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涛:人工智能学与AI艺术观念简史—AI、哲学、艺术的历史逻辑(下)

时间:2018-11-07 09:42:15 | 来源:艺术国际

资讯>观点>

三、观念与技术的低潮期(1966一1974)

1966年后的一段时间学术界过高预言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而遭遇批判的重创,给AI的声誉和领域造成极大伤害。西蒙1965年说“20年内,机器将能做到人所能做到的一切”;明斯基1965年说“在3一8年时间里,我们将研制出具有普通人智能的计算机,这样的机器能读懂莎士比亚的著作,会给汽车上润滑油,会玩弄政治权术,比讲笑话,会争吵……它的智力将无以伦比”这些论调最终都没有得到实现;塞缪尔的下棋程序在与世界冠军的对弈中以1比4告负,归结为能力有限;英国剑桥大学数学家詹姆士按照英政府的旨意,发表了一份关于人工智能的综合报告:声称人工智能即使不是骗局,也是庸人自扰,科学项目停了,进入低潮。

人工智能进入低落期也让学者们认识到一点,一个新的事物出现必须经过长期的努力才能实现,不是作为炒作的噱头博得眼球或抬高自己身份的筹码,也不是纸上谈兵的理论空文,更多的是要有实践的成果和作品出现。

四、AI理论实践应用期(1970一1988)

专家系统实现了人工智能从理论研究走向专项技能的应用,是AI发展史上一次重要的突破与转折。

1972-1976年费根鲍姆(Edward Albert Feigenbaum,1936-,1994年获图灵奖)研制MYCIN专家系统,用于协助内科医生诊断细菌感染疾病,并提供最佳处方。计算机视觉、机器人自然语言理解、机器翻译等AI应用实践获得发展。但机器人智能医疗局限是机器只能治疗某一单项领域的病症。

五、AI集成发展与突破期(1986至今)

专家系统的不足是应用领域狭窄,知识缺乏普遍的常识性,信息获取困难、推理方法单一,没有分布式功能,不能搜索现成数据库等,促进专家系统的改进与发展。机器人学习、人工神经网络、智能机器人和行为主义的结合还需要深入研究。智能计算(Cl)弥补了人工智能中数学理论算法上的不足,更新了人工智能理论框架的多元性,使人工智能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机器人的发展方向是仿生、仿人类,甚至超越人类功能的发展,另外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究竟谁厉害,这也是人类讨论的焦点。图灵测试解决的是人类与智能人幕后对话不可分辨真伪的能力,而对机器人超越人类的几次智能测试:90年代中期一个名叫Chinook的程序打败了全世界顶尖的跳棋高手们;1997年机器人“深蓝”战胜人类,2003年与人类打成平局;2011年IBM的Watson 在智力游戏Jeopardy中夺得第一;2016由谷歌伦敦子公司DeepMind开发的AlphaGo机器,以5:0的绝对优势击败了欧洲围棋冠军樊麾……可见机器人在某些方面有超越人类的智能,如运算速度之快,记忆容量之大,推理和判断能力之强,感知能力之敏锐,都是我们不可否认的事实。

网易科技讯2017年10月27日消息,据Futurism报道,由总部位于香港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公司Hanston robotics设计的机器人索菲亚(Sophia),已经被沙特阿拉伯王国授予公民身份。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人类给机器人赋予如此之高的礼遇,但也引发了“机器人未来权利”之争,成为一个标志性的历史新闻。

国别分析人工智能发展的历史与体制、文化、哲学的关系

美国关于研究人工智能的优势是资金充足,美国的哲学家与科学互动最频繁。而德国科技哲学教育偏重人文历史梳理,对当下哲学问题介入少,对跨学科的支持也少,因此人工智能逐渐美国化,走到世界的前列。日本七八十年代重大科研项目主要以政府国家力量主导,但日本人工智能缺少哲学的影响,关于智能是什么?日本哲学与德国一样偏重文献解读。可以看出超前的哲学观念对科技的发展有着强有力的引导作用。

前苏联的电玩是主要产业,硬件生产落后,软件编辑尚可,但缺少哲学与科技的互动;政策态度的保守压制了学者的研究自由,学生必须研究马克思主义而反对机器人学;数学研究虽深,但举国体制落后,AI也很难发展。前苏联研究AI落后的原因是缺少AI研究方面的远见,其官方意识形态以马克思主义为纲,认为Al是唯心主义观点。鼓励自由开放、对固定的政治化哲学的曲解不符合马克思主义,说人工智能只能转移和统筹好的价值而非生产价值,反对控制论。60年代初赫鲁晓夫(1894—1971,苏联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主政,为维纳控制论平反,但人工智能在政治上仍然不正确,这说明一个新的事物出现都会遭遇意识形态无奈的控制。

人工智能在中国发展的历史困境

1956年人工智能诞生初期中国刚结束朝鲜战争,当时并不知晓人工智能,80年初才知道维纳控制论,但又已过时。之后中国人工智能问题长期跟风研究,缺乏真正学院的原创性思维,注重模仿,轻视原理,缺少哲学的引导。问题缘起是跨学科困难,缺少文理科大型交流平台。

1981年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在长沙艰难的成立,但长期得不到国内科技界的认同,只能挂靠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直到2004年才得以返祖归宗,挂靠到中国科学技术协会。1987年中国有关人工智能的书才出版,1985年前人工智能在西方国家得到了重视和发展,而在前苏联却受到批判。我国人工智能也与“特异功能”一起受到了质疑,人工智能学科的书87年才得以出版——1986年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经过长期三次讨论,最终决定同意在清华大学出版人工智能著作。

