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地带”欧阳世忠摄影展

时间: 2016-09-07 16:16:27 | 来源: 雅昌艺术网

首页> 摄影> 最新资讯

 

展览时间:2016-09-05 - 2016-09-20

开幕时间:2016-09-05 9:30

展览城市:浙江 - 苍南

展览地点:苍南县文化馆

策 展 人:大门

主办单位:中共苍南县委宣传部、苍南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苍南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浙江省摄影家协会

承办单位:苍南县文化馆

参展人员:欧阳世忠

展览介绍:

    欧阳世忠是一个非常会拍照片的人,他在十来年的时间里对眼下几乎所有的摄影样式都进行了自己的实践,据说他是全温州拿摄影比赛奖项最多的人,除了前些年的风光沙龙,这些年在各类被冠之以“新锐”乃至“当代”的比赛和展览里也屡有斩获。对那些普通的摄影发烧友而言,欧阳的比赛成绩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但也恰恰是这个缘故,我在过去六七年的时间里,跟欧阳虽有交往,却始终对他的那些作品没表现出太大的兴趣。风光沙龙就不说了,我十多年前对这一种类型的摄影已经有过完整的批判,这里就不再重复了,总之我不反对业余爱好者们继续热衷此道自得其乐,但同时又残忍地认定一个有追求的摄影师如果只是停留在这种经验里,那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好在欧阳很快就意识到这点,当他领受了包括所谓“国展”、“国际影展”在内那些各级沙龙比赛的“荣光”之后,总觉得摄影不该只是这么肤浅的形式审美和了无新意的泛滥抒情,摄影理应呈现出人们对这世界更加丰富的感知和态度,在表达上也应该有着更多的可能性。

    这便有了他自2010年以来的一系列新的创作,这时的欧阳通过参加各种新锐展和一些名师工作坊,大大打开了自己的眼界,他的新作不论从语言形式还是所关注的话题都一改以往的柔媚甜美的沙龙习气,开始直面一些当下的现实问题。但即便如此,我也依然只是一个远处的旁观者,看着欧阳像劳模一样在短时间内尝试着从纪实到观念再到PS拼贴又彩色又黑白的而且话题庞杂的创作,心里多少有些不以为然,在今天这样的时代,摄影师如果没有一个系统的思想架构,又不掌握一种训练有素的工作方法,是很难做出言之有物且给人留下印象的作品的。

    四年来,我看过欧阳不下七八组的作品,直到今年的五月份,当他把“于东海”、“一号”、“江南垟”、“豪宅”四组照片摆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明白欧阳终于在他熟悉的生活空间和地理的空间里找到了他的“像场”:被削平的山,被填没的海,被改造的自然,被工业化的家园……在这些看似平和得几乎有些性冷淡的影像背后,我读到了与他生命经验相关的切肤之痛。“于东海”、“一号”和“江南垟”所展现的是他家乡周边正处于剧烈变化中的环境,我曾为此生造过一个“自然废墟”的词汇,大体上专指在今天这个大开发大建设的时代,大地、山川、海洋、河流这些自然景物在短期内被各种人类工程迅速改造之后残存的自然状态。

    我出生于当年我父母插队的李家垟村,地理上不但与欧阳的老家宜山镇同属“江南垟”片区,历史上还曾属于宜山的区辖范围,欧阳这些作品所涉及空间范围其实也是我的家乡,所以在这些照片里能看到的自然地貌、人居环境和在其背后的各种民俗和生活,也都极具烟火气地存在于我的脑海里。尽管我对时下已呈泛滥的“乡愁”很不感冒,但面对欧阳的照片,我还是被乡愁击中了,甚至在为展览和画册编选这些照片的时候,居然陷入到原本只属于作者的那种对自己作品难以取舍的困境里,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完成了这项工作,实在有太多摄影之外的生活体验干扰了我的判断,用我太太的说法,那种工作状态有点不专业,但我想,作为一个人,在故土故物面前有些情感的起伏应该也是人之常情,甚至在我看来,这也是摄影的一部分,我不敢保证欧阳作品里的“乡愁”就是所有的人的乡愁,但里面包含了我的乡愁,那大概就是一定的。

    说来也巧,“豪宅”的拍摄地就在我现在生活的城市附近,欧阳利用在珠三角短暂的驻地创作时间,敏锐地抓住了佛山大沥镇在城镇化进程中形成的建筑审美特征,当他把几十栋让我这种“当地人”在生活中熟视无睹的民居以相同的角度和等比的结像做一堂皇的呈现的时候,还是让我小小地吃了一惊,所谓“一叶落而知秋”虽是最常用的艺术手法,但一旦它精确细微地去面对一个具体问题时,还是实实在在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妙处,比如欧阳拍摄并制作这些带着乡村土豪气息的小洋房足以体现这个时代人们的审美趣味和财富想像力,以及隐藏在这背后的各种观念、文化的碰撞、冲突和交融。

