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审视“手机摄影“

时间:2017-11-27 13:45:11 | 来源:瑞相馆

摄影>作品分享>

iPhoneography列位影像艺术殿堂

曾几何时,号称“史上规模最大的iPhone摄影艺术展”的国际手机艺术节(LA Mobile Arts Festival of International Artists),于2012年8月18日至26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这个全球范围的第一届行动电话影像艺术展览,广集来自世界30余个国家和美国25个州的225位艺术家参加,展出作品600多件,其中绝大多数为手机拍照影像,还包括少量的数码绘画和装置艺术作品。主办方iPhoneArt.com网站开辟互联网际的广泛传播空间,未及展览开幕,相关信息已经插翅传遍全球。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在数码影像革命发生之际,人们在意的是电子科技对传统胶片的颠覆,谁也没有料到手机横空出世的拍照功能,吹皱一池春水,大举侵占了数码相机刚刚淘汰传统相机后的新兴领地。虽然许多艺术家声称iPhone作为他们的主要通讯工具,并不只是用来拍照。而致力于在移动通讯设备上拓展艺术表现的iPhoneArt.com网站创始者说:“这仅是向人们表明的一个真正有创造性的工作机会,移动设备有更多的可能性,将远远超过人们的期望。”iPhoneArt.com网站为艺术家提供了一种新的创作平台和交流社区,有助于促动手机结合技术与艺术而开启一种新颖的艺术形式,甚或是一波突破观念疆界的新潮艺术生态。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具有高像素拍照功能的手机上市之初,并未受到摄影爱好者们的格外重视,比起道貌岸然的名牌数码旗舰产品,能照相的手机只不过被当做一件lomo式的简易拍照玩具。然而自打iPhone级的智能手机配置上各种特殊效果的影像处理软件,加之互联网的快捷传输,不期然地把手机使用者都催生为泛摄影的日常生活拍手,就像胶片摄影时代的全自动傻瓜相机问世,一下子掀翻了摄影的贵族体制。手机已经被公认为是一种“不求人”的拍照设备,其物美价廉体的优越性,体现为不像数码相机还需要配置电脑和宽带进行图像处理再行传播。手机自带的无线传递功能,兑现了有效地立拍即传的网络社交之欲求。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所以,洛杉矶国际手机艺术节的海报设计,采用的是飞机发明者怀特的早期飞行器试飞的画面。组织方认为手机的普及近乎飞机的发明,为人类的移动行为,创造了无可限量的愿景。由此,一个新造的英文单词水到渠成——iphoneography,手机+摄影,更其突显出个人拍摄的自主创造性。火车、汽车和飞机这些移动交通工具的发明,以其方便和快捷在实际意义上缩短了人类地理空间的距离,而移动手机电话的发明,则超越了地理空间的限制,从而开启了地球村的时空概念。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洛杉矶国际手机艺术节的主展场布局设计,彰显手机摄影的无远弗届性质。进口处开门见山就是一面由数十部ipad平板电脑排列聚合的展墙,其中每一个ipad都无休止地循环滚动着iphoneography的创意影像。一眼望去,变幻万端千姿百态,缤纷溢彩目不暇给。如果这显示了手机摄影与时俱进的新潮性,仅一条过道之隔的单间里面,居然是布置为古香古色18世纪古典客厅的展室,各种数码打印的彩色照片,被混迹于质地斑驳的古董文物之间,散发着时光隧道的撩人怀古情结。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手机艺术节的展览图录小册子里,关于手机摄影的简明历史概述指出:“今朝,iphone、ipad和其它移动设备的技术,继续传承结合着旧与新的创意想象。”并援引传统摄影时代的名家、美国摄影家兼电影人保罗·史川徳的语录:“艺术家的世界是无限的,从他生活所在的远地或身边,创意无处不在,灵感经常就在入门之阶。” 手机艺术节的策展人,显然有意将手机拍照跟史川徳所言的艺术“入门之阶”(doorstep)相提并论,提示艺术家的世界无远弗届之道理。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海报,2012

