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坛智者靳尚谊

时间:2009-03-09 13:26:17 | 来源:新华网北京频道

ID为15685的组件出现问题!

走进展厅,见不到意料中的大群花篮,但在大厅正中的红色花坛中,5500支玫瑰正如火怒放。据介绍,这是靳尚谊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14年间,所培养过的学生的数量。

在中央美术学院,靳尚谊从教师一直做到院长,桃李满天下。作为教育家,靳尚谊作风严谨,他用吴作人等师辈们的人格精神、用自己艰苦顽强的探索去感染学生。

“靳先生教学生首先教思想,就是教如何看待社会的问题。在给很多研究生讲的第一堂课上,他不谈艺术谈社会,就是讲社会的变化。他告诉学生一旦画上出了问题,一般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思想问题。”范迪安回忆说。

靳尚谊的学生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对于素描等基本功的严格要求,这也是他得以成功的因素之一。詹建俊回忆说,在北平国立艺专的日子里,靳尚谊虽然当时年龄最小,但却相当用心专研,正是由于他扎实、严谨的基本功,才为今后的创作打下了基础。

“靳先生不遗余力地去理解时代所关注的重要问题,表现在油画创作上就是不断地追求精深、经典的表达。作品的体量不大,但是每一件都在‘质’上面用心。他在一次讲课中总结了一句非常精辟的话,在对比当代画家和历代大师的作品时他说;‘大师的画你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出来的;而现在有许多画一看就知道他怎么弄出来的,但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杨飞云说。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油画系教授朝戈介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靳尚谊在艺术教育界鲜明地提出了要加强造型艺术的基础教育,他认为中国艺术如果要有好的发展,还需要打更好的基础。“靳先生把这个观点贯穿在自己的教学和他整体的教育思想之中。这种思想对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美术起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它的一个重大意义在于解决了‘苏派’的形色分离问题,比较强调造型的整体性、严密性和新的意义上的形色结合。在这一点上,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靳先生都是领先的,并且对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艺术创作起到了重要的影响作用。”

“在与靳先生长年的接触中,我们感到靳先生对复杂的现实始终保持着一种较为客观的态度。对于艺术上的不同见解,靳先生非常宽宏,他能够容忍与自己完全不同的思想并给予善意的指导,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靳先生的个人生活非常朴实——淡漠物质生活,待人平等、温和、宽厚。”朝戈说。

靳尚谊曾经概括地总结了两个“漫长”:一个是自己对油画艺术的掌握有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一个是“中国油画要走自己的路”,“只有学好西方的艺术语言与表达能力,又具有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精神,才能成熟”,这在整体上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对于这次画展,他仍谦虚地表示:“这次展览展现了我自己艺术生涯的一个过程,对于这些年在油画艺术上的学习和探索,我觉得我只是在做基础性的工作。这种工作和老一辈画家差不多,就是为中国油画艺术进一步发展打基础。也可以说是起着奠基的作用,让未来的年轻人有一个比较高的起点,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前进。”

在记者的采访中,中央美术学院的很多教师和学生都表示,靳尚谊是个“没有故事的人”。对这个个子不高、身材瘦弱却又精神矍铄的老人,大家都怀有敬畏之心。而实际上,这个堪称“大腕”级的画家,除了画画外,似乎对世俗的一切都不感兴趣:那本《我的油画之路》的回忆录,是别人根据他的口述整理的;这次的画展,也是他的弟子们认为“时候到了”,而多方搜集画作开办的。但在开展第二天,展厅便难觅靳先生踪影,据悉,他“又画画去了”。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