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网

沈阳chi K11新展“另辟物径”——以可再生艺术设计集结创变新声

沈阳chi K11新展“另辟物径”——以可再生艺术设计集结创变新声

时间: 2020-08-04 11:38:32 | 来源: 艺术中国

开幕式现场

2020年7月17日至11月8日,沈阳chi K11艺术空间举办最新展览另辟物径/Disruptive Matter,用设计与艺术的角度探索当今人类的生存环境状况问题,并推动有效的新措施,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该展览曾在香港展出,此次将以更大的规模和最新的形式出现。

开幕式现场

本次展览汇聚来自海内外不同地区的18位设计创新者的60余件作品,深入探讨正在经历深刻剧变的世界以及将其带入更加可持续性未来的观点和方案。荷兰策展人Anouchka van Driel邀请了世界著名的“颠覆者”,包括DRIFT,本土创造(BENTU),连联设计集团(Neuni Group)和Formafantasma等,以充分展示他们在面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最新研究成果。

开幕式现场

另辟物径/Disruptive Matter作为全球首发,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不同领域的设计项目、工程、艺术以及工业设计作品以及创意想法。来自各国的先驱者用他们的创作来不断挑战、突破其领域的局限性,为大家呈现出一个富有远见卓识的未来。这些不仅仅只是可能性或猜想,而是富有实践性的行动方案。此次展览为大众提供了一个思考平台,来反思我们身边的生存环境,通过当代艺术家和设计师们的作品启发并推动更多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展览现场

展览另辟物径/Disruptive Matter分为5个章节-序言、物质、规模、无处不在,和未来,带领观众穿越时空展开可持续话题的探讨。“序言”部分从历史角度出发介绍有关环境问题的观点和挑战,传奇设计人物查尔斯与蕾·伊姆斯(Charles&Ray Eames)和理查德·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的设计作品为本章节奠定基调,同时更有来自DRIFT, Revital Cohen & Tuur Van Balen和Formafantasma的新视角的对话。第二章“物质”,介绍了国内设计正运用到的一系列可再生材料,重点设计师作品包括:连联设计集团(Neuni Group)、本土创造(Bentu)、Studio Florian and Christine、梁彦恺、李明亮和Grown.bio.。第三章将从黄强和下一代自然(Next Nature)的作品中探讨“规模化”的问题。在第四章“无处不在”环节中,来自邓绮云和张娜的项目将带我们认识正在发生的塑料行业生物材料的革命。最后一个章节“未来”中,来自原田実(Cesar Jung Harada)、逆风而行(Don't Follow the Wind)和博扬·斯拉特(Boyan Slat)的作品向将指引我们以丰富的视角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为我们勾勒出一个可见的更美好的未来。

展览现场

展览另设有互动工作坊,参观者将有机会与连联设计集团(Neuni Group)的创始人Lyla Wu等设计师和艺术家们一起动手参与“未来可再生世界”的艺术创作。同时在线互动论坛将与展览同步举行,具体日期与安排将在日后宣布。通过强调在做决定时运用环保设计思维的重要性,另辟物径/Disruptive Matter还邀请各大领域的创意达人思考其在向循环经济时代过渡期中所扮演的角色。

“如果我们可以建立起一个能够明智使用一切、而不是不断淘汰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大自然不会产生废物,一切都是其他事物的源泉。设计是寻找潜在解决方案的核心。”策展人Anouchka van Driel说。

展览现场

策展人Anouchka van Driel访谈

Anouchka van Driel是北京的独立策展人和创意总监。她在中国活跃了十多年,从事前沿艺术和设计项目的开发,以激发创意学科和文化之间的对话和实验。她来自荷兰,毕业于ArtEZ艺术大学,获得设计学士学位,并于伦敦大学的金史密斯学院获得了视觉社会学硕士学位。

她参与的项目及工作内容包括了诺德克斯、北京纪录片电影节、荷兰王国大使馆、荷兰设计时尚建筑事务所以及K11,为在中国众多创意项目的成功做出了贡献。 Anouchka最近与深圳设计协会人民建筑事务所共同策划了“社会设计:游戏中的学习”展览。

展览现场

Q:从展览的整体面貌来看,策展人试图通过设计的视角描绘一个全球合作的全景。设计是如何形成一种生态,来促成可持续发展的?

Anouchka:我不认为设计本身可以自成系统为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但是我坚信设计可以通过新的创作、实践和反思,在生产、使用和消费等各个环节找到新的可能性。还有很多事情等我们去做,我们要去实践,而且在我看来,设计可以在这些改变中扮演十分活跃的角色。这正是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展览的原因。这个展览同样关注一些底层逻辑,设计师到底在做什么,这是官方视野和政策制定很少涉及的部分。

Q:在过去的时间中,设计很好的解决了舒适、美学,甚至在环境友好方面也多有涉及。今天是不是有太多设计了?

Anouchka:我想设计和很多规则一样,都是不断进化的。环境友好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但是实现100%的循环利用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也不是现在的技术水平所能达到的。想想你今天吃外卖的餐具后来去哪了?当然,一部分问题被解决,成为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一部分,另外一些我们仍然应该试图去面对。

展览现场

Q:环境保护的问题就像是时尚,今天,面对新冠肺炎,人们似乎将样的主题抛之脑后,外卖快递业务空前繁荣,这个展览将如何重新唤醒人们的自然意识呢?

