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觉 | “我从未想过要拍出一张完美的照片”——Bieke Depoorter

时间:2017-09-07 08:00:00 | 来源:色影无忌

摄影>作品分享>

2009年,佛兰芒摄影师Bieke Depoorter带着自己的相机、睡袋和笔记本踏上了去往俄罗斯的旅程,她让朋友在她的笔记本上用俄语写上:“我在寻找一个可以过夜的地方,由于我没有多少钱所以不想住宿酒店。我想让人们看到人们在俄罗斯居住的状态,或许我可以在你家借宿一宿,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Depoorter用手中的相机完整的记录了她三个月的旅程——她在陌生人的家里给他们拍照片,在雪地里拍摄裸浴的女人。她将这些照片整理成为一个名为“Ou Menya”的系列并获得了“Magnum Expression Award”。

“Bieke Depoorter”系列作品

“In Between”系列作品

最初观看Bieke Depoorter作品的时候,我个人觉得非常“惊讶”,就像我朋友所说:“马格南现在已经没落了么?”她完全改变了我以往对于马格南既有的印象——严谨的摄影态度,高标准的影像要求……Bieke Depoorter的作品却满是一种数字的“随意”和“粗糙”,我自己问自己:“难道现在的马格南已经不再是以往的马格南了么?”但深入了解Depoorter之后,她的一句话深深地影响了我——“I think it's important that photographs have different layers……I never managed to take a perfect picture.”

当我们看惯了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那精致的摄影作品之后,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的《美国人》像一股洪流一下子涌了过来,在数字摄影时代的当下,我们是否还要坚持原有的刻板的规则?(当然,我这里所说的“刻板”是相对而言,我个人觉得好的传统应该保留。)

“OU MENYA”系列作品

下面是关于Bieke Depoorter的一些采访,这样可以更直接的了解Bieke Depoorter。

“OU MENYA”系列作品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摄影的?

Bieke Depoorter: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它没有什么故事性——我18岁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学习摄影,而在那之前我不知道艺术或者摄影,我主要是学习数学、经济学和人文科学。因为我觉得艺术是那些大城市居民的特权,而我出生在比利时的一个叫Courtrai的小镇上,我根本感觉不到艺术。

在夏天,我听说了丹麦皇家艺术学院的课程,我觉得自己必须去尝试一下。否则的话,我现在也许会从事一些我不想做的职业——我可能会是一名心理学家。一切的开端都是从那里开始的——这就像是在滚雪球一样。

“OU MENYA”系列作品

“OU MENYA”系列作品

你在俄罗斯境内完成了你的毕业作品——“Ou Menya”。 为什么你会选在在那里呢?

我是被俄罗斯这个国家单纯地吸引了,因为我对它一无所知——对我而言它就是地图上的那一大块。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比较容易和陌生人一起工作,除此之外我没有想太多,我就去那里了。

我一点都不会讲俄语,我在网上找了一个会说英语的俄罗斯女孩,在她家里我度过了我在莫斯科的第一个夜晚。因为没有多少钱,所以我想留在小镇上,但是大多数的小镇都没有酒店,所以我请留宿我的那个俄罗斯女孩用俄语给我写了一张便条,以便向人们询问能否可以借宿,无论是床还是沙发都可以。最开始这只是我应急的一个方案而已,但当我开始了自己的旅程之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介入到陌生人生活的一种方式。于是,我决定我每天晚上都要这样做,而笔记本便成了我艺术创作的一个核心。

我去过俄罗斯三次,每次停留一个月的时间。当然,有些时候人们并不欢迎我,他们会忽视我的请求,但还是有很多人热情的接受了我——他们握住我的手后就很快地信任了我。在某种情形下,在一夜之间我就不自觉的会认为我成为了他们家庭中的一员。但我有一条原则:我不会在夜间寻找住所,因为我觉得那样会很不安全。

“OU MENYA”系列作品

你如何设法让这些人变得如此亲密?

