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女权主义文化艺术要往何处去?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文明的冲突不断。西方世界的女权主义文化。艺术已经成为当今世界范围内最热闹,最具争议的话语讨论。几乎人人参予,热闹非凡,吵得像夫妻!当人类静下心来反思当今星球面临的问题。人类女性需要更智慧,更理性,更客观,更逻辑。更需要女权主义文化上的抱容性,协商性,非暴力性,要有更宽广的胸怀。人类女权主义文化,艺术要往何处去?这已是当今人类绕不过去的话题。

罗杰·弗莱:伦勃朗——一种阐释(下)

17世纪40年代末,伦勃朗的画风发生了急剧的变化。现在,他真的感受到了人物的形式、体量与空间的关系,他作画方式的戏剧性也少得多了。在现藏于巴黎罗浮宫的《基督在艾莫斯家》(Christ at Emmaus)中所呈现的,是一种经过略微调整的对称的巧妙平衡感。显然,伦勃朗对构图问题变得敏感得多了。他的造型性也有所改变。

罗杰·弗莱:伦勃朗——一种阐释(上)

伦勃朗被称为绘画中的莎士比亚。这是那种能产生轻微但却清晰的令人作呕感觉的说法之一。最糟糕的是,其中还真有些道理。不管怎么说,人们是带着某些会激怒莎士比亚的批评家们的混合情感来趋近伦勃朗的。人们来到了一个早已充塞着祭品的神龛,其中多是令人怀疑的趣味,而人们对这一神明的看法则因为大量先前崇拜者的痕迹而受到轻微的打扰与模糊。人们最好忘掉它们,甚至抗拒一下微妙的诱惑,先来一个大规模的亵渎神明活动,以便清洁一下空气。

折衷革新独树一帜——高剑父《罗浮香梦美人》赏析

高剑父(1879-1951),广东番禺人。他是岭南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光绪十八年(1892年),他拜于广东著名花鸟画家居廉(1828-1904)门下,开始学习花卉、草虫的画法,奠定传统国画根基。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高剑父再拜同门好友伍德彝为师。伍氏为晚清广州望族,其父伍延鎏亦为画家,所居曰万松园、镜香池馆、浮碧亭等,富藏历代名家翰墨。高氏从居廉的学习经历使其熟练地掌握了自清初恽南田以来的没骨花卉画法;从伍德彝又得以遍览伍氏家藏历代名家翰墨,因而画艺猛进。

塔皮埃斯访谈——艺术家的成功是什么?

塔皮埃斯认为与作品的成功相比,对艺术家更为重要的是经过多年的努力,找到与社会真正的对话。而童年的疾病也是他走上艺术道路的某种神秘启示,这些意外的领会有可能被用到艺术上来表现。塔皮埃斯主张所有的艺术家,首先必须是永远反对审美观,周期性地经历这种不断破坏的危机来不断获得新的成功。

包林:约旦河写生记

包林教授最近在以色列和约旦旅行,以个人的独特视角写下了约旦河两岸所见之游记,并画了一批生动的风景和人物速写,让这篇写生记耐读耐看。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从“白立方”到未来美术馆,你怎么看?
伴随VR、AR技术的来临,艺术本身及其人们对艺术的认知发生了明显改变。作为展示艺术作品场所的美术馆,其既有的展览形态同样面临挑战。伴随着“科技感”、“沉浸式体验”、“虚拟现实”等新型手段,以往经典的“白立方”仿佛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观展需求,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