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CHAUMET珍宝展 从拿破仑加冕用140克拉钻石说起

时间: 2017-04-10 11:28:22 | 来源: 艺术中国

首页> 资讯> 艺讯

“拿破仑一世加冕之剑”剑柄上(照片中最下方)的“摄政王”钻石重达140克拉

2017年4月11日——7月2日,由CHAUMET Paris尚美巴黎与故宫博物院联合主办的“尚之以琼华——始于十八世纪的珍宝艺术展”在故宫午门展厅对公众开放,展出了来自法国十七家博物馆以及故宫博物院的300多件藏品。

女人总是无法抵挡华丽珠宝的诱惑,而本次始于十八世纪的珍宝展更是将这种诱惑发挥到了极致。那么就放弃抵抗随小编一起,被流光肆意的珍宝环绕,在皇室的权力、动人的爱情以及现代的时尚中,尽情的流口水吧!

媒体前往午门展厅

拿破仑时代法国皇室的权力与爱情

拿破仑:

弗朗索瓦•热拉尔 《身着加冕礼服的拿破仑一世画像》 布面油画 1806年

高223.3厘米,宽147.2厘米 法国科西嘉岛阿雅克修市费斯奇宫美术馆藏品

拿破仑在1799年夺取法国政权,并于1804年称帝。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皇帝加冕大典。在短暂的辉煌时期,欧洲除英国外其余各国均向拿破仑臣服或结盟,形成了庞大的拿破仑帝国体系。

这幅官方画像《身着加冕礼服的拿破仑一世画像》延续了法国绘制国王盛装像的古老传统。拿破仑身着加冕长袍,所有皇权象征物一览无余,包括宝座、仿罗马帝王桂冠、荣誉军团勋章项链、“正义之手”手柄、皇帝权杖和镶嵌王冠钻石的佩剑。这些无价之宝均由尚美巴黎CHAUMET创始人尼铎精心打造,尼铎成为皇室御用珠宝师。

《身着加冕礼服的拿破仑一世画像》(局部)中佩戴的“加冕之剑”

《拿破仑一世加冕之剑》 1802年 尼古拉-诺埃•布台,马利艾虔•尼铎,让-巴提斯特-克劳德•奥迪奥特

金、鸡血石、玳瑁、钢 长 96 厘米,宽 12 厘米,厚 8 厘米 枫丹白露城堡藏品

其中“拿破仑一世加冕之剑”由时任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执政官的拿破仑•波拿巴向尼铎定制。这把仪式用佩剑,并要求使用璀璨炫目的法国王冠珠宝,尤其是美轮美奂的“摄政王”钻石。

这颗重140克拉的传奇美钻在1698年开采于印度戈尔康达矿山,曾点缀在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的加冕王冠上,尼铎将其镶嵌在拿破仑佩剑的剑柄上。

宝剑上还镶嵌了其他 42 颗同样来自于法国国库的宝石,代表着旧制度王室权力的延续,使其可以更加名正言顺地执掌法国大权。这把象征皇权的佩剑由拿破仑在加冕大典上佩戴,奠定了尚美创始人尼铎卓越成就的基石。

拿破仑的军政奇迹与辉煌成就是短暂的,但这把加冕之剑却永远的流传了下来。后来拿破仑于滑铁卢战败后被流放,1821年5月5日,病逝于圣赫勒拿岛。

约瑟芬:

正所谓英雄配宝剑,美人配英雄。荣耀或许是短暂的,但见证爱情的信物却可以永恒存在。

约瑟芬•博阿尔内遇到拿破仑时已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她比拿破仑大6岁,而拿破仑那时候还没有成名也不富有。两颗心相互吸引靠近终于在1796年许下了婚姻的契约。集优雅和睿智于一身的约瑟芬助拿破仑登上皇位,是拿破仑的一生挚爱。

《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达雅克•路易•大卫 油画 1805-1807年

高979cm 宽621cm巴黎卢浮宫和凡尔赛宫(各一幅)

拿破仑加冕当天,同时为约瑟芬皇后加冕(未展出,仅为配图)

