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弗莱:印象主义的哲学

无论是出于宣传还是出于其自身的优点,当“印象主义”一词广为流传时,被模糊地概括在这个词当中的诸观念无疑也“不胫而走”了。人们不再问一个艺术家,他画得漂亮吗?而是问,他是一个印象派画家吗?对它的猛烈攻击只会表明,这是一个过分强大的艺术运动。很难用忽略来扼杀它。

意造无法——宋元花鸟画美学拾趣

纵观宋元四百年之种种文艺,我们看到审美走向“意造无法”是一场全领域的艺术创新风潮。在突破汉唐成法的创新之路上,最早迈开步子的并不是文人独擅的诗词歌赋,反而是较少受道统拘束的绘画。而千年之后的我们,则可以从当时花鸟画的变迁中略略窥出中国传统审美由谨严重法向意造无法迈进的脚步。

殷双喜:仪式与记忆——关于行为艺术的思考札记

本文讨论了作为艺术语言方式和艺术媒介的身体艺术——行为艺术的历史原型,即原始人的偶像崇拜活动与宗教仪式,在这两种方式中,偶像与偶像制造者、解释者、崇拜者都同时在场。行为艺术的仪式化使其从日常生活世界中独立出来,成为一种精神生活的象征性仪式。对于行为艺术来说,身体的激情固然重要,但建立在历史与文化的传统之上理性的思考,则可以使行为艺术指向人类历史的文化记忆,从而使行为艺术的主题具有更大的阐释空间与多次实施的可能性。

看画史上流传有绪的早期界画代表作《闸口盘车图》卷

正在上博展出的五代《闸口盘车图》卷是画史中流传有绪的重要的早期界画代表作。此图卷与当时民间工匠的绘画关系密切,特别和敦煌石室所出的晚唐五代佛教故事画的技法风格相近似,这证明界画艺术的渊源有自。

鲍里斯·格罗伊斯:《装置的政治》

如今,艺术领域常常被等同于艺术市场,而艺术品主要被视为一种商品。毫无疑问,艺术品在艺术市场中发挥着作用,每一件艺术品都是一种商品。然而,艺术也为那些不想成为艺术收藏家的人创作和展出。

贾方舟:一切艺术史都是批评史——漫谈艺术批评与艺术史写作

艺术批评与艺术史作为各自独立的学科(虽然迄今依然有人认为“艺术批评”还不能构成一个“学科”),是建立在康德的三大批判的基础之上。康德在他的三大批判中首次将“审美”作为一个独立的活动领域,将科学、道德与审美做了明确的划分,并在各自的层面上确立了现代性的基本原则。

传统文化如何与当代生活相结合?

观念艺术的自我反思——由《狐狸》杂志引发的思考

观念艺术是一个不足十年的艺术潮流,但它却影响了其后整个当代艺术的语言模式。起始阶段的观念艺术强烈地反对商品市场,可是他们最终还是被市场化了,紧接其后,观念艺术内部便开始了自我反思。

尚辉:实景和虚境的统一——梁明泼墨山水画的重要特征

我觉得梁明先生山水画传统的来路也不例外,但是我觉得梁明先生能够把现代的传统和表现闽西山水画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闽派山水的重要代表人物。我觉得能够在磅礴生成的气韵之外,还能够体现骨法用笔的一些特点,体现出梁明在继承中国画用笔勾勒的基础上能够大胆地借鉴现实主义的自动主义,把这种自动偶然性的泼墨和传统的古法结合在一起,这是他的第二个特点。但是在梁明的作品里面,一方面也有这方面的作用,但同时他的泼彩总是和表现山水的意境有机结合在一起。

埃及国家博物馆:带你穿越古埃及5000年历史

埃及国家博物馆,才是浓缩了古埃及灿烂的文明的所在地,在这里,你才能找到真正的古埃及,这里藏有埃及考古发现最精华的部分,这里收藏的宝物无声的向我们讲述了五千年的文明。

李昌菊:西方写实主义引进中国本土后产生了哪些影响?

