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冈贤明:“长效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不是一种潮流

资讯>观点>

艺术中国 | 时间:2018-10-29 13:42:39 | 文章来源:艺术中国

长冈贤明在碧山工销社  供图:碧山工销社

导言:

近日,以“长效设计”为理念的店铺型活动体D&DEPARTMENT进入中国,与碧山工销社合作,在安徽省黄山市黟县碧山村设立中国大陆首家合作店“D&DEPARTMENT HUANGSHAN by 碧山工销社”。新店于2018年10月13日开业,同时举办“另一种设计:长冈贤明的工作”展览(10月13日-1月13日),并出版发行同名图书。

长冈贤明1965年生于北海道。《d 设计之旅》系列的出版人。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教授、武藏野美术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获得日本设计大奖:每日设计奖。

艺术中国记者就D&DEPARTMENT与碧山工销社合作原因、D&DEPARTMENT 黄山店运营情况、长效设计理念、日本传统手工艺复兴等问题对长冈贤明先生作了采访。

我们想找到对地域真正关心的人一起做事

问:一般国际品牌往往首选中国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您为什么首选了碧山这样偏远的地区?

长冈贤明:首先我并没有把商业放在第一位。公司的理念是要把地方值得保留的、好的东西传达出来,只要地方上存在有价值的事物我就会过去考察。现在日本也在发生这样的转变,大家不再着急地把各个地方的产品通过物流资源,拿到大城市让大家方便地购买,而是让消费者到想去的地方比较健全、理性的消费。我觉得今后这样的乡村会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地方。

问:您在碧山实地走访中,是否感觉和印象中的中国乡村有不同之处?

长冈贤明:我没想到在中国这样一个交通不便的隐蔽山村里,有这样一个被人精心设计过的空间(碧山工销社),有这样一些人在这里做事情,我觉得很吃惊。这个地方就是因为没有过多的商业化活动和过多的设计,所以才能保存这个文化,这个地域原来的风貌和个性,人们的生活习惯也没有太大的改变,我觉得很好。人们来到这里也会下意识地告诉自己,今后做事的时候自己的行为不要影响到这个地方的风貌和人们的生活方式。

碧山工销社二层景观

改造后的碧山工销社是介绍地方自主开发的原创商品和集成品的商店 

问:您觉得D&DEPARTMENT能为碧山本地人带来哪些变化?

长冈贤明:人口稀疏化,留守老人比较多的乡村,老人心里不安的因素比城市老人更多一些。外来活动不要给他们带来负担,但这个村里会出现一些新气象,年轻人的加入会给他们带来新的活力和希望,平衡很重要。村里人是为了生活而盖了这样的房子,制作了这样的东西,可能他们觉得很普通,很正常,但是像我们这样从外面进来的人会觉得这很好,也会给他们一种肯定和信心。我第一次来此地恰逢美院学生在这里写生,我就告诉自己,希望D&DEPARTMENT的活动带来的人也是能让村里人安心的人,是文化素养很高的人,不会给村民造成不必要的负担和麻烦。我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做一些事,让村里人觉得自己得到了一种认可,而不是要他们怎么做。

问:中国应该不止一家机构向您发出合作邀请,您为什么首选了碧山工销社?

长冈贤明:首先是左老师(左靖,碧山工销社创始人)和王总(王勇,碧山工销社联合创始人)对碧山的爱感染到了我。经过交流之后,感觉能有帮到他们的地方,所以就决定在这边做了。中国还有别的地方想要加盟D&DEPARTMENT,我们也不排斥,但是我们得确认他们是真的想要扎根于这个地域,而不是只是引进这个品牌,扩张到中国其他地方去。我们做的不只是商业行为,如果只做商业,那做出来之后无限扩张就好了,我们想找到对地域真正关心和有想法的人,跟他们一起做事情。如果你不是这个地方出生,而且对这个地方没有爱,没有想要做的事情,那是没办法一起合作的。

我会选择有地域个性和特色的产品

D&DEPARTMENT HUANGSHAN by 碧山工销社 店铺  摄影:张鑫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您是通过什么标准发现在地性的好产品?

