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帖收藏的取与舍

碑帖拓本收藏技术含量较高,但是,也不是说不能碰。比如我们可以在历代碑帖的拓法和装裱、碑帖拓本的特点以及历代书法家的生平、特长和代表作等方面,来寻找一些门径。

核心素养标准下美术教学评价如何开展

近年来,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入,美术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作为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的重要举措,受到了国内外教育领域的重视。

你的凝视扇了我一耳光

所谓人类艺术史,一直都是男性凝视下的艺术史。就像现代人常以“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水星”这种并不科学的论调来区分性别差异,千百年来,不论东西方,女性被视为和男性完全不一样的群体,女性的日常行为被社会文化规训,她在社会上总是从属于男人,如同男人的财产一般,而她的身体,也始终被观看,被凝视,被客体化甚至商品化,在艺术作品里这些特征暴露得极为明显。

珍珠串成项链——从设计解析展览创意

​只要展览设计者想要讲好一个故事,其路线就一定要经过特意设计。展览是在空间中展示,当观众行走在当中,展览本身便作为一种媒介将自己从其他的叙事形式中独立了出来。在书店、影院或舞台,观众通常都是静止的状态,身体的互动非常有限,一切都集中在心理层面的交互。而展览,是允许观众自由地空间移动的,通常是线性的,在参观时会有特定的起点和终点。

​艺术设计抄袭案例倾向分析

​是什么动力让高校设计专业领域抄袭事件屡禁不止?首先,设计,尤其是平面设计,抄袭的成本非常低;其次,动力的内因是利字当头;最后,外因是高校制度体系的急功近利。

当代艺术的当代性

目前,以“当代”命名的艺术展、艺术品拍卖、美术馆等越来越多,“当代”俨然成了一个和艺术创作以及艺术活动相关的“先进”概念。因此,有不少业内专家、学者办班、研讨、著述来廓清关于当代艺术的概念。由此可见,人们对当代艺术的研判何等复杂。在我看来,艺术圈中所使用的“当代”概念,主要有时间、类型或风格等三个方面的意思。这些都在于当代艺术的不断发展变化。作为发展的存在,当代艺术自然需要审视。

水墨不只是一种材料

​举凡真正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并有过水墨体验的人,尤其是具备一定传统修养和水墨创作功力的艺术家,大都能真切地感受到,就中国画创作而言,水墨绝不仅仅只是一种材料。笔者注意到,把水墨简单地认为是一种材料,或者将其纯粹当作工具来对待的人,大都从事着所谓的“当代艺术”,而对传统绘画则缺乏深刻的认知,更不用说创作的手头功夫了。

景迈山:“只要每一步坚实”——左靖专访

自2016年起,左靖团队在云南景迈山开展乡建工作至今已近两年。近日,由策展人刘庆元和谢安宇策划,在深圳华·美术馆举办的“另一种设计”展,左靖工作室首次向城市观众展示了久匿深山的景迈山项目全貌。展览共分为另一种背景、概况、日常、茶林、人与物、建造、作品、经济研究与包装设计和拾遗九个单元,艺术中国记者对左靖做了独家专访。

角柜计划——一位人类学者眼中的乡村振兴

近日,在深圳华•美术馆举办的“另一种设计”展中,陈晓阳和她的团队向观众展示了几件古雅多彩的角柜,这是他们在广东乐明村实践的“角柜计划”展示部分。通过陈晓阳对角柜的叙述,观众了解到了角柜背后被遮蔽的乡村系统以及“角柜计划”的详情。艺术中国记者对陈晓阳做了独家专访。

国际雕塑艺术节如何凸显在地性

艺术家创作的灵感、素材甚至是描述方式要符合在地的“景观现实”,要与在地的自然、人文、风俗乃至村民发生互动,艺术家根据固有的艺术理念与语言风格,穿越时空的羁绊,创作出具有生命力的、鲜活的作品。

郝青松:为什么艺术转折还未到来?

