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观而不可“玩”的毕业展

  随着暑期毕业季来临,各大美院的毕业展再度上演。毕业学子们的精彩作品引发了市民的观展的热情,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多所学校毕业展的作品被破坏、盗窃甚至损毁。爱艺之心,人皆有之,然而君子动手,甚至豪取,是否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PreTitlePh

中国动漫艺术,路在何方?

  动漫艺术是当代艺术的一条分支,尤其以日本最为活跃,村上隆、奈良美智、草间弥生等更是耳熟能详。而中国内地的动漫艺术起步较晚,也同样在初期面临过被边缘化的境况,在韩国与台湾地区动漫艺术逐步走出日本影响的趋势下,中国动漫艺术该如何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PreTitlePh

为何今天的公共艺术不及以前?

  近日,袁运甫画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亮相,其中展出袁运甫先生在以壁画为主的公共艺术领域做出的成就,让观众了解到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首都机场等重要建筑的公共艺术的诞生过程,与其精彩相比,今天的公共艺术却经常被冠以丑陋、奇葩等帽子,其中原因是什么?

PreTitlePh

民营美术馆的当下状态,您怎么看?

  中国目前的民营美术馆数量已经超过140家,并且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长。近日,“第三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在银川当代美术馆召开,民营美术馆的当下发展状态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问题。在如此快速的增长速度下,民营美术馆面临着什么?

PreTitlePh

艺术批评,为何沦为“点赞”?

  近日,一家名为“艺术批评公司”的研究会在成都成立,作为一个专注研究艺术批评的民间非盈利性社团,该名称可谓充满讽刺。主办方称起这样的名称就是为了反讽目前一些艺术工作者为了钱做评论、做批评的现象。对此您怎么看?

PreTitlePh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文物?

  大足石刻千手观音的修复完成再度引来学界与大众对文物修复标准的争论。从沧桑斑驳到金光闪闪,到底是“修旧如旧”,保留文物上的岁月留遗痕,还是“修旧如新”,还原文物诞生之初的样貌?您的观点是?

PreTitlePh

青年,艺术或是资本的宠儿?

    青年艺术,正在从一个时间概念,变为一种生态现象。近年来青年艺术家从过去的无人问津,一下成为艺术猎头们追逐的目标。资本、市场、美术馆、媒体都把青年艺术家作为了关注的宠儿,这种现象您怎么看?

PreTitlePh

我们应如何看威尼斯双年展?

自2005年中国首次以国家馆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亮相,中国艺术家的水城之旅便争议不断,而从近20年的国际艺术格局看,威尼斯双年展的权威也陷入了挑战与质疑,今天的中国艺术家应如何面对威尼斯双年展?

PreTitlePh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