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纪之后再来京 林风眠个展新春亮相北京画院美术馆

时间:2017-01-20 16:35:39 | 来源:艺术中国

资讯>艺讯>

“清寂鹜影——林风眠艺术精品展”现场

丁酉年即将来临之际,又一档重要展览登陆北京画院美术馆。2017年1月20日,由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上海中国画院、中华艺术宫、北京画院共同提供作品的“清寂鹜影——林风眠艺术精品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展。

历史上,林风眠曾与北京渊源很深。他1926年从法国留学归来之后,便担任国立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校长兼教授,直至1928年被任命为国立艺术院(次年改名为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院长。北京期间首次聘齐白石担任艺术专门学校教授,举办第一次个展,展出作品100幅,并组织其他大量美术活动。1963年,林风眠64岁时,“林风眠画展”在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展出。之后,林风眠大型作品展便未曾亮相北京。2007年,值北京画院、上海中国画院建院50年,由双方策划的“双星璀璨:齐白石、林风眠精品特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而这一次北京画院美术馆的展览则是林风眠的大型个展50余年来首次亮相北京。

林风眠与李金发、吴大羽以及巴黎高等美院的照片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说:“林风眠的路线和风格面貌在以启蒙与救亡为主题的20世纪很难被认识和接受,所以无论是在民国时期还是新中国前三十年,林风眠的艺术经历了长久的误解和忽略,他本人也遭受了长时期的孤独和苦难。但是只要一种艺术探索有价值,这种价值不可能被永久地埋没和泯灭,因为价值的本质就在于实现。在新时期中国社会进入价值观念和审美情绪多元化的时代背景下,林风眠的艺术逐渐被人们接受了。尤其在九十年代,当人们回归到审美意境的观照视野之中的时候,林风眠艺术的价值被发现了。综观20世纪中国画发展的几条主线,林风眠先生无疑是另一条“中西融合”路线上进行大胆实践并取得了重要艺术成就和影响的20世纪的中国艺术大师。”

“清寂鹜影——林风眠艺术精品展”展览汇聚了林风眠20世纪40至70年代精品36件,作品涵盖了林风眠具有代表性的静物、花卉、仕女、禽鸟、风景精品。展品大都源自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上海中国画院、中华艺术宫收藏精品。北京画院院藏的两件作品也在展览中首次呈现。

老人观看林风眠年表

展览亮点:鸡年看86年前林风眠赠齐白石的《鸡图》

此次首次展出的林风眠赠予齐白石的《鸡图》(北京画院藏),是齐白石的收藏品中的一件精品。画面以浅淡的墨线,潇洒流畅地画出三只白羽鸡,鸡冠如红宝石般闪烁于其间。笔墨简括,清新,看得出有借鉴民间瓷绘的成分。款署“齐白石先生正画,后学林风眠,西湖一九三一春。钤印:“林风眠一九三一”(画印款)。

1931年,林风眠赠与齐白石的《鸡图》

这幅画应是林风眠离京后,任教于杭州国立艺术学院以后的作品,由此可看出二人的情谊之深。在这幅画的后面,其实有林风眠与齐白石这两位中国美术史上的“巨星”之间为历史所淡忘的故事——

林风眠(左)与齐白石(右)

1925年冬季,林风眠留学归来,次年2月被任命为国立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校长兼教授。成为20世纪中国高等艺术学府中最为年轻的校长。1927年,他聘请齐白石到艺专任教,齐白石在《白石老人自传》(齐璜口述,张次溪笔录)中详细记录了此段往事:

“民国十六年(丁卯 一九二七年)我六十五岁。北京有所专教作画和雕塑的学堂,是国立的,名称是艺术专门学校,校长林风眠请我去教中国画。我自认是乡巴佬出身,到洋学堂去教习一定不容易搞好的。起初,我竭力推辞,不敢答允,林校长和其他朋友再三劝驾,无可奈何,只好答与允去了,心中多少有些别扭,想不到校长和同事们都很看得起我,有一个法国籍的教师,名叫克利多(又译克罗多),还对我说过,他到东方以后,接触的画家不计其数,无论中国、日本、印度、南阳,画得使他满意的,我是头一个。他把我恭维得了不得,我真是受宠若惊了。学生们也都佩服我,逢到我上课,都是很专心地听我讲,看我画,一点没有洋学堂的学生动不动就闹脾气的怪事,我也就很高兴地教下去了。”