我没有任何特殊的技巧,他们将我视为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一个摄影师,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让他们了解我不是将他们当做一个拍摄的项目,我是真的想了解他们——我会和他们一起吃晚餐,一起看电视,一起蒸桑拿浴……当你们之间的交流不再受语言隔阂的时候,你就会真的融入到他们中间,你会单纯的去观察他们——你真的可以发现这比用语言更加容易地去深入了解别人。

“Bieke Depoorter”系列作品

“Bieke Depoorter”系列作品

我想这一定和你在美国创作的经历完全不同,在那里你你可以用英语与你的拍摄对象进行交谈。

我去美国是因为我对于那种可以进行语言交流的创作过程表示好奇,但实际上这却是更加的困难。首先我计划从亚特兰大开始自己的创作行程而从纽约结束,在此期间我有三个星期的时间来创作,所以我拜访了前往纽约途中可以访问的所有城镇——我会尽可能的挑选那些较小的村庄。

我在美国花了更多的时间才开始拍摄——因为人们想了解我的旅行和我的创作,但我习惯于将相机带在自己的身前随时进行拍摄,——即使我以后不需要这些快照,但它们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因为这会让人们习惯被拍照,不会在相机面前产生畏惧。

“Bieke Depoorter”系列作品

这倒是真的,当人们在观看你的照片的时候会发现:人们似乎忘记了你的存在。

在一开始,很多人都会可以的表现自己,但过了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就会放松下来。有些人就会比较麻烦,但有一些陌生人很容易接触,他们非常喜欢向你分享他们自己的故事——曾经就有一个女性想我展示了她的旧日记,并允许我拍摄其中的一页——她写道她想自杀。人们都知道我将在第二天离开,所以他们会像我倾诉那些平时不会像别人讲述的事情。就像这个女性,对于她来说重要的是与我分享这个曾经的故事——她的丈夫就在隔壁,对于我们的谈话他却一无所知。我喜欢拍摄肖像,但我认为我这张日记照片的价值远远超过这个女性的肖像。

我不喜欢再次拜访我所拍摄的对象,因为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刻是特别的,我想保持这种特别感,我不觉得一定要和他们保持某种联系,但会告诉他们我是谁,如果他们想在Facebook加我好友,这是可以的,我很乐意给他们发送一些照片或者书籍。

“In Between”系列作品

你的大部分作品似乎都在国外完成的。那你有没有打算在比利时创作一个作品?

我很乐意在比利时的南部来做一个作品,但我不会选择在我的家乡——这是我的基地,我想永远保持对它的正常情感。因为许多摄影创作需要一种能量,如果我必须在这里进行创作,那我会得不到任何的休息。我非常喜欢比利时,因为它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在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不会拍照——我在我的故乡是一个非常害羞的人,我不喜欢我的朋友看我拍照片。

“In Between”系列作品

你在创作“InBetween”系列作品的时候,埃及正处于社会变革的时期。在你看来,这种变革如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我没有在社会变革前去过埃及,所以对于这种变化我很难说。当我在摄影创作的时候,我是专注于个人,而不是政治上变化。当然我认为有很多的故事也可以来表述:一开始我觉得埃及人各自都充满了希望,这让他们变得非常开放——尽管埃及不是一个容易展开创作的地方。但第二次去拍摄的时候就变得困难了许多——埃及人认为我是一个间谍,因为我是一个外国人。我认为这与他们失去了希望有关。

“In Between”系列作品

即使你做新闻报道,你也会关注人的故事。你可以谈谈在斯雷布雷尼察,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里创作的情形么?

我刚刚在那里待了两个兴起——这是一个报纸的业务。我在波斯尼亚这个难民营里仍然用自己的方式来进行拍照——我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晚上。如果我去某个地方,偷了一张照片,讲述我的故事,然后带着关于这些人的未知离开,我会觉得非常地奇怪。

“In Between”系列作品

这就是你为什么停止拍摄街头的原因么?因为你不喜欢从不了解的人身上“偷照片”。

我在做学生的时候拍了很多街头照片,但我总有一种偷东西的感觉——那些行人不再是人,而是我的创作对象而已。我可能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找到一个我喜欢的环境,然后静静地等待行人的到来。我不喜欢这样——它们丧失了某种东西。

但是,我在俄罗斯那些陌生人的家里和他们聊天的时候,我觉得我照片中丢失的东西又回来了,我认为照片最重要的是要有不同的“层”(layers),而我学生时代最大的错误就是太过于痴迷画面的完美。

关于Bieke Depoorter:

Bieke Depoorter,1986年生于比利时,2009年毕业于丹麦皇家艺术学院获得摄影学硕士学位。她的作品大部分都是关于人们家庭的亲密状况的探讨。在2009——2011年间,她曾经三次到俄罗斯去拍摄旅途中的结识的陌生人的家庭状态,以此出版了她的第一本画册《O Men Menya》,并获得“Magnum Expression Award”,于2012年7月加入Magnum照片作为提名人,于2014年成为准会员,并于2016年成为会员。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