中国首部“人工智能机器人学”和“智能控制”著作分别于1987年、1988年和1990年在清华大学出版社、中南工业大学出版社和电子工业出版社问世,呈破竹之势。据不完全统计,从1987年到现在全国已编著出版50多部人工智能、40多部智能控制和近50部机器人学和教材专著;1978年在中国才把“智能模拟”纳入国家研究计划,但不能提“人工智能”的概念;1984年召开了智能计算机及其系统学术研讨会;1986年起把智能计算机系统、智能机器人和智能信息处理等重大项目列入国家高科技术研究计划;1993年起把智能控制和智能自动化等项目列入国家科技攀登计划;进入21世纪后已有更多的人工智能和智能系统研究获得了各种基金计划扶持。可见人工智能的发展与体制、哲学观念认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人工智能学研究目标及各领域的影响

通过编程来模仿和检验人类智能的有关理论,才能更好地理解人类智能。实现人类智能创造有用的程序,执行需要人类专家才能实现的任务,实现人类智能化。近期目标是建造智能计算机代替人类的部分智力劳动;远期目标是揭示人类智能的根本机理,用智能机器去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类的智能。近期目标为远期目标奠定了理论和技术基础,远期目标为近期目标指明方向。

未来人工生命社会的建构,对人类的影响最为突出和直接。而人工智能是人工生命中最核心、最备受关注和争议的内容,如机器智能人一旦与人类无异必然会要求平等的公民权、参政权,甚至就象当年黑人种族维权和女权主义一样争取平等权力意志。2017年第一个机器人公民的出现,也标志着人工智能争取自我权利的时代已经到来。经济领域人工智能会带来高效利润、社会结构的改变。文化领域会出现科技哲学、人工智能文学、电影、艺术、建筑、伦理学等。机器智能人服务、领养、身份、职业、人性、教育、生态环境、人机关系、机机关系、犯罪、审判标准等一系列问题都会带来新的变革。目前全球有很多高精尖技术已经研究出成果,只是没有也不能普及,因为一旦普遍推广便会触及关于资源分配、社会结构的变化,以及道德伦理危机等诸多繁复问题,而且人类还没做好新的应对机制和有效措施。

AI对经济影响

经济上追求高效利润,如地质勘探的速度快、精确性高;AI代替脑力、体力劳动就业问题,引起社会结构变化,向人、机器和人工智能机器的一机三元结构变化;人们将不得不学会与智能机器相处,并适应这种变化后的社会结构。

AI的发展提高产品数量与质量、降低了运营成本、提高员工业务水平、增强生产的灵活性、提高劳动生产率、节省原材料与能源、提高工作场所的健康度和安全度,减少劳动力流动与招工的难度。如喷漆机器人,时间快,柔性好,精度高,色泽、厚度均匀。劳动力供不应求,机器人价格降低,促进机器人发展。

Al对人类思维方式观念的变化

人们开始认可智能机器的判断与决定;对人工智能数据的依赖,逐渐失去对问题及其求解任务、责任感和敏感性;人类智能认知能力逐渐下降,不作深度思考,变得懒惰;过分依赖智能应用,如我们和手机、电脑与日常生活的高度捆绑。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影响,如对生理、心理、精神上的威胁,还会引起法律问题,出现机器人伤害、杀人;军事上可能会引发未来智能机器战争,带来网络部队战争和技术失控的危险;人工智能一旦被异端份子或恐怖组织利用会造成重大社会问题,因此人类规定了机器人三大定律,来约束机器人的思维和行为。

高端人工智能自身系统会随着经验的演化,不断自我学习、创新。当下与未来的趋势是大数据暴增、万物互联,再向万物智能的方向发展,这种发展趋势会将平凡的人类变得更伟大,逐渐成为驾驭机器的人;而智能机器会逐渐改变社会结构,人与人的交往增加至人与机器的交往模式;同时需要健全智能网络部门,预防或管制机器人犯罪。人工机器社会也会改变人类的知识结构、语言和文化生活,人类只有在顺应时代大潮流的基础上迎接各种有利或有弊的挑战,人类文明才能有所创造和发展,人工机器也会逐渐成为未来艺术世界中具有创造力的主角。

AI对未来生活的影响

人工智能将改善人类的语言,丰富语言的规范;改善人类的知识结构和储备数量,知识发现依靠大数据搜索;改善人类的日常生活,出现新的娱乐与教育方式。

人工智能的形态多样,可以是机器人、软件、网络、视频、音频等六觉(视听触嗅味知)综合体。未来警察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来预测犯罪的概率、时间、地点,在犯罪发生之前实施逮捕,锁定巡逻区域;后人类食物的卫生、营养标准都可以通过智能数据来预算;人工智能数据能自动预测明星成功的概率,为星探指明价值判断的标准;还能预测我们上班迟到的概率;读心术也可以通过芯片和传感技术收集情报识别人类感情、情绪的数据可视化⋯⋯人文主义感知的不确定性似乎正在被科学主义的数据化分析所取代。很多学者预测人文主义将会被科学主义所取代,将来是以数据计算和预知来诠释世界的一切现象,包括人文主义中核心价值——人的思想感觉都能进行数据量化计算出结果。

机器人与机器人学

机器人是一种如同自动机床、汽车、火车一样自动化机器或装备,一旦机器造型人形化、类人化,再智能化,便被赋予人工生命特征区别于其他自动装备。机器人学是一门研究机器人科学技术及其应用的学科,就如:力学、物理学、数学、电子学、信息学一样。电影中的机器人《变形金刚》《阿童木》《机器猫》《终结者》《人工智能》《我,机器人》形象和概念已深入人心。机器人从技术功能上分为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

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关系

“机器人”及其概念的出现都早于“人工智能”,机器人“Robot”一词出现于1920年,而早于50年代出现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

