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多依格的绘画与影像关系初探

时间:2017-04-17 14:02:53 | 来源:艺术中国

资讯>观点>

17年暮春时节,料峭微寒。京城艺术圈却是好戏连台,这厢吕佩尔茨的展览在清华刚刚开幕,京城798就悄悄迎来了又一位享誉世界和中国当代艺术圈的“大神”彼得•多伊格,这次多伊格的作品是首次以个展形式出现。林冠艺术基金并没有做大规模的宣传,但每到周末,画廊前面的桥上就挤满了参展的观众。

同很多人理解的不同,尽管当代西方艺术界是装置、行为、多媒体艺术大行其道,但绘画艺术并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多伊格作为西方当代具象绘画的代表性画家之一,他的作品体现了很多当代西方绘画崭新的表现手段和方法。这次展览作品虽然不多,但有几张代表了多伊格早期经典的风格,为中国艺术家和观众近距离观摩作品细节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艺术家多依格在工作室中 摄影 Martin Godwin

彼得•多伊格能被专业和大众同时接受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这不仅是宣传的噱头,那幅多伊格的《泥沼》1.7亿元的天价。首先多伊格的画确实好看!在看腻了各种令人烧脑和怪诞晦涩的当代绘画后,多伊格的绘画重现了绘画艺术经久迷人的魅力,那些神奇的想象力、堪比印象派的曼妙光影、浪漫梦幻情境、抽象与具象的巧妙融合、自由多变的表现手段,令人感叹古老的绘画艺术还有如此多惊艳的可能性。

多伊格工作室

多伊格的绘画非常复杂多变,他的绘画融合采撷了历史上诸多绘画大师及多种艺术媒介的影响。同很多当代画家一样,他的绘画与影像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一点他和建立在对自然再现写生基础上的印象派画家有着本质不同,在某种程度上说,多伊格的绘画是建立在图像这一“第二自然”基础之上的。自19世纪摄影术诞生时,摄影就与绘画亦敌亦友,而当代的图像技术、动态影像和观念图像已经使得图像艺术发展为前沿艺术,图像开始反哺绘画,绘画在今日的复兴离不开图像艺术的介入,图像时代的绘画在观念和形态都和非图像时代有了很大差异。

多伊格为《水泥屋西侧》准备了多幅各种角度的素材黑白照片

另一方面,我们已经进入图像泛滥的时代,以图像作为绘画素材已经是普遍的现象,但大量平庸乏味的“图像绘画”被图像绑架,丧失了绘画自由的灵魂!如何使用图像?应用图像哪些方面?对于很多苦苦思考绘画现代转型的艺术家,多伊格的绘画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例子。

多伊格的作品是糅杂了记忆、心理感受与绘画性、图像特征的复杂综合产物。这使他的作品利用图像但又远远超越了图像的意义。本文试图从几个表象风格特征上来分析多伊格绘画与图像的关联,这些特点也是相互交织在他的作品中的。由于多伊格风格的多样性,这些分析也仅能概括他部分作品。(案例包括本次展览作品和其他作品)

留形造色

创作《峡谷中的建筑师之家》的灵感来源照片

《峡谷中的建筑师之家》 1991年 200 x 250厘米布面油画私人收藏©彼得·多依格。

版权归DACS 2017 ©2017佳士得图片有限公司所有

据这次展览文章介绍,多伊格绘画前的素材准备是照片或电影剧照,往往是黑白影像,他根据黑白影像画出几张小画,或黑白稿,或色彩稿,然后再画大画,大画也可能有几张变体画。为什么喜欢采取黑白影像?在笔者看来,黑白影像和彩色影像是完全不同意义的。彩色影像是对景观的瞬间模仿,而黑白影像剥离了各种现实感的痕迹,成为更加稳定恒久的图示,它本身就更具有抽象意味,具有某种静默而神秘的力量,它屏蔽了嘈杂现实的干扰,将事物内在隐蔽的结构和线索凸显出来,从黑白影像中会生发出很多的可能性。多伊格经常依据黑白影像的图示结构来生成作品的“骨架”,再重新赋予其非现场性、主观浓郁的色彩,笔者把这一方法称之为为“留形造色”。

 

黑白照片与莫奈、多伊格作品比对

 黑白照片中摒弃了色彩的干扰,往往更突出了抽象形的特点。“留形造色”的例子在多伊格的作品中是很常见的。上面的对比图是三幅表现水面的作品,中间是印象派画家莫奈描绘的水面,莫奈是以飞速掠动的笔触来表现水波颤动的光色效果,他无意也不可能去细致表现水纹。左侧黑白影像表现了水的纹理,也只有照片最能清晰的定位到水纹的瞬间形状,右侧多伊格的画清晰的描绘了水波荡漾的复杂形状,非常接近黑白影像。能感觉到多伊格在这张画中更多的依据了影像中水波的形态,水面的色彩则更多来源于多伊格的主观创造而非现实感的模仿。

轮廓线

 

《水泥屋西侧》局部 树干中的轮廓光

多伊格的绘画具有现代绘画典型的平面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放弃了深度和空间感,而这种深度和空间感和传统绘画中虚拟的三维空间是有很大区别的,多伊格的绘画很少有体积块面的塑造,物体的深度和空间感往往是和轮廓和轮廓光有关,比如《水泥屋西侧》这张画的松树旁边,树轮廓边上一笔鲜明的红色就是一处典型的轮廓光,在近处看很简单粗陋,但离开一定距离后树本身的空间深度就有了。多伊格没有把树干画成死黑一片,在树干边缘透射出橘黄色与树干深色部分形成了美妙的逆光效果,同时树干和后面建筑的空间就产生了。轮廓造型法其实从高更和博纳尔就开始了,到了蒙克,轮廓造型已经非常成熟,这或许和蒙克对摄影的研究有关。而多伊格继承和发扬了这一传统。轮廓造型的一个突出优势是协调了平面绘画色彩的纯度和空间深度的矛盾,画家在不减弱色彩饱和度的同时不至于滑向装饰色彩画的危险。轮廓色柔化了色块之间生硬的衔接,使得平面化的物体形成一种浑厚感。

