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摄影断想

[萧沉]

久未谈摄影了。五月底写了篇《纪实之无用》,所谓“无用”,主要是从纪实摄影的“记录功能”来谈的。其实,我自己心底很清楚——即使是“记录”,动态纪实摄影与静态纪实摄影也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谢阁兰的中国印迹

[冯达(法),王晨雪 译]

1908年,谢阁兰开始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他还是个年轻的作家。凭借与作家于斯曼以及古尔蒙的关系,谢阁兰开始频频在文学杂志《法兰西信使》上发表文章。当时,他刚刚在《法兰西信使》上发表了《远古人》,对现代文明给波利尼西亚土著文化带来的侵蚀与破坏深感忧虑。

展评 | 焦皮与胶片

[林梓]

活跃于纽约的艺术批评人林梓来自北京。他正于纽约School of Visual Art攻读艺术批评与写作硕士学位。研究主要方向是Vilem Flusser的现象学及其衍生体系。他一直致力于将英语文化中前卫的艺术批评思路带入中文并予以实践。

以图像凶猛介入现实

[顾铮]

能够参加“TOP20-2013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的评选与后续讨论,对我来说,是一个了解当前的摄影生态与动态的很好的机会,而且收获也的确非常大。

没有艺术家是一座孤岛

[宋紫卉]

“美术馆定义了‘正统文化’和与其相关的论述,给予我和其他个体一种专属特权去制造‘合理的文化’,持有‘合理的主张’。他们将物质文化领域划分为‘正统文化’和‘非正统文化’——(与其说是‘非正统文化’)倒不如直接说是‘非文化’,在这些机构的设计下,‘非正统’从一定程度上拒绝了自己在公共领域的代表功能。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