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远:当代水墨画的传统情结

传统水墨画中的笔墨、媒材多位一体历经数百年的操习精进、交融整合,早已使传统文化精神对笔墨形式语言的映射渗透(隐)和对工具材料特性的发挥(显)达到了相得益彰尽善尽美的程度。在这之外,要想重新建立一套相对完整成熟的系统,又要保持水墨的若干基本要素,其远不是单靠转换图式、更新观念或改变视觉样式在短期内所能奏效的。虽然其作为补充和改良的作用不无价值,但却难以脱离前者的巨大引力场。

黄宾虹书法高明在化“经意”为“适意”

古时传统文艺讲究博而能约,不全不粹不足以为美。包容性越大,艺术效应越丰富,所以视最高境界为与自然万物的精神浑然一体。黄宾虹非常注重传统文艺的内在融通关系,提倡“内美”,区分“君学”与“民学”“文人气”与“士夫气”。“君学重在外表,在于迎合人。民学重在精神,在于发挥自己。所以,君学的美术,只讲外表整齐好看,民学则在骨子里求精神的美,涵而不露,才有深长的意味。

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一辩

在中国当代艺术问题中,艺术和市场的关系一直倍受关注。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不管是艺术家,艺术批评家,还是艺术理论家,对艺术市场是既爱又恨;他们既把艺术市场看成天使,认为它给艺术世界带来了福音;同时又把它看成是恶魔,它使艺术家们跟随市场的需求而泯灭自己的创造性,甚至投其所好,而失去自己的独立意识。

反抗的终结与阐释的焦虑:中国抽象艺术中的前卫性及其当代反思

现代艺术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现代主义”(MODERNISM)艺术,一类是“前卫”(AVANT-GARDE)艺术。从塞尚遗产上建立起来的现代主义艺术以“为艺术而艺术”为特点,强调形式结构、审美独立、文本(TEXT)自足;相比之下,前卫艺术更注重对社会文化、艺术传统的介入、批判和反省。在西方的艺术世界中,抽象艺术是一种最为典型的现代主义艺术,具有纯粹审美的观念;而中国的早期抽象艺术并非如此,如果对它作一个整体性的历史观照,可以发现中国早期的抽象艺术从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社会性,具有“前卫”艺术的基本特征。

吴湖帆《梅景书屋图》赏析:春屋围花碧澹山姿

吴湖帆收藏书画中有两件与梅花题材相关的重要藏品,一件是传南宋汤正仲的《梅花双爵图》,为慈禧赐予潘祖荫,后作为潘静淑的嫁妆入藏吴家。另一件是宋刻《梅花喜神谱》,是现存第一部木刻版画图籍,也是第一部以梅花为主题的专题性画谱。这促使了“梅景书屋”的产生,“梅景书屋”也被刻为印章钤盖在吴湖帆鉴藏书画上。吴氏鉴藏书画上还往往钤有一印“宋梅郑兰之室”,“宋梅”同样指《梅花双爵图》与《梅花喜神谱》,从中可见吴湖帆对这两件藏品的喜爱程度。

写意的核心

把作品看成是对理想人格的追求,看成是个体的自我实现、走向理想之境的过程,是自我安身立命的方式,这正是以儒学为根基之一的文人画的核心。所以文人画家都讲究修养,不断提升思想境界,成就理想人格,强调画品是人品的投射,通过作品成就自己,实现自己的价值。所以我们的传统绘画中都能看到“人”的存在。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从“白立方”到未来美术馆,你怎么看?
伴随VR、AR技术的来临,艺术本身及其人们对艺术的认知发生了明显改变。作为展示艺术作品场所的美术馆,其既有的展览形态同样面临挑战。伴随着“科技感”、“沉浸式体验”、“虚拟现实”等新型手段,以往经典的“白立方”仿佛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观展需求,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