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只能解决写生的问题

当听到老师赞扬某个学生“基本功扎实”时,这实际上就是说他写生画得好,而且这毫无疑问是指写实意义上的写生画得好。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如果老师说某个学生“很聪明”,那意思可能是指他虽然不好好写生,但是在创作上肯动脑筋,所以最后反而比那些基本功扎实的学生要有出息。以前就有过课堂写生成绩好的“五分生”不会搞创作最终被社会淘汰的说法。他们的画面不光缺乏才气,而且每画一个动作都要摆模特儿,这是课堂写生长期作业造成的负面效果。

梳理中国动漫发展史,绕不开张光宇

作为中国动漫的奠基人,张光宇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他的动漫包罗万象,但民族特色是作品的本质。

“博士画家”现象刍议

“博士画家”是近年来国内画坛十分耀眼的学术“头衔”,也是当下颇有争议的文化现象。这些由学术机构授予和确立的合法身份挑战了现有的文化秩序,它借助于传统与创新的法理占据了文化场域中的重要位置。而在现实生活中,“博士”头衔不仅是进入大学教书的最低“门槛”,亦是许多人寻求仕途晋身的“敲门砖”,更是艺术市场中的“宠幸儿”。尽管画家圈内钦羡者众多,诋毁者有之,然而这种身份却依然散发着熠熠光辉。

南粤百年其命惟新——广东美术100年略论

19世纪中叶以来的中国,历经了一连串激烈的动荡与变化。近代中国从传统走向现代,由涅槃转往新生的蜕变。这一进程,是沉重、痛苦和十分艰难的。20世纪中国社会的历史和现状,不仅是中国美术的特定语境,也是它依托的平台和嬗变的动因。美术得预时代风气之先,岭南艺坛百年来波谲云诡的发展轨迹,内在逻辑与大转型的时代是一致的。

我国博物馆免费开放的喜与忧

以博物馆为代表的公共文化机构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堪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在公共文化领域最大的一项惠民政策。这一政策不仅对满足广大民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保障其基本文化权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也对推动当代中国博物馆事业的全面发展起到了显著作用。

关山月PK杨之光:把素描看作一切造型的基础是错误的

1962年,广州美院国画系分设人物画科之后,杨之光担任人物画科教研组长。围绕着如何训练国画系学生扎实的造型基础的话题,他当时与另外一位著名的美术教育家直接发生过一场颇有意义的的学术论争。 这位教育家的名字是关山月,时任广州美院副院长兼中国画系主任,是杨之光的顶头上司。论争的焦点在于橡皮的功与过,论争的背景则是中国画素描教学的是与非。现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及岭南画派纪念馆正在展出的“扬时代之光——杨之光艺术研究展”,可向观者揭开当年论争尘封的面纱。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从“白立方”到未来美术馆,你怎么看?
伴随VR、AR技术的来临,艺术本身及其人们对艺术的认知发生了明显改变。作为展示艺术作品场所的美术馆,其既有的展览形态同样面临挑战。伴随着“科技感”、“沉浸式体验”、“虚拟现实”等新型手段,以往经典的“白立方”仿佛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观展需求,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