长冈贤明:我的中国合作者给我介绍了很多这个地区长久存在的文化产品,像笔墨纸砚之类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仅作为一个日本人,而是从世界的高度去感受这件东西,如果它的形式、功能上都很好,我才会去选择。我会选择那些非商业化用品,会选择从前到现在都在使用和美的产品,我选择有地域个性和特色的产品,然后在D&DEPARTMENT 黄山店被销售出去,这会给制作者、生产者一些信心和鼓励。

问:D&DEPARTMENT黄山店中摆着中国的白酒杯,这种杯子在中国很寻常,您为什么选中这种酒杯?

长冈贤明:我非常喜欢中国酒桌文化里的干杯习惯。在日本是自己边吃边喝,以自己为乐。在中国,大家先说话,之后再干杯,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好。我认为这并不是为了喝酒而喝酒,而是一个交流的过程。我觉得中国才会把白酒杯做得那么小,一次饮酒要尽量少一点,因为你要跟别人说的话要多一点。我觉得酒杯的小和普通就是中国饮食文化里的一种习惯,是日常生活的本能。

本地白酒小酒杯

问:您是怎么发现的这种酒杯?

长冈贤明:最早我在碧山泰来农庄吃饭的时候,中国人拿出好多白酒,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小尺寸的杯子,觉得很可爱,后来我们就到黄山市酒店用品批发市场买了很多,在形式和美观上我都比较认可。我觉得这种酒杯那么小,又那么便宜,在吃饭和沟通的过程中,如果喜欢的话,店主甚至可以送给别人。我第一次就把两个小杯子拿走了,放到日本家中。有些东西在中国习惯到不能引起任何注意,但是我作为一个外国人来观察,会发现生活中很好、很有价值的一个东西,所以给你们一个刺激,让你们认真地去看待这件东西。

左为中国搪瓷碗,右为日本珐琅制品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D&DEPARTMENT 黄山店为何同时展出了野田的珐琅制品和中国的搪瓷碗?

长冈贤明:我发现日本在珐琅制作工艺上会精良一些,中国会粗糙一些,但中国这样做肯定有它的理由,这里面一定有它的故事。我后来才知道,原来珐琅在日本是作为工具使用,比如洗菜用,不会直接跟口接触,但中国客人告诉我搪瓷碗过去是用来吃饭的。这个发现让我觉得非常有趣。我想通过商品,让人们看到同样的材质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会有不同的使用方式。同时客人把共有的经验分享给我,产生了交流,这让我很高兴。只有你选用了本地人经常使用的产品,才能让当地人产生共感。

问:中国过去使用的搪瓷碗,如果它真的好用为什么后来会被我们淘汰呢?

长冈贤明:D&DEPARTMENT 黄山店选择搪瓷碗,首先它形式是美的;另外我们专门选用过去年代的用品,让你仿佛回到那个年代。但我选择它的真正目的并非如此,我觉得过去年代的用品你们现在不用了,但它还能在现实生活中使用,你可以重新发现它的价值。这是面向未来制作产品的一个资料和好的参考。我想让大家思考,在过去生活中,哪些事物是可以转变一种思维方式,让它在未来有一个新的价值。

d原创手工地毯

问:为什么店里商品标签都有产地信息、材质、生产厂家、长效设计年份的介绍?

长冈贤明:我们商品都要介绍它的信息,比如通过“LIFESTOCK”系列的环保布包介绍它的产地、面料和传统织染技术。可能一件东西本来很贵,但是通过这种方式,厂家愿意以比较便宜的价格卖给我们。比如店里的d原创手工地毯,它的羊毛面料在日本非常高级昂贵,一米原料价格大约是2万元,但是我们找到一些工厂,找到了这些多余的面料。本来它是衣服的原料,很薄,我们要用十层叠在一起,压成一张,纹样之间就非常微妙有层次地叠加在一起。

问: d原创手工地毯是怎样设计出来?

长冈贤明:我们每个店的店长聚在一起开会时,会决定今年做什么纹样。大家一起把面料剪裁拼接,一张一张地用针线缝起来,非常地耗费功夫,所以有点贵。但它是很好的面料,非常保温保暖,这种废材料的循环再利用,我希望黄山店也能去做。

本地竹艺匠人姚家驹在店中

套竹编层的产品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您这次来碧山发现还有什么本地产品可以谈谈吗?

