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都有一群人,聚在一起琢磨怎么长生不老

时间:2018-03-09 10:06:33 | 来源:色影无忌

摄影>作品分享>

长生不老是人类根深蒂固的愿望之一。它混杂着人的求生本能,对青春的留恋,对死亡的恐惧,对未知的探索……肉体的脆弱让很多人转而追求精神永生,或者来世转生。

随着科技的发展,出现了“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概念。它是指“断定可以并值得应用理性(科技)根本改进人类自身条件的智力和文化运动,特别是要开发和制造各种广泛可用的技术来消除衰老问题,极大地增进人的智力、生理和心理能力”。

超人类主义者的年度盛会 RAADfest 创办于2016年。组织者和上千名参加者们齐聚一堂,希望通过尖端的技术,寻找到永生之路。

比如用先进的人工智精确复制我们的思想,无限期地保存在网络计算机系统中;借助人体冷冻技术将人的身体保留至未来,直到科技能够治愈一切疾病时恢复;基因治疗和脱氧核糖核酸能够隔离和消除衰老的生物学原因;新的精神药物有助于改善认知能力和情绪状态;人造器官则可以提升人体的机能。

他们也相信生物技术将会创造出坚不可摧的,能够承受外层空间低压的人类,以适应殖民行星的新环境。

下面,七名 RAADfest 与会者热情洋溢地谈论了他们对于长生不老的看法和愿景:

JIM STROLE,68岁

People Unlimited (无限人类)联合创始人兼总监

© Jennifer Hueston,TOPIC

我想要更强健有力的身体,可以承受任何东西——包括太空旅行的坚强骨骼。我想重新体验二十五岁的巅峰时刻。为了保持活力,我们将采取一切创新措施。

战胜死亡后,我们将能够探索整个宇宙。美国航空航天局已经在研究基因年龄的逆转,因为他们知道太空旅行的漫漫长途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一旦我们能够对抗衰老,我们就能到达遥远的星球,播种生命的种子。但是我们首先要克服衰老和死亡。这是第一步

© Kidmograph,TOPIC

NATASHA VITA-MORE,67岁

艺术家,设计师;Humanity +董事会主席;《Transhumanist Reader》合著者

© Jennifer Hueston,TOPIC

进入超人类阶段,我的皮肤将由纳米结构组成,具有大量孔隙以供身体通气。它几乎就像一种网格,但感觉比皮肤更光滑,并可以改变纹理。

我想要青铜混色的纹身,可以随意转换设计风格。头发可以改变长度或形态,眼睛会有微距和伸缩变焦功能。我的器官可以替换,就像车辆可以升级零件。甚至性别也能自由选择,以应对不可思议的雌雄同体新时尚。

© Kidmograph,TOPIC

BEN GOERTZEL,50岁

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机器智能研究所前所长;Humanity+副主席

© Jennifer Hueston,TOPIC

我将自己的未来看成是多重分化的个体。我希望自己基本上保持人的形式,但是不会生病,能更好控制自我思想和情感。我想看到其他版本的自己,比如能在水下呼吸或者在外太空飞行的。谁知道有多少种可能?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种生活,提供了更多的思考:你有很多种乐器可以学习,还有很多种语言可以掌握,可以尝试无数种旅行和艺术形式。

现在我不会想死,因为有这么多有趣的事情要体验。但是如果活了几个世纪或者一百万年,最终我还是会选择死亡。

© Kidmograph,TOPIC

PETER VOSS,63岁

人工智能研究员人员;未来主义者;AI实验室AGI Innovations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

© Jennifer Hueston,Kidmograph,TOPIC

现在我的生活围绕着人工智能展开。在未来的无限生命中,我可能会想要尝试不同的生活和思考方式。我已与Alcor Cryonics签约,在我死后冷冻保存头部。我希望当我在未来醒来的时候,拥有一个用自己细胞再造的身体,不过,一个机器人的身体也不错。我对任何新的体验都抱有非常开放的态度。

© Kidmograph,TOPIC

ZOLTAN ISTVAN,44岁

2018年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竞选人;企业家;作家

© Jennifer Hueston,TOPIC

我一直想成为一名生化电子人。我敢打赌,十年之内我能砍掉我的手臂,换一个看起来几乎完全一样、但是截然不同的新仿生手臂。我还会拥有一副新的骨架,金属支撑连接其他合成骨骼结构。三四十年之内,我们的身体可能一半被机器取代。

© Kidmograph,TOPIC

BERNADEANE,80岁

People Unlimited联合创始人兼总监

© Jennifer Hueston,TOPIC

我希望自己看起来很棒!我想留住四十岁的身体,并且能够飞行——而且不需要翅膀。我只是想成为一个强大的女人,拥有充沛的体力并保持下去。我肯定会访问其他星球——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类将在其他星球上生活。

我不想死,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根除死亡,但我认为活着要比死去好。

© Kidmograph,TOPIC

MAX MORE,53岁

Alcor Cryonics首席执行官;超人类主义哲学家;未来主义者;Extropy Institute创始人

© Jennifer Hueston,TOPIC

我头骨里面的纳米结构会比钛更坚固,即使我从山上摔下来也没有问题。我想以每小时500英里的速度骑自行车,然后摔倒——仍然不会死。我的身体可以适应不同的环境。如果我要爬上火星的奥林匹斯山,我需要一个不依赖氧气的身体。

我想成为一名专业的舞蹈演员,虽然这需要很长时间的练习。我想掌握一切技术,得到一切权力。在虚拟现实中,你可以过滤掉任何不想看到或听到的不愉快事物,比如一个尖叫的孩子。

© Kidmograph,TOPIC

当然,超人类主义者很少关注永生的真正成本究竟会是什么:社会秩序的崩溃,世界上剩余资源的迅速枯竭,以及加倍的社会不平等,因为只有那些有能力永远活下去的人才可以这样做。

生存是人的本能,不过死亡也是生命意义的一部分。万物终有尽时,正是因为人生如此短暂,所以才难能可贵。

本文编辑整理自TOPIC.COM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