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VS北京,超越还是共生?

    一直以来香港因为较早的开放和交易的便利,在国际藏家的积累和拍卖成交的含金量上超越内地拍卖市场。而日前又有业内传言:北京的站台中国、东站画廊、艺门画廊、唐人画廊、佩斯北京等知名画廊将“移师”香港。由此,业内普遍认为未来香港将取代北京成为艺术品拍卖中心和画廊交易聚集中心。您是否认同这种观点?

PreTitlePh

如此字画,谁来定价?

  近些年书画界一种现象越来越明显,一些很普通的书画作品卖到几万一平尺,如果抛开作者的种种职位身份,单看这件作品的艺术水准和价值,和几万一平尺的高价相去甚远。市场空间都被这类位高价高的作品占据着,而真正具有优秀艺术价值的作品却鲜有机会露面。长此以往,艺术品的价值和价格将难以对等。

PreTitlePh

民营美术馆浪潮,好事or坏事?

  近些年,中国民营美术馆一直热情不减。在国家将文化产业提到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地位后,官方机构不断提升服务,民间资本也更加活跃。最近,由吕澎策划的包括银川市美术馆、艺术史公园等,将投资17亿6000万元,占地80公顷的“黄河艺汇”项目,引发网友对民营美术馆的再度热议,您怎么看当下的浪潮?

PreTitlePh

艺术北京,还有艺术吗?

  每年一度的“艺术北京”前不久在农展馆落下帷幕,由于“当代艺术博览会”和“经典北京”的合并,它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博览会。但也有人提出了质疑,认为艺术北京的艺术上的品质越来越差,缺少新面貌,而一些初出茅庐的青年艺术家被推上市场,也显得有些脆弱。您在观展之后怎么看?

PreTitlePh

网络全方位接触艺术,您如何看?

   近来,一系列科技与艺术联姻的动作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备受瞩目的全球谷歌艺术计划第二轮已经启动,这一次将覆盖40个国家。国内某时尚B2C网站新增艺术品频道,国外将推出艺术家手机社交平台Art+,时下艺术正在与网络全方位接触,网络是将艺术推广的更远,还是使人们远离艺术真实?

PreTitlePh

杰夫·昆斯,该被艺术学子们效仿吗?

  上一周,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受中央美术学院之邀首次来到了中国并举行讲座,吸引了众多的学生及业内人士参加,影响之广泛和热烈,场面可谓火爆。但在受到热烈欢迎的同时,也有一些人提出的不同的声音:杰夫·昆斯与商业文明的结合会对中国的当代艺术,尤其是艺术学子产生不良的影响吗?

PreTitlePh

当代艺术权力榜:谁赋予艺术的权力?

  最近《深圳商报》发表了一篇名为《当代艺术权力榜:被市场与资本绑架的艺术》的文章,提出了一个疑问,指出由于资本和多种因素介入中国艺术市场很深,那么所谓的“当代艺术权力榜”,是上榜的个人与机构在对当代艺术构成强制影响力呢,还是上榜者均是当代艺术的权力制服者呢?

PreTitlePh

写实主义阻碍了现代艺术的探索吗?

    艺术批评家朱其最近在一篇文章里指出,徐悲鸿应该为中国写实主义一统天下而负责。文章中说以素描作为造型艺术基础的方法,将中国传统水墨画训练在美院边缘化甚至消失,同时由于对20世纪早期巴黎先锋派等形式主义绘画的反对,使得中国的现代艺术进程遭受数十年的延误,对这场学术论争您怎么看?

PreTitlePh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