而婚后两天拿破仑便奉命指挥意大利军队摆脱奥地利统治。他给爱妻的信中写道:“我没有一刻不在注视着你的照片,没有一刻不在你的照片上印满我的吻。”

后来拿破仑曾经有一次在去歌剧院途中遇刺,火药在帝后两辆马车中间爆炸,拿破仑的马车没有注意到而先行,皇后的马受惊停了下来。同车的女官请示她要不要回去,她拒绝了。所幸逃过一劫的约瑟芬虽然脸色苍白,但她却说:“波拿巴已经走了,我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

《约瑟芬皇后画像》 让-巴提斯特•勒尼奥 约1809年 布面油画

高59.4厘米,宽46.8厘米巴黎法兰西学会多斯尼提叶尔基金会收藏

按法国皇室的礼仪,皇后在一天中要换三到四次衣服,都要有配套的首饰。从1805年起, CHAUMET成为了约瑟芬皇后的主要珠宝供应商,应拿破仑之邀专为皇后创作了多套雍容华贵、嵌满珍珠宝石的珠宝首饰。

《麦穗冠冕》约 1811 年 弗朗索瓦—勒尼奥•尼铎(1779–1853) 约 1810 年

金、银、钻石高 6.5 厘米, 宽 15 厘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麦穗是古罗马神话中丰收女神克瑞斯的标志,象征着繁荣与丰产。在法兰西第一帝国时代,它成为最受青睐的珠宝图案。约瑟芬皇后本人就很喜欢佩戴麦穗造型冠冕,代表着约瑟芬皇后想要生儿育女的希望。这款金银质地麦穗冠冕由九支麦穗组成,镶嵌总重66克拉的旧式切割钻石。

约瑟芬珍珠首饰

约瑟芬日常首饰

展出冠冕

因为约瑟芬一直无法生育,拿破仑终于提出了要和约瑟芬离婚。1809年11月30日,约瑟芬和拿破仑一如往常共进午餐,拿破仑一喝完咖啡就屏退左右。

他走近约瑟芬,拿起她的手按在心口,凝视了片刻说道:“约瑟芬,我亲爱的约瑟芬!你知道我爱过你,我在人世得到的仅有的幸福时刻都是你一人赐给的。但是,约瑟芬,我的命运要高过我的意志;我最珍贵的爱情必须让位给法国的利益。”

1810年1月10日,拿破仑和约瑟芬离婚,但是拿破仑给予了约瑟芬一系列优待,保留了她皇后的尊号。虽然拿破仑一生中先后有过几个女人,但只有约瑟芬真正占据着他的心。

约瑟芬死后,拿破仑在她的坟前痛哭不已,他说:“约瑟芬是我最亲爱的人,至少她不会抛弃我。”拿破仑在临终时,嘴里还念着约瑟芬的名字。

玛丽-露易丝

1810年3月11日,18岁的奥地利女大公玛丽-露易丝和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联姻。一年后她为拿破仑生了一位皇子,出生不久便被封为“罗马王”。从拿破仑为露易丝向CHAUMET定制的珠宝来看,他们曾经或许也一度有过浓情蜜意之时。

左侧为玛丽-露易丝肖像画中其子头像

 

《宝石拼写玛丽-露易丝皇后芳名手链》 传为尼铎之作 1804年 – 1810年

金、精细珍贵宝石长15.8厘米 意大利罗马市拿破仑博物馆藏品

藏头诗手链是CHAUMET自始至终不断创新“情感珠宝”艺术的明证。这类手链遵循藏头诗的创作原则,由镶嵌的每个宝石名字的首字母组成暗语,如情话、追思、姓名等无一不足,只有送礼和收礼者才能心领神会。

《玛丽-露易丝皇后红宝石钻石全套首饰复制品》 约1811年

金、银、白刚玉、锆石与石榴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冠冕高8.5厘米,直径19厘米;梳形发饰高12.5厘米,长16厘米;

小皇冠直径14.4厘米;项链直径24厘米;

