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明:艺术教育的责任与人的危机

E:这很自然,当代艺术的工作之一就是不断地把我们自以为坚固的大地变成一片流沙,它不断地制造困惑并且面对困惑。E:这是艺术家的危机时刻,尽管现代主义以来的艺术史本身就是充满危机的心灵史,但现在我们陷入的情况不一样,感觉自己被抽空了,筋疲力尽。

寻找材料的视觉关联:安西娅·汉密尔顿的艺术

2018年3月22日~10月7日,安西娅·汉密尔顿(Anthea Hamilton)应英国泰特委员会之邀所做的特展“壁球”在英国泰特美术馆的杜威恩画廊举办,这个由苏富比拍卖行资助的一年一度的艺术项目,已连续举办了11年。

从柔焦到对焦:什么是“直接摄影”?

摄影被认为是一门通用语言,不过在人们心中,并非任何一种摄影都是通用语言。一场由少数几位热情洋溢的摄影师就柔焦和对焦的个人偏好问题而展开的争论,最终对二十世纪的摄影艺术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媒介解构:琼·乔纳斯

作为录像和表演艺术的先驱,琼·乔纳斯(Joan Jones)在过去的五十年来不断解构单一艺术媒介并相互揉杂,突破了录像与行为表演的边界。乔纳斯的“数字女巫”的多重形象从此逐渐丰满起来,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当属《有机蜜糖的可视化心灵感应》(Oraganic Honey’s Visual Telepathy,1972)。

美术史学史上的一个片断:罗马晚期镶嵌画金色底子的三种解释(上)

按:“维特鲁威美术史小组”近日推送了三篇帕希特的文章,文中作者分别讨论了李格尔、潘诺夫斯基和贡布里希此三位重量级美术史家们的理论。在李格尔的历史叙事中,罗马晚期恰好处于古代触觉(近距离观看)方式向现代视觉(远距离观看)方式发展的转折点上。

陈振濂:谢稚柳、徐邦达之“怼”

书画鉴定和围绕着它的学术争论,曾经是一个当代收藏鉴定史上最重要的话题。像徐邦达先生作为著录学派代表、谢稚柳先生作为风格技法学派的代表、启功先生作为文史考证学派的代表,在当时可以说是鼎足而三、叱咤风云,标志着一个鉴定时代的煌煌。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世界画廊巨头齐聚香港瓜分亚洲市场?
乘着2018香港巴塞尔的东风,以大卫•卓纳、豪瑟•沃斯等为代表的国际顶级画廊先后入驻香港H Queen's大楼。有人认为连续多年试水令国际画廊巨头对亚洲信心倍增,伴随它们陆续进军香港,国际大牌一统亚洲的局面基本确定,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