长冈贤明:我注意到本地一种套着漂亮竹编的饮料玻璃瓶,我本以为是中国传统工艺品牌化的产品,后来我才发现那只是一种不知名的饮品玻璃瓶,套在玻璃瓶外的竹编套,显得很特别。而且这就是本地的一位师傅做的。这位师傅告诉我们,只要我们有喜欢杯子,都可以拿去编,我觉得这个很厉害。因为他就是在现代人生活用具上通过传统技法加上去的。在日本,大家把复兴传统工艺想得太严肃,所以导致他们很拘泥于形式,以前是这个样式,那现在也是这个样式,反而没有中国匠人这样轻松的尝试,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可能性。

日本产品 摄影:张鑫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 D&DEPARTMENT黄山店中的日本商品要更多一些,是否因为本地很多产品达不到长效设计的标准?

长冈贤明:我希望D&DEPARTMENT商品的构成比例:当地商品为9成,日本的占1成,最终慢慢发展到这样。但是发现产品是需要时间的,对生产者的了解也是需要时间的。时间太短了,我们先把日本的商品传递过来,然后慢慢去寻找当地产品。

问:D&DEPARTMENT黄山店的商品价格对中国乡村人,甚至对一般城市居民来说都不算便宜,价格设计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长冈贤明:首先我们的商品是通过正常通关手续,所以就有一个价格差,日本的价格并不算贵。另一方面,贵的东西一定有它的意义,我们并不是要大家都去挑贵的东西,只是希望购买者去找到认真制作产品的人,想了解他们的故事,而凑巧他们的东西都不便宜。我们尊重消费者,也尊重生产者,所以不会故意压低生产者的价格。我们来到远离大都市的乡村,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愿意来购买商品,那一定是理解你的人。通过这个商品,把这里的故事告诉购买者,让他了解当地人是怎样制作产品。我觉得这也是在培养一批高素质的消费者,希望自己生活在本质上跟别人不一样,而不是说买了一个东西,觉得很漂亮就结束了。

我希望把生产、制作、购买者相互之间良好的社会关系梳理出来

店员在销售产品

问: D&DEPARTMENT给原工销社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长冈贤明:以前的工销社像是一家店,其实又不能称之为一家合格的商店。比如商品的陈列方法、商品的解说、如何去接待客人等。店员是一个很重要的传达者,介于制作者和购买者之间,如何去做好这项工作,让客人了解商品背后的故事。这些都要体现在店铺的运营上。我们的加入可以让工销社这一块得到完善。

问:D&DEPARTMENT与工销社在合作上,双方团队如何分工?

长冈贤明:碧山工销社做了很多社会实践,在我看来,更多地是为了自己的研究或者思考的目的。而D&DEPARTMENT有一定社会属性,我们希望把生产、制作、购买者相互之间良好的社会关系梳理出来。多年来工销社挖掘了本地的文化和历史价值,如何把它更好地运用到实践活动中,让更多人知道它的魅力,影响更多人来过这样的生活,我觉得这些是D&DEPARTMENT擅长的方面,所以两者结合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这个村庄一定要保持它的平衡发展,我们想让这个地方经济上更为合理,但是又是稳健地去成长。

D&DEPARTMENT品牌标志  摄影:李若帆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D&DEPARTMENT的店铺既有在大城市东京,也有在相对偏僻的地区,地方店铺该如何生存呢?

长冈贤明:D&DEPARTMENT店的发展是一个比较健康、平稳、合理、持续的模式。D&DEPARTMENT在日本目前还没有像碧山村这么偏远的地方店,都是在各个城市,相当于中国的省会城市。所以就算只有一个高素质的客人来到碧山村,我就很满足。这个人回去后能够带两三个跟他有一样想法的朋友过来就更好了。

问:在您看来,D&DEPARTMENT黄山店未来将是怎样的?