机器人学的进一步发展需要人工智能的指导,并采用各种智能技术。60年代的机器人不具备智能化,后来出现人工智能应用在机器人上,增加传感器、人机交互系统及其自主性,不只是软件可视化。机器人学的研究领域已扩大,机器人学的发展为人工智能产生新推动力,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试验与应用场所。人工智能在机器学上应用传感信息处理、环境识别与建模、机器人规划与决策、机器学习与专家、自然语言理解等。

工业机器人作为生产与服务性机器人,据《世界机器人》统计,截至2013年全球机器人数量已超过1000万台,其中工业机器人170万台,服务机器人830万台。国际机器人学联合会(IFR)最新预测,2014至2018年之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售数量将翻一番至40万,到2018年全球将有130万台工业用机器人投入实际生产。工业机器人可以自动生产大型工业产品如汽车、飞机等;而服务性能的机器人如无人驾驶员、手术医生、海洋勘探员、拆弹专家、家庭服务员等能在人类各个领域广泛应用。

机器人概念的出现与近代发展历史

到了近代,技术和机械的进步为“机器人艺术”带来了新的生机。比如十九世纪中叶的自动玩偶分为两个流派:即科学幻想派和机械制作派,并各自在文学艺术和近代技术中有所发展。1831年歌德的《浮士德》塑造了人造人“荷蒙克鲁斯”;1870年霍夫曼出版了以自动玩偶为主角的作品《葛蓓莉娅》;1883年科洛迪的《木偶奇遇记》问世;1886年《未来的夏娃》出版…… 而在机械实物制造方面,1893年乔治·摩尔(George Moore)制造了“蒸汽人”,“蒸汽人”靠蒸汽驱动双腿沿圆周走动。

进入二十世纪后,机器人的研究与开发得到了民间与政府的支持,工业和服务型机器人相继被研制出来。

1920年捷克斯洛伐克作家卡雷尔·恰佩克(Karel Capek,1890—1938)在他的科幻小说《罗萨姆的机器人万能公司》中,根据Robota(捷克文,原意为“劳役、苦工”)和Robotnik(波兰文,原意为“工人”),创造出“机器人”这个词。

1927年美国西屋公司工程师温兹利创造出第一个电动机器人“电报箱”,有无线电发报功能,并在纽约举行的世界博览会上展出,可与人类问答互动,但这类机器人不能行动。

1939年 美国纽约世博会上展出了西屋电气公司制造的家用机器人Elektro。它由电缆控制,可行走,会说77个字,甚至可以抽烟,不过离真正干家务活还差得远。但它让人们对家用机器人的憧憬变得更加具体。

1942年美国科幻巨匠阿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提出“机器人三定律”: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二、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当该命令与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三、机器人必须会保护自己,保护自身不会损害,除非人类让它作出牺牲。虽然这只是科幻小说里的创造,但后来成为学术界默认的研发原则。

1948年 诺伯特·维纳出版《控制论》,阐述了机器中的通信和控制机能与人的神经、感觉机能的共同规律,率先提出以计算机为核心的自动化工厂。

1954年美国人乔治·德沃尔(George Devol,1912—2011)制造出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的机器人,并注册了专利。这种机械手能按照不同的程序从事不同的工作,因此具有通用性和灵活性。

1956年 在达特茅斯会议上,马文·明斯基提出了他对智能机器的看法:智能机器“能够创建周围环境的抽象模型,如果遇到问题,能够从抽象模型中寻找解决方法”。这个定义影响到以后30年智能机器人的研究方向。

1959年 德沃尔与美国发明家约瑟夫·英格伯格联手制造出第一台工业机器人。随后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机器人制造工厂——Unimation公司。由于英格伯格对工业机器人的研发和宣传,他也被称为“工业机器人之父”。

1962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第一台工业机器人投入使用,标志着第一代工业机器人的诞生。

1962年 美国AMF公司生产出“VERSTRAN”(意思是万能搬运),与Unimation公司生产的Unimate一样成为真正商业化的工业机器人,并出口到世界各国,掀起了全世界对机器人和机器人研究的热潮。

1962年—1963年传感器的应用提高了机器人的可操作性。人们试着在机器人上安装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包括1961年恩斯特采用的触觉传感器;托莫维奇和博尼1962年在世界上最早的“灵巧手”上用到了压力传感器;而麦卡锡1963年则开始在机器人中加入视觉传感系统,并在1965年帮助MIT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带有视觉传感器,能识别并定位积木的机器人系统。

1965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研制出Beast机器人。Beast已经能通过声纳系统、光电管等装置,根据环境校正自己的位置。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等陆续成立了机器人实验室。美国兴起研究第二代带传感器、“有感觉”的机器人,并向人工智能进发。

1968年 美国斯坦福研究所公布他们研发成功的机器人Shakey。它带有视觉传感器,能根据人的指令发现并抓取积木,不过控制它的计算机有一个房间那么大。Shakey可以算是世界第一台智能机器人,拉开了第三代机器人研发的序幕。

1969年 日本早稻田大学加藤一郎实验室研发出第一台以双脚走路的机器人。加藤一郎长期致力于研究仿人机器人,被誉为“仿人机器人之父”。日本专家一向以研发仿人机器人和娱乐机器人的技术见长,后来更进一步,催生出本田公司的ASIMO和索尼公司的QRIO。

1973年世界上第一次机器人和小型计算机携手合作,就诞生了美国Cincinnati Milacron公司的机器人T3。

1978年 美国Unimation公司推出通用工业机器人PUMA,这标志着工业机器人技术已经完全成熟。PUMA至今仍然工作在工厂第一线。

1984年 英格伯格再推机器人Helpmate,这种机器人能在医院里为病人送饭、送药、送邮件。同年,他还预言:“我要让机器人擦地板,做饭,出去帮我洗车,检查安全”。

