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辉:实景和虚境的统一——梁明泼墨山水画的重要特征

时间:2018-08-07 08:44:37 | 来源:艺术中国

资讯>观点>

万壑有声含晚籁 200x240cm 2016

2017年初福建省画院有一个作品展览让我们比较全面的看到了建国以来,福建在中国画、油画等方面的一些新的探索和发展,当时梁明先生的作品也在其中。总的来看,福建的国画、油画有比较深厚渊源的传统,山水作品应该来说比较少。所以对于新中国以来培养的中国画家,他们的山水画的传统基本上和整个20世纪后半叶以来所形成的山水画传统具有某种共通性,比如说并不是从“四王”的皴法走来,更多的是接受像新金陵画派的傅抱石,海派的刘海粟等等这样的画技道路。我觉得梁明先生山水画传统的来路也不例外,但是我觉得梁明先生能够把现代的传统和表现闽西山水画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闽派山水的重要代表人物。在他的大泼彩山水画个展中,我们也强烈感受到他山水画大写意泼彩的豪放,放荡不羁。同时这样一种泼彩能够形成特别饱满的灵气,但同时它也有很多细微的地方,包括像客家的民居、水田、山间小路等,这样一些人物和民居,使他的泼彩能够落到现实生活中,所以我觉得他的山水画第一个特点是实景虚境,就是说他能够通过大泼墨泼彩构成画面宇宙一般的气象,这是一种不在现实中存在的,是一种精神和理想中的虚拟的境界。但是这种虚拟的境界同时也很好地和实景一起体现,和客家民居及山村的农民生活有机结合在一起。所以第一,实景和虚境的统一是梁明先生大泼彩泼墨山水画的一个重要的特征。

云间丹崖 138X68cm 2018年

既然是虚境和实景的统一,虚境毫无疑问是用泼彩和泼墨来实现的,实景是运用皴的方法,皴就涉及到各方面。一幅山水画如果仅仅是纯粹靠泼彩和泼墨,很显然缺少一种画面的支撑感。在中国画的艺术语言上没有用笔的特征,在我们看来是缺乏精神。黄宾虹曾经也多次批评吴道子的画有笔无墨,可以想象中国画在用笔方面的一种重视。梁明先生在实景的表现上是通过古法用笔的笔力,笔的力量感去实现的。我觉得如果是虚境,这种泼墨强调的是一种墨韵和墨彩,很显然古法用笔对这种墨提供了内在精神含量和内在的力度。所以他第二个特征,毫无疑问是骨法与气韵的统一。我觉得能够在磅礴生成的气韵之外,还能够体现骨法用笔的一些特点,体现出梁明在继承中国画用笔勾勒的基础上能够大胆地借鉴现实主义的自动主义,把这种自动偶然性的泼墨和传统的古法结合在一起,这是他的第二个特点。

闽壑烟岚 124x380cmx8 2016年

第三个特点就是这个展览作为大泼彩山水画,实际上在我看来,它的泼墨成分要大于泼彩,或者说在这种墨韵和重彩之间求得一种平衡,是一种墨韵和重彩、浓彩的辩证统一。实际上泼彩我们说起来是很容易,但实际上在操作和运用上也是很难的。比如说我们做展览的LOGO“闽壑烟岚”的这样作品,在这么大尺幅的作品里面形成泼墨,我们可以想到一个技术上的原因,墨有可能是无法控制的,就是黑墨团一片,很难形成画面整体的气象和气韵,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就是泼墨过于偶然性,有可能仅仅是形成像水彩画那样一种效果,我们所说的泼墨和泼彩一定要有墨的特征,这种墨的特征虽然是黑色,但是它一定要墨中透出一种神韵感。就像我们看到的大漆,大漆并不是一种黑色,实际上像夜色一样,那里面的黑有一种深度。所以在梁明的泼墨中,他一方面是强调它的偶然性特征,强调它的自动性,强调它的非控制的一种美感,但同时它一定要能体现出传统中国画墨的玄幽之意。我们说中国画的幽微之境是最难得的,所以他还要通过这种泼墨达到一种幽微,我觉得在这方面梁明实际上做了很多功课和努力,他的这种泼墨如果仅仅把墨泼在宣纸上肯定不是这样的效果,很显然他在宣纸的托底上有一些其他辅助的材料,所以让他的泼墨能够在宣纸上留出一些痕迹。也可以说有一些拓印和留痕的水渍在里面,这种水渍和空气在他的画面里面起到了一种气韵贯通的作用。我们说中国画气韵松动是最难得的,也是难度最大的。这种气韵要有烟雨感,这种烟雨感的获得一方面是来自于我们泼墨过程中能够很好地控制它的气场。另一方面,这种泼墨一定是墨的运用有机结合在一起。在梁明先生泼墨的同时,还有一些泼彩的成分。泼彩是20世纪新的产物,有的说是来自于张大千,有的说来自于刘海粟,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泼彩来自于对于西方色彩艺术的一种运用,泼彩的引进很显然是在西洋美术讲究色彩的环境中所生成的,所以这是中国画家在20世纪50年代发生艺术演变的时候对西方艺术的一种汲取。

