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天进与朱良志的对话

时间:2011-12-06 09:48:42 | 来源:艺术中国

艺术家>泰祥洲>相关报道>

徐天进(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教授)与朱良志(北京大学美学美育中心教授)就泰祥洲山水画作品的一次谈话话

2011年 8月 21日,就泰祥洲山水画作品和将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艺术博物馆举办展览之事宜,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徐天进教授和北京大学美学美育中心的朱良志教授在燕南园57号院做了一次简短的对话,根据录音整理如下:

徐:我很喜欢泰祥洲的水墨山水画,因为他的画不仅充满中国的古典气息,而且还洋溢着现代的审美趣味,画面很美。第一次看他的画时,直觉是他的画风和古人非常相似,近于临摹,但再细读时便发现其中还是有他自己独到的地方。祥洲的画作如果能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办展览,我想可以将他的作品和博物馆的文物并置同一空间展出,这样的展览形式,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古代和当代的关系。

朱:祥洲的山水画,大部分我都看过,我觉得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到他独到的见解和眼光。在我们今天的当代艺术中,如何体现当代精神,又保有传统的价值,的确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在今天,觉得美是绘画的前题条件,当代的价值体现在艺术作品上,无论怎样表现,还是要在美的基础上来体现。我们生活在今天这样一个环境里,艺术家的创作本身就来自于当代生活的经验,当代精神也不是为了“当代”而故作的一种表现方式,我想这应该都是自然而然的。

徐:山水画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是一种最具代表性、同时也极富生命力的艺术表现形式,这样一种具有悠久传统的艺术形式,在今天依然还被很多人所钟爱,必然有其独特的价值,那么,这种价值在何处?

朱:山水画最能代表中国人哲学观念里的时空意识,可以说山水画代表的是中国人超越时空的哲学观念。在中国人的意识里,时间的一维性,也就是自然时间的观念,和时间的循环共存于中国人的认识结构中,也就是说中国人所理解的时间,并不是自然时间,而是一种生命时间,这让有些西方的学者感到匪夷所思,但在中国人看来,这并不矛盾。这种无往不复的生命观念用中国山水画来解释,则是无不融通。祥洲的博士论文里讨论了很多天文学和绘画关系的内容,他的研究几乎是用全新的方法来做的,他之所以用这样的方法画画,说明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思考方式。

徐:的确,我们人文学科的研究对古代天文学的关注似乎有些欠缺,祥洲作为一位画家,能在这方面有所研究是难能可贵的。从历史上来看,山水画的形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还是具有不同的特征,这方面美术史家有许多的研究,不同的表现形式或艺术风格,应该都和当时的社会背景密切相关。

朱:北宋文人画就和宋代理学思想有关,特别是在苏东坡看来,作画从对象上分为“形”和“理”两方面,“形”中又分“有常形”和“无常形”两种形式,“常形”是视而可见的具体的物,“无常形”是那些虚无缥缈的对象,如云、气、风、雾,一切山石树木都在大自然气化云烟中变化。苏轼认为,无论是“有常形”还是“无常形”,都必须符合内在的“理”,“形”与“理”的统一,决定了作画的根本“理趣”。在苏东坡看来,一切艺术创造都是“心理”和“物理”的结合,这在当时来讲的确是具有当代精神的。

徐:我以为今人的审美在本质上,其实和古人并没有很大的区别,找到这种相通之处是非常重要的。朱:中国人的思想里特别强调对世俗的超越,在这个意义上,就是避免成法,从自己内心出发,宣畅自己内在的创造力,从自己的真实生命、真实体验出发,中国哲学强调,欲望化 、社会化的人只是偶然的人,真实自我才是必然的人。今天,太多人沉迷于社会的欲望化 、社会化现世生活当中,往往也迷失了审美的方向,但我们的自己是不能迷失的。

徐:祥洲的山水画中体现出来的,的确有这种超越世俗的精神气质,而且他对绘画的工具材料方面,还有着超出一般艺术家的研究。我希望这次展览中这方面的内容也能有所表现。

朱:方闻教授特别强调“师资传授”,祥洲在这方面的经验可谓得天独厚。我去过祥洲的工作室,他能和自己的老师刘丹在同一个工作室,五、六年的时间里一起画画,这是很重要的经验。在祥洲年轻的时候也是跟随师傅学习修复古代书画,这对他认识绘画材料有很大的帮助。

徐:中国的山水画和我们特有的笔、墨、纸、砚等材料有着必不可分的关系。材料的特性和优劣直接会影响到作品的效果,因此,艺术家应该对材料本身有很好的了解。据我所知,祥洲和我院的杭侃教授这几年持续参与古代造纸工艺的研究,并实验恢复了多种古纸的生产,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对纸的特性的了解和掌握,对绘画的帮助是不言而喻的,他为艺术家表达作品的内涵,提供了更具深度的基础。这里其实也涉及到“器”与“道”的关系。除了纸张还有墨,古人制墨和用墨也都很讲究,(明代罗晓华制墨有名,价格堪比黄金,)我也希望能够通过这个展览,对纸和墨的这些特性及其相互关系,也有所呈现。

朱:我在祥洲家里看过他的古墨收藏,作为一个今天的人,我很难想象古人的生活是那么的精致,古人制墨,不仅品质优良,就说墨模的绘制和雕刻,就让人叹为观止。

徐:所以,在今天这样一个喧嚣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做祥洲的作品展就又多了一层别样的意义。对传统的关照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要有亲历亲为 的 实践,只有在实践当中才能体悟传统文化在当下的价值所在。“瞻前” 之时,还需“顾后”。我期待祥洲的作品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顾后”之后的启示。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