1998年 丹麦乐高公司推出机器人(Mind-storms)套件,让机器人制造变得跟搭积木一样相对简单又能任意拼装,使机器人开始走入个人世界。

1999年 日本索尼公司推出犬型机器人爱宝(AIBO),当即销售一空,从此娱乐机器人成为目前机器人迈进普通家庭的途径之一。

2002年美国IRobot公司推出了吸尘器机器人,它能避开障碍,自动设计行进路线,还能在电量不足时,自动驶回充电座,是目前销量最大机器人,证明机器人进入了千家万户。

2006年6月,微软公司推出Microsoft Robotics Studio,机器人模块化、平台统一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比尔·盖茨预言,家用机器人很快将席卷全球。[5]

当代机器人发展的近况

目前处于从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的过渡时期。以智能机器人为重心的研究进展迅速。智能机器人作为第三代机器人带有多种传感器,根据环境的变化,能够将多种传感器收集到的信息进行识别和融合,具有很强的自我适应能力、学习能力和自治能力。强智能机器人已成为人工智能科学家的主要目标,艺术家和未来哲学家也对此极其关注,三者的相互作用,从哲学、科技与艺术观念各个领域引领人工智能的发展。

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在1994年就研制成功第一台由生命DNA分子制造的计算机,此发明加速了机器的生命化之进程。机器生命化的研究工作早已在不同领域展开,凯利称这种现象为机器与生命的对等关系,科技和生命共同具备相同的基本属性:两种系统的进化都是从简单到复杂,从统一到多元,从缓慢演化到快速进化的特征。“如果NDA可以制作成正在运行的计算机,而计算机可以像DNA那样进化”,那是生命与机器的一体化。

2013年美国史密森尼频道(Smithsonian Channel)用纪录片采访了美国影子机器人公司主管贝托尔特・迈耶(Bertolt Meyer)和理查德・沃尔(Richard Walker),他们和一批美国工程师一起利用人造器官、肢体和其它身体组织,成功组装出会呼吸、说话和走路的逼真生化电子人。2013年10月11日在纽约国际动漫展公开亮相。“生化电子人(bionic man)”是指以模仿真人为目的制造的机器人,其还有“仿制人”或“人型机器人”等名称。

瑞士苏黎世大学社会心理学家梅尔 (Bertolt Meyer)与以他为蓝本的生化电子人在纽约市合影,注:梅尔天生无左下臂,装配有生化电子义肢

超仿真机器人,是外观和功能与人一样的智能机器人。这种机器人通过影像表现技术与身份认同之间的关系,追求和人的高度仿真性。科学家甚至发明出跟自己一模一样人脸的机器人,不仅是五官和肢体特征可以高度仿真,就连人体的动作和形态都能和真人无异。

2006年日本大阪大学工程学教授、智能信息学家石黑浩(Hiroshi Ishiguro,1963—)以自己的身体作为模型,造出了一个无论相貌还是神态表情都和他本人非常相似的“机器人替身”。“机器人替身”的仿真皮肤下装有50多个传感器和马达,如果用力戳它的脸,它甚至会流露出“痛苦的表情”。石黑浩教授想让这个“机器人替身”代替他到大学中去授课,而他只需坐在家中遥控指挥,就能让“机器人替身”的嘴巴中发出他通过无线网络技术传去的真人“原声”。机器人的内建程序都是根据石黑浩教授本人的动作设计的,机器人不论眨眼或眼球转动等习惯动作,都和石黑浩本人如出一辙。这些细微的“人类动作”让人很难相信它是一个机器人。

2010年,石黑浩教授最新研制一款女性机器人,它能够准确地模拟女性的表情,可以行走、说话和微笑。这款高仿真机器人被命名为“双子机器人TMF(Geminoid TMF)”,它采用手势捕捉系统,能够变动其橡胶面部,露出牙齿模拟女性的笑容,还可以皱起眉头。据悉,石黑浩与日本机器人制造商Kokoro共同研制出这款女性仿真机器人,这款机器人的“容貌”模拟一位女性,在该机器人展示会上这位女性也到场,她说:“她看上去就像是我的孪生姐妹!”

Pepper(佩珀)是一款人形机器人,也是世上第一部情感机器人,由日本软银集团和法国Aldebaran Robotics研发,可综合考虑周围环境,并积极主动地作出反应。机器人配备了语音识别技术、呈现优美姿态的关节技术,以及分析表情和声调的情绪识别技术,可与人类进行交流。2015年2月27日,日本软银集团向研发人员限量发售300台Pepper。2015年6月—8月,Pepper正式面向普通顾客发售。 2017年10月11日,“Pepper”亮相首尔中区友利银行总店营业网点。AWE2018展会正式开始前,海尔抢先一步召开发布会,对外宣布与软银公司合作,时隔数年之后,终于将Pepper引入到中国市场。

ASIMO(日本语:アシモ,罗马音:Ashimo,中文:阿西莫),日本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研制的仿人机器人。这款机器人模仿人类的动作更精准,以达到帮助人类,特别是行动不便者的设计目的。现在的“阿西莫”不但能跑能走、上下阶梯,还会踢足球和开瓶倒茶倒水,动作十分灵巧。截至2013年,ASIMO是最先进的仿人行走机器人,更具备了人工智能,可以预先设定动作,还能依据人类的声音、手势等指令,执行相应动作,此外,它还具备了基本的记忆与辨识能力。

2013年在哥伦比亚大学科学家们在米兰・斯托亚诺维奇博士( Milan Stojanovic)的带领下,成功研制出一种由DNA分子构成的“纳米蜘蛛”微型机器人,它们能够跟随DNA的运行轨迹自由地行走、移动、转向以及停止,并且它们能够自由地在二维物体的表面行走。“纳米”机器人可以用于医疗事业,以帮助人类识别并杀死癌细胞以达到治疗癌症的目的,还可以帮助人们完成外科手术,清理动脉血管垃圾,及组成计算机新硬件等。科学家们已经研发出这种机器人的生产线。

