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产业园区不是“收租”园区——以上海创意产业园区为例

创新、创意产业大致可分——科创与文创两大类别,它们分别出现于中国改革开放不同时段。上海的创意产业园沦为“收租”园区的现象已经有所蔓延,这种趋势不利于年轻“创客”在上海的生存与发展,也阻碍了上海文化发展之路。

为什么中国绘画是历史

由于从二世纪到十四世纪下半叶,中国画家广泛地掌握了绘画的模仿性再现,在形式和构图分析结构演变时采用时代风格,就成为确定一幅画创作年代的唯一手段。[78]克鲁纳斯(CraigClunas)研究过宋以后的文人艺术家尤其是明代中叶画家文徵明(1470—1559年),“在我们看来,他(赵孟頫)用如此多的(古代大师)不同风格创作,这些不同风格或可被认为是一个‘多角度’、语境化的个性的素材和视觉踪迹”。”[96]在一幅画在能够模拟自然或者表达含义、反映特定社会片断或具体物质之前,画家们必须先理解绘画形式的视觉结构、技法和惯例,而这些成法皆有自己的发展历史。

克拉克:博物馆必须适应年轻观众

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e),伦敦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lbert Museum)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的策展人,东南亚、尼泊尔和喜马拉雅艺术的知名专家。2004-2006年,他负责了在英国巡展的大型佛教艺术展,2008年,他策划了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的泰国艺术永久展厅,庆祝泰国国王80岁生辰。

高薪:论图像装置性元素的指意潜能(下)

“透视在使图像向一切可见的东西打开大门的同时,也封锁了图像向自身之外的别的事物开放的能力,它敞开世界,同时又昭示了可见世界的匮乏。[11]有关透视法与艺术自由之间的关系,参见Erwin Panofsky,Perspective as Symbolic Form, trans.Christopher Wood,New York:Zone Books,1991,pp.40-41。

汪民安:13幅名画中的手

被占卜者一只手脱下了手套,只有脱下来,只有脱掉所有的遮蔽,只有纯粹的赤裸之手,才能被占卜,才能展示和暴露它的命运。而女占卜者的俩只手和男孩的手发生触摸,一只手控制着男孩的手,另外一只手指则触碰着这个男孩的手掌心。

少儿美术教育在于培养本能

有时我想,如果每个孩子的家里都有一面涂成白色的墙,还有好多的彩笔,他们可以在上面任意涂抹,没有大人的干涉,该有多好。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喧哗过后,文创园区何去何从?
近几年,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刮起一股“文创风”,各地文创园区在这股潮流下纷纷建立并初具样貌。有评论指出,尽管被冠以“创意”之名,但很多文创园区与创意少有关联,模式同质化,有的甚至沦为“收租”园区。针对众多文创园区雷同,偏离文化内涵的现象,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