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质彬彬 ——术与艺的平衡

时间:2018-06-11 07:37:25 | 来源:色影无忌

摄影>影像批评>

传统工艺的热潮在前几年席卷了中国摄影界,摄影人纷纷开始仿古议术,在当下这个数字影像时代,这种集体现象的出现更值得讨论。有一种观点认为:对于传统暗房工艺的过度推崇,会掩盖摄影主题的羸弱虚无,技术大于了内旨,拍出来的作品无非是另外一种高技术含量的糖水片罢了。相反的观点则认为:这种当下热衷回归传统工艺的现象,说明了中国摄影人在有意识地进行补课,弥补由于历史和政治等外部原因所造成的摄影技术语言的短板,术的提高必然会带来对摄影内部本体语言的进步与影响。

我认为借用传统摄影术的创作在当下数字影像时代的价值不能只是简单地被使用或被复现,而应该根植于当代人的思维模式和文化属性,否则这种仿古的实践只能算停留在技术的层面而无法变成活跃有效的影像力量。因此,这次入选本展览的五位摄影师均是借助传统胶片的呈现方式来表述当代话题——薛源拍摄的《天葬师》让少数民族肖像回归到了缓慢冷静的观察之中,这种拍摄方式区别于快速抓拍的景区视野,使生死观在当代土壤里发酵出超越宗教的普世意义;尹明的《剩》关注中原地区古代民间壁画的残损与消亡,正是因为摄影术的出现日渐代替了壁画在民间的存在属性,借用摄影术复现壁画让两种平面语言在当下得以对话。《渡口》虽然是摄影师刘小宁个人的嘤嘤自语,但这种对青春的努力挣脱正是大社会语境下诸多年轻人的真实心境;赵珊珊的《失语者》则与刘小宁的抗拒式影像完全不同,用一种缓慢自省的方式展现出了对生命的内敛想象;殷培新的《废城》记录的是北京郊区巩华城的面貌,所不同的是这组纪实影像根植于生存在这座旧城中的人,首都人的身份与生存环境的破败交织在一起,既矛盾又和谐的这些断面让人不禁思索当代中国的诸多发展问题。

五位摄影师都试图用传统的摄影术提出贴近现代的实效话题。在孔子《论语·雍也》中曾提出“文质彬彬”的治学观点:“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指代形式语言,“质”指代内容主旨,文大于质,会造成创作内容空洞,虚表投机,而质大于文,则会显得简单粗糙,缺乏形式的美感。“彬彬”则是孔子对文与质的最高期许——和谐平衡。这个艺术创作之道之后才慢慢被引入到了为人处世的君子规范之中。

在对摄影传统工艺的热切讨论声中,秉持“文质彬彬”之道——既追求术的严谨专业,又追求当代内容,这个“君子”标准正是本展览努力做出的探索。

策展人:袁洁

《渡口》

灰尘 河流

爱你的人找不到渡口

从此 灵魂

游牧 天涯

个人简历:

刘小宁,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军医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共5页<<<12345>>>

《天葬师》

生命的旅程像是一部电影,剧终便是死亡。

培根说:“死与生都是自然而然的,对一个婴儿来说或许出生和死亡一样痛苦。”而我们的态度却是出生、得到便开心;死亡、失去便悲伤。

在西藏,人们对待生死的态度则不同,他们认为地、火、水、风构成世界和人身,四大和合,人即为人,四大各离,人身即逝,人死后,人体本身回归于四大元素,土葬于地、火葬于火、水葬于水、天葬于风。天葬师则是助他们完成此生最后一次布施—身体布施的人。

天葬师有的是僧侣,有的是普通人,他们也要为自己的亲人做天葬。在他们眼里,死与生都一样平常。

个人简历:薛源,生于甘肃兰州 现工作居住于北京。

 《废城》

一座有近500年历史的城,一座如今被遗忘的看似荒废的城,一座几乎被历史洗刷殆尽仅残存四座城门的城,一座被遗弃于京城郊外的城——巩华城。

巩华城位于在北京市北郊昌平区沙河镇,查阅史料,明朝嘉靖十七年五月初一(1538年5月28日)破土动工,至1540年8月(嘉靖十九年六月),在沙河店以东修建的行宫和环抱行宫的方形城池建成,嘉靖赐名为“巩华城”。于是,巩华城这个“南护神京,北卫陵寝,”的重镇建成,并同时成为皇家祭祖活动的一个安全、便于安顿行程的“展谒皇陵中道休憩”之所。

关注巩华城始于2006年,由于工作单位即在沙河镇行政区域内,摄影人的灵敏嗅觉,使我很快开始关注这座古城。说是古城,其实留下来证明其存在的仅有四座城门,最初的拍摄也就从记录这四座城门开始。这四座残破的城门,虽然1985年即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但至2013年止从来没有经过修缮(2014年进行了修缮),残缺的墙砖,裸露的黄土“内胆”(城墙为内夯黄土,包砌青砖结构),可谓真正的“原生态”。古建本身固有其历史人文史料价值,但单纯的拍摄记录古建让我感觉有局限。几百年前古人建城目的明确,今天虽然城当初的功能已不复存在,但今人仍依城而居。

在历史时间轴上的这一点,这座荒废的古城和围绕它生活的人的状态,是我要记录下来的。

个人简历:殷培新,1976年生于黑龙江,现工作生活在北京

《剩》

本组作品是对中国山西河北等中原地区传统农业文化在现代文明冲击下逐步消失的一种关注,具体聚焦在古代民间壁画的残损消亡上。在表达现代影像对传统民间图像冲击覆盖的同时,也使传统的摄影术和正在消亡的民间壁画这两种平面艺术形式形成一种交流和对接。

壁画这种艺术形式,几百年来曾经在中国北方广泛纯在,在寺庙,戏台,门楼中随处可见,绘制的年代不同,壁画艺术水平不同。这些民间壁画呈现的题材也很广泛,在农村有着教育和对日常生活行为指引和约束意义。壁画曾经是北方农村一种最重要最常见的艺术形式。

但随着影视,图书杂志等现代影像普及,随着现代农业的进程,壁画这种艺术形式逐步退出了北方民间。大量的具有很高艺术水准的一些民间壁画也都在残损在消亡,很多村庄都能找到这些这些残损的历史艺术品,“历历残山剩水”

个人简历:尹明,山东人,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失语》

它们,总是安静而丰富。

它们存在于生活的边角,像那种坐在角落里的人。亦或者,像久远的记忆和事物,孤立在喧闹生活的缝隙里。此刻的它们不是热点,也没有角色。虽然闪烁摇曳,却不会受人瞩目。它们就这样失语着。

注视着无声的它们,渐渐,犹如看到了各式灵魂的雕塑。

你开始感受到它们的轮廓和气味,迷恋它们的质地、褶皱、差异和变异。你也会为它们的枯萎破败感到惋惜。你想发现它们的故事。可是它们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凋零逝去。

它们的生命节奏和我们不同。我们的匆忙和骄傲会让它们永久失语。

个人简历:赵珊珊,女,1982年生于北京。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