这段往事迄今九十年整,此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无疑留给观众某种回忆与遐想。

三十六件原作精品:看世纪老人的赤子艺术之心

1979年,80岁的林风眠致信王一平、沈柔坚、吕蒙,将留在上海中国画院的105件作品捐赠给国家。这批作品涵盖多个阶段、多个题材,是林风眠艺术水准最高的一批代表作。北京画院本次展览的部分作品就来源于这批作品。

由于战乱等原因,林风眠早期如《摸索》等大型油画作品已毁坏,我们难寻踪迹。纵观其一生艺术创作,代表风格则是从1938年辞去国立杭州艺专校长之后,从浪漫主义到立体主义的西方艺术演变风格与以汉唐艺术为主的中国早期传统和民间艺术相结合,创作的风景、仕女、禽鸟、花卉、静物等题材。当然这些题材依然贯穿着林风眠“调和中西艺术”的理想。

林风眠 《春》 1962年 纸本设色 40x38cm 上海美术家协会藏 (2)

林风眠说:“每个时代都有其很好的时代感的创造,我们要保存我们固有的、很好的东西,吸收外面的东西。一个画家在研究学习的时候,应该严格,在创作的时候,应当自由,自己要画什么就画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画自己的画,这样就能创造自己的东西、和时代结合的一种东西,我觉得将来我们中国的绘画应向这方面发展。”

确实,林风眠并不在意使用何种工具、颜料,在他的风景作品中,宣纸、毛笔、水墨、水粉都存在,而在他1931年赠与齐白石的《鸡图》中,用的是绢布,画的是大写意,甚至印章都是以朱笔自己画上去的,但丝毫不能掩饰林风眠在艺术上的灵气与创造力。他并不刻意追寻传统的舒服,因为这种诗意的、将自然万物人格化的、装饰的美早已渗入他的血液和灵魂。

林风眠《骛群》50年代 66.5x66CM 上海中国画院藏

本次展览题目为“清寂鹜影”,展览中以“鹜”为主题的绘画确有很多。画面中,乌云低沉,境界开阔,一只只野鹜,在芦苇荡之上,奋力逆风前行,如同箭一般,刺破时空。据说这是林风眠遵医嘱,外出散步时,让他灵感突闪的一幕。这不正是林风眠自己的写照吗?大半生遭受艰难困厄,但从未意志消沉,任何事情都不曾阻挡过他对艺术真理的追求。看看他画的花朵吧,色彩如此鲜艳,如同火焰一般燃烧,在看他的风景,无论光线是多么昏暗,总有那一抹藤黄,让人感到生命的存在,又或是浅浅的新绿,让人感到生命的萌生……林风眠的绘画之所以感人,是因为有生命的顽强在其中。

林风眠 《菖兰》1961年 纸本水墨 66x69上海美术家协会

好友艾青读《林风眠画集》之后,写成《彩色的诗》,发表在1980年1月《诗刊》上

画家和诗人

有共同的眼睛

通过灵魂的窗户

向世界寻求意境

色彩写的诗光和色的交错

他的每一幅画

给我们以诱人的欢欣

他所倾心的是日常所见的风景

水草丛生的潮湿地带

明净的倒影、浓重的云层

他所倾心的是日常所见的风景

水草丛生的潮湿地带

大自然的歌手——

橄篱笆围住的农舍

有一 片蓝色的幽静

远处是远山的灰青

山麓的溪润和乱石

暮色苍茫中的松林

既粗犷而又苍劲

使画面浓郁而深沉

也有堤柳的嫩绿

也有秋日的橙红

也有荒凉的野渡

也有拉网的渔人

对芦苇有难解的感情

从鹭鸳和芦苇求得和谐

迎风疾飞的秋鹜

以低压的云加强悲郁的气氛

具有慧眼的猫头鹰抖动翅膀的鱼鹰

从公鸡找到民间剪纸的单纯

从喧闹的小鸟找到儿童画的天真

新的花、 新的鸟

新的构思、新的造型

大理花的艳红、向日葵的粉黄

洁白的荷花、绣球花的素净

柠檬嫩黄、 苹果青青

樱花林中、 小鸟啼鸣

线条中有节奏

色彩中有音韵

凌乱中求统一

参错中求平衡

玻璃的杯子、玻璃的缸

细颈的古瓶、古装的美人

……

想必,艾青是用文字对林风眠的绘画进行了最好的阐释。

本次展览将持续至3月5日。丁酉新春之际,齐白石与林风眠两位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巨星,他们的作品将在北京画院美术馆等待观众的到来。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