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毕加索的早期市场演变谈毕加索的成功

随着美国收藏家的努力,经济复兴及战争等因素的影响,欧洲现代艺术市场开始在美国空前繁荣,以1939年11月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毕加索四十年艺术回顾展”为标志,毕加索的声望和市场在美国也随之上涨到出人意料的程度。一如既往,卡恩韦勒要求专营权,他根据预先确定的条件购买艺术家的全部作品,价格按照规格的不同而不同。

瞬时拷贝与纪念碑性——“恒久与无常”的历史逻辑(下)

另一个现象或变化是在这个展览中,张大力使用了新的材料拷贝民工形象。上文提出这个展览里出现的两个变化引导到本次“恒久与无常”展中的作品,我也解释了其中的一个变化是民工形象与蓝晒作品的首次搭配。但是在“恒久与无常”展中,蓝晒风景延续着他对瞬时拷贝的实验和思考,而汉白玉雕塑则把民工形象从这一逻辑下解脱出来。

艺术之终结:我们应为艺术走向无意义而感到欢欣吗?

对黑格尔和丹托来说,终结的是艺术的叙述方式,艺术的发展在其解决了给自己设定的任务时,就已结束。但在时间顺序上,艺术永远不会终结,只要人类不停地创作,艺术作品就会不停地出现。从这种角度来说,艺术的终结是一件好事。艺术不用再费力地去完成一个任务,一个由其叙述方式所决定的任务,现在艺术拥有了发展的自由。对黑格尔来说,艺术史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所有工具和技巧,都是可以再现、重新利用、重新结合的

传统从未来向我们走来——振兴传统工艺的时代语境与创新路径

当此之际,与其说我们在向传统回归,不如说传统从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向一个急剧变化中的当下走来。他指出传统是变动的,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特征,一切外来文化都可以被传统文化吸收和包容。21世纪的中国,正处在一个传统文化复兴、传统工艺振兴的时代。

潘道正 李进超:论康德的“丑的问题”(上)

康德《判断力批判》第一部分(‘美的分析’)开始就指出,跟表象结合着的可以是愉快,也可以是不愉快,但随后却只论述了涉及愉快的感性判断,跟不愉快相关的感性判断则付之阙如,而且《判断力批判》中涉及到丑只用了一小段文字。《判断力批判》中为什么没有“丑的分析”?康德能否做出“纯粹丑的判断”?诸如此类康德的“丑的问题”从上世纪末开始引起了广泛关注。我们认为,回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深入区分“丑的判断”与“审丑的判断”。按照康德的美学理论,的确不可能做出“纯粹丑的判断”,但确可以做出“审丑的判断”。另一方面,在《判断力批判》中,“审丑的判断”同“崇高的判断”具有一致性,因此在有了“崇高的分析”之后,“丑的分析”就失去了必要性。

潘道正 李进超:论康德的“丑的问题”(下)

康德《判断力批判》第一部分(‘美的分析’)开始就指出,跟表象结合着的可以是愉快,也可以是不愉快,但随后却只论述了涉及愉快的感性判断,跟不愉快相关的感性判断则付之阙如,而且《判断力批判》中涉及到丑只用了一小段文字。《判断力批判》中为什么没有“丑的分析”?康德能否做出“纯粹丑的判断”?诸如此类康德的“丑的问题”从上世纪末开始引起了广泛关注。我们认为,回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深入区分“丑的判断”与“审丑的判断”。按照康德的美学理论,的确不可能做出“纯粹丑的判断”,但确可以做出“审丑的判断”。另一方面,在《判断力批判》中,“审丑的判断”同“崇高的判断”具有一致性,因此在有了“崇高的分析”之后,“丑的分析”就失去了必要性。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当代渐起非遗风?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即将开幕,中国馆将由艺术家邱志杰率领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参展,其中汪天稳是雕刻皮影的工美大师,姚惠芬是苏绣的非遗传承人,惊讶之余我们发现,从2011年气味的“弥漫”,到2013年胡曜麟的徽派建筑……传统元素似乎一直存在,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