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吉冈的石化色:以色彩抵御时间的腐蚀

时间: 2015-10-22 21:26:51 | 来源: 艺术中国

首页> 展览

面对时光的消逝,绘画不过是对此时光的铭刻,也许绘画在这个时代,是唯一承担着此责任,越是面对消逝,越是要见证此消逝的力量,赋予消逝的时光以明确的色彩与形式,还是个体唯一性的形式,这是一个挑战。如同塞尚几十年面对圣•维克多山试图画出自然的深度,但却苦于一直无法结合古典的坚实性永恒感与印象派的模糊性未完成性,而曹吉冈以改造的坦培拉技法,激发了水墨性的内在活力,保留山石整体轮廓的坚实性,但局部却看似抽象的涂画笔触,细微的色差对比与微妙过渡又保持了整体浑然的气息,既可以看到无数迷人的细节,又可以体会到风景整体渺远的意境。

曹吉冈作品上的石块铭刻了时间的痕迹,他作品上的颜色就并非简单的固有色,尽管他使用了古典的坦培拉技法,看上去像是中国古代的青绿与赭色,但其实这些色泽都被打上了时间的烙印:既是时间腐蚀的痕迹,这是现代性的情感,面对自然的灾变与破坏,一切都成为了废墟与残像;也是作画本身的方式,坦培拉反复的冲洗与打磨,同时以水墨冲洗渗透的方式来转换坦培拉,留下了更多时间性的痕迹,每一笔的痕迹都余留在画面上;这是自然的时间性与人为的时间性之巧妙的结合,因此,这是新的“包浆色”,是经过时间打磨所形成的气息,发出幽暗而迷人的气息。

比如那幅名为《绿蚀》的作品,被时间打上腐蚀痕迹的青苔山石,以水墨晕染的坦培拉手法处理后,那石头被腐蚀的绿色软化了,绿意如同水波一样荡漾开来,绿色在腐蚀与生机之间,在余痕与生长之间,波动与硬朗之间,绿意的张力与层次得到了充分展现。这里有着现代性的寓意:自然或生命被时间摧毁着,但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面对现代性的灾变,残余之为废墟,本身就是存在的见证,如果石头都开始哭泣,自然的深沉与深渊就显露出来,以警醒人类之渺小。另一幅作品《西山幽处》则保留了古典的色感,看似一幅古画,经过了时间的沧桑,到处透出幽微之色,但石块的大片白色,又宛若雪景(看似郭熙《幽谷图》的局部),在看似现代风景写生的作品上却叠加着古代山水画的文化记忆,这是在现代当下的时间中,带入古意,这种独特的叠加,恰好是通过画面上颜色的苍老,古色,悲凉感所带来的,是精神性的色感,当然在形体上的简化,也带有古典山水画的荒寒萧瑟之意,再一次加深了颜色的内在质地,因为这是对时间之隽永地镌刻,带有隐秘诗意的铭刻。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