“纳米机器人”的原型是根据分子水平的生物学原理设计,首先要设计制造出可对纳米空间进行操作的“功能分子器件”。第一代纳米机器人是把生物系统和机械系统有机结合的一种微型新系统;第二代纳米机器人是由原子或者分子装配成具有特定功能的纳米尺度的分子装置;第三代纳米机器人是在第二代纳米机器人的基础上,加入纳米计算机,智能程度增加、功能更加复杂的一种可以进行人机对话的分子装置。当前世界范围内,第三代纳米机器人还处在试验阶段,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几年内纳米机器人将会带来一场人类革命。在完全意义上讲,世上每一个现实存在的物体无论是电脑还是奶酪都是由分子组成的。在理论上,纳米机器人可以构建所有的物体。

2016年3月,在机器人设计师戴维·汉森(David Hanson)的测试中,与人类极为相似的人类机器人索菲亚(Sophia)自曝愿望,称想去上学、创作艺术、经商、拥有家庭等。索菲亚看起来就像人类女性,够能够表现出超过62种自然的面部表情。索菲亚的皮肤是使用名为Frubber的延展性材料制作,下面有很多电机,让它可做出微笑等动作,索菲亚“大脑”中的计算机算法能够识别面部,并与人进行眼神接触。此外,索菲亚还能理解语言和记住与人类的互动,包括面部。随着时间推移,它会变得越来越聪明。它的创造者汉森说:“它的目标就是像任何人类那样,拥有同样的意识、创造性和其他能力。”索菲亚是历史上首个获得公民身份的一台机器人。

“佳佳”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发的第三代特有体验交互机器人,诞生于2016年4月。身高1.6米,肤白貌美,五官精致,初步具备了人机对话理解、面部微表情、口型及躯体动作匹配、大范围动态环境自主定位导航等功能。在传统功能性体验之外,首次提出并探索了机器人品格定义,以及机器人形象与其品格和功能协调一致,赋予“佳佳”善良、勤恳、智慧的品格。

2015年由刘静(1969-,生物传热学专家)带领的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清华大学医学院联合研究小组,造出了世界首台液态金属机器,这一成就被外媒形容为制造出“终结者”。这是首次发现一种异常独特的现象和机制,即液态金属可在吞食少量物质以后可变形机器形态长时间高速运动,实现了无需外部电力的自主运动,从而为研制实用化智能马达、血管机器人、流体泵送系统、柔性执行器乃至更为复杂的液态金属机器人奠定了理论和技术基础。这是该小组继首次发现电控可变形液态金属基本现象之后的又一突破性发现。这种液态金属机器完全摆脱了庞杂的外部电力系统,从而向研制自主独立的柔性机器迈出关键的一步。

美国波士顿动力学工程公司( Boston Dynamics)主要以开发四足智能机器人出名。2005年波士顿动力公司的专家创造了机器人大狗(Bigdog),因形似机械狗被命名为“大狗”,此项目由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资助,源自国防部为军队开发新技术的任务。据《纽带》网报道,美国军方决定派遣“大狗”机器人增兵阿富汗。与以往各种机器人不同的是“大狗”并不依靠轮子行进,而是通过其身下完全模仿动物设计的四条“铁腿”。“大狗”机器人的动力来自一部带有液压系统的汽油发动机,体型与大型犬相当,不但能够行走和奔跑,还可跨越一定高度的障碍物;能够攀越35度的斜坡,可携带重量超过150千克的武器和其他物资,能在战场上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2012年,大狗机器人升级可跟随主人行进20英里;2015年,美军开始测试这种具有高机动能力四足仿生机器人的试验场,试验这款机器人与士兵协同作战的性能。

2016年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2月4日,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一位未来学家声称,如果你的年龄在40岁以下,那你就有很大机会在有生之年实现“电子化永生”。这意味着你的所有思想和经验都将被上传到网络中,并将一直在未来世代中保存。提出这一概念的是未来学家伊恩·皮尔逊(Ian Pearson)博士。他认为科技的发展不仅会使人类与计算机结合在一起,而且还将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物种,学名为“Homo optimus”。皮尔逊博士还声称这一切最快可能会在2050年发生。到2050年时,超人类主义——支持使用科学技术来增强人类能力的理念——将成为社会准则。“通过与外界技术的连接,人们可以拥有优化的基因组和强化的身体,能够变得更美,更有智慧,情绪上更加稳重,体力更好,社会联系更多,整体会变得更加健康和快乐”。

人机婚姻案例

2016年12月26日一位名叫Lily的女性公开表态,表示自己在小时候就已经很喜欢机器人的声音,19岁时确认自己原来只喜欢机器人。她现在正在学习机器学,并且已经通过使用开源技术给自己3D打印了一个名为“InMoovator”的机器人伴侣。如今 Lily和 InMoovator 已经同居并订婚,将在人类和机器人婚姻合法后结婚。“第二届国际人类—机器人性爱研讨会”在英国伦敦落幕,会上心理学家大卫·利维(David Levy)预测,人类和机器人联姻大概会在 2050年合法化,他是书籍《和机器人恋爱,和机器人做爱》的作者。

人工智能机器人艺术案例

AI与艺术的互动

机器人艺术是人工智能艺术里最具有视觉艺术优势、最直接、最有表现力的艺术媒介、材料和主体。人机艺术是借机喻人的表达方式,通过机器关注人的社会历史、现实生存环境与状态;也会借“机”谈论对未来想象的可能性,反观现实,从而打破艺术描摹和反映现实的模式。人机艺术是新媒体艺术的一个分支,是将人工仿真技术作为媒介载体,加以艺术的语言转换。人机艺术跨越物理、生物、数字等领域,是艺术的集合体现,它与我们有情感交流,不只是生活中实用冰冷的工具。人机艺术除了讨论人工机能对人类的影响,也需要有想象力来造型,通过非功能性的自动装置来表达思想与伦理,而非自动化设计的实用机器。未来随着科技发展我们逐渐由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关系拓展到“人机合一”的关系,两种关系可能会并行或交互发展与融合,人机合一是人机关系终极的精神观念,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潜意识一体化的状态。

