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符号学的处境---以米克·巴尔的视觉分析为例

西方学术界的艺术研究在20世纪经历了一个从艺术史到当代艺术的纵向推进,到20世纪末则横向扩展,使现代主义的精英艺术研究,超越了形式主义的内在局限而扩展为后现代的“新艺术史”研究,以及进一步的视觉文化研究。在21世纪初,视觉文化研究旨在超越内在研究与外围研究的二元对立,其超越之一法,便是当代符号学的应用。

涉险的快感 ——中国当代绘画实践处境考察兼论马轲、徐赫、赵银鸥绘画

“涉险”在中国有时是一种需要,因为大部分人都处于资源匮乏的阶层,不管他们从事艺术还是其他任何行业都处于被权力体制操控和调度的状态,潜在的危险性和不安稳性都是显而易见的。涉险”的绘画无论采用何种手段与语言,都充满着怀疑和智性,并时时以展露画家内在精神为念。这样的绘画不是凝固的物态,而是形式的敞开,用行动和形象的方式来开启或冲决个体与现实之间的关系。

对当下雕塑“本体”观的思考:无关塑造技巧,事关人性深度

雕塑其实就是手和材料的关系,雕塑家运用自己的创造能力,使手和材料产生关联,通过手的劳作,改变材料的状态。通俗说,这是一次灵魂与材料的碰撞。每位艺术家的碰撞过程都不一样,碰撞出的结果就叫雕塑。从这层意义来说,所谓“本体”就是碰撞过程的判断与掌控,是碰撞的产物。

艺术史叙事中被遮蔽的民国初年北京画坛

最近几十年,中国的艺术史研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诸多研究成果拓展了我们对于往昔的认知,无论是古今,抑或是中外。然而,之于20世纪初“现代”中国的起点——清末民初的艺术史而言,相关研究似乎仍显不足。某种智力上的惰性往往使我们偏离历史的基本实质,仅靠手头有限的资料就推导出那些早已在预想之中的一般性结论——更可怕的是,我们也就坦然地接受了这些结论,并在脑海中形成了模式化的近现代艺术史叙事结构:清末衰败至极——美术革命——守旧派的对抗——革命美术——新中国美术。很显然,这与“民国以来,艺术之盛突过前代”之说相差甚远。那么,到底真相为何?

为当代社会理想造型——关于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的精神诉求

写实,是人类艺术的一种基本表现手法。古往今来,人类一直在使用写实手法,各个民族也都有着不同的写实表现形式。从手法意义上讨论写实油画当然有价值,但就当下社会现实需要来说,这种讨论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从创作方法意义上来探讨,因为当代中国社会对艺术的现实主义有迫切的精神诉求。

艾蕾尔:生态批评视野下的当代艺术

“雾霾”能否成为当代艺术的议题?艺术与社会的关系为何?“生态批评”如何影响艺术策展?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当代艺术绝对不会以任何“主题”为壁垒去规定艺术家能进行或者不能进行某种“主题”的创作。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从“白立方”到未来美术馆,你怎么看?
伴随VR、AR技术的来临,艺术本身及其人们对艺术的认知发生了明显改变。作为展示艺术作品场所的美术馆,其既有的展览形态同样面临挑战。伴随着“科技感”、“沉浸式体验”、“虚拟现实”等新型手段,以往经典的“白立方”仿佛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观展需求,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