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冬奥会之前,摄影师和作家合作开展了一个长期的纪实项目

时间:2018-06-11 07:37:45 | 来源:OFPiX

摄影>作品分享>

摄影师和作家合作去完成一个长期的纪实项目,做得好的话,应该会成就一部耐看且震撼的作品。

荷兰的摄影师罗伯•霍恩斯特拉(Rob Hornstra)和作家兼电影制作人阿诺德•凡•布鲁根(Arnold Van Bruggen)在2009-2013年合作进行为期5年的"索契计划"项目(The Sochi Project)可以说是摄影和写作的一次完美结合。

索契是2014年冬季奥运会的举办城市,位于俄罗斯的亚热带地区的著名度假胜地,毗邻阿布哈兹,东靠北高加索地区,俄罗斯的恐怖袭击和暴力冲突大多源于这片区域。Rob和Arnold赶在冬奥会之前,立足索契地区,试图以人类学的方法,持续不断地通过各种图文报道来探索索契及周边地区的人、社会和环境的方方面面。

他们称这种图文报道为"慢新闻",针对具体地方和人物的故事,他们会经过大量时间去真正消化和理解其中所涉及到的问题,然后才开始用图文来探究某一问题或是某一段历史。而这种长时间跨度的项目,也让他们更能看清一些事件的本质,还有它们的发展演变。虽然项目进行了五年,但他们真正在这个区域呆的时间差不多是一年左右,他们更多是在做案头工作,还有考虑如何让这个项目持续呈现。Rob那些冷静冷静中时而带着些许幽默的影像和Arnold的纪实性文字,还有共同收集的历史资料创造了索契及高加索地区新的地方志。

关于"索契计划"

被围起来的国营农场,阿布哈兹难民被允许在这临时耕种,住在这个棚屋里,2009年。

缘起

Rob早在2003年就来到俄罗斯进行他的毕业项目,此后一直对俄罗斯的社会和文化有浓厚的兴趣。在2007年初,他和Arnold在那个受争议并充满冲突的阿布哈兹遇见彼此。阿布哈兹和格鲁吉亚多年来的武装斗争,使得破败的道路、曾被炸毁的房屋随处可见,而这里有超过一半的人去往别的国家和地区避难。这也算是Rob和Arnold对复杂的高加索地区的初探,阿布哈兹也是后来的"索契计划"中重点探索的地区。

从阿布哈兹旅行回来后的两人,得知与它只有二十公里之远的索契将举办2014年的冬奥会,这一消息使他们颇为震惊,以他们对这片区域的了解,在一个亚热带的海滨城市,又是被恐怖袭击和暴力冲突围绕的地区举办奥运会,而它所有的基础设施和体育场地都得从零开始建起,实在是个难以置信的事。Rob和Arnold抓住这个契机,两年之后,他们开始对这将有翻天覆地变化的索契及周边地区展开全面而缓慢的探究。

"在亚热带的度假胜地进行的冬季奥运会,被冲突地区围绕着,也是史上最贵的一次奥运会。短短的六年,一个‘世界一流’的体育盛会从头开始建成。" Arnold 在项目的最终出版物《高加索地区的战争和旅游地志图集》(The Sochi Project.An Atlas of War and Tourism in The Caucasus)书中前言的开头写道。这句话也道出了索契冬奥会和现实的强烈反差,亚热带和冬奥会之间的对比,冲突和事件之间的对比,贫穷和昂贵之间的对比,这些也是Rob和Arnold想要在"索契计划"里探讨的主题。

索契

索契地区的阿德勒,铁路经过的Kurortny Gorodok海滩。

当Rob和Arnold在2009年第一次访问索契时,离索契市中心只有二十公里的南部老国营农场,其周围村庄的居民已被告知,在几年之内,体育场馆、宾馆、媒体中心和一个奥林匹克村将取代他们的房屋和农场。而根据申奥书上所说,城市的主要古迹也将被拆除或改建,反映前苏联时代光辉的旧疗养院,将被改造成现代化的四星级和五星级酒店。