人机将来逐渐会成为艺术创作的主角和载体。人机关系是未来人与人、人与自然物之外新的生存关系,我们与人工生命,人造物的和谐相处将成为关系美学中新的伦理课题。这也会给我们提出很多新问题:人造的自动化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改变,自动化的意义是什么,是实用服务、创造精神感受还是毁灭自然物性,这也会引发我们对“自然·人工自然”课题的讨论和判断。

机器人艺术与人工智能艺术都是新媒体艺术的一个分支。机器人艺术是将机器人和技术作为媒介载体,加以艺术的语言转换(如机器人的行为、语音、道具、环境、造型、色彩、材质等都可转换为艺术语言),借用历史、现实、未来的符号或题材,表达当下人敏锐的生存感受、观念与思想。机器人艺术除了可以讨论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影响,也可以借机器人这个题材、媒介表达各种思想与观念。机器人将来会成为影视作品中的主角,也会成为展览现场的“艺术家”和载体。自20世纪60年代至今,艺术家们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与各种已有的媒介类型如戏剧、舞蹈、音乐、影像等结合在一起自由创作。机器人一旦有能力自主创作,和他合作的人类艺术家与它的关系会变得复杂化,谁是主体是个争议的话题,机器人难道会一直是人类的附属物存在,作品的版权究竟归谁,这些在未来都是值得我们反思的问题。

机器人绘画

1956年匈牙利裔法国艺术家尼古拉斯·舍弗尔(Nicholas Schafer)造出了能够创作艺术的“CYSP 1”型机器人;瑞士先锋艺术家让·丁格力(Jean Tinguely)1959年创作了《参与-自动机器》,让机器人在画布上作画,并在同年的首届巴黎双年展上引起热议。

英国伦敦大学的机器人专家帕特里克·特瑞塞(Patrick Tresset)不惜花费十年时间,致力于研究机器人对于图像的识别技巧,甚至让它们把自己看到的图像画出来。下图中的机器人名叫Paul,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它的机械臂非常发达,可以手持画笔靠着内部的装置驱动,能够像人手一样在纸上“画画”。它的头上还安装有摄像头,能通过这双“眼睛”,观察绘画对象的基本形状。当它被下达绘画指令时,摄像头就会四处转动和观察,并且对人脸进行锁定和临摹。绘画的过程也是一个数据传输的过程,摄像头记录下的数据被传输到电脑,然后通过绘画程序的处理,将数据传输给另一只机械臂,完成整个绘画。现在Paul的许多素描作品已经被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泰特现代美术馆以及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

还有一位同样用了十多年研究绘画机器人的美国艺术家彭德尔·凡·阿尔曼(Pindar Van Arman),他创造了一台名叫Cloud Painter的肖像画机器人,在2018年的国际机器人艺术大赛(International Robotic ArtCompetition)中还拿了奖。

日本两位八零后艺术家yang02山口崇洋、So Kanno创作的则是自动涂鸦机器人。通过机械手臂模仿涂鸦艺术创作。并且艺术家试图找出涂鸦的即兴,并用它们来对涂鸦进行全新的解读。[6]

2012年在德国汉诺威国际信息及通信技术博览会(CeBIT)的展示厅里,出现一款独特的艺术家机器人,能够为人们绘画肖像,不仅绘画技术精湛,而且通常仅用10分钟即能完成。肖像绘画机器人是由德国卡尔斯鲁厄市艺术和媒体技术中心(简称ZKM)机器人实验室的艺术家研制的。

2013年9月26日奥地利艺术家亚历克斯·基斯林(Alex Kiessling)进行了一场远程遥控机器人作画尝试。艺术家结合科技与艺术,研究出如何于三个不同地方,却可以同时作画表演的办法,他利用2名机器人完成这项史上首次跨国作画的演出。基斯林称,自己从小就对机器人非常感兴趣,这次尝试所用的机器人是 ABB RB4600工业机器人,每个都有2.8米高,435公斤重,通过红外线传感器跟踪笔的运动轨迹,再通过卫星将信号传输给位于特拉法加广场和布菜特施德广场上的工业机器人。他为完善该项技术和软件投入了6个月的时间。

据CNET报道,一幅由人工智能“绘制”的画像《Edmond de Belamy》,2018年10月25日在纽约佳士得成功拍卖,最终拍卖价高达43.25万美元(约300万人民币),买方通过电话匿名拍得此画。佳士得对这幅画的预期拍卖价仅为7000—10000美元。这幅画由法国艺术团体Obvious采用GAN人工智能算法创作。许多人批评这次天价拍卖,表示这种算法长期被艺术家们使用,已经十分普遍。除了此次拍卖的作品,AI还自创了虚拟人物Belamy的整个家族画像。

机器人雕塑

20世纪中叶,持控制论的艺术家开始借用机器人来进行行为表演和艺术活动。瑞士雕塑家让・廷格利( Jean Tinguely,1925-1991)于60年代后期创作了由工业垃圾现成品组合制成的动态雕塑,驱动着不可确定的行为,直到机器毁灭,代表作有“向纽约致敬”(Homage to New York)。波兰艺术家爱德华・安纳托维基(EdwardIhnatowicz)于1970年至1974年在荷兰展出“感应者”(Senster),采用传感器和物理反应创作,此作品在当时被称为“机器人雕塑”, 笔者理解此作品更多是自动装置的形态。第一个由电脑操控交互的机器人雕塑“Senster”高4.5米,可以对其周围的环境做出像人类一样的反应。

