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敏:浅谈中国的观念摄影

观念摄影这一艺术形式自摄影之初就已经开始形成,并且随着西方后现代社会变革的大潮遍及全球。观念摄影的实质是观念艺术在媒介上的一种延伸与演变,是从摄影艺术中抽离出来的一种相对独立的创作手段与形式。观念摄影的主旨在于通过摄影作品来传递某种观念,试图通过摄影的媒介,展现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深入剖析,并且提出一些有意义的延展话题,引发更深层次的思考,从而摆脱浅层次无意味纠缠的探索过程。

《夜游者》之外,读懂爱德华·霍普的N种孤独

美国画家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弥漫着孤独氛围的代表作《夜游者》(Nighthawks,1942)带有一种古怪的撩人特质。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古代人物画、山水画收藏概说

人物画的收藏,从内容方面看,一是宗教题材的绘画,二是非宗教题材的人物故事画、文士画、仕女画、风俗画和肖像画。

艺术双年展的独立性该如何体现?——关于第十届柏林双年展

对于今天的艺术双年展,我们很难仅凭其中某几件作品的品质来定义它的好坏。“柏林双年展”的概念是建立在城市地方上一小撮艺术精英分子面对所处的社会状态表达艺术理想的视觉与行为的反应。在艺术的逻辑上,它需要搭建一个社会性的话题作为展览结构的逻辑构架,也作为其公共性的延伸、艺术家政治态度的延伸,同时也作为艺术理论与社会实践辩证关系的结合点。

沈语冰:重新思考波洛克与抽象表现主义

到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时间已经距离杰克逊·波洛克去世和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运动落幕愈半个世纪之久,与波洛克和纽约画派相关的那段历史终于开始显现出相对清晰的面貌。这一点在学术界的表现非常清楚,几部重要著作的面世可以说是标志性事件。

黄华三:佛霓裳——韩佳茜的绢本绘画​

北齐南响堂山石窟彩绘菩萨头像38.1厘米×28.6厘米×21厘米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韩佳茜的《佛霓裳》系列绢本作品能够从同时期的青年画家作品中脱颖而出,给大家留下格外深刻的印象,甚至一时成为了当代水墨圈里的话题。我们基于古老文明的创作是否可以对人类文化的发展带来启示,事实上,韩佳茜的作品正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围绕她的作品所进行的这些观察、剖析、思考,同样适用于艺术鉴赏、艺术评论等其它各种艺术的场景之下。我想,韩佳茜之所以能够迅速引起关注,至少部分原因是在于她绘画主题的选择,此外,不惊不喜、恰如其分的艺术表达,且一切都构建于她儿时的视觉记忆与青年时期所获得的绘画经验之上,自然而契合其心。

维也纳“分离派”的历史文化背景漫说

19世纪末,显赫一时的奥匈帝国已经衰微,但它在欧洲文化艺术史上却经历了一次缤纷灿烂的人类创造力、想象力的迸发。它的影响和结果令人联想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古典时代希腊的雅典。在美术、建筑、音乐、文学、自然科学和哲学领域,以及工艺设计和新兴的电影艺术上,维也纳为20世纪迅速发展的世界做出了极好的榜样。

宋《人物故事图》所绘故事是否为迎接徽宗、郑皇后梓宫

上博书画常设展2018年第一期绘画馆常设展中,五代《闸口盘车图》卷的展出已于8月12日结束。自8月14日改为展出宋《人物故事图》卷。此卷见于《石渠宝笈续编》李公麟《李密迎秦王图》。当年感到图写唐人故事,而作宋人衣冠于理不合,因暂拟为宋人画《人物故事图》。

青年艺术作为艺术品投资对象的生力军——博雅艺术基金案例分析

博雅艺术基金将继续积极探索资本与艺术的结合点,以“博雅艺术奖”甄选出的极具市场潜力的青年艺术家和全球一线艺术家作为两种产品结构,来确保艺术基金的可确定性,和未来退出的更好可能性与收益性。

衣钵的传承——戴泽与徐悲鸿

戴泽先生作为徐悲鸿先生亲传学生,他充分理解,并且身体力行的实践恩师的艺术创作思想,也是中央美术学院建设发展中的重要前辈,培养了众多杰出人才。

法阿斯:查尔斯·奥尔森与D.H.劳伦斯——“原始抽象”的美学

尽管奥尔森的影响力在诗人和批评家当中与日俱增,但他作为教师和思想家、更不用说他作为诗人的巨大名声,仍然是一件远未得到普遍认可的事情。

彦风:文化遗产的数字化应用

迄今为止,数字化在艺术领域的应用国内外已有许多成熟案例。对数字化领域来说,国际间的经验有许多相通之处,但是,特定的历史文化和特定的受众又为具体设计实施提出了不同的问题和挑战。笔者将结合谷歌“艺术计划”和北京故宫博物院“数字故宫”两个案例,以及自己在相关领域多年的探索与实践,探讨我国当前文化遗产数字化应用的成功经验和现实困境,并尝试从中梳理出中国的解决方案。

