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展览

看图说话

艺术中国 | 时间: 2010-10-14 19:25:14 | 文章来源: 艺术中国

文/ 赵力

9月的一个艳阳天的下午,我在北京西郊的画室中见到了画家李木。画室的白墙在阳光下白得刺眼,室内的用具犹如抽象画般的简洁有力。李木的话同样很少,但却是有问必答,幽默智慧,我喜欢这样的艺术家,他符合我所接受的那种有关艺术家的定义标准。很快我们的谈话即告一段落,他说他要赶回清华大学上课。他开车离去的时候,并没有频频跟我挥手告别。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我彻底地明白了李木把简单的事情尽量简单化的性格秉性。所以,我也很容易理解到为什么李木要把10月份的个展命名为“图画”,正如他为2006年的个展题名为“情景”那般。

单纯,无疑是李木所推崇的关键词。事实上,近些年来的艺术的确变了很多,哪怕不是面目全非,起码也是变化明显——它变得更加得难以琢磨,变得更加得复杂多样。在过去,我们尚可以信赖艺术评论家们的有力阐释,但是现在这种相信已经变得将信将疑,评论家们似乎也成为了当代艺术故弄玄虚的“同谋”。因此,单纯或许成为了某种值得尊敬的当代价值,而真正将其付诸实践的也就成为了当下的稀缺性资源。

绘画,当代评论家曾经预言了其命运的终结,如今则早已跳离了预言中的宿命而生生不息。推崇单纯的李木,对于绘画从来就是不离不弃。在李木看来,命运多舛的不是绘画,而是妄自尊大的当代文化本身。

艺术作品不是为了改变历史进程而作,它的目的地也不仅仅是要达成所谓的“标新立异”。“指点江山”是一种无比错误的“江湖习气”,称得上“大师”的作品也从来不是所谓的立场“亮剑”,或者观点正确的“社会评论”。面对当下的信息泛滥和社会变形,李木认为花样翻新和追逐时流对于艺术没有半点好处,而只会令自己更加得心烦意乱。正如李木关于“图画”的命名方式,实际上他在提醒我们超离世俗而内心释然的孔径,除了宗教、死亡之外,还有艺术。

事实是“图画”,不仅仅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简单,李木或许想这样说,几十年过去了,我确信一件事:我还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图画”!的确“图画”,已经成为了李木坚守的某种原则,他通过自己的创作意图探求这样的终极真理,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无限地接近并不代表着可以成为真理的代言人。任何的奢望就是任何的失望的“祸根”,李木也很清醒的知道这一点,于是李木也总是视单纯为自己最强有力的“戒毒药”。

在几十年的创作中,李木单纯地选择了“风景”这一画题。“风景”,就像“图画”一样简洁而明了,但是李木想说的是:你觉得你知道了,其实你没有!在李木的笔下,“风景”早已不是特定的物象,创作也并非关于特定物象的如实摹写。可以这样说,李木的风景画,一方面是他作为艺术家的特有方式,一方面更是鲜明的文化态度和某种的知识生成。或者也可以这样说,李木的风景画,建立的正是一种美好的情感秩序,一种知识的视觉想象。

通过这些风景画,李木彰显的是一种具有针对性的热情:具体表现为一种瞬间的心境,一种存在的状态,一种核心的精神诉求。在这些画中,李木保持了非常强烈而敏锐的感觉——对寂静的乡村和繁华的都市,对残垣断壁的古迹和焕然一新的重建,对怀古幽思的茶馆深巷和人声鼎沸的酒吧街边,对艳阳高照下的宽阔广场和万里星空下的时光客栈,都怀着深刻的情感。李木认为,“风景”创作的真谛就是必须对一切景物都要怀着强烈的情感。因为一旦缺少了热情,创作就会变得空洞、肤浅、缺乏意义;因为一旦缺少了热情,不再抱持着关爱的心绪,你就没有真的在生活。

 

1   2   下一页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打印文章    收 藏    欢迎访问艺术中国论坛 >>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