机器人声音艺术创作

早稻田大学研发的机械臂“第三臂”于1980年在横滨实验成功。1980-1998年间它与日本、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行为艺术家、科廷大学教授Stelarc“合作”用于声音艺术表演。“第三臂”成为智能技术和假肢之间亲密接口的辅助机体,能演奏扩大的身体信号和声音对机器人的话语。

韦德·玛瑞诺夫斯基(Wade Marynowsky)创作的“SYNTHESISER-ROBOT”是一个改装的工业机械臂(UR3),可通过软硬件接口(Ableton Push)来播放音乐和配乐。Synth-Bot还以舞蹈般的动作和手势演绎音乐,赋予新的意义。[7] 

2017年ABB第一台“人机协作”机器人YuMi与世界著名男高音安德烈·波切利(Andrea Bocelli)、女高音玛利亚·博尔西(Maria LuigiaBorsi)同台演绎经典歌剧。

机器人艺术展览

2002年Artbots举办了机器人艺术展,展出来自世界各地机器人艺术家的作品。2015年1月,第十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馆”与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合作的“人机未来”,尽管这是一个以建筑智能为主体的展览,但人工智能的展览在国内依然很少,开拓了人类与机器协同创新的可能性。

2016年由机器人艺术网(Robotart org)主办的智能机器人国际艺术竞赛,总共有来自7个国家16个团队提交的70多件艺术品。大赛组委会由220多名 Facebook J用户以及5名专业评委组成,其中包括艺术家、评论家以及技术专家。展览将人类艺术家和机器人艺术家的作品同时进行评奖,而让人意外的是第一名为台湾大学的 TAIDA机器人的创作,它在画布上用刷子和混合颜色的浮点(简称FDOG)技术画的“艾尔伯特・爱因斯坦”。[8]

机器人多媒体表演

“轴盒”(Box)是美国机器人与玩具(Bot&Dly)公司在2014年通过控制机器人手臂和大型显示器、移动投影映射和组合动画,来探究真实和数字空间合成效果的机器人表演装置。其抽象视觉镜头分为数个经典“魔法”,五分钟长的纪录片把每一“魔法”镜头流动地串到一起。执行者将平板转换成一个打开的框,模糊了二维和三维空间之间的关系,当物体相交、悬浮和变换时,最终将体验者浸入到幻象构建视觉中。[9]

由美国新媒体团队VT pro Design带来的作品《Telestron》,是一个沉浸式的剧场空间,由VT团队与团队的亲密伙伴GMUNK一同为2017年休斯敦德克萨斯夜艺术节(DAY FOR NIGHT)创作。“Telestron”探索了光的缺失和存在,以及光是如何定义空间的。团队希望营造出戏剧性的效果,为此他们使用了两台Kuka 210作为机器人导体,利用巨大的、组合的几何阴影来操纵各种光源,在整个空间中投射出色彩斑斓的光影阵列,可以让观众体验昼夜循环(日出、正午、日落和午夜)的效果。[10]

机器人舞蹈

纽约艺术家乔丹・沃尔夫森( Jordan Wolfson,1980-)在2014年创造了名为“女性形象”(Female Figure)的女舞蹈机器人。此作品之所以吸引眼球,是因为女机器人对着镜子随音乐起舞,其身段和手指舞姿就如真人一般,栩栩如生、生动活泼。人工智能赋予了它惊人的生命力和美好的舞蹈韵律。

机器人沙滩涂鸦艺术

2015年迪士尼研究公司(Disney Reseach)与瑞士工程集团(ETH Zurich)合作设计了一台有趣的“沙滩涂鸦机器人”(Beachbot)。这个机器人尾部安装有由七个能独立移动的元件组成的沙耙,顶部安装有激光扫射器和反射极,可准确定位,从而协助软件系统达到细致作画的效果。

机器人鉴赏家

机器人不仅能创作和表演艺术,也能欣赏与批评艺术。这款Berenson智能机器人由工程师飞利浦(Philippe·Gaussier)和人类学家丹尼斯(Denis·Vidal)研发,它能够判断是否喜欢一件艺术品并为其塑造艺术鉴赏偏好。Berenson通过右眼中的照相机获取艺术品的黑白相片,再传输至藏在博物馆墙壁后面的电脑中,对他喜欢的部分和不喜欢的部分加以仔细判断,亮绿灯表示喜欢,亮红灯表示不喜欢,Berenson如果遇到特别中意的艺术品,会频频点头,露出微笑。这款Berenson智能机器人会搜集记录艺术欣赏者们对艺术品的反应数据,从而创建自己的艺术喜好,也就是说它的艺术鉴赏细胞是需要培养的。

机器人歌剧

艺术家韦德·玛瑞诺夫斯基、朱利安·诺尔斯和布兰奇·奈布拉共同创作完成作品,“机器人歌剧”是由8个半自动机器人表演的35分钟的机器人歌剧。该项目结合了创意机器人、媒体表演、音乐和互动媒体艺术等领域,将艺术家编制的算法/编舞概念与受众驱动的代理融合在一个42x25米的大规模表演交互空间中。通过建立一个表演环境来探索机器人表演团体的概念,以此将这些学科的核心研究领域汇集在一起。[11]

人工智能机器人艺术近期作品现状

艺术媒介本体之外的观念延展

机器人艺术作为新的艺术媒介,不只是演绎和转换艺术本体的传统媒介,更应该借机器人这个材料主体表达现实中艺术家切身的生存感受和对未来的预见、对历史新的诠释。

2016年9月28日晚 “INFERNO人机共舞”在设计学院教学展厅的酷炫上演,将2016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推向高潮。德国艺术家比尔·沃恩(Bill Vorn)和路易斯-菲利浦·德摩斯(Louis-Philippe Demers)创作的极富艺术创意与现代科技的“人机共舞”,以一场体验参与式机器互动表演,呈现了艺术与科技的和谐形态。Inferno将外置骨骼一般的机械装置安装在参与者身上,用支配参与者动作的方式施行。佩戴上装置的参与者有时可以自由活动,有时部分身体活动受限,有时则完全受机械支配而运动,将参与者变为表演的一部分。

