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晓楠:中国当代艺术进入平庸时代

在过去的百余年间,中国艺术一直处于不断追赶和模仿西方艺术的赛程中,中国艺术家直接或间接地吸收西方艺术的语言形式,却未能意识到中国艺术自身现代性转换的症结所在。张羽《上墨20150724—对话郭熙》装置,宣纸、水、墨、亚克力、钢丝、影像,关渡美术馆,台北,2015 

从“咫尺千里”到“夹岸为谷”——由唐代韩休墓山水图谈晋、唐山水画空间表现之变迁

中国古代的山水画发展到了唐代,已初步形成了青绿山水与水墨山水等两种不同的画风。然而,由于历史上留存的传世作品较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学者不得不依靠有限的传世作品和文献进行分析。随着近几十年来地下考古发掘出土文物的增多,使得我们有机会结合这些考古遗存对各个时代的山水画艺术进行再思。

段炼:柏拉图、朱光潜与图像理论

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初版于1963年,再版于文革后的1979年。再版后,学术界流传一种说法,认为朱光潜对西方美学的译介不准确,因为他的翻译是意译的。那时这种说法还没有形成文字,没有严肃的学术论文发表,我作为学生仅是道听途说而已,无力做出是非曲直的判断。

媒介现实中的媒体艺术

今天,巴别塔的幽灵又一次浮现出来,不过这次起作用的不再是语言,而是数字。

改变看法还原水墨的真实存在

讨论水墨离不开文化,也离不开时代,更离不开一种新态度的艺术思维的开拓,而青年一代是无论如何都将承载水墨艺术发展与拓宽的责任和必然。

也谈“学术乃性情”——读沈语冰《图像与意义》

30多年的当代“书法热”无疑带来群众文化的繁荣,民族生活方式的传承,也带来了价值观念的多元,休闲情趣的寻求,以及“民粹文化”的膨胀等,表现出某些书法民族文化立场的转移、传统艺术价值体系的颠覆和审美评判标准的缺失。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南强北弱?中国当下艺博会的发展境遇
几天前,上海ART021和西岸艺博会落下帷幕。近几年来,艺博会在以上海为中心的南方城市充满创意与新意,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画廊与藏家参与;而相比之下,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城市,诸如“艺术北京”、“CIGE”等,画廊与藏家却反应品质不如往年,吸引力正在减弱。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