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大理国际影会 | 杨延康策展:六人联展

时间:2017-08-14 08:00:00 | 来源:大理国际影会

摄影>最新资讯>

“守望家园”是第七屆大理国际影会展览主题,家园的定义是什么?我们怎样去守望?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当今眼下,物欲横流,江湖乱世,我们在哪里驻足?在哪里守望?灵魂能不能跟上脚步?

这届影会我策展了高志勇、王小红、支江、张华、刘永建、井源等六人的展览,他们都在用不同的照片诠释着家园故事,表述着他们生活工作中有关的人和事。感恩这六位摄影友人,把初生的婴儿托付给我,端祥着带给大家,喜悦祝福之时也听听他的啼哭......

高志勇来自西藏,《巴定村》是他驻村时拍摄的全家福。涉及西藏的摄影专题 皆是,高志勇却用最朴实的家庭合影照方式把人物抽离出来,回到自然中对人性的把握、描绘及表达。这壁画般 30 米的长卷展示,如同奔流不息的江河,在吟唱着来自高原圣地的信仰之歌,善良纯朴的藏民族,內心涌动着感恩和敬畏之光芒。

王小红的《造像》,用拟人化的手法,在制造神像的过程中使之产生荒诞、幽默而风趣的动向,遮蔽中的神灵对话,视觉错位,用当代的摄影语境去呈现佛对于众生,对于信仰,是一种神化,一种境界,一种禅意。王小红用女性的直觉细腻而温暖地触摸照片。

支江展示的《时光》,采用了并置的方式,黑白与彩色之间时光跨越二十年,这二十年,正是在全国各地城乡百废待兴重要转折之时,不经意间的流逝,不经意间的记忆,支江记录了他的家乡浙江湖州、南浔区水乡古镇百姓的生存环境和日常生活的变化,让纪实摄影的本性如同念珠般串起散落的家园。

张华的《遗、拾》,让我们思考在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中,大量的拆迁让家园流失,人性流失,温度退减。消失的已不可再生,失去的家园只能用影像去珍藏,老城遗留给我们的一切,正在逐步的褪色为记忆,捡拾回的照片只是当下的时间与空间的切片,这些照片或许能让多年以后回溯时光,借着这浮光掠影,穿越历史,回归到岁月的现场,这可能也是立此存照的意义所在。

刘永建的《那么远、那么近》,拍摄了不一样的非洲。非洲!当下时尙流行的摄影天堂,刘永建又怎样乐此不疲地去远行?他用当下的眼光去拍摄非州,把他方当作故乡,在人类的大家园中找到自己的家园。那么远,那么近,远是距离!近是心灵!

井源来自济宁消防支队,他展示的《浴火》正是家园灾难的涅槃。这些浴火之后,发生形变、扭曲、或是质变的物品,经过火灾现场的周遭,产生了另外一种镜像,改变了它们温存实用的命运,这个命运是抽离而异变的,重塑而无可预测的。井源用当代影像去重生,使物质和精神产生了置换,让我们在浴火中重新思考,重新认识,而有了新的定义和价值。

在这里,在这六人的联展中,我们从天堂,信仰回到人间,在思考家园的去向和遗失,生活在别处,有诗和远方,还有苟且,从自身出发,用攝影洞见!安放灵魂 的地方就是家园。

——策展人:杨延康

巴定村的“全家福”
摄影:高志勇

我来到巴定村快一年了,近一年的时间,我被巴定村村民的快乐感染着,我对这里的人们及一草一木充满了恋恋不舍的情怀。于是,在我快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萌发了给全体村民照一张“全家福”的想法。那天,太阳爬上高原4100米的高度,巴定村42户人家,325人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土地上集合,人们古铜色的肌肤,似阳光般的色彩,似远古流动的血脉,一切显现得是那么随意而安详。巴定村的“全家福”由此定格。

