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路:多重曝光下的城市心灵

时间:2018-04-17 11:13:00 | 来源:精英博客

摄影>作品分享>

和贾森·伊文思(Jason Evans)在街头漫步,越过城市的大街,穿过大学校园,或者仅仅就是在他家附近走走,你马上就会意识到他才是一个真正贪婪的观察者。他的双眼频繁闪动着光芒,照相机就在手上,整个行程不断变换着新的方向,甚至在谈话时也依然保持着这样的节奏。这样一种近乎“疯狂”的掠夺完全进入了一种内心的真实状态,一种内在的体验,属于他自己的瞬间。他这样说:“基本上说,我仅仅是一个街头摄影师,一个传统的、非常无聊的漫游者。但是我有能力成为一个拥有照相机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摄影师。”

那么,如何区分伊文思的作品和其他人作品的差异,也许可以从他所说的“持照相机的人”和摄影师的差异角度出发。这里所强调的,并非仅仅是呈现在我们眼前(包括照相机)的一切,他的作品真切地注入了心理学的力量,从而使观看变成了一种独特的行为。建立于2004年的伊文思的网页thedailynice.com作为一种新摄影的日常展示,却没有再补充添加什么。然而这样一种综合了摄影和情感的空间,伊文思经常收到粉丝的电子邮件,认为他们从中找到了自信。伊文思最近提及:“我是在观看什么,而非寻找什么,但是你可以通过寻找而看到什么。你真正看到的就是你所感知的……我们通过观看而看到了什么,然后才会感知。

在过去的八年时间,在许多城市的漫游,包括纽约、伦敦、巴黎何东京,伊文思编辑整理了这些影像组合成一个新的系列NYLPT,再次以个性化的方式,以摄影的名义华丽登场。这些作品最后编辑成书,并且做成了APP在iPad上发布。伊文思发现,要想跳出历史上著名摄影家对这些城市拍摄的表达是有难度的,因为这些摄影家的表达方式已经深深植入了他的意识中,于是他选择了传统的35mm胶片的黑白拍摄方式,先一卷一卷拍完,然后隔了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数年以后,再将这些胶卷装入相机,在同样的城市进行第二次曝光,有时候最多重复五次,毫无线索地将这些影像叠加在一起。

他说:“我放弃了摄影中的这一切:机遇,偶发瞬间,运气。决定性的瞬间已经被排除在外,不需要等待取猎获。一切都已经藏在镜头后面,进入胶片的平面。”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如万花筒般,仿佛千万碎片拼贴的迷宫,在万花筒的顶端聚集,构成一个框架。每一张照片都在传递一个城市多重的感受,也混合了伊文思对每一个城市复杂的情感空间,成为他精神层面的混合体。

从技术层面上看,尽管传统胶片的每一次曝光,类似于数码传感器的感应,但是这样一种对历史和现实的复合感,超越了以往的各种可能。正如他在2008年的文章《摄影在线思考》中所说:“相对高速发展却又让人生厌的数码技术,我的目标就是介于数字化和传统技术两者之间。两个系统都有其独特的可能性,但是我最终相信它们仅仅是一个硬币的两个不同的面而已。”

瓦尔特·本雅明曾经论及波德莱尔的《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中有关“漫游者”的论述。波德莱尔对于“漫游者”的论述,与街道、拱门街、商店等城市空间意象联系在一起。本雅明则如此描述人物与其所处的城市空间之间的关系:“街道成了游荡者的居所,他靠在房屋外的墙壁上,就像一般的市民在家中的四壁里一样安然自得。对他来说,闪闪发光的珐琅商业招牌至少是墙壁上的点缀装饰,不亚于一个有资产者的客厅里的一幅油画。墙壁就是他垫笔记本的书桌;书报亭是他的图书馆;咖啡店的阶梯是他工作之余向家里俯视的阳台。”

然而伊文思则将这一切变成了不再连贯的当代体验,同时对“决定性的瞬间”做出了个性化的诠释。他的新的目标或者新的可能就是落在了摄影的观察力上。和前面提及的“我们通过观看而看到了什么,然后才会感知”不同的是,反过来,我们感受到了我们的观看,然后我们才会去看。

贾森·伊文思:

贾森·埃文斯是威尔士摄影师,生于1968年,他最知名的作品就是与设计师西蒙·福克斯顿合作拍摄的穿成“乡村绅士”一样的年轻黑人男子系列照片,并在2004年被位于伦敦的泰特美术馆永久收藏,他曾在纽波特南威尔士艺术媒体与设计学院的时装和广告摄影学专业任高级讲师。

贾森·伊文思作品: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