长冈贤明:这个地域的制作者、生产者和购买者能在这里产生交流,在一起思考我们未来的生活需要一些什么样的东西,是一起去讨论、设计和实践的状态。所以接下来我们会合作一个酒店,但是我们不希望是观光式的形式,对于生产、设计、制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起到这个地方来思考,做一些事情。

产品要适用时代的变化,要让人能够到当地去购买

“创作传达的方法”展厅  摄影:张鑫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您最初发起“d47”活动的初衷是什么?

长冈贤明:2012年,我们在涩谷站前的商业中心HIKARIE 开设“d47 museum”,介绍并出售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地域性产品。我之所以发起这项活动,是因为当时大家都觉得东京的商品才是最好的,东京的设计水准最高,但我认为各地区都是平等的,就是因为有了47个不同地区个性,才有了现在的日本。所以我为了去宣传这件事情,就去做了这项活动。那些努力活化传统工艺的年轻人也在做这样的事情。

问:当时您在日本做47个都道府县的长效设计时,当时是否已经考虑到了向国外发展?

长冈贤明:那时候完全没有想过向国外发展,我觉得在日本能把47个都道府县做好就已经很费时间了。D&DEPARTMENT算是业界的先行者,后来在日本和中国想做这些事业的人都向我发出邀请,问我能不能作为一个前辈,带着大家一起前进。 我一般都要自己过去考察,确认对方真的想要做这项事业,之后才能合作。

日本茨城的和纸制照明灯  摄影:张鑫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您怎么看待日本传统手工艺复兴?复兴传统手工艺什么是最重要的因素?

长冈贤明:我不希望传统手工艺复兴杂货化,这样的商品在哪里都能买到,这样不好。D&DEPARTMENT并不拘泥于传统手工工艺,风格与形式并不重要,产品要适用时代的变化,技术应该不断提高,不然只会被时代所抛弃。比如这次展览中茨城的和纸照明灯,它有着现代人觉得很可爱的鸟型造型,功能上可以声控开关,甚至抽出电池后,还可以把灯体压扁,携带起来非常方便。一件产品本来按照传统工艺的方法,结果做出一个很奇怪的新东西,我们不要说它的形式不够好,要用一个比较温暖、关怀的角度去看,他至少尝试了。地域文化复兴最重要的是技术不断进步和吸收现代要素,还有就是要让人能够到当地去购买,而不是随便在哪儿都买得到。

问:手工工艺的因素就不是D&DEPARTMENT产品考量标准了?

长冈贤明:手工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时代在变化,自然会有淘汰和进化,明明可以用机器做的,非要用手工做,也没有必要。现在D&DEPARTMENT店商品的比例,日本产品大约占50%以上,我希望理想的状态是,地方的产品慢慢能够占到百分之八九十,消费者要到当地才能买得到。目前D&DEPARTMENT也在整体性调整商品构成比例。

“另一种设计:长冈贤明的工作”展览现场  摄影:张鑫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日本民艺运动非常强调日常物品使用的价值,这与长效设计有相近的地方,您认为长效设计和民艺运动的理念有哪些不同?

长冈贤明:民艺运动在那个年代本来是很先进的思想运动,对生产者、设计师、购买者而言,它是一种非常先锋的设计运动。但是它却在中途停止了。民艺运动的发起者当时都非常年轻,但随着发起人年龄的增长,这个运动的先锋性就停止在那里了,变成了一种民艺风之类的样式,而不是一种思考。在日本民艺界,他们有自己的焦虑和不安,也很怕产品变成一种样式,所以他们做了努力,让产品设计师作民艺馆馆长,但已经太晚了。我觉得长效设计是一种思考方式。在不断变化生活潮流中,D&DEPARTMENT不是追随潮流,而是选择对自己的生活相对有要求、进入一个比较稳定阶段的人群去做一个事情。

问:日本和中国都有百工、手工艺的概念,两国的手工艺有没有可能互相借鉴?

