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生:现代艺术中艺术家的责任

我们处在一个现代艺术时代,艺术正由内到外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在此情势下,艺术家究竟承担着什么样的社会角色?他的责任何在?他在人类社会中的价值何在?艺术家是必不可少的吗?如果这些问题不搞清楚,那么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艺术的受众都不免会感到困惑。

抽象艺术在中国的尴尬之境

当人们正在为85新潮运动喝彩之时,同时期进行的抽象艺术却被观众漠视。当抽象艺术在西方进入极简主义之后,其历史使命已经被终结。那么,在中国,抽象艺术的意义又在何处呢?本文作者裴刚根据中国当代艺术研究所和其他几位艺术评论家的理念出发,寻找抽象艺术在中国当下的意义究竟何在。

朱光潜:资禀与修养

天生的是资禀,造作的是修养;资禀是潜能,是种子;修养使潜能实现,使种子发芽成树,开花结实。资禀不是我们自己力量所能控制的,修养却全靠自家的努力。

潘公凯:中国画的笔墨并非孤立,而是个人修为的表征

中央美术学院前院长潘公凯日前在中华艺术宫做了题为《笔墨作为人格理想的表征系统及其未来学价值》的讲座,他从笔墨是中国画的形式语言,笔墨技巧和精神内涵之间表征和被表征的关系等几方面阐述了笔墨对于传统中国画的重要意义。他认为笔墨实践与笔墨鉴赏不是一件孤立的技术性的事情,而是士大夫、文化人整体人生修为的重要组成部分。笔墨典范是人格理想的表征系统,这是中国文脉中不同于世界其他地域文化的独特的文化成就。

学历教育不是天然保票

现在又到了高校的毕业季。毕业生如果对教师的职位感兴趣,可以很方便地从用人单位查到进人指标及要求。不过,现在各类学校进人的门槛之高,估计会让大部分的本专科生绝望,而研究生也会望洋兴叹。即便是博士,也很难符合专业甚至是学历等要求,重点高校往往只考虑海归,本土毕业生难有机会。

科技与艺术:从庖丁解牛到科幻VR

没想到科技与艺术,突然间在中国成了热门话题和重点发展方向,因为这在国外是几十年来长久持续的跨界研发重心之一。我上世纪90年代初在美国就开始这方面的实验创作,在2004年应邀到中国台北艺术大学科技艺术研究所任教,并共同创建台北艺术大学艺术与科技中心,在此谈谈关于这个主题的具体经验和思考。
     1   2   3   4   5   6   7    


话题

当代渐起非遗风?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即将开幕,中国馆将由艺术家邱志杰率领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参展,其中汪天稳是雕刻皮影的工美大师,姚惠芬是苏绣的非遗传承人,惊讶之余我们发现,从2011年气味的“弥漫”,到2013年胡曜麟的徽派建筑……传统元素似乎一直存在,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