意义上讲已具有了最初的写意抽象性的特征,或许这也是写意的最初本意。

陈池瑜:真与美的追求科学与艺术的本质

关于艺术与科学的关系,论点似乎相当一致:它们如同一块硬币的两面,在人类历史上始终如影随形。那么,两者有无异同呢?它们相互的关系又是怎样?对此,学者都有各自不同的看法。实际上,关于科学与艺术的话题有很多,比如科学的真与美和艺术的真与美,科学对艺术的介入,艺术对科学的融合,等等。这些话题无不在提醒我们,在科学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艺术越发离不开科学,而科学也在寻找着艺术之美。

杉本博司:大海就是我意识的原点

本文是杉本博司对《海景》系列作品的起源做的解读,杉本说,大海就是他意识的原点,他一边巡游全世界的海洋,一边思考人类意识的原点。海景让他意识到,人类数十万年来的进化痕迹一定也残留在我们的血液之中。

王耘:空为果论——佛教美学的构造前提

空若作为美学概念出现,视空为果,乃其不可或缺之条件。如果把因果理解为一种时间“序列”的话,“果”无疑是此过程的终点。这一“序列”本身蕴涵的是理性的求索,强调终点,则确立了审美的视界。空的历史发展表明,它越来越果位化了,越来越偏重于对心识所转,心意所得这一结果的证明以及描摹,越来越趋近于一种审美范畴。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喧哗过后,文创园区何去何从?
近几年,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刮起一股“文创风”,各地文创园区在这股潮流下纷纷建立并初具样貌。有评论指出,尽管被冠以“创意”之名,但很多文创园区与创意少有关联,模式同质化,有的甚至沦为“收租”园区。针对众多文创园区雷同,偏离文化内涵的现象,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