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彦:去西方化的思考

长期困扰中国学界的是,如果思考的概念是西方化的,那么,由此得出的结论就一定是西方的,与中国现实难有血肉关系。所以,假设存在着一种学术自觉的话,那么,这个自觉就是要实事求是,以恢复中国人的自信心,通过革新思考的形式去达成真正的中国问题的产生。

梁启超何以把“中国现代美术第一人”的帽子送给陈师曾

“朽者不朽”是吴昌硕对陈师曾的评价。吴昌硕是陈师曾老师辈的人物,他的评价,代表了当时的一种普遍认可。而梁启超更是称赞陈师曾为“中国现代美术第一人”。为什么对陈师曾这样的人物可称之为伟大和不朽呢?因为,陈师曾的地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美术和美术史,而是整个文化界、思想界、教育界和社会界,涉及有关“美”和美术的本体问题。

公共艺术为谁服务?

由于公共艺术对于城市美化和形象塑造方面所产生的巨大作用,它在当代中国城市建设中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不可否认我国公共艺术发展时间较短,还处于向国外学习和探索时期。优秀的公共艺术作品固然对于社会文明、城市形象、公众生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拙劣的作品对于城市环境造成的危害同样巨大。

朱青生:纪念黄专

寒食节,在波士顿与巫鸿老师又谈起黄专与我俩的三人合作。时值夜雨,在中国已是清明。巫鸿说,没有黄专就没有我们三个人十多年来共同的研究……说着说着,一下子心情低落万分。这次纪念黄专,因为我在上海主持一个重大的展览开幕和讨论,不能按时到深圳来致祭。征得巫鸿老师的同意,请滕宇宁代往。宇宁进入中国现代艺术档案之始,就同时接受黄专的教导,相契也深,就应由她代表我们北京大学的同事,寄托哀思!

陈栋帆:你知道我的名字,却不知道我的故事

当我看到麦克凯利(Mike Kelley)的“啊,青春!”真的是如鲠在喉,有话说不出。这次的展览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以至于五年后的深夜,我在纽约的工作室整理收集的报纸时,看到标题为“Kelley”的报纸会历历在目的记起废弃布偶的肖像,无法抑制的创作了这三十幅毛绒人偶肖像。

权威的造像——巴洛克教堂建筑艺术的历史成因

“巴洛克”是欧洲17世纪末18世纪初艺术时期的统称,按照这个葡萄牙词语的意义来理解,此时期的艺术就如同一颗形状不规则扭曲着的珍珠。与其他时期艺术一样的是,“巴洛克”这颗人类史上至今最为绚丽的珍珠也有着培育它的温床,但这个温床既非观念的革新,也非某种情感在某一时期的群体性涌动,而是基督教世界中1516年开始的宗教革命。
     1   2   3   4   5   6   7   8   9    


话题

当代渐起非遗风?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即将开幕,中国馆将由艺术家邱志杰率领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参展,其中汪天稳是雕刻皮影的工美大师,姚惠芬是苏绣的非遗传承人,惊讶之余我们发现,从2011年气味的“弥漫”,到2013年胡曜麟的徽派建筑……传统元素似乎一直存在,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