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的写意化探索——笔触与笔道

尽管是以水墨材料为主,可水墨画绝不等同于文人画,因为文人画也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具有特殊的文化规定性,尤其是以绘画主体的文化身份为标识,而现代水墨画的概念则以材料为界,内涵是开放的,可以容纳不同地域不同时期不同文化的所有表现方式,只要所使用的媒介是水墨。那么,中国画的概念呢?其内涵就更为宽泛,可以容纳文人画,也可以容纳院体画与民间绘画,还可以容纳以题材、笔法及样式为标准进行划分的各种绘画类型。中国画的概念具有相当的开放性,其中是否还存在某种一以贯之的东西?我以为有,即笔法系统。张彦远就说,不见笔踪不谓之画。那是回到绘画的本体意义上来谈。

维亚尔作品的装饰趣味与和谐美感研究

​爱德华·维亚尔(1868-1940)是19世纪最著名、最杰出的画家之一,他与另一位法国画家波纳尔同为法国纳比派的代表人物,具有卓越的艺术成就。笔者曾赴法国和俄罗斯考察交流,得以亲睹维亚尔的原作,从中探索作品奥妙,更为深刻地理解了这位大师作品的精髓所在。维亚尔以他那洞察一切的双眼和饱含生活激情的曼妙之笔,描绘了画面上的诗意生活,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充满着装饰趣味与和谐美感的崭新世界。

“非营利性”变革下的美国博物馆

20世纪以来一段很长的时间,美国的博物馆仍主要强调其内向性的典藏保存功能。有一幢建筑物、有收藏、有馆员照顾收藏、有足够的财力支持,美国的博物馆主要的表现是针对其原欧洲移民所做的收藏,或者美洲自然与人文的特点收藏,一开始就是以到美国移民如何了解这个“新世界”为目的,建立他们到美国的共识,这个“教育新移民了解美国社会”的意义是美国自从有博物馆成立以来的共同目标。

安妮•伊姆霍夫(Anne Imhof):关于焦虑与不安

在正在举办的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上,艺术家安妮·伊姆霍夫(Anne Imhof)在德国馆的展览“浮士德”获金狮奖最佳国家馆奖项。评审委员会称“这件充满力量又令人不安的装置提出了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问题,让观众直面焦虑。伊姆霍夫的作品既是对国家馆建筑本身富有原创性的回应,在物品、图像、身体和声音的处理上也非常精准。”据悉,伊姆霍夫最近还获得了2017年“绝对艺术奖”。本文取自2014年艺术家本人的一段视频讲座,对其自身创作和作品进行了第一人称的解读。

鲍里斯·格罗伊斯:感染教育

教育的目标——任何形式的教育,但特别是人文教育——按照传统理解是由两部分组成的。首先,学生应当在他们所接受教育的领域中获取一定的知识、一定的实践技巧以及一定的专业性。第二,学生应当在教育的塑造下变为全新的人——成为一个与此前不同且具有更完善能力的人,甚至是一个体现人性的更好典范。这些也同样适用于以培养一个“真正的(true)”的艺术家为目标的传统艺术教育。

莫里斯的符用学与南宋山水画的范式之变

本文研究南宋山水画,旨在借符号学范式来探讨其从写实再现向自我表现的转变。此范式以符号关系为基准,借自美国符号学家查尔斯·莫里斯关于符号意指的符用关系理论。从这一理论出发,本文聚焦于南宋文化的“内向”问题,关注此问题与艺术之自我表现的关系,并在视觉形式和思想观念两个层面上检讨山水画的范式之变。本文结论是:由于文化语境的变化,南宋山水画不再以再现自然为主要范式,转而确立了自我表现的新范式,自此,中国山水画的主流从主要关注外界转向了主要关注内心。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从“白立方”到未来美术馆,你怎么看?
伴随VR、AR技术的来临,艺术本身及其人们对艺术的认知发生了明显改变。作为展示艺术作品场所的美术馆,其既有的展览形态同样面临挑战。伴随着“科技感”、“沉浸式体验”、“虚拟现实”等新型手段,以往经典的“白立方”仿佛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观展需求,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