在巴定村,我经常看见和体验到这样的情景及生活。远处风中的青稞垂首摇曳,丰收的景象如同春天二牛抬杠开犁般,有着相似的喜悦。高原上所有的人家如同一大家人,随意走进一户人家,都是自己的家,都会让你享用到糌粑的香甜和浓浓酥油茶的醇厚,牛羊游走在村里每棵树间的每寸草地中,在牛粪饼燃烧的炊烟里若隐若现。这里没有网络,甚至缺电,这里原始至极,淳朴至极,可这里没有因此而沉寂,人们的歌声时常飘荡在村里的每个角落,人们的舞姿时常映照于这里的蓝天白云下,人们快乐而简单,虽然物质贫乏,可精神富足。

巴定村坐落在西藏日喀则萨迦县,人们过着半农半牧的日子,这里如同西藏的许多农牧区一样,缺少现代化的设施,交通和通讯相对落后,可这里人们的欢笑、歌声、舞姿、爱情等快乐的元素一样不缺,人们因此而愉悦,生活因此而充实。有人常说,热闹是别人的。在巴定村,热闹永远是村里每一个人喜爱和拥有的。青稞是粮食,还可以酿造出充满热情的液体,巴定人可以一天一天盘坐于阳光中,一夜一夜端着青稞酒杯就着璀璨星空,喝个不停,歌不停,舞不停。就这样,巴定的欢歌笑语随风荡向了远方,远方就有了无数倾听的耳朵和数不清的关注之眼。

在巴定村的日子,我从未感到过寂寞,哪怕一丝带着泥土芳香的风,一叶透出黄昏的光,都会让我欣喜若狂。在我按下快门,拍下巴定村的“全家福”时,我听见了山那边雅鲁藏布江滚滚的涛声,巴定村人的笑颜已融进了我心底,我将他们呈现于你们的眼前。此时,我的心中早已春暖花开。

巴定合影局部

造.像

摄影:王小红

制造之像,是由一根根平平常常的香樟木,经削磨、造型、雕刻、上蜡、油漆等几十道工序后生成。制造的像有三层楼高的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也有小到几公分高的小弥撒;有慈眉善眼的,也有面目狰狞的;有端庄秀丽的,也有丑角神态的;品种竟达几百种。这样一种宗教的偶像化符号却具有的天然感染力,经过庙堂之气的神性附依,吸引着万众善男信女去顶礼膜拜。

我在拍摄造像的过程中,力求让佛像从物质性里跳出来,形成从具象到抽象的转化过程;用拟人化的手法,产生了荒诞、幽默而风趣的画面。让神灵对话,让视觉错位,用当代的摄影语境去呈现佛对于人性,对于信仰,对于人生,是一种神化,一种境界,一种禅意。 我力求去表达那个贯穿于每个人心中的“像”。在这里,物象变得单纯而抽离,仿佛给我们带到梦幻般的神界。

时间

摄影:支江

黑白作品拍摄于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期,记录了当时江南水乡百姓生活状况,彩色作品拍摄于2013-2017年间,江南水乡百姓富裕后的变化当下的生活场景。

遗·拾

摄影:张华

遗:遗产、遗留、遗失、遗弃。

是谁的遗产?是谁的遗留?

是谁的遗失?是谁的遗弃?

拾:拾取、拾光、拾掇。

拾取那些已经过去的和即将过去时光片段,

拾掇那些被遗弃的和即将发生的光和影。

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人口不断增多,在利益和金钱的驱使下,城市失去了温存,变得物欲横流。2013年至今,我经常穿梭于家乡的大街小巷,拍摄正在拆迁的老城,它让我的内心隐隐作痛。曾有一位老人主动邀请我去参观他家260多年的老屋,临走时他发出了一句感叹:“给多少补偿都不愿拆呀!拆了以后水城两百多年的历史在哪里呀?”每个有历史的城市都应该有自己的历史文化遗迹,它能真实的反映这座城市的发展及历史演进,是城市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也是城市底蕴和魅力所在。然而随着老城的拆迁,这一切都变得荡然无存。

