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星美术馆馆长朴尔敏:新星星正在发生 它是一个艺术生活道场

时间:2018-01-15 13:58:38 | 来源:腾讯大苏网

展览>

德基广场于南京落成。在中国,集购物及艺术体验为一体的购物中心层出不穷。购物天堂成为艺术圣殿,是毁灭还是契机?时值新星星美术馆在此落成并迎来首展及新星星艺术节等系列大型活动,新星星美术馆馆长朴尔敏接受了媒体采访。

问:在全国最大的奢侈品商场“德基广场”这个消费主义的地标里建立一家当代美术馆,意味着什么?

朴尔敏:传统社会中的奢侈品是等级体制的标签,你的出身决定你用什么样的器物。到了今天,人人都能消费奢侈品,这就意味着:你的生活不再是由出身决定的,而是由你后天的努力决定的。正是一代代屌丝、土豪与新贵对奢侈品的身份象征的追求,对旧秩序、旧阶层的挑战与颠覆,让这个世界保持前进的活力——这是奢侈品与现当代艺术同样具有的革命性、先锋性与民主精神。

奢侈品并不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但是可以让我们感觉更美好。艺术不能挽救世界,但是至少让世界看起来更值得挽救。我们需要奢侈品作为人生的奖励,同样也需要艺术品提醒我们消费不等同于幸福,让我们直面现实的多面性,反思前行的方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代美术馆与奢侈品广场简直就是最佳CP。

新星星美术馆开馆外观

问:结合德基广场和新星星美术馆,谈谈您对安迪沃霍尔“所有的百货商店都会变为美术馆,所有的美术馆都会变为百货商店”这句话的理解?

朴尔敏:购物中心是城市的重要节点与枢纽,生产各种不同的关系,有机会和能力补充目前主流展示空间和另类空间的缺憾和不足,成为艺术展示空间的一种新形态。购物艺术中心有能力赢得更广泛的观众,这恰恰是时下中国当代艺术界竭力争取的。虽然关于当代艺术的看法,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看法,但普遍的观点认为,当代艺术重要的基本价值在于交流,交流需要观众。当代艺术力图突破专业群体的局限,进入公共领域。如果作品能够在社会中激发更广泛、更深入的交流,其文化价值甚至是市场价值也会随之增加。目前,在国内出现的购物中心正在将消费者转化为艺术观众。以我们刚开馆的新星星美术馆为例,这里的消费者很愿意在购物之前或者之后来看一场艺术展览,在这里,购买商品和观看艺术合二为一。

问:新星星美术馆的定位,与其他美术馆的差异?

朴尔敏:新星星美术馆是一个商场中的以青年艺术家为主的美术馆,从开馆起就有明确的指向,区别于其它各种美术馆的对艺术历史和已被认可的艺术家的总结,新星星美术馆是一个和正在发生的青年艺术行为平行交错的,现在时的艺术生活道场。它表现正在发生的事,是面对未来的美术馆,它更符合90后,00后以及以后各种后的不断变化的审美,生活方式,潮流个性,并通过艾佳生活这个桥梁,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

新星星美术馆开馆展《三幕》现场

《三幕》策展人廖廖为媒体及观众导览

问:给我们介绍一下作为开馆展《三幕》。

朴尔敏:我们采用戏剧“三幕剧”的形式来呈现这个展览,因此名字就叫《三幕》,但主角不是戏剧中的表演者,而是艺术品。《三幕》分别是:“花园”、“游戏”、“人间”。从第一幕《花园》折射出浮华世界的璀璨表象,到第二幕《游戏》影射的荒诞虚无的文化精神,再回归第三幕《人间》的真实困境与自我救赎。

希望这“三幕剧”不仅描绘当代现实的表象与内在,也反映当代人的挣扎与超越。艺术不仅要对抗现实,还要超越现实,在未来与想象中追求理想世界。希望每个观众看到的不仅是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也在其中看到自己。

艺术也不应该是晦涩的同义词,我们愿意用更详尽的背景介绍和指引解读让观众更好地理解与参与作品,我们也希望这“三幕剧”是大众文化与艺术的一次和解。

问:给我们介绍一下第一幕里的作品?

