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下对俄罗斯列宾学院基础教学的思考与认识

时间:2012-07-17 10:19:02 | 来源:艺术中国

艺术家>

文/古棕

前不久,我去参观了北京某著名高校的毕业生作品展览,看后总觉得许多作品缺乏一种艺术的神圣感和魅力,这不禁使我与自己毕业的母校列宾美术学院毕业生的作品进行比较。我想一所好的美术院校培养出来的毕业生作品应该是格调高雅、大方、庄重有修养、有创新的感人作品。

最近我总在想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由于我国近三十年来经济飞速发展原来不够扎实的文化基础受到极大地冲击,许多社会上办的高考补习班赋予学习艺术行业里的学生太多的功力思想。我们在教学中发现许多学生对于学习艺术好像不是由衷的喜爱,而是换取就业工作的手段。当他认为艺术不能带来名和利时,他是学不进去的。另外,许多学生在学习中重视结果而不重视过程,不求过程的结果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也是没有意义的。学习艺术应该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们在学校里教授的是一种学习艺术、研究艺术的方法,将来学生出了校门走向社会还需要与社会实践,生活感受继续研究与探索,才能创作出感人有品质的好作品来!所以赋予艺术创作太多的功利思想妨碍了继续长期不懈研究艺术学习艺术的钻研,是我们学习艺术要不得的东西,同样在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学习艺术的同学把艺术看作是非常神圣的事业,为艺术献身是每个学习艺术的学生应该做到的,为此目的,他们能够吃苦耐劳,挖掘自身的最大潜力为艺术奋斗终身,这点确实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第二个问题:艺术院校有必要强化基础教学。因为艺术院校是人类为了延续文明开展普及教育青少年的场所,所以十分有必要传授人类文明成果尤其是经典的东西。我们不在学校里学习是难以全面获得系统知识的,那么学校里的老师也必须把人类文明的经典只是教授给学生们,我们必须站在前人的背上,而不是脚下。当然理论知识的获得还需要时间体验和感受,这样才会真正的掌握前人所总结的知识,这里的确有一个学习前人总结的规律与艺术家自我个性的矛盾关系。学习前人为我们铺垫的法则与规律,是我们了解人类智慧的捷径。它不会妨碍我们艺术家个性的发展,只会让我们的个性越发成熟和老练,这从许多艺术大师的成功足以说明了这个道理。人类是智慧的,当许多知识融会贯通时,那种新的自我就会诞生,只是我们需要过程和耐心。

在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从解剖到透视,从素描人体到色彩静物都是严格系统的遵守前人定下来的教学大纲进行,在这种有体系的教学训练中不排斥艺术个性的发挥,他们是有法则下的自由个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先学法,融会贯通后再破法。”

第三个问题:基础教学培养学生创作的格调和修养,正是我们在不经意的画石膏像中,临摹古典大师的作品中,感受到了古典大师为米开朗基罗对人体节奏、韵律的把握,感受到列奥纳多.达芬奇整体与细节的艺术处理手法,提高了我们的修养和品格。直到20世纪前,在所有的美术学院里,都认为学生根据古希腊罗马雕塑家的复制品以及文艺复兴时期大师们的作品所完成的素描,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我们在俄罗斯艺术的素描领域中看到的那种高水平在很大成度上应归功于在18及19世纪的美术学院中开设这门严格课程的结果。很想引证一条列奥纳多.达芬奇当年对青年画家提过的建议:“如果你,素描画家,想学的好,并有收益,那么你要习惯于慢慢的画,习惯于估计哪种光和多少光可以构成一级亮度,而且以同样的方式估计阴影,看哪些阴影比另一些阴影更暗以及它们是以何种方式彼此渗透,它们的尺寸有多大,要习惯于进行比较:看轮廓线的走向,以及线条走向的缓急,它们在哪里明晰,哪里模糊,以及在哪里变宽或变细。最后,要是明与暗结合起来,像烟云一般,没有变现或外沿清晰。当你养成勤奋动手和动脑的习惯时,技巧就会迅速向你走来,迅速的使你不会发现。”艺术创作是高于生活的,可是要往哪个方向上高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它是建立在我们的审美体系和观念中。俄罗斯的绘画创作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俄罗斯文学、俄罗斯音乐、俄罗斯舞蹈的影响,他们是系统的、立体的。我记得有这样一句话“文学、音乐、舞蹈、美术都是姊妹艺术关系”确实我们在俄罗斯学习艺术时,往往在观看格局或芭蕾舞剧给我们的绘画创作带来了许多意外的启示和联想。基础教学是重要的,这和其他学科一样,我们对基础教学的认识不应是一次两次,而是多次的。每当我们从事一段创作,回到基础训练时又会有新的更深一步的理解,它是我们已有的基础知识经过创作实践运用后的反思,是非常真实可贵的。我们只有在这种不断反思中才能提高。

绘画是个思想上认识与手头上有功夫结合的产物,我们每个从事艺术劳动的人至多能活一百余岁,谁也不能把那双熟能生巧的手和脑带到下一个人身上,只能靠自己的苦练!

古棕 1958年生于江苏南京,1992-1996年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工作室学习并获硕士学位,先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