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摄影断想

时间: 2017-04-17 16:22:19 | 来源: 现代摄影网

首页> 摄影> 影像批评

久未谈摄影了。五月底写了篇《纪实之无用》,所谓“无用”,主要是从纪实摄影的“记录功能”来谈的。其实,我自己心底很清楚——即使是“记录”,动态纪实摄影与静态纪实摄影也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因为就影像语言的记录方式与表达方式来说,动态纪实摄影考虑的是某一动态时间段的整体状况,是一截儿相对完整的动态视觉故事与审美,且需要以立体动态的诸多复杂因素去认识与评判。而静态纪实摄影则需精准地捕捉到更具代表性的瞬间,是一个游离于客观真相和主观心相之间的影像切片,其认识与评判因素虽没有动态与声效等,但静态本身便已构成独立的影像审美标准。当然,我们也可换一个角度加以比喻(依然是就影像语言的记录方式与表达方式来说)——动态纪实摄影有些像机关抢扫射,考虑的是成群成片的对象;而静态纪实摄影则更像狙击手,考虑的是代表性对象,且只给你“一枪命中”的机会。

2010年1月24日/县城老街。站在大街的高楼上俯瞰,老城区已被高楼大厦所包围

今天,浙江摄影师郑忠民正好给我发来一组他的《老街》,要我谈看法,由此也使我有机会再来说说纪实照片的记录意义与价值。纪实照片的记录意义与价值,我以为并不在于是否能对客观对象呈现出百分之百的真实性,你想百分之百地呈现也不可能(即使配以真实客观的说明文字),否则,许多摄影家也就不会同意“照片也会说谎”这个观点了。但纪实照片因其对象是客观存在,并非是摄影师主观导演或杜撰出来的人物、事件、场景(包括不影响客观对象自在性与本质性的少许成份的摆拍/诸如拍摄某些人物的生活照等),故其呈现于照片表相上的真实性则又是勿庸置疑的,这也就是绝大多数人为什么会相信照片(或相对地相信)的主要原因。换言之,你拍了一张某人坐在店铺里的照片,观看者当然相信那就是一间店铺和一个人;但,那是何年何月何日何时何地的店铺与人?那个人是店主还是客人?拍摄时如果没有第三者在场或看到,拍摄者则是有机会说谎的。不过,这其实已超出了纪实摄影记录真相本身的科学成像范畴,进入道德范畴了。这不是本文要说的话题。

2007年9月12日/南直街49号。69岁的杨继连、63岁的陈香珺夫妇正在做当地的风味小吃油料饼。这种饼多以豆沙、芝麻或火腿作馅,甜咸皆宜。早年松阳就有,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做了。

2010年7月4日/南直街97号。早晨,丁长寿、丁盛父子在自家的店门口炸油条。他们的饮食店是1987年开的,主要供应早餐,兼营香烟零售。我要说的是——(在照相机科学的成像范畴之内)我相信任何人所拍的任何一张纪实照片对客观对象所呈现出的真实性,即使是拍摄者的主观选择。因为真正的纪实摄影及其记录性,对拍摄者而言,只有选择权,没有创作权(如果非要使用“创作”这个词的话/我则以为——拍摄者对客观对象的选择/其实就是创作)。所以,纪实摄影(或纪实照片)在记录意义与价值上的优劣之比,是拍摄者在呈现出客观对象真实性的基础上所进行的“选择”之比!而“选择”所包含的比较因素也很多,宏观地说,既包括形而上,也包括形而下。具体化地理解,其实就是主题内容、人文含量、思想立场、美学观念、审美构图、拍摄技艺、成像质量等方面。形而上与形而下当然也是拆不开、打不散的一个整体,显然不可分别加以断章取义。

2009年12月12日/横街。叶土富师傅走在老街上。1930年出生的叶师傅患关节炎、骨刺六年,腿脚不便。

2010年1月30日/南直街。老街常可见流动的蔬菜小贩,方便老街居民随时购买。

郑忠民的《老街》组照,在忠实记录了老街人文民生的基础上,更多放进了他自己对这条老街的人生情感。换言之,从他撰写的自述中,我们能感到这条日益衰败的老街是与他自身的成长经历有关的,他甚至也表达出了对这条衰败老街的深沉情愫和无奈叹息。可是,古老或陈旧的所在,即使价值连城,也总是要去的,包括极尽奢华的[长乐宫]-[未央宫]-[大明宫]等等又能怎样?哪怕是今日我们还能看到甚至极力进行修缮与保护的北京[紫禁城],早晚也会化为尘埃。只不过,我们是不想在我们活着时让它们消失。人类就是这样子——既想占有历史、也想占有今天,更想多多地占有明天。人类的欲望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文化上的还是世俗上的,均无可非议。纪实照片的记录性,给我们提供了对历史的回忆与怀念、对消失或即将消失的人与物的形象保存。而现在我们要看的,前边已说过,就是对“主题内容/人文含量/思想立场/美学观念/审美构图/拍摄技艺/成像质量”等方面的优劣考查了。

2010年7月3日/南直街47号。吴忠亮师傅在打制“松香刀”。松阳做松香生意的人比较多,“松香刀”很是畅销。

2010年7月10日/人民大街138号。朱似琛在自家的日用杂品、农机具商店门口看报。该店已有22年历史。

《老街》组照在主题内容、人文含量、思想立场乃至表现方式上虽谈不上有何出新,但纪实摄影的记录性就是这样子,因一方水土本身就与另一方水土不同,客观对象本身所具有的诸多差异,并不忌讳以同样切入点与同样方式去拍摄不同国家或不同地域的人文民生。我们看马克-吕布等人的纪实照片,这种情况是非常普遍的,并非缺陷。至于美学观念、审美构图以及拍摄技艺等方面,我倒是觉得郑忠民大概过于“老实”了,或许是出于要保障每一张照片具有足够多的信息量的考虑,或许是出于对纪实摄影应作为“非艺术”的摄影观,总之,许多片子中的人物与景物等,他皆采取四平八稳的“取中”构图,多少会显得缺少变化。当然,审美构图或形式上的所谓“变化”与“多样性”,其实也与主题内容有着密切关联,倘若一味求变、求丰富,弄不好则又极易导致“内容与形式”的脱节或不合套,反不如传统保守一些。

2010年2月13日/济川路12号。天气难得放晴,大宅中的家家户户都把衣服晾出来了。

2010年7月3日/桥亭街31号。居民厨房一角。

最后我想说的是——《老街》所呈现出的民生,因有许多皆是平民所操持的各种“营生”,故使我忽然蒙生出一种“生活就是生意”的感觉。当然,我所说的这个“生意”是双重意味的。生活从这个角度上说,其实也是一种相互交换----人与人之间本领与技能的相互交换。是呢,会做油饼的拿油饼向不会做油饼的换回自己需要的东西,会理发的拿手艺向不会理发的换回自己需要的东西,会画画的拿画儿向不会画画的换回自己需要的东西,会照相的拿照片向不会照相的换回自己需要的东西,会做官的拿权力向百姓换回自己需要的东西……呵呵,就说到这儿吧。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