耳坠各高5厘米,宽3厘米;手链各长18厘米

CHAUMET曾为玛丽-露易丝皇后定制过一套红宝石钻石首饰,原件于1811年1月16日交付于皇后手中,现已失传。为纪念原作,尼铎父子工坊完成了这套复制品。通过忠实还原的设计图,可以看到这套首饰包括小皇冠、冠冕、梳形发饰、项链、耳坠、腰带和成对手链。

《玛丽•露易丝皇后哥特风腰带》 1813 年 弗朗索瓦—勒尼奥•尼铎

金、天然珍珠、缟玛瑙 长 83 厘米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玛丽•露易丝皇后哥特风腰带》这条腰带之所以被称为“哥特式”,是因为它沿袭了中世纪女士长腰带的风格,从腰部一直垂到裙摆。这件配饰镶嵌一枚古希腊罗马浮雕宝石,展现了文艺之神阿波罗在帕纳塞斯山战胜巨蟒皮同的场景(巨蟒就倒在他脚边)。

这枚罕见的浮雕石是拿破仑的妹妹宝琳娜•鲍格才王妃送给其嫂玛丽—露易丝皇后的礼物。同样难能可贵的是,装盛这条腰带的腰带匣也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并带有皇家武器纹章以及“Nitot & Fils à Paris n°1”(尼铎父子于巴黎,第1号)的字样。

然而玛丽•露易丝在拿破仑开始打败仗的时候就离他而去,带着他们的儿子回到了维也纳老家,在四个月后下嫁给了她的情人。

其它皇室成员首饰:

《巴德公爵夫人项链与耳环套装首饰》 1806年(于1820年改款)

金、银、祖母绿与钻石项链:高 20.5 厘米,宽 20 厘米耳环:高 5.7 厘米,宽 2.4 厘米

伦敦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藏品

拿破仑与约瑟芬赠予收养的公主,约瑟芬皇后的侄女斯蒂芬尼•德•博阿尔内大婚的钻石祖母绿首饰,包括冠冕、项链、耳环和一对手链。 1820年,这条项链经过改良,加在后排的祖母绿可取下作为耳环佩戴。

 

《孔雀羽蓝宝石可转换胸针》 约 1870 年普洛斯帕•莫雷尔

金、银、蓝宝石、红宝石以及钻石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拿破仑之弟杰罗姆•波拿巴怀表》 1809年

制表师阿伯拉罕–路易• 宝玑与珠宝师弗朗索瓦-勒尼奥•尼铎

 内有款识Breguet No 615 金、银、钻石、天然珍珠、珐琅

直径5.5厘米巴黎拿破仑基金会藏品,拉佩尔捐赠

 

《欧仁妮皇后“三叶草”胸针》 1852年

于勒-让-弗朗索瓦•弗森绿色半透明珐琅、钻石、金、银

高3.7厘米,宽3.4厘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拿破仑三世与欧仁妮皇后的订婚信物,代表着瞬间的感动和爱意初萌的美妙。

皇冠大道

在展厅的中央有一条“皇冠大道”,两侧陈列着各个时期CHAUMET设计的璀璨夺目的皇冠。

展厅中的“皇冠大道”

《“野蔷薇与茉莉花”冠冕》让—巴提斯特•弗森 约 1830 年

金、银、钻石 高8.9 厘米,宽20.3 厘米 贝德福公爵藏品

第七代贝德福公爵弗朗西斯•罗素为爱妻安娜—玛丽亚定购了这款冠冕, CHAUMET 博物馆留存了原设计图。冠冕通过再现鲜活灵动的自然场景,充分展现了弗森的自然主义风格特质。花枝上装有迷你弹簧, 会令花朵随着佳人的移动而微颤,仿佛在风中摇曳,平添了一份自然风情。

