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山寨,它们的原创者知道吗?

  近日据互联网上新闻的报道,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一座高仿的埃及古文物狮身人面像映入人们眼帘,这样一座世界闻名的埃及古文明地标式景观坐南朝北,背靠太行山脉,让人啼笑皆非……近年来在中国大地上建造的仿国外景观可谓不胜枚举,文艺复兴雕像、巴洛克柱式、欧洲小城……这些毫无改动的被复制在中国的景观或土地上,对这种文化的山寨,您怎么看?

PreTitlePh

“艺术北京”落幕,艺术市场回暖?

  5月3日,为期4天的“艺术北京”博览会在农展馆落下帷幕,这已是“艺术北京”走过的第九个年头。据ARMC数据统计,博览会期间成交数量达1000余件,均价15万元左右,其中96%的展商有成交,外国艺术品售出超过50件,举办期间参观人数达到5万人次。这些数据表明艺术北京销售和人气比往年都有明显提升,在世界经济依然低迷的情况下,中国艺市火热,您怎么看?

PreTitlePh

多而滥,少而精,哪个好?

  “名馆·名家·名作:中法建交50周年”正在国博展出,吸引大批观众慕名而来,虽然只有10幅作品,但画展主题明确,每一幅画中都包含着艺术的故事,在法国艺术史上具有代表性的意义。这与现在很多追求声势浩大、规模壮观的展览形成鲜明对比,这些展览动辄几百幅、乃至上千幅,但作品却千篇一律,并无太多独特过人之处。作品多与少与展览的关系,您如何看?

PreTitlePh

艺术奖项扎堆 评选终极意义遭质疑

  随着中国艺术市场风生水起,各类艺术奖项及评选随之涌现。在“年度青年艺术家”、“最佳新人”扎堆的当下,艺术评选的终极意义是什么?如今的艺术圈奖项,是艺术?是商业?还是自娱自乐?众多的新锐奖甚至动辄百人奖、终身成就奖等等能给中国艺术的发展带来推动吗?您怎么看?

PreTitlePh

微拍群——艺拍未来还是圈子游戏?

  最近,“艺麦微拍”推出的朱新建《美人图》以161000元成交,创下微信平台拍卖艺术品的最高纪录。从2013年底开始,艺术圈便陆陆续续出现了以微信为平台的拍卖群,引起众多人士的参与和热议。有人认为,微拍群的出现顺应了当前移动平台交易趋势,有望成为传统之外的另一种拍卖方式。也有人认为,这仅仅是艺术圈熟人之间的游戏,商业模式尚不成熟,您怎么看?

PreTitlePh

选择艺考,什么有决定权?

  一年一度的“艺考”近日再度拉开大幕,成千上万的艺考大军开始奔波于全国各地挤“独木桥”。经记者调查,虽然普通院校艺术专业报名人数略有下降,但艺术院校的重点专业报名人数“高烧不退”。在问及报考原因时,回答是父母做决定的考生不在少数。与此同时,艺术专业人士发微博称艺术生数量远超社会实际需求量,大量艺术生毕业即等同于失业。您怎么看?

PreTitlePh

文物鉴定,将何去何从?

  2013年9月,买家刘益谦从纽约苏富比购得苏轼《功甫帖》。三个月后,上海博物馆的专家对该帖发出质疑,指《功甫帖》是清代钩摹本。自此,《功甫帖》陷入真伪之辩的僵局。而探求真伪的过程,正是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困境的缩影。鉴定评估是目前文物艺术品市场混乱现象的“死穴”,文物该由谁来鉴定,文物鉴定者又有谁能鉴定?文物鉴定将何去何从?

PreTitlePh

文物保护的困境:完整的传承有多难?

    2014年1月6日,故宫太和殿的龙椅迎来了10年间的首次保养。作为国家一级文物,10年才保养一次,不禁引起我们的忧思。经国家文物局调查,全国文物腐蚀率超50%,每年用于文物保护的经费仅占博物馆业务经费的5%左右。同时,在我国,大量的文物资源深藏在库房之中,大部分文物我们没有参观过,许多文物在无声无息中走向损毁。如何才能确保文物完整的传承?

PreTitlePh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