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苏和:列宾美院走来的中国油画家   

时间:2013-11-21 16:56:21 | 来源:艺术中国

艺术家>

古棕是一个成熟的画家。今天说成熟是有所针对的,所谓成熟是指能站在一定高度、有深邃思想、有个人长期绘画学习历史积淀以及受过良好教育,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有鲜明的个人面貌的画家。当下在中国当画家是一个很滑稽的事。因为周边有几十万人自称是画家。有主流的、有非主流的,还有更多的人即将加入进来,因为画能卖钱了。艺术的市场化使得很多人为之心动、让其浮躁。然而真正的艺术品是会为自己说话的,因为有规律可循。渐渐地当人们从疯狂的无理性地追逐中冷静下来,学院派的现实主义画家古棕的画就凸显在人们的视眼中了。

今天的世界虽以美国的“现代”和“独强”、在文化和艺术思维上给艺术套上“当代”、“现代”“后现代”等种种圈圈,同时又立出各式的标杆,让中国人去追逐着、去模仿着。艺术家们在今天带有几乎殖民色彩的“主流”漩涡中挣扎着。这些年因为历史的原因,人们回避说苏联、说俄罗斯,好像显得不够时尚、不够前卫。正因为开放、欧美文化尤其是法国、意大利的绘画显得俄罗斯的艺术被挤入了二流,不受学院和画界的重视与推崇。然而人们的内心深处以及成长的经历又不得不给苏联留出重要的、不可替代的空间。俄罗斯几百年的辉煌让世界敬慕、古老的列宾美院至今还散发着幽幽芳香。列宾美院以特有的我们同学们调侃为“艺术教育的神学院”,其严格的造型教育理念下使得列宾美院成为今天独特的留有上世纪风格的骑士训练营。因为前面有那么多得道的大师,这里的教学至今没敢离开学院派的路子。使得列宾美院从里到外透着“学院派”的气味, 在全世界也是决无仅有的“博物馆”式的大学。古棕在这里留学五年,获得硕士学位。

古棕的导师梅尔尼科夫在列宾美院的地位使得他不得不独立于桎梏般的教学之外。“大师”的产生总是特别的。俄罗斯艺术教育的传统使得多数艺术家背负起沉重的历史责任和近乎狭隘的民族主义观使的俄国艺术家受到某些抑制。梅尔尼科夫是极大的例外,在他那里田园的、超自然的唯美使得他的学生有了超越民族主义的机会以及站在特殊平台上让艺术家有了开放的、更大更广阔的思维空间。

古棕的画是在俄罗斯逐渐成熟的。人的认识与思想的成熟是时间移动的结果,几十年来我们的思想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地被洗刷、被升华,想认识古棕也要进入他的成长历史。50多年的学画经历让古棕的画既有了俄罗斯现实主义教育下的写实功力的积累,同时又有中国画家骨子里有的本民族文化内涵沉淀的反应与融合。古棕最早在家庭与周边环境的影响下开始学画、少年、青年、参军一直在画画,后来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直到出国前已是一位在国内有成就的成功画家同时也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教师。当他走进列宾美院这不算短的五年中,从一般认识到深刻理解艺术的实质,经过严格的训练与大师特有的气质熏烤使古棕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绘画的纯粹性、传承性才使油画成了真正的“油画”。虽然油画在中国也有百年的留入时间也有大量画油画的人,但“真的”懂的油画的人是少之又少。我们中国人观世界的角度的特殊性所以产生了“国画”。当然要看得懂国画需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与丰富的书画见识;油画与国画都有深厚的历史与传统、技术与传承,需要多年的研习。否则就像有些学书法的人临一年半载的帖后就敢说懂书法了一样的可笑。油画的学习也是一样的,需要时间,要有敬畏感。在列宾美院的严格训练与技术、材料的熟练掌握使古棕有了使自身才能与修养在更高层面上讨论的可能性。这些年古棕的画越来越游刃有余,画的轻松、飘逸,极具油画的味道。油画就是油画,它的法则使画家在多年的习画实践后还能不断地得到技法的提升与完善,无穷无尽。它的审美内涵与特有画种的特殊味道,无论画的是大还是小,还是别样的题材都能给画以无尽的纯粹性,让观众得到审美享受。古棕以一支扇形笔通过熟练的程序点画瞬间让你品评油画带来的无穷魅力。

古棕的长处在修养上,高级的人品与低调的人生是我的榜样。他的出身使他得到了极好的家庭教育,低调处事让你看不出他曾生活在一个高级干部物质与精神要求与一般家庭的孩子成长轨迹不同的家庭。古棕为人平和热情,低调做事从不张扬。因为修养高常以幽默的哲学家的思考示人,时时会有惊艳的妙语让他的朋友们围在他的周围,个人的魅力与绘画的加合使得古棕很早就有了大师的范儿。古棕说,“这么多年下来,既有了俄罗斯现实主义画风的积累,同时作为中国画家还有这本民族文化内涵的沉淀,通过此次展览希望大家能看到这些年来探索创作的作品,虽然是个人画展,但更看重的是一次交流,一次对话的机会”。古棕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经济大潮席卷世界的非常时期,面对金钱诱惑、荣辱毁誉以及画坛纷争,这些东西弄不好就会成为我们的心里负担。作为画家,如果不从这些俗事中挣脱出来,当我们提笔作画时,常会感到心力疲倦,这种心态便会在我们作品上留下印记,于是作品就会显得雕饰、做作、堆砌,作品就会显得俗不可耐。其实,绘画原本是一种非功利性的思想艺术劳动,只有当画家的真性情与绘画技巧在高度纯净中凝聚,才可能创作出杰作。只有心静如水,才能照见自己的影子,艺术之光才能时隐时现”。