​一定意义上,艺术史也是艺术转折史。艺术转折的时候,往往众家争鸣,开启新风。当艺术长久陷入沉闷,人们通常会有一种盼望,艺术转折什么时候到来?或者问自己,我是否能够预知和把握这个转折?

“中国式艺术金融”因何应运而生

5月初发布的《TEFAF2018艺术市场报告》,首次涉足艺术金融研究领域,聚焦经销商的融资问题。转型后的第一份TEFAF市场报告选择这个主题,的确令人稍感意外,毕竟艺术金融这种稍显前卫的话题,似乎与历来风格保守的TEFAF欧洲艺术博览会有些不搭。但是,细思之后,觉得这份报告恰恰很好地反映了一个国际顶级艺术机构的责任感和洞察力。

摄影作品为什么会被误读

如今的摄影早已成为最普及的视觉形式,每天通过电子屏幕上的影像了解社会和表达自己,已经成为当代大众主流的生活方式。纽约大学摄影教授弗里德·里奇在《摄影之后》中写道:“这颗星球曾被认为是平的,但哥伦布没有摔下去。如今世界又变成平的,在电视屏幕或电脑屏幕上……”照片超越时间和空间,把人们联系起来。它改变了我们接受信息的方式,并同网络一起重塑了当下的生活。在这个沉浸在影像中的时代,摄影是否还具有专业性?我们应当如何理解摄影? 

中国艺术市场:发展与反思

中国艺术品市场经过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在市场规模、结构与业态不断发展的同时,也面临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与发展的新机遇。总结与分析、反思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非常必要。

难得一见的明初谢缙《云阳早行图》,感受对董巨的追溯

由元入明的画家谢缙传世作品很少,《云阳早行图》轴是不多遗迹中的一幅。该作是上海博物馆历代书画馆常设展2018年第一期的展出作品,较多地映现出他追溯董巨的笔墨特点。反映出他善于融会宋元技法探求自己风貌的努力。

诗意日常:玛丽·费登的绘画

​玛丽·费登(Mary Fedden)是一位始终置身于潮流之外的画家,几十年如一日潜心营造自己的伊甸园,她那些纯净而又带有些许神秘感的视觉拼图,清新稚拙,意蕴涌动,将熟稔的、琐碎的日常变得陌生而富有诗意。

罗兰·巴特:被驯化了的摄影

​​社会在努力使摄影变得规矩,竭力抑制摄影的疯狂,那种疯狂时刻都有在看照片的人脸上爆发的危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社会有两种可用的手段。

脸的复绘与重塑:危机的征兆

在当代艺术中,脸总是事先经过了图像技术媒介的过滤。自进入脸的机械生产时代以来,脸就变成了一种可操控图像,画家亦随之告别了以精准再现为目的绘画职责,而这正是进入现代之前人们对画家抱有的期望。于是乎,不少当代画家以脸的再现和可再现性(而非脸本身)为题材,着力表现脸在媒体社会所遭遇的危机——自从脸的每一种必不可少的意义和个性特征遭遇贬值,脸就陷入了重重危机。

何桂彦:架上雕塑何以当代?

​讨论雕塑的“当代性”,我们首先需要在时间上有个界定,那就是在什么样的艺术史时期与情景下对其进行讨论。在米开朗基罗、贝尔尼尼、罗丹、布朗库西、塞拉等雕塑家身处的时代,雕塑不仅具备自身的当代性,而且在内涵上也存在较大差异。

透过世界杯看艺术:文夏谈消费主义的异化

世界杯、波普与当代艺术消费主义的异化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AI作品拍得百万高价,你如何看?
近日,一幅由一个法国青年艺术团体Obvious利用AI创作出来的作品《爱德蒙·贝拉米》登上纽约佳士得拍场,并最终以43.25万美元(约合300万人民币)的价格落锤,成为人类历史上首次。据说这件作品是向计算机输入了15000幅著名肖像画之后,计算机自动创作的,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