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卡特兰对“复制”的正名中,“原创”的真正含义更值得深究

“艺术家此在”或许翻译的并不确切:“The Artist is Present”在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的展览中指的是艺术家自身的到场,而在余德耀美术馆以复制为名的展览中,阿布拉莫维奇的缺席,成全了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的“艺术家在场”。在这语境中,艺术家因为复制而显现,无论是被复制者还是那位精明的剽窃者。我模仿故我在,正是卡特兰的艺术哲学,当然,这也将一直以来在艺术创作中暗涌的线索拎出了水面。

再议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览“中国:镜花水月”

除了电影与时装的“跨界”展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的许多中国文物与服装并置展出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对此,许多中国学者与机构也对展览期间可能造成的文物破坏表示担忧。

张海涛:人工智能学与AI艺术观念简史—AI、哲学、艺术的历史逻辑(上)

人工智能学是科技与哲学高度融合的学科,而人工智能艺术的观念性研究,就是将人工智能赋予思想性的表达,观念是哲学与艺术所共同拥有的条件。我们可以说当代艺术史即是观念史,与哲学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区别在于观念艺术是以艺术的媒介、语言来表达感受,判断价值,哲学更多是以语言和文本启迪、引导我们建构积极的人生观、世界观。作为自然科学的人工智能出现的历史较短,而关于人工智能的文学艺术、哲学理论和历史脉络要远远长于人工智能的历史

张海涛:人工智能学与AI艺术观念简史—AI、哲学、艺术的历史逻辑(下)

人工智能学是科技与哲学高度融合的学科,而人工智能艺术的观念性研究,就是将人工智能赋予思想性的表达,观念是哲学与艺术所共同拥有的条件。我们可以说当代艺术史即是观念史,与哲学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区别在于观念艺术是以艺术的媒介、语言来表达感受,判断价值,哲学更多是以语言和文本启迪、引导我们建构积极的人生观、世界观。作为自然科学的人工智能出现的历史较短,而关于人工智能的文学艺术、哲学理论和历史脉络要远远长于人工智能的历史。

美术馆公共空间如何利用

如何利用好这些闲置的公共空间,让这些公共空间活起来,在许多博物馆中都有许多成功的案例和非常好的经验。最常规的办法就是在这些公共空间中,根据公共空间的大小,安置一些多少不等的展板,展现博物馆、美术馆发展的历史,或者是博物馆、美术馆建筑发展的过程。

玛丽·简·雅各布:艺术的社会价值与杜威的影响

约翰·杜威是一位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的美国哲学家。他曾是现代民主的代言人,这种社会民主被他认为是最佳的社会交往方式。他指出,当代民主不仅仅是他那个时代,同时也是我们当今所担忧的。同时,杜威对艺术是如何融入并影响我们的生活和思想也有一定的见解。

沈巍:回眸千年一缕“香”

从此,贵族士大夫们品玩香炉蔚然成风,香炉文化渐渐发展成为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到了汉代,因丝绸之路的开辟,西域的各种香料源源不断流入中国,香文化勃然兴盛,出现了香炉、香丸、合香等衍生产品。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时期,人们开始对香文化进行提炼与总结,出现了许多香学专著。

张晓刚:画家其实是在画自己

我特别相信这句话:“重复就是力量”。我觉得艺术家有时候这种重复,真的是想反复去探索某种东西,或者重复地去体验某种他(她)感知到的东西,而这个是一次性完成不了、满足不了的,可能需要很多次。

有一种基因正在等待激活——王鹏教授《自造非凡》新书发布

个人品牌的塑造是无限的,也是有限的。正如书中所言:对个人品牌的认知是实现意识觉醒和觉后之悟。

会动的博物馆与城市振兴

​博物馆在一座城市中的地位和作用有多种,它有可能是城市的地标,也有可能是城市中居民的文化依赖,可是,如何用博物馆去激活一座城市,像法国朗斯的卢浮宫分馆那样;或者在城市的振兴计划中发挥它独特的作用,像美国威斯康辛州第一大城市密尔沃基的艺术博物馆那样。

超越历史的肉身:史金淞作品“10.26”

2018年10月26日,武汉美术文献艺术中心,艺术家史金淞面对10.26吨的机制泥,做了一个名为“10.26”的作品。

长冈贤明:“长效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不是一种潮流

近日,以“长效设计”为理念的店铺型活动体D&DEPARTMENT进入中国,与碧山工销社合作,同时举办“另一种设计:长冈贤明的工作”展览。艺术中国记者就D&DEPARTMENT与碧山工销社合作原因、D&DEPARTMENT 黄山店运营情况、长效设计理念、日本传统手工艺复兴等问题对长冈贤明先生作了采访。

后人类的未来,离我们还远吗?

当数据和算法变得越来越重要,当人类攻克一个个疾病,当人工智能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技术奇点突破后那一个人类成为0和1数据而永生的未来还远吗?

美是一道吸引眼球的微光:弗朗索瓦兹·吉洛的艺术与人生

弗朗索瓦兹·吉洛(Fran oise Gilot,1921-)是一位法国画家、设计师、评论家和作家,但提到她,媒体和公众的关注点始终聚焦在她和毕加索的关系上。

冯民生:写意精神与中国油画的当代性建构

在中国油画的民族特色构建中,写意精神成为中国油画的精神内核和重要内容。写意作为中国艺术的重要范畴,凝聚着中国艺术精神,已形成了系统的艺术方法论体系,不但从实践层面影响中国油画的发展,而且从理论建构上都成为中国油画的精神性因素。写意精神是建构当代中国油画民族特色和体现中国风格的重要因素。

《2018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从数据挖掘到价值发现

​日前,瑞士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巴塞尔艺博会”)联合瑞银集团发布《2018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这也是文化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加入巴塞尔艺博会之后发表的第二份市场报告。

挪用:当代艺术人类学研究的一个重要主题

在当代艺术界,对文化他者的挪用不是新近才有的现象。艺术领域对异文化的吸纳古已有之,不过,它可能是20世纪艺术的一个最主要和最典型的特征。我认为,艺术和文化他者的遭逢交会,留下了一大笔丰富的遗产,并对当下产生着持续影响。挪用是当代艺术和人类学之间所具有的最为典型而独特的关系,本文主要关注挪用的实质,以及二者介入文化差异的方式。

范晓楠 :景观社会的图像与绘画——米歇尔·波利曼斯研究

伴随新媒体技术的广泛应用,图像成为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再仅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映,而是带来了人类视觉方式的深刻变革。

​艺术跨界:美学的危机或生机——以朗西埃对利奥塔的批判为中心

按主流现代性思想话语的叙述逻辑,审美现代性有两重面向。一是现代合理化进程中感性领域的自我确证:美学突破长期以来对知识论的从属关系,确立起关于感性、情感的独立法则;各艺术门类也根据其媒介特点和表现方式形成自身的独立标准

殷双喜:我们的当代艺术与西方的当代艺术有什么差距

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眼光,这里不乏世界各国艺术界的关注,不断传出的诸如古根海姆博物馆要在中国设分馆之类的消息,很让中国美术界自豪了一阵子,“想当年……,看如今……,我们也有了今天!”中国艺术真的已经走向世界了吗?中国当代艺术真的已经很“牛”了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AI作品拍得百万高价,你如何看?
近日,一幅由一个法国青年艺术团体Obvious利用AI创作出来的作品《爱德蒙·贝拉米》登上纽约佳士得拍场,并最终以43.25万美元(约合300万人民币)的价格落锤,成为人类历史上首次。据说这件作品是向计算机输入了15000幅著名肖像画之后,计算机自动创作的,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