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化挑战下艺术性的重建

有关艺术与非艺术之间的区分,以及由此形成的关于艺术边界的思考,是美学和艺术学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在当下,摆在美学家面前的主要问题,或者说,艺术划界研究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经从先锋艺术转化为大众文化,转化为在大众文化盛行之时,重新思考艺术的边界。

皮力:从现实情境抽离——谈2017年的艺术景观和展览系统

件作品是威尼斯双年展中丹麦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绿光项目(“Green Light” program)。除了景观和反景观,封闭和开放空间之外,还有一种更内在张力与反差出现在埃利亚松的善行和芭芭拉·克鲁格的反动标语之间。

数字假象与感官真实——teamLab的美学野心

藏于京都国立博物馆的《金银泥鹤下绘和歌卷》,是一件相当具有日本文化特色的作品。《锦鲤与人共舞所描绘 之水面图— 无限》,teamLab,2016,互动数字装置,无限变化,声音:高桥英明 

李旭:抽象艺术在上海

编者按:抽象艺术发展到今天,依然是比较热的话题。丁乙的探索其实可以回溯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那时他就已经专注于纯粹的抽象实验之中了,1989年,他还参加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功利心会让艺术失去真实

前些天看了李小山的一篇文章《艺术害苦了多少人》,看似在劝说人们可以选择艺术创作以外的生活方式,实则是对有些人艺术创作功利心的批评。艺术欣赏也好,艺术创作也罢,舍弃了功利心才可以凸显创作者的真诚。

“语-图”之辨与西方当代艺术写作(上)

[6] 谢晶,《“话语”与“图形”之关系作为后现代主义解构及建构策略》(代译者序),载[法]让-弗朗索瓦·利奥塔著,《话语,图形》,谢晶译,北京: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2年1月,第5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南强北弱?中国当下艺博会的发展境遇
几天前,上海ART021和西岸艺博会落下帷幕。近几年来,艺博会在以上海为中心的南方城市充满创意与新意,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画廊与藏家参与;而相比之下,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城市,诸如“艺术北京”、“CIGE”等,画廊与藏家却反应品质不如往年,吸引力正在减弱。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