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旧的书本组成的沙漠景观

时间:2017-10-27 15:10:13 | 来源:设计邦

资讯>设计>

来自蒙特利尔的艺术家guy laramée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多领域创意大师,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时间里,laramée集舞台作家、总监、作曲家、乐器制作者、歌手、画家、雕塑师以及作家等身份于一身。

设计邦对他进行了采访,试图去了解他最新的作品景观雕刻,看他是如何把破书变成或贫瘠、或郁郁葱葱的风景的。

绘画,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2.25 x9 x29.5英寸

设计邦(DB):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把“破书”作为创作媒介的?

guy laramée (GL):真正让我对“破书”产生兴趣的原因是我发现了它们,以前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东西存在,我不知道还有艺术家利用破书进行创作,我认为这个发现之所以会对我产生持续的影响,部分原因就是它本身就是一种比较天真和幼稚的艺术形式。然后我回顾了我之前的作品想要表达的所有主题:我对积累知识的热情所产生的复杂感觉、对于安静的质疑等等,想要对某事发表看法并不足以成为我行动的动机,也不足以让我在这个领域深挖这么久。

绘画,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2.25 x9 x29.5英寸

GL:当然,我对于野性风景的热爱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在这方面创作的原因之一,当我说一个人的“思想”最终会消失的时候,我的意思是对于大部分艺术家来说,艺术创作的驱动力就是要达到沉醉于作品中的状态,在这个状态里,你会忘记自我,有些人称这个状态为“冥想”。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当你处于这种无我状态时,你会意识到生命其实别无他求,这也是为什么我仍然相信这个比喻:即我的作品既不是书,也不是风景。在这样的中间状态,你会有机会意识到你在宇宙中的位置是重要的:如果没有你目睹一切,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但这句话本身是自相矛盾的,不是吗?

福岛的春天,2017 |破书,颜料,金属架 |22.25 x7.5 x2英寸

GL:一分钟之前我还在谈论丢失自我,但现在我要说的是记住自我,事实上我刚刚发现,这两点都可以归结于一个结论:当你在美丽之中、在冥想之中迷失自我时,你会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要大得多,如果自己的世界没有边界,我们就会变成整个世界。破书组成的景观缩影就会让我失去自己的边界,我猜它也会让别人失去自我。人类学家levi-strauss曾经说过:“每一个艺术品都是一个缩影。”艺术品想要表达和表现的东西,永远比它自身要小的多。

福岛的春天,2017 |破书,颜料,金属架 |22.25 x7.5 x2英寸

DB:您的“破书”系列作品一直在进步,但同时也保持着一贯的风格,您能告诉我们随着时间的变化您的创作方式是怎样变化的?

GL:好吧,连贯性和改变,这是一个大的主题。如果不把真实存在的静态事物作为评判现实的标准,如果我们把变化作为现实世界的基本特征,然后呢,然后会怎么样?事实是不会怎么样,我们依然会陷入两难的境地:表面上看事物是静态不变的,但其实不是的。那我们为什么还会注意到连贯性呢,去找寻它甚至创造它?是什么让我们想让事物保持连贯性呢?事实上反映在艺术上也是如此,为什么我们会到作品中去寻找艺术家标志性的特征呢?如今我的作品比以前要复杂多了,开始的时候我只满足于通过几个关键的部位来勾勒出景观的轮廓,现在我只能说如果你要让人们进入你想表达出来的幻境,你必须花很长的时间。最后我想说,如果你想看见路边的碎石,你一定可以,即使你在山脚下。可能我太着迷了,或者说联想的力量让我为之疯狂了……

sutra rain on sutra land,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7 x6 x11英寸

DB:您的作品带有强烈的精神属性,您能解释一下背后的原因吗?

GL:对我来说,艺术是有精神属性的,没有哪个艺术品是没有精神属性的,所谓的精神属性就是指:无限可能和人类超越自我的本性。直觉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的作品表达了多种含义,不能直观地被阅读,那它的内容是丰富的,往往寿命也会更长。

sutra rain on sutra land,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7 x6 x11英寸

GL(接上文):因此近些年我变得谨慎了,不让人们去简化我的作品,特别是内容。但是,我还是不得不默认,我作品所表达的虚幻含义是来自于现实世界,我的作品始终坚持表现语言在“记录”事情时所扮演的角色(“这是一张桌子,这是一张椅子”等等)。人类如此着迷某事物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想在虚拟的世界找到安慰。像“永恒的”、“美丽”、“爱情”这些词,它们是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这样的矛盾(试图给永恒加上一段时间来证明永恒)吸引着我,因为我发现我根本无处遁逃。

中国西藏,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7.75 x4.25 x6英寸

DB:您的作品似乎在大山和文字之间寻求相似之处,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GL:人们原本以为圣海伦斯火山是永恒的,但是有一天它只剩下了一半。有人曾经告诉我珠穆朗玛峰顶部的石块是由几十亿死掉的海洋生物堆积而成的,大部分是微生物,这意味着山顶的岩石曾经位于海底。同样的,我们的文字似乎描述的都是永恒的事物、永恒的概念和思想,我们把这些文字也当成永恒的,我们习惯于把它们放在书本里,让它们能够经历几个世纪。但事实不再是如此了,我们逐渐意识到精神的世界正快速发生着变化,我们曾经以为“永恒”的文化像天上的云彩一样易变。但是,肯定还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为了能够意识到变化你需要一个固定的参照点,这个点会是什么呢?

中国西藏,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7.75 x4.25 x6英寸

秋天,2016 |雕刻的书、墨水、颜料和damar固定剂 |18.5 x01.5 x4英寸

DB:现阶段您在忙什么项目,有特别让你兴奋的项目吗?

GL:我刚刚完成了一个重要的项目,委托方是多伦多大学图书馆,因此目前还在恢复阶段。我从来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我只知道这个“沙漠”主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将是真正的创造者(我不是在说用双手去创作的水平,而是把所有概念组装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的水平)。我的上一个音乐作品是一个小型歌剧,名为“théorie du désert(沙漠理论)”,因此那个主题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了。

秋天,2016 |雕刻的书、墨水、颜料和damar固定剂 |18.5 x01.5 x4英寸

GL:当事情发展缓慢下来,没有这么多能看、听、闻、品尝和触摸时,或许我们的机会才真正来了。我们有机会意识到最细微的差别,那些最微不足道的事情、最微小的声音才是改变世界最宏亮的号角。

黎明(srauta sutra),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11.5 x9.5 x11英寸

黎明(srauta sutra),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11.5 x9.5 x11英寸

绘画,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2.25 x9 x29.5英寸

绘画,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2.25 x9 x29.5英寸

中国西藏,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7.75 x4.25 x6英寸

黎明(srauta sutra),2017 |破书、颜料、混合媒介 |11.5 x9.5 x11英寸

秋天,2016 |雕刻的书、墨水、颜料和damar固定剂 |18.5 x01.5 x4英寸

上图,2017 |破书(canadian atlas1957),颜料、固定剂、油布19.5 x21 x16英寸

朝圣者(For Noah B.),2016

彩色的封面,雕刻的书—油布、油墨、颜料、damar清漆、丝带和木扣 |11.5 x9 x9英寸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