《洛伊希腾贝格”冠冕》 让—巴提斯特•弗森约 1830 年 - 1840年

金、银、祖母绿、钻石 高9厘米,宽14厘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这件冠冕由可拆卸的八部分组成,金银质地托架上共镶嵌 698 颗钻石和 32 颗祖母绿,中央花朵的花心是 一颗近 13 克拉的六角形哥伦比亚祖母绿。这件佳作完美演绎了让—巴提斯特•弗森的自然主义风格,冠冕上的每朵花饰均可拆下,用作发饰或胸针,而且都能随着佩戴者的移动而颤动,仿佛被赋予了生命。这款冠冕来自洛伊希腾贝格家族,为约瑟芬皇后的直系后裔。

《三色堇”冠冕》传为弗森之作约 1850年

金、银、钻石高7厘米,宽18厘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在法国,三色堇的花语为“我想你,请你也想起我”, 因此常用于传达私密情怀的饰品。这款冠冕由三朵三色堇花构成,每朵均密镶钻石,既可组合在一起,也可分别拆下作为胸针佩戴。

《康乃馨”冠冕》约瑟夫•尚美 1907年

铂金、钻石 高7厘米,宽19厘米日本澳尔滨艺术珠宝协会藏品

尚美巴黎 CHAUMET 于 1907 年为法国富有的工业家亨利•德•温德尔的夫人专门制作了这款冠冕。其创作灵感源自法国珠宝师奥古斯丁•杜福洛于1767年出版的《珠宝设计图合集》,书中收录了多幅自然主义风格的康乃馨花束胸针设计图。

《“金钟花”冠冕,又名“波旁-帕尔玛”冠冕》 约瑟夫•尚美

1919年铂金、钻石 高7厘米,宽18厘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

这枚冠冕作为公爵之女海德薇•德•拉•罗什富科与西斯•德•波旁—帕尔马王子的结婚贺礼,后者是末代奥地利皇后兼匈牙利女王齐塔的兄弟。采用独门绝技,在一个隐秘的梨形托架上巧妙镶嵌多颗钻石,令其浑然一体,创造出“ 视觉陷阱” 的独特效果。

《巴洛克珍珠冠冕》 尚美巴黎CHAUMET 约1920–1930年

铂金、天然珍珠、钻石 高6厘米,宽26厘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在一战结束到二战爆发前的战间期,尚美巴黎CHAUMET世家以珍珠饰品创作艺术而闻名于世。这款珍珠冠冕镶嵌二十六颗精细珍珠,因形状不规则而被称为巴洛克珍珠。中央的大粒珍珠重达75格令(法国古代重量单位,1格令相当于53毫克),堪称稀世珍品。

《波旁—帕尔马全套首饰之冠冕》 马塞尔•尚美 1936年

铂金、红宝石、钻石 高4厘米,宽23厘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尚美巴黎 CHAUMET 曾为爱丽丝•波旁—帕尔玛公主与西班牙阿方索•德•波旁—西西里王子的婚礼专门创作了一 整套珠宝饰品,这件冠冕就是其中的之一。制作用宝石均来自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遗产,这件冠冕还可转换为项链。

中法皇室珍宝

为与故宫博物院相呼应,本次展览还将多件中法珍宝并置,这些瑰宝相映生辉,仿佛穿越时空而来只为赴一场艺术盛宴。

折扇

《道光帝绘山水图折扇》 清道光

纵29.1厘米,横48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品

扇黑面,泥银行书诗句:“云净天空眼界宽,心清随地总能安。存诚当俭无需论,同道知音自古难。野水遥兮秋墅外,斜阳初下远峰端。曰窗曰壁仍嫌巧,不见严冬破屋寒。”

落款为“道光乙未仲夏录旧作思俭居诗,御笔”,下钤“道光宸翰”白方、“养正书屋”朱方印,背面泥金彩色仙猿桃树图,取猕猴献寿之寓意。

《布洛克威尔侯爵夫人中国灵感折扇》 弗森父子 1830年

漆艺木骨、纸、水粉、珍珠母贝、象牙、蛋白石、金色金属、翠鸟羽毛

高38厘米,宽70厘米 法国欧塞尔市政厅埃克莫博物馆藏品

在十九世纪,折扇是贵妇们不可或缺的配饰,也是她们施展魅力的重要“武器”。贝利公爵夫人为参加东方主题舞会,特意向弗森订购了多把折扇。

这把中国风折扇展现了一个古中国战场,以水粉绘制,并镶嵌精细的珍珠母贝。但由于1830年法国爆发7月革命,折扇未能交付给公爵夫人。最终,法兰西第一帝国元帅达武之女布洛克威尔侯爵夫人作为结婚嫁妆得到了这把折扇。

