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什么到达彼岸——写实油画的手工技艺的本体性

眼下,一批画家回归画室,回归架上绘画,认真研究绘画材料、绘画语言,这是一个新动向。它标示了对“当代艺术”概念天马行空的怀疑,对绘画本体语言的重新思考。

从丹托到希基:美的滥用,还是美的回归?(下)

受艺术史上达达主义运动的影响,当代艺术呈现出了一股强势而主流的反美学浪潮,这种趋势在后现代语境中则愈演愈烈。哲学家阿瑟·丹托(Arthur Danto)于1980年代提出的“艺术终结论”及“寻常物的嬗变”等理论,更是将艺术的美感放逐于对20世纪当代艺术的认知之外。然而,在艺术界将“反美学”浪潮推向极端之后,美国艺术批评家戴夫·希基(Dave Hickey)却反其道而行之,预言1990年代之后当代艺术将重新聚焦于“美”。对此,丹托又在2003年出版了《美的滥用》(The Abuse of Beauty: Aesthetics and the Concept of Art)一书,正面回击了希基对“美的回归”的预言。本文将通过对这两种话语的比较与分析,更深入地阐释二者真正的交锋及此种争论对晚近当代艺术批评与实践产生的深远影响。

从丹托到希基:美的滥用,还是美的回归?(上)

受艺术史上达达主义运动的影响,当代艺术呈现出了一股强势而主流的反美学浪潮,这种趋势在后现代语境中则愈演愈烈。哲学家阿瑟·丹托(Arthur Danto)于1980年代提出的“艺术终结论”及“寻常物的嬗变”等理论,更是将艺术的美感放逐于对20世纪当代艺术的认知之外。然而,在艺术界将“反美学”浪潮推向极端之后,美国艺术批评家戴夫·希基(Dave Hickey)却反其道而行之,预言1990年代之后当代艺术将重新聚焦于“美”。对此,丹托又在2003年出版了《美的滥用》(The Abuse of Beauty: Aesthetics and the Concept of Art)一书,正面回击了希基对“美的回归”的预言。本文将通过对这两种话语的比较与分析,更深入地阐释二者真正的交锋及此种争论对晚近当代艺术批评与实践产生的深远影响。

不可译的文体——阿多诺论说文的美学内涵

阿多诺式论说文与学院体制认可的论文存在明显区别,在英语学界素以“不可译性”著称。这种“不可译性”与阿多诺论说文的艰涩论题和独特文体密不可分,也与经验主义占主导地位的英语文化和思辨哲学占主导地位的德语文化之间的差异有关。阿多诺的论说文观念,受到勋伯格、卢卡奇和本雅明等人的影响。在阿多诺看来,论说文以本雅明的“星丛”观念作为模型,具有勋伯格“无调性音乐”的特质。作为“非同一性哲学”的极佳表征,论说文反对“哲学视角主义”,推崇“内在批评”,是一种卓越的批评文体。

全球视野中的美术史研究:变动的格局与未来的展望

今天要讲的题目,全球视野中的美术史研究——主要是中国美术史研究——的现状和发展趋向。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大的题目,本身就是一个需要仔细研究、仔细讨论的问题,不是一个或几个讲话能够解释清楚的。但我想在这里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希望能够引起一些反思和讨论。

水墨作为一种美学——专访M+水墨策展人马唯中

正在紧锣密鼓建设的西九龙文化区吸引着全球关注的目光,虽然M+博物馆到2019年才能落成开放,但是它定位为全球性现当代视觉文化艺术博物馆的学术与策展理念已经逐步显现。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南强北弱?中国当下艺博会的发展境遇
几天前,上海ART021和西岸艺博会落下帷幕。近几年来,艺博会在以上海为中心的南方城市充满创意与新意,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画廊与藏家参与;而相比之下,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城市,诸如“艺术北京”、“CIGE”等,画廊与藏家却反应品质不如往年,吸引力正在减弱。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