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实真的过时了吗?西方当代艺术界中的写实主义

被抽象艺术、装置艺术或影像艺术等当代艺术形式包围的我们,往往误认为写实主义艺术在当下缺乏生存的空间,这是完全错误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描绘现实的写实主义绘画,无论是19世纪的特纳还是21世纪的弗洛伊德的作品,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力,绝不低于光怪陆离的当代艺术。

高明的科学家和艺术家都不应是一个匠人

我们从那些大师对于艺术观念,对于技法,对于主题的阐述中,从他们对于后世的警句中,或许能更加明白大师们的艺术观念,也更为容易与“艺术”二字所产生的意义更进一步。

李磊:5年,世博中国馆如何“转身”中华艺术宫?

5年间,中华艺术宫共接待观众1230万人次,举办展览180余场。开馆之初,中华艺术宫就明确了以“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和“世界美术史”为主要学术研究定位,以“海派绘画”和“中国当代架上美术”为主要方向,开展学术研究,举办成果展览。

伯瑞奥德:关系美学与随机唯物论

这个会面的原子借以组成这个世界的连结者,它的构成显然关系到历史脉络:今天世故的大众会如何理解“在一起”已经跟上个时代完全不同。关系美学铭刻在一种唯物论的传统中,“唯物”存在指的并不是联系到事实平板性的存在,更不会暗指那种只会以纯经济话语解读作品的精神狭隘形式。于贝尔·达弥施(HubertDamisch)在各种“艺术终结”理论中看到“游戏终结”(game)和“牌局终结”(play)之间的严重混淆:那是一种只要社会脉络发生激进变化,而游戏意涵又没有被质疑时即会宣告的新牌局。

达米施:符号学与图像志

图像分析的方法,或说作为方法的图像志,理论上是建立在假定的基础上的,艺术的图像(实际上还有任何相关的图像)只有在母本参照的情况下和因为母本的参照,才能取得标识性的阐释,母本验证了图像,并最终将其自身印在图像中。)艺术的图像也许主要是亚图像:这样的思想很难理解,就好像我们不仅很难理解外来文化的视觉产品,而且即使是我们同时代的某些艺术家的作品也很难理解——比如从塞尚到蒙德里安(Mondriaan)、从马蒂斯(Matisse)到罗斯科(Rothko)和巴奈特·纽曼(BarnettNewman)——他们即使不是反图像,似乎也是在图像的临近地带(thenearside)进行创作的。图像总是要被看的,作为图像、道具,无论它的成分怎样,任何所指的媒介都会从外面注入其中。

是什么导致画廊模式的日益衰败?

当艺术家们需要在一座自己没有太多人脉的城市举行展览时,这显然是一种更聪明的做法,因为画廊主能为艺术家们提供他们经营多年的人脉网络。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喧哗过后,文创园区何去何从?
近几年,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刮起一股“文创风”,各地文创园区在这股潮流下纷纷建立并初具样貌。有评论指出,尽管被冠以“创意”之名,但很多文创园区与创意少有关联,模式同质化,有的甚至沦为“收租”园区。针对众多文创园区雷同,偏离文化内涵的现象,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