此次展览将展出古棕多个时期的四十余幅作品。古棕的画是现实主义的,风格清新、技法传统,无处不在的传承与技巧让你直接看到来自列宾美院扎实的基本功训练的成果。 五年的学业不仅使他在油画技术技巧上得到具体的训练与提升,同时也完成了古棕思想上完整系统的艺术与哲学的深入思考、坚定了自己对现实主义绘画风格走向的定型选择。

一个成熟艺术家在中年得到出国学习的机会其心情是可以想见的。古棕在列宾美院的学习更是如饥似渴,求知欲占据了古棕的全部身心,也正是在这种求知心情中他完成了一系列现在看来也极其严谨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尤其以体现梅尔尼科夫工作室风格丰富色彩表现的人体和人像最为出色,虽然在大胆的尝试着不同的色彩感觉,但是画的都非常规矩,无论是典型的双人体画面中的双V字构图,还是不同色调作品中色彩强烈冲突的搭配都严谨地遵循着俄罗斯绘画传统中戏剧冲突与绘画整体和谐的原则,使人一眼别看出是出自梅尔尼科夫工作室风格的影子,同时又看到古棕个人对绘画的清晰思路。在俄罗斯学习期间,古棕还有大量的风景作品值得品味,《风中的教堂》、《涅瓦河畔》等作品画得更加自如随意,对俄罗斯独有的美妙自然风光表现到位而且味道十足。

回国后古棕的画风越来越显得成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古棕画了一批以青海、西藏等西部地区景物的风景作品。为了找寻自己的绘画的特点,自己特有的表达语言,寻找到畅游表现自我思想的方法苦苦地探索着。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寻找个人的语言、特殊的个人风格是画家最重要的工作。艺术是人类创造的是有灵魂的精灵,它的灵魂就是具有审美价值,而审美的终极是美妙的不同。如果“艺术品”是相同的它应该叫做“产品”,只有独特的、唯一的才叫艺术品。所以画家的个性、独特的个人面貌是画家存在的“灵魂”,如果没有这个灵魂那么你还停留在学生阶段。带着问题古棕不只一次地走进西藏、青海等地,一边采风,一边创作,有些作品则是他回到画室后创作完成的,最终塔尔寺、雪山就走进了他的画面。古棕并不在画中强调观念或者是符号意识,他强化的只是带有他的一种希望创造的思想,塔尔寺系列作品或深远、或近观,色彩明朗浓重,技法依然是延续着现实主义写实手法,但是明显地在画法运用上多了点中国元素的搭配,更突出了西北尤其是青藏高原上那种带有气势感和庄严感的韵味。

古棕的画歪打正着,把自身的缺点变成了自己的宝贵的优点。使他的严谨与性格上的短线变为特有的个人符号。谨慎、冷静本事艺术家的大敌,但在古棕那儿反而成了他成就个人面貌的特有的气质源泉。看古棕的画需要耐心,咋看没什么,与一般画家没有太多的差别,但当你静下来,慢慢地品味,具体到细节的表现在玩戏中带着正紧、严肃中飘出滑稽。绘画的规律只是构成中可以利用的手段,而不是包袱,主次的变化、虚实的变化、环境色彩的规律都可以在形式化的语言中反其道而行之。理性、执着反而成了古棕的成功法宝。

在古棕的作品中,还有一组江南水乡风景非常吸引人。古棕说有一年春节,他一个人来到一个水乡小镇,稍加资费,一小店不仅收下了他这唯一的节日里的客人,还每天供给三餐,虽然清淡,却让古棕在住下来的这些日子里完全放松心境,品尝到了一种淡淡的出世的感觉,清静悠远的水乡与古棕清心养性的性情完全吻合,这时他的创作完全是心意的流淌,使其艺术才能与自然客体无障碍地连接一起。梅尔尼科夫工作室走出的画家对着南方水乡更多地是关注绘画形式上的冲击感,横线、纵线间的变化,天空、小船、水有机的组合,虚实转换的空间,让中国的文人思想与西方的理论实践有了撞击的融合点。中国的油画家骨子里的文人情节被有效地翻动着、抽取着。在这组水乡中并非如塔尔寺系列那样风格统一,而是在样式、风格、笔法上都不尽相同,有些应物象形,完全再现着水乡的人文审美特点,在画法上有了挥洒、写意之感,追求气韵,视觉冲击感,但最终都归流到画家心绪的表达,情感流露的非常自然。

古棕是少有的及其严谨又很是勤奋的画家,虽然现在当了领导,时间依然抓的很紧。这次展出的大部分作品是新作。其中一部分作品是这些年来我们并肩战斗的结果,我们曾在国内外旅行画画,在深圳大亚湾、杭州西湖、重庆江边、广西崇左画南方山水,在山东淄博、潍坊、青岛画大海,在哈萨克斯坦、新疆的塔什库尔干、喀喇昆仑山画雪峰……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