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令:“绝地生花”

2016年4月2日,“万物皆牛——陈文令大型户外雕塑展”在顺义鲜花港展出。陈文令总能突破美术馆展览机制的束缚,一次次在非美术馆场地上演艺术与环境,艺术与观者的对话交流。
 

杨劲松:对于内心的冲动,我越来越强烈地希望去证实面对

卸任行政职位之后的杨劲松,迎来了自己艺术上新的爆发。久已在心中酝酿的对于艺术表达和生命自由的诉求,终于在“涂抹的自由”之中完成了一次彻底的宣泄。
 

陈文骥: “我是在帮助我完成我自己”

陈文骥 2016 年分别在北京和台湾举办了个展,并且创作了一系列新的作品。对于像陈老师这样“十年来没有太大变化”的艺术家来说,这批新作应该说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红色美学的重构——李尤松专访

最初看到李尤松的作品是在2016年Art Beijing的“绘画与影视产业的跨界合作——一个电影IP的诞生”的论坛上,这个论坛是围绕着李尤松的作品《曼哈顿的中国杂技》及与影视合作的热点话题展开的。在论坛会上展示了《曼哈顿的中国杂技》的系列漫画,故事的历史背景非常独特,是70年代的中国,这是一个近年来少有人涉足的时代背景。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