茶壶

《画珐琅八棱开光提梁壶》 清乾隆

通高37cm,口径9.1cm,底径13.5cm 故宫博物院藏品

壶八棱形,八面做开光处理,内彩绘设色山水和花鸟图各四幅,相间排列。提梁镀金嵌金星料石,铜镀金曲流,下为铜镀金“∽”形足架,架内有一画珐琅菊花纹小盒,可盛燃料,用以加温。壶底、盒底均署“乾隆年制”款。

此提梁壶的制作集金属、珐琅和料器加工为一体,其造型为仿西洋式样,而图案主题则是中国传统的山水花鸟画,用笔工致,当出自宫内名家之手笔。这是一件融东西方文化为一体的画珐琅精品之作。

《中国风格茶壶与奶油罐》亨利•都彭歇尔,让--瓦伦丁•莫雷尔(金银匠)于勒-康斯坦-让-巴提斯特•佩尔(装饰工艺师)

茶壶:约1848年;高50厘米,宽28厘米奶油罐:约1849年;高12.5厘米,宽18厘米鎏金银 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品

这套茶具展现了十九世纪法国对中国艺术的痴迷。其创作者儒勒•佩尔(Jules Peyre)是一位装饰工艺大师。1844年,这款中式茶具在巴黎工业品展览会上展出。

壶身饰有以玳瑁为底衬的花枝纹四叶形圆雕图案,壶盖和奶壶上则点缀以中国风装饰的小型圆雕图案。壶盖把手为佛犬造型。茶壶的提手和壶嘴宛若粗糙多结的树枝。连接提手与壶身的支杆模仿中式建筑元素。圆形底座也采用类似风格,几何镂空图案中穿插花卉装饰,底柱饰以喷火银蛇。

戒指

《镍合金戒指》 民国

直径1.6cm 故宫博物院藏品

戒指镍合金质,素圈。戒指内壁錾刻英文“I LOVE YOU FORGET ME NOT”(我爱你 不要忘记我)。此为逊帝溥仪俘沦为战犯后交出的物品,应是溥仪与婉容之定情信物之一。其显示出近代中国受西方首饰工艺与时尚的影响。

《“拉谢尔”戒指》 传为弗森之作 1842年

拿破仑私生子亚历山大•瓦勒斯基赠于女演员拉谢尔的戒指

金、珐琅、钻石 高0.5厘米 直径1.5厘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亚历山大•科隆纳•瓦勒斯基伯爵是拿破仑一世与玛丽•瓦尔思佳的儿子。他与法国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女演员拉谢尔发生过一段恋情。这枚珐琅金戒指共镶嵌五颗钻石,指环内侧刻有“Alexandre 23 9bre 1842”(亚历山大1842年9月23日)的字样,记录了他们的相逢与相恋。

故宫博物院其它藏品:

《宝石冠》清钿

横29cm,纵19.5cm,高20cm 故宫博物院藏品

 

《银镀金点翠嵌珠双龙纹长簪》清

通长24.5cm,通高5cm 故宫博物院藏品

 

《翠如意》 清乾隆

通长47cm,如意头长10.5cm,如意头宽8cm,如意柄宽4cm 故宫博物院藏品

CHAUMET 现代设计

展览中芳登广场模型

芳登广场位于巴黎市中心,1811年CHAUMET创始人尼铎在芳登广场15号开店,后来约瑟芬尚美在1907年选择12号创立了新的尚美珠宝店。波兰作曲家肖邦曾经在芳登广场12号度过了最后的人生。