孤峰入紫气 138x68cm 2018年

在梁明先生的作品里面,他的泼彩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在无论是张大千还是刘海粟的泼彩画面中,泼彩往往起到一个画空的作用,起到破坏重新获得水墨空间的作用。但是在梁明的作品里面,一方面也有这方面的作用,但同时他的泼彩总是和表现山水的意境有机结合在一起。比如他的《东边日出西边雨》这样六条屏山水画,可以说是把泼墨和泼彩有机结合在一起,他的泼彩很显然要把一种意境,就是这种彩适合表现春天、秋天,表现晚霞、朝露,这样一种时光的境界结合在一起,就使他的泼彩并不仅仅是一种视觉冲击的效果,而具有了境界典型的意味的表达。这就是我讲的第三个特征,也就是墨韵和泼彩之间的统一。

去看南溪新水生 96x180cm 2017

从梁明的绘画意境来说,我觉得是一种纯朴与俊逸的结合,我刚才讲了是实景和虚境,实景画的是客家山水,而且画的客家山村农民的生活,这种生活包括水田,包括在田埂里面进行劳作的客家农民的形象,都很好地表达了这种乡村生活的朴实意义,也就是他画面这种素朴的美感,这些都来自于他对生活情趣的捕捉。但是他的画面又有泼墨和虚境的处理,这种虚境是具有文人绘画的俊逸之美,一种飘逸之美,所以在他的画里面能够把这种纯朴和俊逸这样一种审美的关系融合在他的画面里。当然就梁明的作品来说,他是以泼彩和泼墨为主,泼彩、泼墨和我们看到其他的山水画,尤其是传统山水画,那种完全运用勾勒的山水画所赋予的一种理性控制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它的偶然性的成分是非常大的,在梁明先生创作的每一幅山水画过程中,并不是先构图再来画美景和人物,而是依靠大泼彩泼墨构成整体的意境,而大泼彩泼墨具有一种自动性和偶然性,它是不能够完全被控制的。在某种意义上他画面的美感也恰恰在于它偶然的特点,偶然的墨和彩形成一种非控制力,所以我觉得他的艺术特征实际上还有偶然与必然的结合。他的这种偶然很显然是在自己的心中形成一种意象,通过这样一种意象在施诸于这种泼墨和整合,从而形成画面整体的意境,所以他的艺术整体的特征还仍然体现出是一种偶然和必然的统一。不管怎样,我觉得梁明先生的山水画作品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让我们看到了近些年来有关闽派美术发展的新的特征和面貌,我觉得闽派美术的发展特别值得我们美术界关注。

尚辉/《美术》杂志主编、中国美协理论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行到水穷处 138x34cm 2018年

俨若凝妆玉女姿 138x34cm 2018年

春山如笑 68x130cmx4  2018年

移山出晓云 96x180cm 2017年

万壑云烟 68x138cm 2018年

风清松色脆 68x138 2018年

涧水涵禅意 68x138cm 2018年

九曲行云  68x138cm 2018年

山气化云云作烟 96x180cm 2017

风凉意爽 68x138cm 2017

山色空濛雨亦奇  68x138cm 2018年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