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后院:冰岛

时间:2017-07-21 16:31:05 | 来源:林路精英博客

摄影>影像批评>

艾格涅斯扎卡·索斯诺斯卡(Agnieszka Sosnowska)这样说: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摄影就是让观众看到世界是什么样子的。然而进入大学不久,我就意识到摄影也可以讲故事。在马萨诸塞州艺术学院学习摄影的时候,我就开始拍摄一系列自拍像,如今已经延续了25年。开始拍摄时我才18岁。这些自拍像让我更能了解自身,并且让我知道自己的希望何在。我依旧在拍摄这样的自拍像,但是出现了新的模式:2005年我嫁给了一个冰岛人,移居到了冰岛东部的一个农庄。


在冰岛,风景和气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漫长的历史演进所创造的带有宗教氛围的超现实主义世界,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受,或者说,有点怪异。农场和狩猎的生活仪式节奏缓慢,具有一种细密而无形的张力。渔业、狩猎、种植和采集在这样一个发展缓慢的世界中,被许多人认为是娱乐和消遣。农场的节奏之缓慢,主要是和自然的变化相关的,包括其经济的自给自足。于是农场对于我来说,就如同人类自信心的物质呈现。一个农民会有不同的价值呈现,而生活的选择显得高尚。


于是在我的画面中所创造的,就是不同文化价值的交融和冲突后的结果。在冰岛的文化中,植入的是古代传说的文化基因,包括神秘的精灵似乎就藏在岩石的后面,我能听到他们苏醒过来的各种声音。

我在另一个地域文化中的成人体验让我有足够的敏感,从而探索隐藏在我心灵深处的许多故事。作为一个女性,试图用最为直觉的方式阐释这些文化故事。为了将那些看上去司空见惯的现实具体化,有时候纯粹的女性意识和有时候超现实的意念可以结合在一起,从而让私人化的影像转换成公众的空间。

我使用4×5的大画幅拍摄。我身穿黑色的服饰,将我自身融入故事的空间。我的照片所选择的语言结构,和我自身的真实体验深深关联。当快门按下的那一个瞬间,幻想和真实自然融为一体。


有文章介绍说:她生活在冰岛一个不到一平方英里的地方。这里充满了各种各样代代相传的民间故事。传说中,石头缝中有一所人们看不到的小房子。小精灵隐世者(Huldufólk)便在这里过着他们的秘密生活。当时搬到了这个冰岛东部的农场,她对这些传说表示怀疑,但是当她身处野外时,除了风声和海鸥声,她还会听到一些神秘的生物在窃窃私语。


她在冰岛学着在严酷的气候中种植蔬菜和羽衣甘蓝;她品尝着鲸鱼、驯鹿、松鸡以及水貂等动物的肉。这些肉喂饱了她,但同样使她遭受报复。一个十二月份的晚上,一只水貂找到了她家里的鸡窝,将每一只她深爱的小鸡都杀死了。

这些天,这个农场一天24小时都是白昼。午夜的阳光洒满人类世界。谈到地球以及地球上的生物时,她认为,在这个宁静的地球一角中,有一些线索永远地将人类和同伴相连起来。动物们属于农场神秘莫测的美丽与神话中的一部分,而被驯化的动物则来自于农民家中。


她非常重视每个动物的生命,包括她曾杀死的那些动物。在她的世界中,“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浪费的。”事实上,就连死于画框上的那些海鸥也被喂给了狐狸,使得他们能够吃饱取暖,以便度过这个严寒的冬天。

当谈到隐世者的神话时,她承认道,“这个冰岛的信仰或许是我见过的对自然最伟大的爱。”尽管这个世界会很残酷,她仍然对那些关心她的人非常温和友好。


正如《卫报》的Oliver Wainwright所认为的那样,在现代化的当代,隐士已经变成了自然世界的代名词。糟糕的事情曾发生在那些蔑视小精灵的人身上。但是对于那些有幸一窥小精灵的人来说,它们魅力无穷。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无聊的以及具体的人,”这位艺术家说。但是有些时候,当她身处野外的时候,她就会放飞想象,让想象自由地呐喊。在谈到与我们自己相平行的精神世界时,她说,“有时候我会问我自己,‘为什么不呢’?”然后百叶窗关闭,她的头脑又回到了家里。

索斯诺斯卡出生于波兰的华沙,长大在波士顿,如今生活在冰岛的农场。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