Rob和Arnold采访了那些被迫拆迁的老居民和关注索契建设的各界人士。几乎全世界的强制拆迁都有同样的境遇,如果幸运的话,如曾在前苏联时期的铁道部工作的Ekaterina 和 Viktor,从窄小的平房搬进更为敞亮的公寓,但也要面临新城市的适应、失去耕种的土地,高费用的生活支出等问题;而在索契沿海居住并开设私人旅馆和商店的居民,却没有享受补偿的待遇,这些人大都是在20世纪90年代的动荡时期迁移到这里生活,原先的住房其实都是非法的,拆迁命令下达后,他们也几乎没有理由反抗,只能自己另谋出路。

Ekaterina 和 Viktor搬迁前后的家。

另一边,地质学家、自然学家、律师和反对拆迁的居民等人抵制着不合理的房屋拆迁和索契里各种体育设施的新建,他们质疑奥运会遗留的诟病,污染的河流,不受控制的垃圾填埋场,在山区日益减少的自然保护区,无法正常工作的污水处理系统和绿色能源,这些都严重影响了索契的社会和环境。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向当局发出抗议。而Rob和Arnold采访到的普京政权的反对派也表明了他们的态度,"2014年的冬奥会使我们的海滨度假地发生了变化,确切地说,避暑山庄正在变成一个冬季胜地。"俄罗斯前副总理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说。他还表示奥运会应该在山地进行,所有的体育场馆应该出现在莫斯科、克拉斯诺达尔,远离索契。

如Nemtsov所说,索契绵长的海岸线,以及温和的亚热带气候,是俄罗斯著名的海滨休闲和避暑的胜地,许多人也称之为"夏都"。这里很少见到适合冬季旅游的娱乐项目,几乎没太多人会选择这个时期来索契游玩。而早在春和夏秋季节的旅游休闲旺季,却是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涌向这里,或是在疗养院休养和健身,或是在海边游泳和晒太阳,亦或是在餐馆和酒吧享受夜生活。Rob和Arnold探索了索契的历史传统和娱乐文化,寻访并拍摄了这些场所的面貌,来此地休闲娱乐的各种游客,还有遍布餐厅酒吧的歌手,一些歌手会全年在同一个地方演出,在夏季有更多歌手会在不同地方来回演出。这里的游客希望索契不要改变太多,消费变得高起来;而当地居民则希望奥运会可以给他们带来经济发展的机遇……随着溜冰场、奥运村、酒店、机场和火车站的新建,俄罗斯的夏都逐渐被改造成世界的冬季首府。"这个奥运会并不符合索契的城市气质,俄罗斯游客每年夏天涌向便宜的疗养院、公寓和酒店,他们乐于这样的方式。" Arnold在书中说道。

索契歌手

在一家夏日咖啡馆跳舞的男女

Rob和Arnold还指出,这个投入超过500亿的冬奥会,索契那些新的建筑工程仿似来自外太空的UFO的降落,同时,它也是普京的个人项目,只有少数普京的亲信从中获利。他们从采访的建城劳动者和当地的承包商中了解到,索契奥运也衍生出经济腐败。处于最低端的那些劳动者,受雇他们的是一些小公司,这些小公司又由另一个公司分包工程,而这些公司并没有直接受雇于奥林匹克委员会监督的主要建筑公司,当中出现了层层回扣,而那些劳动者的工资确是微乎其微。

索契周围的冲突地区

Shamgona以前的幼儿园,现在作为难民营,Shamgona是连接阿布哈兹和格鲁吉亚的小岛。

相对于索契里从无到有的体育场馆、公路、机场、隧道、火车站和滑雪场,索契的周边地区,那些时常爆发恐怖袭击和暴力冲突的北高加索地区和阿布哈兹等局势紧张的地带,却有着另一番的景象。它们也可能会因索契冬奥会的开展而发生变化,这也是Rob和Arnold的"索契计划"里很重要的部分,探索这片区域的历史和人们的生活状况,及这些地区与俄罗斯的关系。