第一届洛杉矶国际手机艺术节的策展方略,毕竟落实于艺术基点。展出作品的题材,规避了快拍摄影无可置疑的直接记录性质,这一点跟中国的手机摄影赛多侧重于现场纪实报道的内容不同。洛杉矶国际手机艺术节之所以名为“艺术节”而非摄影节,主要是体现英语特指美术的Fine Art实质,即造型语言的表现形式乃是决定性的艺术要素。因此,压倒多数的入选作品为彩色图像处理之影像,即使偶有黑白影像,也属美术素描格调的黑白,而非感光材料的黑白。另一特点是作品幅面仅相当于专业照相机照片展的小幅尺寸,但影像的色调影纹之细腻层次,皆设计营造得一丝不苟十分讲究,大部分影像都刻意强化抽象或夸张的视觉效果,看出策展人和创作者的审美共识,偏重于以智能手机之当代科技的魔术性,再现摄影术发明前期使用绘画暗箱模拟绘画的典雅情趣。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第一届手机艺术节,洛杉矶,2012

洛杉矶国际手机艺术节给人留下总的美学印象,是一种利用便捷的数码特效程序工艺,大规模彩色化地再造达盖尔法和卡罗法化学工艺相片的古典摄影意向。继承传统与推陈出新的创造性发挥,加上增强画意元素和设计构成的形式感,着实为手机这种灵巧的新兴拍照工具,拓展了兼可怀旧复超越现实的艺术创意技巧。

由此意义而言,手机拍照的现场抓拍在题材上尽管无所不能,但表现方式趋于雷同。而以手机摄取生活中闪耀灵感的素材,经过主观的个性化视觉效果创造,其艺术形式的丰富性和感染力,则可以进行无限的想象发挥。手机影像的艺术创作吸引力即在于此。

洛杉矶国际手机艺术节的活动内容,还包括到观光名胜的圣塔莫尼卡海滩,由导师现场示范拍摄壮观的海上日落景象;手机拍照的特效处理技法,及数码影像打印输出照片;还有收费的手机人体摄影工作坊。主办方之一的iPhoneArt.com网站,当时在全球范围召集有5千多个会员,其中半数在美国之外。主办方有意籍由举办洛杉矶国际手机艺术节,企图开拓“当代移动艺术运动”(The contemporary mobile art movement)的新型创意空间。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2005年9月,号称“世界上第一个手机摄影节”的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China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Festival),由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组委会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山西有限公司共同策划,成为当时世界最大摄影节浩瀚展览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此机构为手机大众搭建了一个手机摄影艺术展示的平台,自成功举办以来,受到了中国广大手机摄影爱好者的热烈欢迎。

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平遥,2010

据该机构网上公布的统计报告:?2005年至今,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的参与用户已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参赛人数和参赛作品都创造了全国同类活动第一的好成绩。2005年参赛作品为4千余幅,2006年参赛作品为1.8万余幅,2007年参赛作品达到4万余幅。以“开放的中国·激情的奥运”为主题的第四届手机摄影节,从2008年1月24日至9月25日历时8个月,共分为欢欢喜喜过大年、神州大地春常在、万众欢腾迎奥运三个赛季。期间举办的系列活动,如在山西省各大旅游景点开展“欢乐假日”,并结合“赛在北京、游在山西”推出“魅力山西——中国移动手机摄影作品征集与旅游景点互动”,将旅游文化及彩信科技、影像文化、新颖有趣的互动活动相结合;奥运火炬在山西传递期间,中国移动山西公司鼓励观看奥运圣火传递的手机用户拿手机拍照并参加活动,收到作品千余幅。在国内作品征集的成功经验上,第四届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开放国际端口,接收到来自韩国、日本、奥地利等国的参赛作品近百幅;在接收外国作品的同时,中国移动山西公司在印度旁遮浦邦国际摄影节上成功举办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精品展,吸引了韩国、印度、新加坡等国家摄影爱好者的关注。此外,为给消费者选购拍照手机提供正确的信息与市场引导,促进拍照手机性能与影像质量的进一步提升,第四届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特增加“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最佳拍照手机排行榜”发布及最佳拍照手机评选活动,共评选出10款最佳拍照手机。在2008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以“切片——手机摄影也艺术”为题的第四届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精品展更是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目光。在评选出的六类奖项中,奥运皮划艇冠军孟关良、亲历汶川地震的记者张恩荣获得特别奖,来自山西省五台县的工人张艳青拍摄的以农村学校为题材的作品获得金奖,体现了手机摄影的大众化意义。除“即拍即传”外,中国移动山西公司还为本次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新闻中心提供WLAN无线上网技术支撑,大展组委会和新闻媒体可通过无线上网进行方便快捷的新闻发布和稿件传送。2009年以“激情·梦想”为主题的第五届手机摄影节,共分为四个赛季,来自全国31个省市区的参赛作品突破30万幅。2010年全中国70万手机拍客,围绕主题“感动·分享”展现精彩瞬间,留住美好记忆,将手机摄影这一新的艺术形式推向一个新高潮,展览项目突出“个人视觉日记及大众视觉日记手机摄影”,通过拍摄、传播、展示、参赛等系列活动,丰富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陶冶了健康向上、富有品味的生活情趣。

