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彦:中国当代艺术史写作的三个阶段

20世纪60年代以后,西方当代美术史进入了一个方法论高度自觉的阶段。不幸的是,这是自中国艺术从20世纪80年代进入它的当代阶段以来的一种现状。就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写作而言,总体上还没有进入方法论的自觉阶段。

韩羽:艺术离不开“迁想”

在韩老看来美术创作有三个要点:技术、学问和生活。大多数搞美术创作的人,这几点都俱备,但是没有办法把它们揉到一起。能把三者揉到一起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如何揉?这中间就需要“胶水”了,所谓“胶水”就是想象力。大部分画家都是镜子画家,画什么像什么,但是不会表态,美术的语言是“无言之言”,需要画家迁想妙得。

【砚边谈艺】刘国辉:把写实说成形似,不要神似,等同于学术强奸

我们要的是主客观的统一,把写实硬说成是只要“形似”不要“神似”,把写实等同照相那是学术强奸,这是一种严格认真的方式,它不仅高度注意“怎样画”,同样需要高度注意“画什么”,它不能胡乱编造而必须言之有据(生活的依据),这种对“画什么”和“怎样画”的双重关注,这种内容和形式的相互制约,这种生活、作者、作品3者之间的紧密关联,这就使得写实人物画比之其他样式更具有了学术上的难度。

“兴会”在传统书法中的审美意义

“兴会”根植于书家深厚的学养诚然,书法艺术自然高妙、臻于化境的佳构,往往都是书家与境遇“兴会”而成,但这种“兴会”并不是随机而取,想遇即至的,而必须根植于书家深厚的学养。如果缺乏深厚艺术修养和丰富艺术创作经验,不仅不会受到“兴会”的青睐,就是与“兴会”遇合,也不可能有书法极致艺术的诞生。而就书法艺术来讲,“兴会”内涵较为宽泛,表现程度也有深浅之不同。

冯远:当代中国画并非背叛的选择

中国画的观念精神主宰着表现形式、笔墨技法,表现形式和笔墨技法又对材料工具进行了选择。大到中国文化传统是如此,小至绘画中的文人画也是如此。就绘画的形式而言,传统显然并不单指文人画的形式、技法。

“为中国画”教学研讨会:中国人物画教育实践的探索

2017年4月18号上午,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范迪安院长担任总策划,中国画学院承办的“为中国画——全国高等艺术院校人物画教学研讨会暨教师、学生写生作品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此次展览邀请全国28所艺术院校共享盛举,共展出107位在职教师及90位在校生所提交的近200幅人物写生作品,较为全面和深入的展示了当今全国艺术院校人物画教学的成果。展览当天在美术馆二楼还同时举办了开放性的人物画教学研讨会。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当代渐起非遗风?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即将开幕,中国馆将由艺术家邱志杰率领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参展,其中汪天稳是雕刻皮影的工美大师,姚惠芬是苏绣的非遗传承人,惊讶之余我们发现,从2011年气味的“弥漫”,到2013年胡曜麟的徽派建筑……传统元素似乎一直存在,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