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影像和动画的结合,震撼力会很大——易雨潇专访

青年艺术家易雨潇长期致力于实验影像与独立动画的前沿领域的艺术实践。从2012年开始,她参加了一系列国内国际的展览。她的作品风格多样,持续保持着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作品的实验性。既有反映儿童群体梦想的《我想对你说》、残障儿童生活状态的《灵·体》这样具有社会学意义的作品,也有《Walking》,《eating》这样富有哲理思考的的作品。同时也有与特定的空间场域产生对话的《西西弗斯之球》等作品。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张郎郎专访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句话用来形容张郎郎再合适不过。他上世纪60年代将现代诗与画笔相结合,记录下了那时一个少年的纯真与理想,后因世事变故,他搁下画笔,甚至远赴重洋,数年前,内心的召唤使他再拿起画笔,续写少年时的梦想,这些画既是对父亲张仃“毕加索+城隍庙”风格的延续,也是对家人最好的怀念,同时体现着他对生命的热爱和赞扬。2017年7月8日,《一个文人的“从心童画”:张郎郎个展》将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开幕前夕,我们对他进行了专访。
 

徐坚:博物馆需要多种声音的表达

博物馆观众流失严重,博物馆整体显示出门可罗雀的状况。如果我们回顾一下近现代意义博物馆的崛起,博物馆曾经是社会文化的一个热点,一个中心,思想交锋的一个主战场,但是为什么到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它丧失了这个地位?
 

丁绍光:艺术还是应该给人类以希望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在艺术的追求当中我有很多的惭愧,包括像金钱对我的诱惑,到美国以后有一段时间卖画卖得很疯狂,有的时候是一年3000万美元的收入在报税,像这样东西我觉得应该自己应该抱着忏悔的态度。丁绍光:我觉得我所走的基本上以民族民间的艺术为主,我老说要写一本没有人名的美术史,实际上主要是强调民族民间艺术,民族民间艺术应该是中国艺术的中流砥柱,包括像三星堆、马王堆、一直到敦煌、麦积山、云冈……这样一批没有留下作者名字的艺术实际上是中华民族艺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在西方的震撼也特别大。对当代艺术的了解,我觉得应该开展一种全国性的学术讨论,另外应该研究一下现代美术运动和中国的关系,我们在当中得到什么样的启发。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