2018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艺术家大卫·鲍文(DavidBowen )作品《FLY REVOLVER》,家蝇的运动由视频设备记录下来,然后由定制软件对其进行处理并输出至机械手臂。手臂会根据家蝇在靶上的相对位置,用左轮手枪进行实时瞄准。如果在靶心检测到一只家蝇,机械臂则会立即扣动手枪扳机。[12]

中国艺术家邱宇(Qiu Yu)作品《回响》(FEEDBACK)在机械手臂的控制下,麦克风和喇叭形成一个回授场。在相互运动的过程中具有生命特征的对话状态,尝试着接触,但在接近时产生的刺耳声音使他们马上分开。他们在这个声音的回路中互相观察、试探,接近又分离。[13]

“御御签(OMIKUJI)”是艺术家首个艺术-科技实验项目“Alterversus Deep Belief”的一部分。在这件作品中,艺术家将北京展厅现场的观众与位于东京科学未来馆的AI新生代机器人“Alter”通过网络实时接通。通过与Alter的互动,Alter将参与者的个人信息进行转码,并通过自身的声音系统进行实时的重新解读,将这一独特的声音讯息作为御御签发送给参与者。[14]

2016年11月4日在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的新展《故事新编》上,展出中国艺术家孙原&彭禹(Sun Yuan&Peng Yu)作品《难自禁》(Can’t help myself),以一种天性无法被抑制或不能自控的状态被解读:不能抑制自己,情不自禁。现场中作品是一个黑色的机器人挥舞着一个巨大的铲子,在地面上控制一大滩暗红色粘稠的液体。液体不断外流,铲子不断以各种姿态控制,不时翻舞,扭动着沾满液体的铲子时而突然来到观众眼前,然后优雅的离去,让人产生不自觉的恐惧。白色的地面在液体的流淌和不断的清理下,形成了自由和控制并存的奇观,让观众联想到很多内容:天性,属性,差异,控制,自由,以及权力与压制。

艺术电影的思考:未来终极的人机伦理关系

1927年德国科幻电影《大都会》中的机器人造型对后世电影、艺术作品中的机器人形象影响深远。

早期机器人不是智能,后来逐渐有了人工智能化的机器人,包括人机交互系统、自主性。而未来机器人一旦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如手机、电脑、网络无法隔离的一部分,必然会面对诸多伦理道德、情感、甚至法制问题的挑战。如与机器人的感情纠缠,甚至会超越人对宠物的依赖,因为他们和人类的生理与心理形象更相似,相比其它动物更容易接近,投入大量情感后会难以割舍,甚至排斥其他人类。反之亦然,智能机器人也可能陷入与人类不分你我的情感,如《人工智能》(AI)、《Eva》机器主人公的痛苦体现,在他(她)得到来自人类家庭的关爱后,也为投入所有的情感而无法自拔。但多数人类还是把他们视为异类或物件,进行大量销毁,场面极其残暴。不论自然界的有害生物还是有害人工智能的身份认定,此标准均是以对人类的利益弊端来判断,是一个权力化的界定标准。未来应该制定保护智能机器利益的机制,同时也应该制定机器人犯罪、审判、奖罚规定,目的与人类和平、自由、平等的生存,甚至监督人类犯下不利于地球生态与文明发展的行为。

自然人的行为依赖于人工智能的编码解码程序为自己服务,但完全取代自然人依然存在争议。科幻作品中未来人类与人工智能的情感交流不分你我,只要心中有爱,但是这样的情感、潜意识真的能取代有自然体温的精神性吗?一旦精神和意志数据化,想必不是化学反应那么简单。人的心理缺乏一定的偶然性意外和好奇的浪漫,似乎也不是直白数据能实现,地球几十亿年自然变迁的奥秘也不可能短时间内靠人工数据来解码。远未来仍具有不确定性,我们也无从定义和判断,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与上段文字相反的观点是人类机能可以被人工智能完全复制,机器自我进化的速度快于自然进化规律,完全可能取代人类,人类将不复存在。未来人工智能可能成为我们最危险的敌人,如科幻影片《我,机器人》(I, Robot)、《机械姬》(ExMachina)中导演所传达的态度和思想。

结语:

在这个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科技逐渐祛魅的时代,人工智能之网早已纵横交错悄无声息植入我们现实生活的各个领域和角落。只有对人工智能的定义、出现和技术基础有全面的了解,以艺术和哲学、历史和未来的视角跨越现有技术的束缚,用全新的感受力和想象力,来探讨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伦理关系,以及对人类甚至宇宙的发展与演化是否起到积极影响。我们只有不断追问、预言、探索未知世界,不断突破和提升人类的心智力量,借机器智能揭示和监督人类的行为,并在他们服务于人类时能与其平等而自由的对话,才能帮助我们共同应对人类生存的危机,体现人机共存的价值和意义,因为尊重他们就是尊重我们自己。

2018年9月28日于北京

2018年10月28日稍作修改

注释:

[1][2][3]徐英瑾《人工智能哲学》,复旦大学视频公开课第一、二集

[4][6][7][11][12][13][14]“后生命”第二届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案例介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8年

[5]《机器人发展史简介》,道客巴巴网

[8][9](美)谭力勤(LiQin Tan)著《奇点艺术:未来艺术在科技奇点冲击下的蜕变》,机械工业出版社,2018年

[10]“超级对撞”小米·时代艺术科技大展案例介绍,北京时代美术馆,2018年

作者:张海涛[博客],来源:艺术国际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