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利文:市井,你我

[秦博]

赵利文及他的作品对许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一九九一年他二十四岁,第一组作品拍摄结束,至今没有奖项。随着互联网的便利,赵利文的作品经常被夹杂在相关、无关的文字中传播,慢慢地,作品和他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无论做什么,我都没有感觉比拍照时更自由

[Dirk Braeckman]

布雷克曼是比利时最具代表性的摄影师之一,他的作品在摄影史上占有独特而关键的地位,他总是在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创造图像:不去寻找什么特别的点或是一些很新奇的场景,只是在正面用35mm相机去记录镜头前发生的景象。

托马斯·鲁夫:我关注的是图像和真实

[窦瑞冬 [转载]]

本文是德国艺术家托马斯·鲁夫和批评家顾铮的对话记录,由海杰主持,本文由歌德学院提供,并受到公众号“海杰视界观”许可发布。题目由编者从鲁夫的对话中选取,全文共有15000多字。

上海摄影人 | 朱锋和他的《镜子》

[林路]

也许可以说,抽象是艺术中的至高境界。比如被冠之以无冕之王的音乐,就是以其抽象的力量征服世界的。著名音乐家斯特拉文斯基有过一段极端但是不无警示意味的名言:“表现绝不是音乐存在的目的。

《看看我们!》——探索照片中关于“自我”的主题摄影展

[陈箫音]

《看看我们!》通过三个不同的作品系列,来探索照片中关于“自我”的主题,考察人们如何在照片中丰富地呈现自我。展览从三个不同的视角提出了一个共同的问题:从 1980 年代到今天,我们观看自己的方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或者究竟有没有改变?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