我游走那些拆迁的废墟里拍摄,用物象留住那即将消失的记忆,我时常会在废墟里发现一些被遗弃的家庭照片,它们被岁月腐蚀变成了另外一种镜像,那些若隐若离的人和事会让我感到莫名的感动,我将这些老照片捡拾回家进行清理,那一张张不同年代的老照片使我对那个未知时代的冥想变得更加清晰可见,青春、理想、岁月和生活……

消失的已不可再生,失去的家园只能用镜头去珍藏,老城遗留给我们的一切,正在逐步的褪色为记忆,记录老城的变迁,已经变得刻不容缓。照片只是当下的时间与空间的切片,就像我拾回的那些老照片一样,这些照片或许多年以后能回溯时光,籍着这浮光掠影,穿越历史,回归到岁月的现场,这可能也是立此存照的意义所在。

识得城,回得家,在时光岁月中抚慰灵魂的居所!

那么远、那么近
摄影:刘永健

策展序言

杨延康

非洲,当下时尚流行的摄影天堂,那么远,那么近、、、

延用树勇兄的一句话问道“你为什么总去非洲”?

来自贵州的摄影师刘永建,2016年5月又开始了他第八次非洲之旅。75天非洲独立之行,要转十八趟飞机,经历了17个国家,沿着赤道由西到东途经佛得角、塞内加尔,几内亚比绍、几内亚、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科特迪瓦、加蓬、 圣多美与普林西岛、赤道几内亚、乍得、中非、尼日尔、苏丹、南苏丹、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东到红海、、、

这些排比句一样的非洲地名,刘永建需一趟走完。不同的人和环境,不同的生活和安危,艰苦的条件,气候不适应,风餐露宿,身心疲惫,误解惊喜,五味杂陈考验着这小个子的男人。75天怎样拍摄和度过?什么力量能让他坚持下去?钢铁般的意志还是柔软的心灵?

你从哪里来,要往何处去?非洲不论你去过多少次,是否能真正读懂她的人文情怀?动物的野性?还是当下发展的非洲?我们只是浮在表面不断的复制,有意义吗?比比皆是的异域猎奇充斥着眼球,你的百次非洲又能证明什么?

阳光把银鹰的身影投射在天穹中,带着刘永建又一次走进了非洲。历史的印迹,议会大厅如潮般红色的地毯,殖民主义建造的楼宇外劳作的工人,那徽笑的女人撩起让人心动的花裙,人物的精神现状?内心散发出来信息?此岸彼岸的人们要去那里?信仰抚慰着人们的心灵和苦难、、、当下发展的非洲才是视觉的焦点。通过符号、形式、人和自然的关系,撑载着摄影语言,表现着现在的非洲,驶向我们的眼前。刘永建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非洲,这是他用心去感受的人类家园,他想表现的非洲文化与精神。我们不在用“文明”亵渎非洲,非洲有自己的真实和尊严!

非洲!那么远,那么近!远是距离,近是心灵!

浴火
摄影:井源

策展前言

杨延康

浴火在精神性和物质上获有双重之意。浴火之后是否能够重生?对于涅槃中凤凰来说,似乎可以,但是在一场残酷的现实中,就没有那么浪漫了。作为消防摄影师井源来说,拍摄火灾现场物品影像资料,是经常要做的工作。资料积累多了,他惊奇地发现,这些浴火之后,发生形变、扭曲、或是质变的物品,经过火灾现场的周遭,产生了另外一种镜像,改变了它们温存实用的命运,这个命运是抽离而异变的,重塑而无可预测的。通过在浴火中获得重生物品,井源用当代影像重新去呈现,使事物的物质性和精神产生了置换。我们在浴火中重新思考,从新认识,而有了新的价值和定义。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