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花鸟缘何处境堪忧

写意花鸟大概是最不容易被“当代化”的中国传统画科了。在中国画自身体系内部尚且如此,写意花鸟想要融入所谓的当代艺术生态似乎难上加难。写意花鸟当下性的困窘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了我国当代艺术创作、艺术流通和艺术教育的短视与功利。

艺术家必须抱有制造陌生感的执念吗?

其实抄袭还是没抄袭的真象并不重要,因为观众不会关心艺术家的态度,只选择自己所看到的事实结果,哪怕是撞车也不会被原谅。抄袭也好,撞车也罢,这些也并不可怕,艺术家比拼的是一个人一生的思想和创造力。

不同角度看“趋同”

趋同,首先表现为题材重复。再者,趋同表现为各地区、各机构创作面貌近似,个性不突出,风格不鲜明。通观当今美术界,不难发现,非但作品题材、手法有趋同之势,甚至不同美术品类之间的创作语言也在逐渐靠近。

段炼:莫里斯的符用学与南宋山水画的范式之变(上)

本文研究南宋山水画,旨在借符号学范式来探讨其从写实再现向自我表现的转变。此范式以符号关系为基准,借自美国符号学家查尔斯·莫里斯关于符号意指的符用关系理论。从这一理论出发,本文聚焦于南宋文化的“内向”问题,关注此问题与艺术之自我表现的关系,并从视觉形式和思想观念两个层面检讨山水画的范式之变。本文结论是:由于文化语境的变化,南宋山水画不再以再现自然为主要范式,转而确立了自我表现的新范式,自此,中国山水画的主流从主要关注外界转向了主要关注内心。

中国当代艺术语言的焦虑

我们深切地意识到,艺术语言并不只是一种表述方式,它表现的是一种更为内在的文化经验,凸显的是中国当代艺术自身的发展逻辑。今天,愈来愈多的国际展览交流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如果中国的当代艺术没有自己的语言体系、修辞方式、表述话语,不管时代精神多么丰满,如果最终缺乏具有本土文化意识的语言作为载体,在全球化的艺术语境下,其文化身份还会陷入尴尬的境地。

稳定了的青年艺术家如何破局突围

曾经的青年艺术机构打破了当年窘迫的局面,而今天应该做的,就是继续打破一个持续平稳的局面。艺术需要经济与环境的支持,但是离不开艺术理念的本体,而其中最强大的力量源于自我。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喧哗过后,文创园区何去何从?
近几年,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刮起一股“文创风”,各地文创园区在这股潮流下纷纷建立并初具样貌。有评论指出,尽管被冠以“创意”之名,但很多文创园区与创意少有关联,模式同质化,有的甚至沦为“收租”园区。针对众多文创园区雷同,偏离文化内涵的现象,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