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俨少画论详解:我为什么提出三分画画而不嫌其少?

我学画六十余年,其间顺逆之境,甘苦自知,暗中摸索,一得之愚,卑之无甚高论,略记于后。 十分功夫:四分读书,三分写字,三分画画。我提出这个比例,其用意是学画不光是作画,还有画外的功夫。

邢千里:别把艺术小镇搞成“洋农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所谓的艺术小镇已然成为很多地方经济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碧山计划、怀柔壁画村、百里峡艺术小镇等你方唱罢我登场,令人眼花缭乱。

反思与批判:当代艺术在新时代的独特意味

朱青生2016年有两个情况值得关注,其一是自媒体/众媒体正在分离景观社会,形成分散视点和超出理性、性质杂乱的状况;其二是新技术正在改变着艺术的整体样貌,新技术形成了新的图像和形式,同时塑造着不同于以往的寄托、表达与呈现方式。两种情况相互关联,致使当代艺术面貌产生了变化。新媒体和新技术尽管为人的自我表达开拓了空间,促进了我们自身感觉的延伸,但另一方面,也带来了人被异化与钳制的可能。艺术与技术的关系为何?人与技术的关系又是怎样的?面对机器对人的取代,我们该如何应对,又该如何理解我们身上尚存的人性?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年鉴》2016卷导论的最后一部分,本文对上述问题做出了回应与反思。

牧野:汉字艺术回到汉字书写的事实世界

我们必须这样认为:汉字艺术,是反书法艺术。我理解的汉字艺术,是汉字对象化的主观艺术表现。那么,先从书写“汉字艺术”四个字开始吧。

中国现代漆画的历史进程及当下困境

现代漆画是将传统漆器髹饰工艺转换为现代绘画语言,用以表现现代生活、传达现代观念的纯绘画。其形态从器皿移向了平面的画板,题材从图案移向了当下大千世界。它与其他画种同样以精神表现为第一,又比其他画种具备独到的质材美和工艺美,具备更大的包容量,具备更丰富的表现力。其集优雅、静穆、神秘、庄重、典丽于一体的视觉美,带给观赏者新奇神奇的视觉感受,问世以后备受注目。

风景的揭示:诗与画(下)

诗人言说他和画家的“神遇”,而在阅读画作时,他读出一些哲理或诗意,与绘画作品看似无关、实则有关,传达出诗人所理解的艺术的“精神”,也正是在诗人和画家的深层“契合”之处。这让人看到一种兼容性的风景,在表面上看来是“野性”的、客观化的自然,然而,画面用悖论的方式靠拢世界的秩序与感知的体验,由此创造出“在场”的意义,而画家“自我”的消解在其中(这也让我们联想到梅洛·庞蒂的“沉默的我思”的概念)。法国当代诗人尝试重新构造风景意识与语言,这种尝试也在他们对绘画艺术的思考中呈现,即在精神与物质、意识与感性之间重新建立新的协调,重建一种统一性,风景并不是封闭在自身之中的重构,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形象,而是不断持续的重新解构,也具有生动多样的特征。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毕业季来到!毕业生该如何选择?
6月份,各大美院毕业展轮番花样上演,毕业展已经成为未来有潜质艺术家的第一秀场。前不久结束的“时代之感——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让人感慨40年来中国艺术环境的变化之快。面对未来,在越来越复杂多变的艺术环境下,今天的青年毕业生该如何选择?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