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平遥,2010

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平遥,2010

中国社会后来居上迅速拥有世界最多的手机数量,手机拍照波澜壮阔地纵横神州。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不失时机地激起手机拥有者们的拍照兴趣,同时给出理论地位:“手机摄影是现代通信技术与高尚艺术完美结合的产物,是摄影艺术发展史上一次新的革命。与传统摄影相比,手机摄影不仅快捷方便,而且具有很高的即时性与可分享性,是普及摄影艺术、丰富大众文化生活的最佳途径,也是人民群众记录身边每一个生动、感人、美好瞬间的最佳手段。”山西移动公司副总经理柳耀玳在2010年6月中国移动手机摄影节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像素不高不要紧,取景匆忙也无妨。……让每一个手机用户都有可能成为艺术家,成为社会历史发展的记录者。”手机摄影艺术由之成为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大众化艺术,手机拍照更成为当代人在数码科技时代的一种日常生活方式。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悉尼大学学者克里斯·切希尔(Chris Chesher)的著作《在影像与信息之间:摄影历史中的iPhone照相机》(Between image and information: the iPhone camera in the history of photography 2012),专门做了相关文化技术(Cultural Technologies)、移动传播(Mobile Communication)与iPhone手机之间关系的移动媒介(Mobile Media)研究。他将摄影的历史从影像传播的角度分成四个时期:第一阶段是柯达照相机时代;第二阶段是数码照相机时代;第三阶段是带拍照功能的手机时代;第四阶段是智能手机+社交网站时代。

“直到2004年,当多媒体信息的发送不再成为障碍,手机上的照相机才真正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此观念引自网络文章《闪亮的方块:手机里的帝国新疆域》。手机摄影之为数码影像的革新实质,即插上网络翅膀的数码影像之创世纪的传播方式,所产生的媒介革命效果,该文章也予以了雄辩的揭示和论证:“影像传播的活跃必须有赖影像生产能力的进步,柯达相机的出现是这个历史的开端,以1888年第一台柯达相机面世为标志,柯达让普通人也可以接触摄影,不过,传播渠道却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因此,这一时期的大众传播,仍然只是少数人拍给多数人看,私人影像止步于人际传播,人们彼此捧着家庭相册交流。进入新千年,胶片在大众传播中的使命已经结束,在经历第二和第三阶段之后,到了第四阶段,影像传播达到一个巅峰时期,此时,传播渠道不再被垄断,每个人都有图片发布的个人平台,它使得图片的生产也汹涌澎湃。主攻数字影像研究的纽约大学教授弗莱德·里钦(Fred Ritchin)一直提醒人们注意,不要把胶片时代的概念套用在当下,他指出:数字摄影不再是传统的摄影,恰如汽车和四轮马车的区别。如今,全球每日的照片吞吐量根本无法统计,一个数字是:2014年,美国几家主流社交网站每日的照片分享数量是十八亿张,是去年的三倍之多。但在庞大的、让人眩晕的数字背后,还有另一个统计结果,滔滔不绝涌入网络的照片,其中有差不多一半照片在不到十秒之后就消失了。(数据来自2014年5月29日美国硅谷风险投资公司KCBP的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发布的《2014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一些流行的即时通讯软件,比如Snapchat就设计成照片阅后即焚,根本不用保留下来。Snapchat的创始人伊万·斯皮格(Evan Spiegel)在一次发言中谈到:‘我们就是今天的我们、当下的我们,我们不需要捕捉‘现实世界’然后在网络上重建……我们不仅可以围绕着照片沟通,还能即时通过照片进行沟通……数字媒体已从作为自我表达的手段过渡到作为沟通的手段。’”