 

草地中的轮廓线

多伊格还经常将轮廓线作为画面中一种有力的表现手段,比如这幅表现草地的作品中,整个草地都没有草地色彩的微妙变化,而是突出表现了草地中间多层复杂边缘轮廓线,这和下面的模糊的粉色的坡地和黄褐色的路面形成了一种肌理上的对比反差。

 

素描作品

在《鬼舟》一幅素描作品中清晰的显示了多伊格是如何沿着物像的轮廓边缘营造整个画面的,仿佛是一张简化的黑白照片。

 

人物身上的边缘线

这幅多伊格画中的人物效果仿佛是一张热成像图,多伊格这个图示画过不止一张,但每张画都表现了人物身上光影的边缘线,形成一种很特殊的视觉效果。

颗粒点

在多伊格的画中经常能看到黑色和白色的点,这在传统绘画上是难以寻觅的,但如果我们看一些早期的黑白片或电视上的雪花点就能看到类似的效果,多伊格通过这些颗粒或碎点不仅增添了肌理层次变化,也使画面犹如影像一样带来视觉上微妙颤动的感觉。

 

《水泥屋西侧》局部

 《水泥屋西侧》是一幅表现建筑物高亮纯净和树丛漫射逆光的美妙作品,当我们近距离观看树的细节,会发现树丛逆光的暗部的表现方式是用厚厚堆积起来的纯黑色斑块、斑点。这些黑色的斑点弥漫在树丛的整个逆光部分,与清透稀薄的橘黄色和黄绿色树叶受光面形成了密仄闪烁的逆光效果。顺便说一句,纯黑色是印象派绘画的大忌,印象派画家使用纯度较高色彩代替了暗部色彩,但多伊格无视这种禁忌,他应用的是类似影像的视觉效果,大胆使用纯黑色突出光感效果。

 

《鬼舟》局部

在《鬼舟》的诡异水面上幽深的河水与浓艳的树影上遍布着密仄耀眼的白色色点,仿佛如过曝的光斑或噪点,既形成了水面波光粼粼的效果,同时令画面更接近影像达到某种超现实感。

 

《白昼天文学》天空局部

在《白昼天文学》中的天空的色彩丰富性可以和莫奈的《干草垛》的天空一较高下。推测多伊格可能借助了喷笔这样的工具,形成了类似彩色摄影照片放大后各种色点密集分布效果,这种机械感与手工的点彩派有明显的差异。随机出现的黄色块也有类似镜头下的光斑效果。

 虚焦

 

《码头习作》 1994年 25.1x20.3厘米 布面油画

多伊格的画里的视角经常模仿电影镜头中定焦和失焦虚化的方法,比如在这幅《码头习作》的前景中的白色露台比较清晰,旁边的树采取了非常虚化的效果,而远景的树林则类似剪影的效果。

 

《水泥屋Ⅱ》 1992年 200x275厘米 布面油画

在《水泥屋Ⅱ》中,近景的树林虚化,而树林深处的楼房描绘的如同照片上一般严谨,多伊格显然用尺子将楼房每层都描绘的清晰准确,而窗户的色彩也用纯度较高的红、蓝、黄,同时多伊格保留了黑白影像中树干的超亮高光,这些类影像的“实焦”与前景树叶的“虚焦”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

剪影

电影画面中剪影的效果更是频繁的应用在多伊格的画面中,剪影的效果可以摒弃繁多的细节,突出人物或景物的整体效果。比如《码头习作》中露台上的人和后面的夕阳下的树林都采取了剪影效果。

 

《红舟》 2000年 92 x 76.4厘米布面油画私人收藏©彼得·多依格。

版权归DACS 2017 ©2017佳士得图片有限公司所有

在这张经典的《红舟》中,人物和船挪用了一张唱片图像中的形象,人物形象采取剪影化的处理手法,色彩层次被高度极简化。突出的表现了人与船整体化的造型特点,烘托出整幅画的压抑的氛围。

 

《森林营地》 1996年 76x91.6厘米 布面油画

在《森林营地》这幅作品中,背景树林采取了类似水彩画的虚化效果,而前景的房子和植物则采用了类似剪影溶蚀感的处理手法,白房子除了在房顶略加细致刻画,窗户、窗栏和植物都采取了一种模糊的剪影效果,这种看似粗糙的手法使得房屋脱离了具象的环境意义,更突出了抽象神秘的意味。

叠化

 

《鹈鹕》原素材图

 

《鹈鹕》局部

在一些作品中我们还能看到如电影中的两个物体之间虚印叠化的效果,如作品《鹈鹕》中土著人头部和身体一侧是半透明效果,透射出了后面的树干,联想到这幅作品是多伊格的图示素材是一张十九世纪的黑白照片,而实际感受是来源于自己在多米尼加岛的现实经历,这样的处理手法也强化了画面虚幻时空的氛围。

 

《码头》

在1994年的作品《码头》中,能看到前景的树木已经虚空化,清晰叠射出远景的树林和山峦,整个画面更像一个表现梦境般的电影画面。

有时多伊格会在照片上直接描画,有的会把照片进行剪辑拼贴,这既可以为绘画作品的前期准备,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独立作品。多伊格使用图片和影像的例子还有很多,他应用影像的观念、过程和技法都值得深入探索。

作者:刘鹏飞 2017年4月12日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