Anouchka:虽然疫情期间“环保”的主题被搁置了,但它终究会伴随人类的生活被不断提及。这也正是展览埋伏的一条主线。如果我们不关注环境的问题,那么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冠状病毒”不断地出现。同时,我也不认为这个主题是完全不在主流视野之内的。今年春天开始,紧跟上海北京也开始实施垃圾分类——这是一个很小的变化,但是影响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这不但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政策,同时也调动了自下而上的主动性。我们共同的努力才能创建可期的未来。

Q: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被认为是中国的原创设计的起点,你怎么看中国今天的设计呢?有哪些特点在你看来是值得被关注的?

Anouchka:在过去的10年中,中国的设计空前繁荣,设计品类也成几何级增长。当我在谈设计的时候,我想我关注的是所有的品类,并不仅仅是产品设计,也包括时尚、建筑、平面设计等等。这也正是这个展览中所包括的内容,跨越了规则和边界。北京奥运当然是一个重要时刻,但是我想中国设计远比奥林匹克更早,需求会导致这个领域的发展,特别是在建筑领域。发展和需求促成了一种普遍的审美,同时也给想象力创造了更大的空间。总体来说,我倾向于专注设计所面对的方向和它要专门解决的问题。设计并不仅仅是设计师的想法和美学的拓展,过度的的设计同样也是个问题。所以在这次展览上,我们特别关注设计师工作的领域,探讨他们是如何在环境方面,同时也在社会生活的介入层面上是如何参与进来的。

展览现场

Q:除了商业化的生产,设计是怎么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的?特别是这次展出的作品。

Anouchka:我想在展览中展示的不仅仅是在行业内投机的设计项目,而是那些真正走向市场的东西,这些东西对于广大的观众来说是容易理解的,而不仅仅是面向设计界或艺术界。展览不仅仅是谈论环境问题,而是通过展示,真正可以影响你作为消费者的选择。换一种方式思考,我想强调一下“净洋卫士”(The Ocean Cleanup)项目,这个项目本质上是一个以360度全景看待问题的设计系统,这个项目的目的是将塑料垃圾清理出海洋,而这些塑料可能不会对生活在大城市的你造成太大影响,但是环境的循环终将会影响到全世界水域中的生态,这个项目并不止于此——它还采用了一套系统来清理河流,他们收集塑料垃圾,并用回收的塑料制作每个人都能费得起的生活用品。这时候你购买的不仅仅是产品,而是参与到一个环保系统的建设,使得系统一直流通,永无止境。

Q: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筹办展览,有没有遇到操作层面上的问题?

Anouchka:确实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做展览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首先就是我们没法邀请国外的艺术家到场参加展览开幕,这个确实很遗憾。展览持续到今年11月,展期之内我们也准备做一些其他的活动,但是总归要看事态如何发展。像运输这些问题除了比之前更贵一些,没有遇到更复杂的问题,中间的防疫检验环节可能是增加成本的原因。随着北京新发地的一波疫情,我一直担心能不能到沈阳参加开幕式,还好这一切都顺利完成了。设计师和参与者都很有热情参加这次展览,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主办方K11在展览的呈现上也做出了强有力的支持。

展览现场

Q:你对这次展览的社会影响力有什么期待?

Anouchka:在我看来,环境问题归根结底也是一个社会问题,所以展览的最终意图还是它的社会使命。直接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方式是不可能的,但展览的设立是为了让人们认识和反思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选择,以及了解市场上可获得的某些新的和可再生的材料。当然,我更希望像净洋卫士项目这样新的商业模式能激发大家的灵感。同时,通过提供更广泛的视角来展开辩论,比如通过巴克敏斯特·富勒( Buckminster Fuller)的《世界游戏》(World Game)模型来探讨设计的使命:“通过自发的合作,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世界为全人类服务,而不是让生态受到破坏或对任何人造成不利影响。”——距离这个作品的创作40多年过去了,我们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很远。

除了我自己对展览的诉求,K11作为一个展示平台也共同承担了这个社会使命。购物中心定位之外,K11还致力于文化的传播和推广,让观众通过文化了解自己和世界。这也是K11吸引我的原因。在展览策划的早期,我得到了当时由薛梅领导的团队的很多支持,后来随着执行的推进,沈阳当地的团队也给予了我很多支持。

展览现场

Q:随着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设计像是一个中间介质,将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连结在一起。你认为这是未来的趋势吗?

Anouchka:最确定的是——我一直在强调这一点——如果没有全世界网络社区的支持,净洋卫士项目将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交织在一起,设计领域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不同。智能对象、数据驱动设计、机器学习和增强现实这些都是促进这个领域发展。虽然一个展览能够讲述的故事有限,网络和虚拟设计并不是这次的主要焦点,但这毫无疑问这是我对未来感兴趣的方面。也就是说,流感疫情在两个方面影响了我们,许多东西都在网上传播,但同时它也促使人们更多地去欣赏这个世界和他们周围的事物,它给了人们时间去反思生活,所以展览强调——回归物质性,重新审视它存在的问题和潜在解决方案。


沈阳chi K11新展“另辟物径”——以可再生艺术设计集结创变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