    至于欧阳的这些作品被贴上“景观摄影”、“无表情审美”、“类型学”这些标签,在我看来大可不必:一来“景观摄影”本身就是个来路不明而且观点有些混乱的概念,这些年来基本上已被中国摄影师实践成为“景大人小去饱和”的一种视觉范式,套用它本身不显得高明;二来“无表情美学”现在已经是当代艺术最普遍的策略,已经不值得特地再去强调了;再有就是所谓的“类型学”对很多摄影师而言,说到底也就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一种作品样式而已,很多人言必称贝歇夫妇,却未必知道他们出于桑德,知道的桑德的也未必知道他出于康德,知道康德的也不见的读过他的书,所以缺乏对这些作品的思想资源的深入了解,只在样式上进行归纳总结的还是不做这个标榜了。

    我对欧阳的这些作品的推崇,不是因为它们符合摄影史上的某种风格和眼下流行的时髦样式,而是因为我在当中读到了在他对现实生活的敏锐观察和真诚感受,对今天中国社会的一些问题以摄影的方式做出了一种回应,虽然无法直接改变什么,但至少可以帮助人们去认识现实,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看着欧阳这一路走来的历程,使我相信这些作品的集结,从某种意义上是对欧阳过去十年摄影实践的一次重要总结,这样的选择角度和编辑方法其实也预示他已找好新的起点,我想,那将是让人更加期待的新旅程。(大门)

作者简介
    欧阳世忠 ,别名泥庐,男,浙江苍南人。“九三”学社社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群展:
    2015年,“潜伏”,色影无忌新锐摄影师展,中华世纪坛,北京。
    2015年,“变海为陆”,“城影相间”摄影展,西岸文化艺术示范区,上海。
    2014年,“无相”,第六届三影堂摄影展,三影堂艺术中心,北京。
    2013年,“新江南水乡”,摄影无忌新锐摄影师展,常州。
    2013年,“丢失的灵魂”,TOP20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中国美院展览馆,杭州。
    2013年,“新地带”,浙江新锐摄影师七人联展 ,丽水摄影博物馆,丽水。
    2012年,“新地带”,浙江当代摄影新锐展,浙江美术馆,杭州。
个展:
    2011年,“界限”,中国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
    2010年,“逝”,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
出版:
    2016年,《新地带》,中国摄影出版社

   

    新地带

    我的故乡在温州苍南,它位于浙江省的最南端,濒临东海是长三角经济区和海西经济区的交汇点。三十多年前,因着小商品经济的发轫,这里曾是中国最早富裕起来的地区,而今这片富饶肥沃的滩涂上将崛起一个新城市,并且沿海黄金产业带也将在这里逐步形成作为主流。

    在这里人们对曾哺育我们祖祖辈辈的土地充满无限的留恋。昔日潮落而作,潮涨而息的生活一去不复返,土地本身的生态形状一瞬即逝,强烈的情感冲突和丰富的影像画面交相呼应......

    新地带-于东海系列

    在中国上古神话“精卫填海”的故事里,填海是一种报复行为,炎帝的女儿因为被东海溺亡,心有怨恨,魂魄化成一只小鸟,衔石誓将大海填为陆地。马克思主义认为: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按照这一观点,“精卫填海”或许还表现了遭受自然灾害的原始人类征服自然的渴望。作为摄影师,我从2008年开始关注这一项目,因为我觉得在这些还在继续变迁的风景的背后,人们对自身和自然之间关系的思考或许才刚刚开始。

《豪宅 NO.1》 110×73cm 2015年

《豪宅 NO.2》 110×73cm 2015年

《豪宅 NO.3》 110×73cm 2015年

《豪宅 NO.4》 110×73cm 2015年

《豪宅 NO.10》 110×73cm 2015年

《江南垟 NO.1》 95×70cm 2013年

《江南垟 NO.4》 95×70cm 2013年

《江南垟 NO.7》 95×70cm 2013年

《江南垟 NO.17》 95×70cm 2013年

《江南垟 NO.30》 95×70cm 2013年

《一号 NO.1》 110×90cm 2012年

《一号 NO.2》 110×90cm 2013年

《一号 NO.10》 110×90cm 2012年

《一号 NO.13》 110×90cm 2013年

《一号 NO.14》 110×90cm 2013年

《于东海 NO.2》 96×76cm 2016年

《于东海 NO.3》 96×76cm 2013年

《于东海 NO.12》 96×76cm 2011年

《于东海 NO.14》 96×76cm 2012年

《于东海 NO.15》 96×76cm 2014年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