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展览

李木:当一天真正的艺术家

艺术中国 | 时间: 2010-10-14 19:21:02 | 文章来源: 艺术中国

70年代中期,年轻的李木面临两条选择,一是上山下乡,二是学习画画,虽然不知道前者是怎么回事,但他感觉画画会好一点,于是便以一种被选择的状态走上了艺术这条职业的路子。从最初先后毕业于天津工艺美术学校和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到如今任教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30年来,李木从来没有脱离过学校的系统。

如果只看李木的著作和文章,很可能觉得他是一个理性甚至彻悟之人,对艺术和创作有着明晰的掌控力,但在采访中,李木坦言自己目前仍有很多的困惑和挣扎。面对飞速发展的现代化进程,艺术家个人内心需求和社会需求的渐行渐远,独立于官方美协体系和主流艺术之外的尴尬身份,艺术价值评判标准的单一化,以及挥之不去的传统美术教育烙印,使得早已年逾不惑之年的李木依然充满了矛盾,甚至直言自己只想当一天真正的艺术家。不过,这样的矛盾也许正是推动艺术家不停反思、探索、前进乃至以退为进的动力和源泉,在认识了矛盾的根源之后,反而会有另外一种坦然。就像他谈到10月16日将在中间艺术馆举办的《图画》个展时所说,作品虽然准备好了,但在精神上依然没有准备,或许打无准备之仗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

 

摇摆与转变

Q:风景一直是您绘画的主要题材吗?

A:我什么都画,画过很多年的现实主义人物画,以及其它的各种东西。那种特别严谨的人物、人体画过不少,但是一段时间以后,随着见到的东西多了,我就比较关注自己需要什么。大概在十几年以前,我就逐渐离开那个状态了。因为我一直还是在写生的状态中创作,这么多年没有放弃写生,写生过程中我可能有很多体会和愉悦。用一个月和两个月的时间去临摹一个肖像不适合我,太压抑,我本质上还是喜欢奔放的东西。人物从形态上来讲还是比较束缚我情绪的发挥,风景画里不太顾及是否像,相对来说这个载体会好一些。这并不意味着我以后不画人物,最近也在想下一步画些人物,但是不会回到以前的那种状态。

Q:除了题材之外,这些年的创作还有哪些变化?

A:十几年来我也有一些变化,90年代末去了欧洲,那时候给我了第一次震撼。去之前我对现代主义没有太多的接触,改革开放以后看到了更多,但是系统地去阅读,特别是在“蓬皮杜”面对原作去看,还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一个人在一生中所收到的震撼不会很多,那算一次吧。回来之后我创作中主观的东西越来越多,客观的东西越来越少。开始有了比较大的变化,也是我绘画过程中一个很大的转折。那时候的画颜色很艳丽,也很热情,但是慢慢这个热情就过了,也会寻求一些感性之外的理性的思考。早期我对欧洲的东西画了很多,更多地画人文景观,很少画风景、山川、树林等。以后从欧洲的选题慢慢转回到北京的内容,所以我近四年一直围绕着北京的生活寻找绘画的可能性,颜色也逐渐变得理性,以至于纯粹都是黑色。

Q: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A:因为我生活在现实当中,必定会受到当代文化的影响,所以近些年也是摇摆、冲击得比较大的。如果说90年代以前,对现实主义绘画的追求是单纯的选择的话,后来的选择就比较复杂了,更多的是挣扎、矛盾、不确定,再没有以前那种很单纯的、一往无前的状态了,因为每当我走了一段时间后,时常会发现自己走错了,并且会为此质疑自己。

我想这种困惑应该是一种正常的状态,也是现在社会的特色。近一年来,我对这个问题想得比较透彻,面对现代社会的复杂性、矛盾性、不确定性,是逃避、还是应对,甚至享受这种状态,结果是有很大区别的,是一个主动和被动的问题。所以我现在表面上画北京人文景致,实际上也试图表达一下我在北京这些年生活的体验,我来北京30年了,五味俱全。

 

1   2   下一页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打印文章    收 藏    欢迎访问艺术中国论坛 >>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