长冈贤明:我觉得是有融合的可能性。我在这边想做的是把不同国家的制作者和设计者带到这边来,跟这里本地人思考和交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做一些新的尝试。我很重视的一个点,就是只有这个地方能够找得到的素材和原料。通常情况下,大家是通过物流把在地产品运输到大都市让人们去购买和消费,但是在日本出现了一种新的形式,地方的产品吸引大家去到产地购买,这将是今后的一个新趋势。我们去重新发现各地百姓生活中的杂器,可能不那么精美,但却是人们经常使用的。所以我觉得通过介绍和贩卖当地原材料制作的产品是介绍当地文化,我也希望在当地进行销售,而不是在哪儿都买得到。

“长效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不是一种潮流

“另一种设计:长冈贤明的工作”展览现场  摄影:张鑫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您怎么看山下英子的“断舍离”?对于年轻人来说怎样的消费行为才是比较合理呢?

长冈贤明:我觉得“断舍离”是很棒的一个行为。但我做不到“断舍离”,我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看到制作人的脸,知道他怎么做的,然后得到的东西,没办法去卖掉,也不可能送给别人,然后就越堆越多。我年轻时也很向往别人那样买东西,我会模仿别人的购买行为,觉得生活很丰富,很舒服,后来我才会慢慢思考什么是真正适合我的,到这个阶段大概是我四十几岁。所以我的建议是,在你年轻的时候,你要经过很多购买尝试,如果你都没有体验过,你就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对你的生活有意义,让你觉得生活是富足的。

问:目前中国在消费上还处在快速增长阶段。如果按照消费年龄说,日本是四十岁,中国可能是二十岁。您决定在中国推介长效设计时是否考虑到这些困难?

长冈贤明:我会有一些考虑,在日本“长效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但在中国可能会变成一种流行设计。为了防止这种可能性,我在选择媒体的时候非常慎重。我们新闻通稿删掉了所有关于”这是一个著名的设计品牌“ “接下来流行的……”或者“风潮”“流行”这样的词汇。我的店里不会放音乐,我们做过实验,放非常快节奏的曲子,就会让人去买便宜的东西,很容易让人无意识地消费。我希望消费者认真挑选生活中真正需要的东西,不去做一些无谓的消费行为。我也不想“长效设计”变成一种风潮,这个村子一下子进来很多人。我希望购买者认真思考,认同这个理念而来到这里。

问:长效设计在中国设计圈已经有一定知名度,但普通人要理解长效设计似乎有一定难度,您考虑过用比较通俗和快捷的方式让普通人快速理解长效设计理念吗?

长冈贤明:首先我们不会借助于媒体去快速推广,我们的推广方法是跟一些人一起去旅行,跟他们一起去感受四季的变化,一起感受地域文化、饮食文化,一起去做一些事情,让他们理解,为什么长效设计在你的生活中被需要,我们会做一些启发性的活动。现在我们的新店开业,作为一个尊重社会的态度,我们接受媒体的采访,告诉大家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但是今后希望跟大家不是采访与被采访的关系,而是作为朋友的关系,一起去思考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才是大家需要的。

图书期刊展示区  摄影:张鑫 供图:碧山工销社

问:D&DEPARTMENT非常强调杂志的作用,但在中国,年轻人更多靠网络了解信息。D&DEPARTMENT宣传上是否要适应一些中国国情?

长冈贤明:我们并非只是要卖杂志,而是要做一个活动体、一个网络,我们会很认真地挑选每一个人,会给他们提供很多内容,其中就包括这本杂志,这有点像会员制。我们希望增加具有同样价值观的会员,不是说面向大众市场。网络的途径也会用,涉及到会员还是得用网络去管理,要和时代接轨。但在日本现在不那么依赖网络,电子消费也没有那么发达。

(受访人:长冈贤明  采访人:艺术中国 刘鹏飞、澎湃网 黄松  翻译:彭昕瑶  录音整理:王雅淋)

简 介

长冈贤明1965年生于北海道。《d 设计之旅》系列的出版人。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教授、武藏野美术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获得日本设计大奖:每日设计奖。 2000年创办D&DEPARTMENT PROJECT,以“Long-life design”(永续设计)的审美理念创立了二手设计品臻选店D&DEPARTMEN,与川久保玲在日本掀起二手店风潮。发掘生活里本来就存在的美好设计,以旧物重生为入口,开启重新审视生活的通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