雅克•莫里佐:介于形而上学与本体论之间的美学

有个流传甚广的老生常谈,说哲学只不过是在反复出现的相对选项之间的持续摇摆(比如现实主义对非现实主义、主观主义对客观主义等等),而且充其量不过是围绕着一些难以摆脱的观点的一系列离题发挥。与此同时,当一个被长久弃置的主题或角度重新浮出,并有助于重塑一个学科的面貌时,却又每次都让人产生一种新颖感。这似乎就是在过去几十年里发生在美学领域的情况:本体论研究以一种学科传统不曾预示的方式,引人注目地重新涌现出来。

让-夏尔·达尔蒙:娱乐理论与悲剧思想——巴洛克与启蒙时代之间的新伊壁鸠鲁美学元素

圣-埃弗尔蒙并非正统的新伊壁鸠鲁主义学者,但他的思想在17世纪下半叶的艺术批评中具有独特意义。本文从他对拉辛《亚历山大大帝》一剧的批评入手,探索其思想中美学、道德、政治层面的复杂考量,挖掘其中的新伊壁鸠鲁主义特质,并试图勾勒出他对杜博斯美学思想的影响,以及同尼采悲剧理论的遥相呼应。

邰高娣:20世纪三四十年代陕西关中木版图画遗珍之探讨

笔者曾参加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中国古版年画珍本》的资料搜集及编写工作,先后在位于北京文津街7号的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和位于重庆市人民路的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有幸见到一批由学界前辈们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采集的国内若干省区的民间木版图画几千张。其数量颇为可观,作为民俗艺术文物的价值更殊可珍视。其题材大多为门神、纸马两大类,其中含有一部分陕西凤翔、蒲城出品的木版图画旧作。因为它们的采集时间较早,且印制水平较高,对于我们今天深入探识陕西关中木版图画原生相态具有遗珍的意义。

姜楠:另一种现代主义——伊朗现当代艺术

谈到“伊朗”,这个词本身就带有一种神秘吸引力。由于伊朗国特殊的政治历史背景,“革命”,“制裁”,“封闭”,“面纱”等字眼赋予了这个国家非常多的神秘色彩。现代与传统、宗教与世俗的碰撞在伊朗独特的社会语境下似乎显得更加具有冲击力。

贝姆:言说与显示—图像批判的要素

自19世纪以来,艺术史作为一门复调学科(vielstimmige Disziplin)得到确立。如果它想成功运行的话,则需要许多不同的技能,比方说会涉及到作品的材料状况、时期的标注、语境的关联(文化、政治或社会的类型)、形式与风格的分析、图像志或图像学的研究途径。从方法论上看,它类似于一个大型的管弦乐队。在这里,只有众多不同的乐器协同合作,才能产生良好的声效。

仇英《右军书扇图》轴绘写羲之书扇

仇英《右军书扇图》是上海博物馆历代书画馆常设展2018年第一期的展出作品。此图绘写脍炙人口的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书扇的故事,笔墨技法为兼工带写的面貌,已脱出摹古的格局。整幅画面,各个人物神态生动,环境氛围契合情节,笔法刚柔相济,墨色浓淡虚实相参,可称是一幅有情有景有意蕴的人物故事画。推断此图应是仇英盛年艺术臻于成熟期的铭心之作。

绘画为什么没有“死亡”

​在时间的流逝中,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其间所发生的一切,最终都会成为历史,成为某个时间的当下叙述者口中的过去时态。正如“绘画已经死亡”这句当年振聋发聩的艺术预言,在摄影术诞生一个半世纪后的今天看来,显然也已经成为了历史,成为那个时间节点的艺术史上的一句名言。

文人画审美趣味研究述评

新世纪以来,两个方面原因促使学界对文人画的研究取得重大进展。一是随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全面复兴,艺术史学者再次将目光聚焦于我们民族绘画艺术的核心形态—文人画;二是当代中国画艺术创作呈现多元的发展形态,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艺术审美与品评标准的“失序”现象,于是当代画家回过头来从文人画的艺术精神中寻求智慧。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对“洋奖”趋之若鹜的背后?
近日有学者指出,被国人趋之若鹜的众多国际艺术、设计奖实是商业机构的盈利行为,引起舆论哗然。有人认为,近些年中国艺术、设计的进步是事实,已不需要 “洋奖”承认;也有声音指出,中国的文艺创作需要与国际接轨,“洋奖”背后是本土力量国际化的体现,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