2017年11月,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李昌菊的最新著作《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00)》在人民出版社出版。20世纪初,油画作为改良中国画的重要画种引进中国,参与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经过几代油画家的努力,油画已成为本土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林延:界限是一堵墙,我愿意两边都看看

我的思维方式是开放的,界限也可转换为引我到另一边去的联接点,它就是一堵墙,我也愿意在墙的两边都看看。

《龙门二十品》的传播史

龙门造像开凿于北魏孝文帝太和七年(483),其后历经东魏、西魏、北齐、隋唐直至明清一千余年不断雕凿,在伊水两岸崖壁共开窟龛两千三百余座,造像十万余尊,碑刻题记近三千余品,造像题记一般由“造像时间”“造像佛名”“造像人名”“发愿文”等组成。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一)

我将陆俨少的艺术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早、晚期相对单纯,不涉及作品的分类;中期比较复杂,按类别分块叙述。各个时期都会简略谈及代表性作品,个别跨越分期之作,如《杜甫诗意图百开册页》,放在某一为主的阶段。分期是给定的,画法风格有断有连,解释也需要顾及到这种连带关系。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二)

我将陆俨少的艺术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早、晚期相对单纯,不涉及作品的分类;中期比较复杂,按类别分块叙述。各个时期都会简略谈及代表性作品,个别跨越分期之作,如《杜甫诗意图百开册页》,放在某一为主的阶段。分期是给定的,画法风格有断有连,解释也需要顾及到这种连带关系。

关于颜色的艺术史:绿色与生死

请小心绿色,它不值得信任。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深有体会,并告诫他的朋友们要提防这种颜料,因为其毒性不稳定。“它的美会转瞬即逝”,他警告道。绿色不仅仅是一种颜色,它易挥发,瞬息即逝,它还是一种能将我们与未知联系起来的能量。若是将绿色从艺术史的调色板上抹去,生死之间的桥梁就会断裂消失。绿色有时令人毛骨悚然,有时又充满了生命的律动。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曾为他年轻的挚友卡洛斯·卡萨奇马斯(Carlos Casagemas)画过一幅肖像,那真是一件吓人的作品。画面中,绿色挂满了他苍白的脸颊。令人唏嘘的是,20岁的卡萨奇马斯因无法经受失恋的折磨,开枪自杀。与此同时,欢乐的绿色火焰点燃了克劳德·莫奈的生命,让我们看到了他那讴歌生命的葱葱郁郁的画面。

毕加索与抽象(下)

​事实上,蒙德里安大约在1912-13年拿起了抽象的接力棒,这是毕加索在1910年丢下的。大多数历史学家总是喜欢问“如果……会怎么样?” 如果毕加索当时不背离抽象,会发生什么?这种行为会产生什么样的艺术? 在某些方面,人们可以说蒙德里安为这个“如果”的问题提供了答案。

警惕:无边的现代性(二)

文化现代性的另一个重要的要素是反思精神。康德曾提到过“反思判断”,在康德看来,反思是达到概念的条件,从而规定了事物之间的关系。在理性面前,一切提出有效性要求的东西都必须为自己辩解。反思通常的含义是用思辨的方式把握自身,主体把自己当作客体反身自问.

警惕:无边的现代性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对自己民族自现代以来所走过的道路重新认识成为知识文化界的热门话题,美术理论界最明显的响应就是对中国美术的现代性问题的认识。这个认识是由潘公凯先生为代表的先是中国美术学院后为中央美术学院的“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组首先提出的。其代表学说是认为:近代以来中国美术的“四大主义”构成了中国现代艺术的主要内容。

无形却又无处不在的艺术,要怎样展示?

声音艺术的定位一直有些棘手,原因很明显:不像绘画或雕塑,它无法被固定。这种行踪不定的媒材为艺术家带来丰富的想象空间,却令策展人的工作深受挑战——无论是将它们安置在白盒子里,还是德国的一片森林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2018公共艺术展轮番上演 换汤不换药?
今年以来,以公共艺术为主题的展览、艺术节、论坛、作品征集活动在全国多地上演,频频进入公众视野。有人认为,公共艺术在众多艺术门类中是当前乡村、城市转型的最有力抓手;也有人质疑目前大多数公共艺术活动属新瓶装旧酒,形式内涵大同小异,对此,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