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是一种特殊状态

毫无疑问,艺术创作的思想、技巧等诸多因素在特定的时空下是理性的,但更多时我认为是情绪(心性)的,尤其是诸如书法中的草体、国画中的写意、泼墨等艺术样式,非由当下之精神状况体现不可,即便你认为其有所缺失(“未完成”),然想再去修改亦无从下手了,反而破坏了它的一气呵成和在某一特定时空下的统一性。

反传统与艺术革新,德拉克洛瓦、塞尚、毕加索等当时皆为不守成规的叛逆之徒

当下中国艺术界,各种艺术观念形式轮流交替竞相上场,先锋早已成为潮流,而反传统也似乎成为先锋艺术的代名词,只有反了传统的艺术,才能够称得上当代真正的先锋艺术。从历史语境看,反传统的确是“艺术叛徒”所为,终归大逆不道,而且实践者都要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绝非坦途,历来都是如此,例子不胜枚举。

被模拟的身份——当代非西方艺术家对种族身份的僭越

当代著名的后殖民理论家霍米·巴巴(Homi K. Bhabha)在其名著《文化的方位》中对“模拟”做出了这样的界定:“模拟就是再现差异……模拟的胁迫来自其双重性,它揭示了殖民话语的矛盾性、扰乱了其权威。

当视觉艺术遭遇符号学:视觉艺术的一种阐释

从“蕴意结构”的角度去看朗格美学,我看到她关注形式,并从形式推进到情感表现,以此界定并阐述艺术。如您所知,在我关于图像符号及其阐释的“蕴意结构”中,在形式和观念之间,至少还有修辞和审美两个层次的接续。

莫迪亚诺的记忆显影术

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一生都在写同一本书。”[4]  除了“照片-化身”的隐喻外,可以将小说里的“我”为冉森整理手提箱照片的过程与三十年后的叙事者试图“整理”往事的片段作一番类比。在《狗样的春天》里,莫迪亚诺的这种记忆显影术由冉森所推崇的“自然光”概念抵达了另一层隐喻。

反叛旧的,必须拿出好的——现代水墨画忧思

在中国美术界,以小农心态看待20世纪艺术观念和形态巨大变化的氛围还相当浓重。⑤参见拙文《非文人笔墨》,载画集《当代中国水墨现状》,新华出版社,1996年;《笔墨——黄宾虹与林风眠》,载《朵云》1998年12月总48期。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南强北弱?中国当下艺博会的发展境遇
几天前,上海ART021和西岸艺博会落下帷幕。近几年来,艺博会在以上海为中心的南方城市充满创意与新意,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画廊与藏家参与;而相比之下,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城市,诸如“艺术北京”、“CIGE”等,画廊与藏家却反应品质不如往年,吸引力正在减弱。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