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对和错,只是方向不同——吕松专访

吕松的绘画充斥着一系列景观中的可读元素:树、沼泽、河岸和小而倾斜的寓所。但他显然有别于国内的“风景”画家。他从不采风写生,也非表现性画家。吕松将自己的作品主题形容为“记忆的、心理的、经验的”。
 

陈文令:“绝地生花”

2016年4月2日,“万物皆牛——陈文令大型户外雕塑展”在顺义鲜花港展出。陈文令总能突破美术馆展览机制的束缚,一次次在非美术馆场地上演艺术与环境,艺术与观者的对话交流。
 

杨劲松:对于内心的冲动,我越来越强烈地希望去证实面对

卸任行政职位之后的杨劲松,迎来了自己艺术上新的爆发。久已在心中酝酿的对于艺术表达和生命自由的诉求,终于在“涂抹的自由”之中完成了一次彻底的宣泄。
 

陈文骥: “我是在帮助我完成我自己”

陈文骥 2016 年分别在北京和台湾举办了个展,并且创作了一系列新的作品。对于像陈老师这样“十年来没有太大变化”的艺术家来说,这批新作应该说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