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 Mona Kuhn:裸体是人最中性的状态

时间:2018-06-14 09:07:31 | 来源:木格堂

摄影>影像批评>

莫娜·库恩(Mona Kuhn)1969年出生于巴西圣保罗,具有德国血统,她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获得了学士学位,并继续在旧金山艺术学院学习美术。她的作品曾被多家博物馆和艺术机构展览收藏,其中包括J.Paul Getty博物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乔治·伊斯曼博物馆,纽约国际摄影中心等。在欧洲,她的作品已经被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法国卢浮宫,瑞士的爱丽舍摄影博物馆,法国的沙勒罗瓦当代艺术中心等分别展出。目前,莫娜居住并工作于洛杉矶,她作为一名独立学者,工作于洛杉矶华盖图片社研究院。

莫娜·库恩常常闻名于她大幅面.梦幻般的人体摄影。其明亮的画面和富有洞察力的视角构成了她照片中经典的主题。在库恩开始拍摄之前,往往会培养与拍摄对象之间亲密的关系,这也是她自身的拍摄方式,这导致在她的影像中,人们赤身裸体,却坦然自若,传达出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放松和亲密感。

莫娜·库恩的裸体摄影旨在展示最自然状态下的人体。在剥离了那些衣着装饰的干扰之后,她的作品从人们对文化和时代的刻板印象中解脱出来,具有了永恒性。她的每一张照片中都展现出安全和舒适的氛围,在这里,情感真实近乎真诚地流露出来。她在开始每个系列的时候,都会通过一种情绪去选择相应的颜色,随后,她会选择一个适合拍摄的地点,最后与一群朋友亲密地工作,完成拍摄。

她认为每一张照片,都是彼此间的一次合作。这些作品中模特的姿势反射了他们所身处的环境,而每个系列之中静默无声的流动都像是一首抒情的民谣,开辟了对于人体与环境之间相互关系的对话。因为有过绘画的学习,库恩照片中的构成都经过了绘画性的考量,每张照片都是深思熟虑的产物。任何一张图像都是多维度的,但却有着一个细心选择的焦点,观者被赋予了进入到那个特别的图像区域的机会,但是其余的依旧留在了图像的隐秘深处。

在库恩最新的作品Acido Dorado在肖尔蒂奇花廊的展览上,热靴杂志的委托编辑格雷戈里·巴克(以下简称为GB)与莫娜·库恩(以下简称为MK)关于赤裸的身体,沙漠,玻璃立方和加利福尼亚州的享乐主义展开了一段对话。

GB: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裸体摄影成为了你工作的焦点。

MK:这会有点令人失望,我知道我喜欢人们,而且在很早以前我就明白了,亲密的人际关系和摄影对于我而言都并非难事。但是我同样意识到,时间这种媒介究竟可以发展成什么模样。我遇见了裸体摄影,就像是一种反应和挑战;裸体一直都是艺术中永恒的经典。人体就好像是我们的居所,这是我一直感兴趣的东西。高更在1897年有一幅精彩的作品,名叫“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什么?我们又将去向哪儿?”我觉得它概述了一个我们人皆有之的问题,但我却决心要将其作为我创作的源头。我意识到,我必须去拍摄那个藏在“我们”外表之下的“人”,没有羞耻,没有悔恨,自由,且永恒。

GB:当我看向Acido Dorado这组作品时,我无法避免地产生那种感觉,就好像它并不是真实的,而更像是梦境或者快要忘记的记忆的碎片。这种模糊不清的感觉是否是出于有意?

MK:是的,在Acido Dorado中,我的视觉叙述对象在形象的身体和抽象的身体间不断变幻,沙漠中的光线和玻璃建筑为我提供了完美的平台,使我能将加利福尼亚州的享乐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幻像融合在一起。

GB:是什么使你选择了加利福尼亚州的沙漠和罗伯特·斯通的金色宫殿?

MK:我是被那奇异的金色光芒和原始神秘的风景吸引到这片沙漠来的。罗伯特的房子是一处位于原始和浩瀚沙漠中心的建筑,紧挨着约书亚国家森林公园。这里的环境未经修饰,粗犷而狂野。这个房子本身也是十分空旷的,并且由玻璃所构成,这些巨大的玻璃墙为我的工作提供了极佳的介质,它们无论从内外看上去都是半透明的,将沙漠的各个层次反射出来,然而它复杂的反射面并不会使我感到困扰,一切都很明晰。沙子与玻璃和镜子组成了美妙的变奏曲,这一切都很有趣,这些表面反射和折射着,如此多的反射面,仿佛要将人迷失其中,像是被吸入这些照片中一般。这里是释放自己和创作的完美之地,我在尽可能去寻找风光和抽象的变奏曲下的协调之音。

GB:在你以往的作品中,我们通常会看到几个角色,但是在这个系列中,你的注意力只在一个年轻的女人身上,你是如何完成其中转变的。

MK:这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在荒漠里,一切都看上去很孤独,所以与一个人合作恰恰是契合这种情绪最恰当的方式。你要在沙漠中行驶数公里才能看到另一个人,它就像同时给予了你自由和孤独的感受,我想复制这个想法。我把拍摄对象确定成一个人的时候,摄影就变得不再像是拍摄一幅肖像那么简单了,更多的是在概念上的探勘。

GB:在拍摄中,你是否会更倾向于你在拍摄的是一个个体,还是说他们只是你用来操控的道具?你拍摄肖像的方式是否属于一种合作?

MK:我最好的作品创作于合作之中,洁辛塔和我已经工作接近十年了。我们最初开始拍摄“证据”系列时,她只有14岁。当她15岁时,她来到纽约,去看那些展览出来的她的大幅面的照片。这很奇妙。当我和一些我所熟知的人工作时,这是我的特权,我们分享着彼此间心心相印的情感空间。

影像 <wbr>| <wbr>Mona <wbr>Kuhn:裸体是人最中性的状态

影像 <wbr>| <wbr>Mona <wbr>Kuhn:裸体是人最中性的状态

影像 <wbr>| <wbr>Mona <wbr>Kuhn:裸体是人最中性的状态

GB:你是如何形容你与美丽和情欲之间的关系的?

MK:我喜欢在脑海里规划这些情感所呈现出来的画面,美丽,害怕或者其他感情。我的好奇心有着存在主义或是人类学上的参照。就像石洞里的壁画一样,我对当下我们该如何代表我们自身充满兴趣。情欲只是单方面的,极为片面的那个部分。

影像 <wbr>| <wbr>Mona <wbr>Kuhn:裸体是人最中性的状态

影像 <wbr>| <wbr>Mona <wbr>Kuhn:裸体是人最中性的状态

GB:我们知道你从罗伯特·格拉汉姆早期60年代的微缩作品中获得了许多灵感,但这件作品也提出了一些“阴险”的观点(至少对我而言),所以在你的这个被立方体所困住的作品中,也产生了一些问题,例如窥视癖和控制欲,不知你的看法是什么?

MK:我与观者一样有着共同的好奇心,关于我们需要多久才能使身体彻底转化成抽象的概念。洁辛塔和我共同的窥视欲都关系着我们能将这个视觉叙事推动得多远。但是在创作的过程中并不存在多少的控制。相反的,这只是好玩的,有趣的和复杂的一次经历。

影像 <wbr>| <wbr>Mona <wbr>Kuhn:裸体是人最中性的状态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