《佩尼•惠特尼夫人“羽翼”珠宝》 约瑟夫•尚美 1910年

左翼:高4.7厘米,长15厘米;右翼:高4.7厘米,长16厘米

铂金、钻石、珐琅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初期,以羽翼为主题的珠宝饰品一直倍受推崇。流传到今日的各种羽翼饰品就是最好的例证。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中包括这对羽翼珠宝,由佩尼•惠特尼夫人于1910年7月6日在纽约购入。

羽翼上共镶嵌566颗钻石,并饰有708个圆花饰,可装在一个底座上作为冠冕佩戴。1896年,她与哈利•佩尼•惠特尼成婚,后者的家族是美国标准石油公司的一个大股东。

佩尼•惠特尼夫人酷爱珠宝,大力资助艺术事业,在纽约创立了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她是美国亿万富翁中,在“美好年代”时期成为尚美巴黎CHAUMET座上宾的代表之一。

《贝壳纹饰三角胸衣胸针》 约瑟夫•尚美 1913年

高10厘米,宽8.5厘米,厚2.3厘米

金、银、钻石、海蓝宝石 私人藏品

三角胸衣胸针是一种大型胸饰,通常别在贵妇的低胸晚礼服上。这款三角胸衣胸针镶嵌着一枚令人惊艳的322克拉海蓝宝石。海蓝宝石被赋予多种象征意义,代表婚姻的幸福美满和夫妻双方的忠贞不渝,这件胸针也正是作为新婚贺礼而创作的。

《舞姬长项链》 约瑟夫•尚美 约1920年

铂金、米珠、蓝宝石、钻石 高55.5厘米,宽12.5厘米,厚2.7厘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二十世纪初,巴黎珠宝商们与印度王公建立了联系,后者拿出他们美不胜收的珍宝藏品,让巴黎珠宝商加以重新切割、改造,糅合欧洲技艺与印度丰富多姿的色彩与造型,创作出风格迥异的新式珠宝饰物。1910 年底,约瑟夫•尚美成为巴黎第一个向印度派出特使的珠宝世家。

“舞姬”链之名源于传统印度舞者常佩戴的造型相似的流苏链(法语原名中的“ Bayadère”一词源自葡萄牙语“baldhadeira”,意为舞女)。在“咆哮的二十年代”,用微小珍珠串成的多排长项链频繁出现在尚美巴黎CHAUMET 世家的珠宝作品中。

 

《Liens 缘系•一生宽手镯》 2003年

白金和钻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极其简约的手镯线条佩戴于腕间,具有强大的象征意义。建筑设计的强韧与钻石线条的精致互相融合,刻画出 CHAUMET 的现代风格 Liens 连结符号,象征两个灵魂之间牢不可破的命运相连与缘分牵绊。

《“眩彩花园”冠冕》 2017年

斯科特•阿姆斯特朗为尚美巴黎 CHAUMET 特制

白金,红金,长方形切割、方形切割及明亮式切割钻石,绿碧玺与石榴石

高10.7厘米,宽16.3厘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为迎接本次展览,尚美巴黎 CHAUMET 特邀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的学生创作了一款二十一世纪冠冕。在尚美巴黎 CHAUMET 自然主义创作传统以及《法式花园》一书的启发下,英籍学生斯科特•阿姆斯特朗设计出一款现代法式花园造型冠冕,从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

这款冠冕的线条无论是曲线还是直线都简洁直接,宛 如一幢具有立体感的建筑,整体的对称性不时在细节处被打破,成串的绿色碧玺与黄色石榴石点缀其间,既展现出传统法式花园的恢宏气势。(图文/孟媛 部分作品图由CHAUMET提供)

《“眩彩花园”冠冕》珠宝制作师

CHAUMET法方翻译、导览者,及《“眩彩花园”冠冕》设计者(右一)

观众走进展厅

从午门展厅望向远方

午门展厅藻井

展览现场

展出时的光影动画效果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故宫漫步

在看完展览之后,不妨在故宫中走一走。在人海茫茫中,找寻一方寂静的紫禁城。

 

故宫景色

勾栏与琉璃瓦

宫殿

太和殿前

宫殿一隅

夕阳下的红墙

落日中的故宫

宫殿前的甬道

余辉中的钩心斗角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