这不禁令我回想起1980年代末,我在美国大学研习摄影时交往的一个主修化学的研究生朋友,他出身于印度婆罗门种姓的富裕家庭。一天他取回柯达胶卷扩印的彩色照片,浏览过一叠彩照后,挑出其中两张他满意的个人相片送给我留念,随手就把一卷底片扔进垃圾桶。我见状目瞪口呆,问他:你不留下底片再加印照片吗?他诧异地反问:我从来都是这样印出照片就把底片扔掉,What’s Wrong??我反倒被他问个哑口无言。二十年后我这才明白,敢情是这位富家子弟早就是Snapchat的践行者,在他的意识里即便传统工艺的底片印相,也不过都是“一次性”的玩意儿而已。传统的“留底”之资料观念,在他的意识里压根儿就不存在,这类在上个世纪的Snapshooter(快枪手),天生就是今朝?Snapchat行径的开路先驱。

因而,著名的报道摄影图片社VII的经理人史提芬·梅耶(Stephen Mayes)就此现象指出:我们和摄影的关系已经变了。在图片社摄影师的聚会中,大伙儿互相用手机拍照并将其放到社交网站上,史蒂芬·梅耶说:“我从这里看到两样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事情。这是第一次我看到你们从摄影中得到乐趣,拍照的时候在大笑。第二,你们拍摄的照片不再是档案,不是为了记录而存在,而是一种富有流动感的,经验混杂其中的过程。”

2015年中国丽水摄影节手机摄影展现场

程序先决的世界

此标题为网络文章《闪亮的方块:手机里的帝国新疆域》的原措词。数码科技已然生造了一个“虚拟的世界”,而这又等于是个“程序先决的世界”,此类说法着实有些妙不可言得深不可测。该文章论述得言简意赅,在此再引述一段出来:

“我们恐怕要在这里重新审视一下‘手机摄影’这个说法,说实话,这显得有点乏味,因为手机把快照推到无与伦比的新境界,让街头摄影得到复兴,使得新闻摄影有更多可能——也有更多敌人。手机拍的照片已经被挂到了画廊的墙上,摄影节、比赛,也都围绕其展开,但这一切似乎都仍然是旧摄影时代的一个拷贝。乔布斯对此肯定不屑。当日本手机厂商们比拼手机摄像头的像素,诺基亚甚至将其提升到令人咂舌的四千一百万像素,苹果公司却把人们带入了APP商店。乔布斯的传记作者提到,老乔有想要改造三样事物:电视、教科书以及摄影。在其去世之前,他曾约见光场相机(Lytro)的发明人,这种先拍照后对焦的照相机,已不能为传统的摄影体系所涵盖。所以,当你走入苹果的APP商店,在这里埋头建设摄影新帝国的不再是当年那些浪漫的化学家,而是宅男程序员。

光圈快门这些机械的玩意儿早已被APP取代,它能变换出你无法想象的效果,用其呈现湿版效果?这只是少数摄影人的一种恋旧。新的帝国颇有点儿物是人非的感觉,对于程序员来说,摄像头不只是一个‘照相机’,它还是一个视觉信息的接收器,信息可以存储、传输、分析、处理。比如,手指放在摄像头上,可以测量你的心跳;手机能够转眼就变成复印机;它帮你辨认植物,翻译……总之,什么都可以先拍下来再说。Instagram的发明人也是硅谷来客,你羡慕他们?那是当然,因为这不仅仅是十亿美金的问题,而是执掌一个新的帝国疆土——这里已经有数亿的居民。未来还会有什么,随着谷歌眼镜的到来,各种增强实境效果的运用,手机恐怕更是一个进入虚拟世界的桥梁,当年柯达著名的广告语是,你只需按动快门,剩下的由我们来做,而现在恐怕则是——按动快门之后,你还可以做得更多。在新的影像王国里,照片将不再只是一个凝固的切片,借助各种应用程序,魔法还有更多。”

由此可见也由此可知,如果摄影术算得上是一种视觉魔术,那么支撑摄影术发展的科学技术,就更是一种魔法无边的魔术。如许推导起来,或许我们当代人的社会生活,也滋长了不同程度的魔术性质。例如,已然跟当代人的日常生活形影不离的手机,俨然已经成为人体生理器官如眼睛、耳朵和大脑的物化延展。因而,人类与科技之间的关系,也史无前例地越来越变得错综复杂,莫明其妙,扑朔迷离,甚至匪夷所思。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