阿布哈兹是离索契最近的一个冲突地区,在2008年,在南奥塞梯战争爆发之后,阿布哈兹也与格鲁吉亚,完全控制了宣称的全部领土并再次宣示它的独立地位,而后获得俄罗斯的承认并建交,但它未被大多数国家承认。尽管宣布索契成为冬奥会举办地以来,俄罗斯已采取措施,依据其大规模的军事力量,保持格鲁吉亚边境的稳定局面,确保阿布哈兹不再是冲突地区,然而阿布哈兹的内部却是不太平,政治暗杀是家常便饭,与格鲁吉亚的冲突也是暗潮涌动。

阿布哈兹的Tkuarchal,曾经是一个蓬勃发展的采矿小镇,拥有超过25000居民。自上世纪90年代就没什么工作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不到5000。

阿布哈兹的Tkuarchal。Ainar,7岁,他将来想成为阿布哈兹总统。

索契奥运会也被认为是阿布哈兹被国际社会承认和拯救当地经济的契机,Rob和Arnold探访这里时,发现政府在私人资助下修复了一些道路和学校,不少俄罗斯人也在这买下了几十家的餐馆和酒店,而在首都苏呼米也开起了进口家具连锁超市——宜家,日本和中国的餐馆、澳大利亚汉堡连锁店、ONLY服装店等商店也不断涌入。但当他们在2013年最后一次访问该地时,这里却还是原来的萧条模样,不少餐馆倒闭,而这里最赚钱的依旧是秋收的蜜橘产业。Rob和Arnold几乎走遍了这个小国,城市街道、邮局、学校、乡村、旅游景点和战争遗迹,拍摄了与之相关的人物。除了阿布哈兹,他们也来到格鲁吉亚,和同样脱离格鲁吉亚而宣布独立,也未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南奥塞梯。在Rob拍摄的那些影像细节里,可窥见这些地区因互相之间的战争冲突导致的家园破败,还有暗涌的危机。Rob和Arnold还前往土耳其等地采访了躲避战争的难民。

而在索契东边的北高加索地区,由于俄罗斯的强权政治,这里的恐怖袭击和暴力冲突不断上演。Rob和Arnold探究了这一地区冲突和暴力的历史,还有它的经济状况和文化习俗。俄罗斯也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来以安抚当地居民,消除极端主义和暴力。

这里的危险和威胁随时可能发生,当Rob和Arnold第一次进入这里,就被隶属FSB(俄罗斯安全局)的车臣士兵拘留和审问,而后也经历了几次同样的状况。他们试图通过一个个人物的图文故事来窥视这个充满危机的地带,他们寻访到退伍老兵,还有受战争影响而身心受害的人。这里关于人权状况的悲剧事件也是随时上演,谋杀、酷刑、不公正审判和腐败现象比比皆是。如北高加索地带山区的一位老师Khava Gaisanova,她的丈夫以及村落其他女性的老公都被当地所谓的安全部队暗杀或者逮捕,之后一直哑无音讯。而这里的宗教和信仰的纷争也使这一地区冲突不断,Rob和Arnold曾经采访的达吉斯坦人,因宣扬宗教自由而被反对者枪杀。

北奥塞梯别斯兰。伊罗娜(Ilona):"有时,到了深夜,恐惧会让我失控,我看见戴着面具的男人走进我的房间。"

伊罗娜的父亲,她的母亲在别斯兰的人质危机事件中去世,父亲现在和Aleta生活在一起 ,Aleta是一名老师,曾在学校里受到劫持。

别斯兰的体育馆,墙上是受恐怖袭击而逝去的人。

据Rob和Arnold两人在这一地带的探查,奥运会对于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北高加索地区因其复杂的局势,是俄罗斯最贫穷的地区,尽管这里有优美的旅游景色,可观的天然气和石油资源,还有大量的农田的牧场,但依旧大多数人活在贫困边缘。这里每人的平均月薪为300欧元左右,而首都莫斯科的月薪大约有1500欧元。在许多地区,失业率为50%,有很大一部分人是为政府工作。

