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的境界——对话范景中

我看过贡布里希的书后,感觉一扇窗户打开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从那以后我就想应该系统地读一下西方美术史家的著作。因为我觉得那时候像我这一代人和比我年长一代的人受的教育都有一个缺陷,就是没有严格的史学训练。另外,经常被政治运动干扰,所以系统的美术史研究可能要做好不容易,除非天才,如果不是天才的话把它做好真的不容易,那应该是我们下一代,或者是下下代的事情,因为有这种想法,我觉得应该把好的书给更年轻的学者介绍进来,自己也借机补课。

梦笔生花 ——文人艺术在当代

数十年来,文人是文人,书法家是书法家,画家是画家,然而藕断丝连,因文人终日与文字为伍,写字出于本能,画画则为延伸,虽然久别,总归还是要回去。

朱万章:传统书画的当代展示

传统书画因其形式较为单一,在展览时容易出现枯燥、表现手法陈旧甚至仓储式陈列等弊端。在当下语境中,观众的审美趣味多元化,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对传统书画及其陈列形式有不同的审美取向。在此情况下,适当增设传统书画的文化背景、文献资料、研究成果、场景制作及新媒体介入等,可有助于观摩与传播。展览是学术研究的延伸与呈现,而学术研究又促进展览的策划,提升其文化含量。

张鹏:“新水墨”新在哪里

​水墨作为“中国画”这一画种的代表形态,自唐、五代绵延至今,自然承载了诸多来自传统的文化价值重量,蕴藏在其中的从语言到精神的若干因素已经以“集体无意识”的方式缓缓织结成一面巨大的传统之网。对传统水墨的评判和各种理性的拷问乃至非理性质疑的声音已经持续了一百年,而今依然是众声盈耳,此起彼伏。

将色彩延展到任意空间——凯瑟琳娜讲座摘录

凯瑟琳娜•格罗斯从事抽象绘画创作已经有20多年,在2016年凯瑟琳娜•格罗斯签约高古轩画廊。凯瑟琳娜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将丙烯绘画拓展到布面之外。她那肆意蔓延、让人置身于绘画中的作品在世界各地的画廊以及特定的场地展出。这彻底打破了绘画的平面性和三维空间的关系。在下面的讲座中,凯瑟琳娜讲述了她全新的创作理念,对绘画色彩与空间关系的独特认识和具体的创作过程。

灵魂的瓦工:肖恩·斯库利

肖恩·斯库利玩过摇滚开过蓝调俱乐部,他的创作深受音乐和文学影响,U2乐队主唱波诺曾形容斯库利为“灵魂的瓦工”,他说:“我很幸运能与肖恩·斯库利的作品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肖恩·斯库利(SeanScully)是战后抽象主义绘画中一位重要的国际艺术大师,亦是一位爆发出这种撼动力量的流亡者。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毕业季来到!毕业生该如何选择?
6月份,各大美院毕业展轮番花样上演,毕业展已经成为未来有潜质艺术家的第一秀场。前不久结束的“时代之感——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让人感慨40年来中国艺术环境的变化之快。面对未来,在越来越复杂多变的艺术环境下,今天的青年毕业生该如何选择?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