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里宁格勒,夹在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

时间:2018-07-11 13:46:13 | 来源:色影无忌

摄影>作品分享>

 虽然拥有新闻摄影工作所需的语言天赋,Peter Marlow(彼得·马洛)却不是一个摄影记者。最初他是一个有进取心和颇为成功的年轻英国摄影师,并于1976年在巴黎加入Sygma(西格玛)机构。当他在20世纪70年代末期接受辗转于黎巴嫩和北爱尔兰之间的工作任务时很快发现,他对目前的工作缺乏必要的欲望和动力。从那之后,马洛的审美取向开始转变,他开始主要拍摄彩色照片,事物附带的颜色成为他照片的中心,同样的,事物的形状和造型则是他黑白照片的核心。 

绕了一大圈,马洛以国际摄影记者身份开始他的职业生涯,返回英国整理自己的经历,并拓展了一种使他明晰自己家乡的新视觉诗体的创作模式。找到这个方式,他重新回到了旅程:他前往日本、美国和欧洲其他地方拍照,就像他在故乡英国那样。

2001年彼得·马洛前往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记录当地的风土人情。所谓俄罗斯“飞地”,就是指这里的土地属于俄罗斯,但又不在俄罗斯的本土之内。而当地的俄罗斯居民,甚至在来往俄罗斯本土时,都需要具备途经他国的签证,是一个被孤立在外的“自己人”,听着这名字就有一股自带落叶的凄凉特效… 

这里以前属于德国领土,但二战结束后被当时的红军所占领,最后划分为俄罗斯本土以外的飞地,轰走了境内所有德国人,苏联也鼓励俄罗斯人来这里开展新生活。

要知道,被孤立的加里宁格勒曾经是个特别封闭的地方,波士顿历史学院助理教授Nicole Eaton曾这样形容 --这绝对是俄罗斯最糟糕的地方了,不是指这地方穷困潦倒到三餐不饱,而是那种单调乏味的生活。

有曾住在这里的人说,在这连买口红都会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还要让朋友从西方国家带过来,甚至光靠这些口红和一些来自西方国家的说唱磁带,都能在这里捞上一笔了,这些看似再普通不过的资本主义产物,在“这一切都被安排好的社会”里竟然显得那么的稀奇鲜有。

由于身在俄罗斯最西边的地理位置关系,加里宁格勒成为了用于对抗北约及美国在东欧地区所部署的反导弹系统,说复杂了?你这么理解就好,这地方就是俄罗斯挡在战争最前面的那道墙…实际上,俄罗斯也早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了Iskander-M弹道导弹,这意味着,若战争爆发,这里则成为了俄罗斯的第一块挡箭牌。 

今天,人们已经不相信世界主义了,大家都害怕不知哪一天就可能被别人灭掉,更怕失去所属国的身份。虽然这只是俄罗斯的一个小城市,但它同时位于欧洲的中部,再小的地方其实也可以冒出国际化的想法。如今,一种世界主义正在终结的现象。

2016年2月21日,玛格南摄影师彼得·马洛在英国伦敦逝世,骨髓瘤夺走了这位摄影大师64岁的生命。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