Rob和Arnold最后一次去往索契及周边的高加索地区是在2013年5月,之后俄罗斯一直拒绝了他们的签证,在奥运会开幕前的探索之旅也成为他们的历史,给这片区域留存了今后重要的历史见证。索契奥运会除了种种存在的现实困境外,或许如Arnold在书中说的一句话,"这可能是索契奥运会带来的积极意义:这个地区丰富的历史、文化和自然之美,得到应有的重视。"

坐落于卡拉斯拉雅波利亚纳山谷的奥运村,是斯大林主义新古典主义和阿尔卑斯村的组合,2013年。

"索契计划"的实现和呈现

这个项目的持续开展,以及它的各种呈现方式,还要得益于他们找来合作的一个创意设计公司Kummer&Herrman。该公司由Arthur Herrman和Jeroen Kummer两位荷兰设计师于1998年成立,他们一直致力于给用视觉讲故事的人做设计,今年光圈出版的《中国摄影书籍》就由他们设计,他们在索契项目的实现和内容呈现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索契计划"的图书、展览和网站都由他们来设计。

他们帮助这个项目设计了众筹机制,在当时像kickstarter那样的众筹平台刚起步,而且是邀请制的运营策略。即使是现在,最成功的众筹也是偏向具有明确目标的短期项目,如"资助我的书"或"支付我的行程"。所以,为了这个项目的可持续进行,以及筹得内容呈现上所需的资金。他们设计了一个年制的捐赠机制,引用奥运奖牌,将捐助者分为金、银、铜牌,资助金额分别设定为1000欧元、100欧元和10欧元。捐赠100欧元以上的可以每年免费获得年度出版物,这个机制也确定了主要著作的出版节奏。当时,设定的铜牌捐助者预计是1000-2000人,以幕后的故事作为交换,可最终在给定的时间范围内,从来没有出现超过300位铜牌捐助者的情况。

为回馈捐赠者,Rob和Arnold出版了各种摄影出版物,有明信片、海报和摄影书等二三十种出版物。他们还建立一个至今仍在运行的多媒体网站,网站呈现出紧凑的编辑和严格的线性叙事,分为八个章节,从夏都索契到普京的私人项目,里面有大量的图像、地图、音频和视频内容,还有详细的章节故事。由于这种叙事方式,你会感觉就像在读一本书。他们还会在项目网站的商店里出售各种出版物,不少已销售一空。(点击"阅读原文",可看更多"索契计划"的内容)


 

"索契计划"项目的网站,有大量的图像、地图、音频和视频内容,还有详细的章节故事。还在商店里出售各种出版物。

在2013年,Rob和Arnold通过光圈出版社出版了《索契计划:高加索地区的战争和旅游地志图集》,这本超过400页的大块头摄影书,算是全面呈现"索契计划"的最终出版物,书的最后部分还有两人执行项目背后的花絮故事,从莫斯科到索契火车上的"艳遇"到这本书出版之时俄罗斯的拒签通知,可见他们这趟蓄谋已久的冒险之旅的惊喜、无奈和趣味。翻看这本书,你会惊讶于内容的厚重,里面的影像是会让你停留许久,而长故事、每张图片说明里或者短故事,或者简短的小说明,这些干练的文字与照片相互契合,丝毫不含糊。这本书设计上也属庄重,也有别出心裁之处,时常扑面而来的红色"引语"文字让人眼前一亮,还有夹着的小内页也让视觉体验丰富起来。 

如今,Rob和Arnold正在世界各地举办与书同名的巡回展览。

比利时的FotoMuseum,2014年3月2日-10月25日

图片均来自The Sochi Project网站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