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学的角度来思考艺术

社会学对于理解艺术作出的最主要贡献之一就是提出了我们不应该不加批判地从“艺术”一词的表面含义上去理解它。在当代西方世界,“艺术”一词通常用来指涉包含一系列特定类型的绘画,雕塑,书籍,戏剧和音乐表演等事物。在日常的常识理解中,一些特定的事物被认为是天生就很清晰地具有明显的艺术性。

潘鹤:有人格自然就有艺术风格

真善美是艺术家最起码的价值底线,其中,真是首要原则。而我们看到,很多艺术家早已丧失了对“真”、对“真诚”的追求。有人既然想做城市雕塑,不管这个题材是否打动了自己,就通过各种见不得人的途径去争取这个项目。

当代艺术过于依恋技术是一种迷失

关于新媒体与当代艺术,艺术家不断使用新技术的讨论,已经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一个显而易见的共识是,没有学者和理论家会批评新媒体和新技术的使用,就像照相机发明后使用相机拍摄,达达主义之后观念艺术家使用现成品进行创作一样,最终新技术都会被接受。需要区分的是,新媒体和新技术仅仅是一种“语言”,而不是当代艺术“本体”。当代艺术要讨论的不是语言的问题,语言仅仅是为了表达思想而存在,如果没有思想,语言很可能就沦为空洞的形式。

高世名:科艺融合要创造出“无目的”的“目的”

艺术和科学的融合,重要的是要共同进行无功利的探索,他们对世界的探索和构造,将形成共同的超越性思维,创造出无“目的”的“目的”。

邢千里:不能简单判定昆斯是抄袭

号称安迪·沃霍尔之后最成功的美国当代艺术家、波普艺术大师昆斯终于在2017年3月10日被法国一家法院裁定罪名成立,其雕塑作品《裸体,1988》被认定抄袭了已故法国摄影师让·弗朗索瓦·鲍雷(Jean-Franois Bauret)拍摄于1975年的作品《Enfants》(《孩子》)。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被指控抄袭。昆斯的公司被判向摄影师家人赔偿包括诉讼费用在内的一共44000欧元。同时,蓬皮杜艺术中心也需承担一定责任,因为从2014年11月至2015年4月期间在蓬皮杜举办的昆斯大型回顾展中,虽然这件作品因运输受损缺席展览,但蓬皮杜依然在展览目录中使用了作品照片。

中国女性艺术在开放和自由中寻找自我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大多数中国女性被幽闭和禁锢在“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三纲五常的社会信条和伦理道德观念之中,读书、学习的权利被剥夺,聪明才智得不到发展和发挥。在美术领域里,中国古代几乎没有专门从事美术创作的女画家,偶有女性绘画赋诗,不是迎合男性的需要,便是聊以自娱,能表现独立人格价值的可谓凤毛麟角。
     1   2   3   4   5   6   7   8    


话题

当代渐起非遗风?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即将开幕,中国馆将由艺术家邱志杰率领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参展,其中汪天稳是雕刻皮影的工美大师,姚惠芬是苏绣的非遗传承人,惊讶之余我们发现,从2011年气味的“弥漫”,到2013年胡曜麟的徽派建筑……传统元素似乎一直存在,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