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多苓谈怀斯:我曾误读他很多年

时间: 2016-05-25 15:30:42 | 来源: 艺术云图

首页> 资讯> 观点

 


何多苓作品《春风已经苏醒》 


安德鲁·怀斯 Andrew Wyeth - Christina‘s World

怀斯笔下那个荒凉、孤寂的世界,是我理想中的天堂。那个天堂让我特别神往,甚至比他的画对我的影响更深。他完全处于自己的世界当中,跟周围的世界没有任何关系。

——何多苓

1981年我研究生快要毕业时,开始准备画毕业创作。虽然我们当时学的都是苏派,但到底用什么方法来画这张毕业作品,我还是犹豫不决。后来我无意间 看到《世界美术》的封底——怀斯的《克里斯蒂娜的世界》,虽然那幅画在杂志上印的很粗劣,但我一看就很神往,觉得跟我的想法很接近,就像遇到一个知己一 样。

怀斯是一个美国隐士,从未离开过家乡宾夕法尼亚州,世世代代都画画。我很惊讶,美国怎么会有这种人?他的画给我两点特别大的启发:一是线,原来我们 的油画都是大块笔触,给人一种很虚的感觉。而怀斯的画都是非常锐而结实的线条,透视完全靠线条的粗细大小来完成,画的非常实在;第二,草地的画法特别细 密,密度那么大,你细看过去,每根草都画的非常结实,而且整体的韵律感非常好。

后来我照着自己心目中怀斯的技巧来画,还特意买了很多叶筋笔。结果画完拿去交作业时,导师根本不要,说哪有这样画油画的,分都没给我打,全国美展也 没参加成。即使如此,怀斯的构图方式,地平线、背影、画面的伤感情调,还是开始影响我了。有整整十年的时间,我都在他的艺术影响下生活和工作。

1985年我第一次去美国,终于在MoMA看到《克里斯蒂娜的世界》的原作,还在一个画廊看到一张干笔水彩,当时他的画价格已经非常昂贵。当我看到原作后,我才知道他跟我想象的简直太不一样了,他的作品很像古典画,画的很薄,我之前完全是误读。

怀斯的细腻还表现在巨细无遗的表现方法和构图上。比如地平线,实际上有一条极细的线规定了他的轮廓。怀斯的精神性在于线条本身的限制性,即不是不加 选择地全部画出来,而是将选择抽象为几根简单的线条,在线条限定的范围内进行密度极大的刻画,以此表现出画面的精神性以及他要强调的主题和思想。所以他的 取舍是非常有选择性的,而不是盲目的。

来源:艺术云图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