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摄影断想

[萧沉]

久未谈摄影了。五月底写了篇《纪实之无用》,所谓“无用”,主要是从纪实摄影的“记录功能”来谈的。其实,我自己心底很清楚——即使是“记录”,动态纪实摄影与静态纪实摄影也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从评论史问题到文化生产——龚卓军访谈

[沈健文]

当龚卓军老师在访谈过程中谈到冈仓天心的时候,我还没读过后者的书。刚巧读库出版了《茶书》的新译本,在谷泉老师简练的译笔下,冈仓天心的《茶书》给了千利休再做示范的机会。

谢阁兰的中国印迹

[冯达(法),王晨雪 译]

1908年,谢阁兰开始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他还是个年轻的作家。凭借与作家于斯曼以及古尔蒙的关系,谢阁兰开始频频在文学杂志《法兰西信使》上发表文章。当时,他刚刚在《法兰西信使》上发表了《远古人》,对现代文明给波利尼西亚土著文化带来的侵蚀与破坏深感忧虑。

影像只是一种承载形式

[瑞象馆]

“影像只是一种承载形式,选择它是因为它高效和通俗,它本身不会说话,自然也不会说谎。”展览《永远 朝天门》的策展人之一戴伶女士说道。

展评 | 焦皮与胶片

[林梓]

活跃于纽约的艺术批评人林梓来自北京。他正于纽约School of Visual Art攻读艺术批评与写作硕士学位。研究主要方向是Vilem Flusser的现象学及其衍生体系。他一直致力于将英语文化中前卫的艺术批评思路带入中文并予以实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