朴尔敏:《三幕》的第一幕是《花园》。今天的世界仿佛一个充满幸福与神话的花园,街道、广场、电视节目···再到自媒体,一切都如花朵一样鲜艳动人、璀璨夺目,催动着每个人的欲望。滚滚红尘之中,我们如演员一般向别人秀出灿烂缤纷的生活,就像别人向我们展示的一样,花园成为我们炫耀与认同的唯一,花园之路也是生活的唯一方向。这唯一的方向让我们成为“单向度的人”,生活似乎只剩下一种选择。

如果说我们的文化曾经追求典雅、理性、永恒和神圣,那么当代文化则表现出与花园一般的气质:灿烂、轻盈、浅表、天真、喜悦、柔和、清新······在这个浮华璀璨的花园世界的表象之下,是否有着别样的暗涌?除了花园之路,是否还有别的选择与方向?这是我们在展览中提出的问题。

新星星美术馆开馆嘉宾合影

问:第一幕《花园》有些什么作品?想表达些什么?

朴尔敏:艺术家用作品替代了演员,给我们演绎这一幕“花园”。李琳琳以镜面的幻象与重影,折射出当代人的多面与世界的多元。漂浮、无形、闪耀的光影仿佛流光溢彩的现实世界的隐喻。

翟轩弘的抽象绘画的元素取自于霓虹灯,闪烁的霓虹本是繁华世相的象征。而李博以黄金包裹的牛粪作为灿烂时代的注脚。

孙策用刮擦、涂抹、滴流等技法否定了传统绘画的书写性,同时也暗示着萧瑟、枯寂的传统文人画的审美淹没在璀璨缤纷的当代“花园审美”当中。

葛雅静用无数的小画,展示一个人碎片化的生活,我们不再追求永恒、理性与肃穆,花园中只有浅表而琐碎的生活。

张钊瀛的娃娃机装置用实物交换取代了货币购买。艺术家提出的问题是:在消费决定着人的价值,刺激享乐等同于幸福的今天,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定义自己的生活。

艺术展与戏剧一样,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是希望这一幕演出至少会让给我们重新审视身边的花园世界。

张钊瀛作品

问:担心展出的现当代艺术看不懂怎么办?

朴尔敏:我们常常说自己看不懂现当代艺术,其实我们传统艺术也看不懂,界画、院画、文人画也分不清。徐悲鸿为什么好?就是因为小时候经常看到陶瓷缸上印着吗?齐白石为什么好?就是因为他贵?

我们今天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人工智能时代,但是我们对于艺术的审美还不能理解100年前的现代主义绘画,甚至比起五百年前的受过教育的人都能欣赏艺术的古代都远不如。其中原因当然很多,一言难尽,但正是因为看不懂,所以我们才要多看。而不是看不懂就拒绝。

我们这次也设置了更多的解读环节,让观众可以了解创作的背景,艺术家的思路,包括我们的前言都写得尽可能地详尽。艺术不应该是一个小圈子的游戏,如果当代艺术就是直面生活,批判当代,超越现实的艺术,那不应该让更多的人看懂并接受吗?

问:听说有不少互动的游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设置?

朴尔敏:艺术不仅是自娱自乐自我满足的游戏,我们希望观众也是《三幕》这个“剧场”中的参与者与演出者,《三幕》中作品不再是绝对的主体,我们希望让一件作品通过观众的参与变得完整。因此,我们展览中的作品有不少“互动”的设置。同时也有声光电的效果,但是并不仅仅是为了“好玩”或“好看”,今天的很多“新媒体艺术”只是在炫耀技术,更像一个新景点,简单直白的视觉刺激与身体感受,甚至与电玩游戏并无太大区别,更接近流行文化而不是艺术。我们还是希望每一件作品都有艺术家的观念和思想的表达。(原载:腾讯大苏网)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