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尔敏:“新星星”喜欢给我们出难题的艺术家

时间:2017-09-01 16:09:35 | 来源:艺术中国

资讯>观点>


问:我们知道,您曾经就读南医大临床医学专业,却成为了南京有名的文艺情感作家,除此之外,您的头衔也非常丰富:艺潮文化董事&CEO、1912集团企划总监、张嘉佳餐厅合伙人、《八点睡前故事》合伙人兼坐堂作家,您为什么会选择担任艺术机构CEO?这么多角色之间,您也切换得非常自如,这些经历或者说这些经历带来的经验在运营艺术项目的时候会有什么联系或者是融合?

朴尔敏:十几年前我带着医学院的简历去江苏电视台应聘,当时的台长问了我一句话:你是学医的,来做媒体能有什么优势?我回答他:我会比传媒科班出生的人对世界更加敏感,我观察和思考问题的角度也可能与他们不同。因为这句话我被录用了,这些年我也一直是这么践行的,我尊重专业但不完全相信专业,我认为世界是一个很大的平衡系统,看似割裂,其实很多表面之下的东西是相关、相通的。所以我会尝试很多东西,当然我也会有意识地提醒自己:不要让这成为一个劣势,因为你关注的东西多了,就很难做到专注。人生的道路上有很多选择,有些只是铺垫,有些是陪朋友走一程,而新星星的CEO是近几年来我最郑重的一个选择,因为我想在接下来的人生里用我既有的心得和学习能力,专注地去做一件事。

问:您本人是如何与艺术结缘的呢?最喜欢的艺术家(古典艺术、当代艺术均可)是谁?会偏好(收藏)一些什么样的艺术作品/艺术风格?

朴尔敏:我父亲是个老文青,我弟弟就是学工笔画科班出身的。其实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画家,到现在我还有一种冲动就是去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纪录片导演,所以我走上现在这条路,可能只是早晚的事。最喜欢的艺术家,说一个活着的吧,我喜欢陈丹青,我喜欢他的观点和态度,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混沌的双鱼座,所以我特别欣赏睿智又旗帜鲜明、饱满却不妥协的人,觉得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门艺术。喜欢的作品很杂,和学术性关系不大,就是看一个眼缘,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他特别能有所感应的人和事物。

朴尔敏和星星团队

问:在操作新星星艺术节项目中,个人审美会发生一定的作用吗?会有与评委们的评选发生冲突或者意见不合的时候吗?

朴尔敏:新星星奖的评选要保持相对公正,所以我们有严密的评审团机制,这套机制是目前而言最科学的“算法”,我不会让任何个人因素去影响这个“算法”。我要做的只是保障这个比赛健康地持续下去,在该改进的时候适时改进,同时牢记我们创办这个比赛的宗旨,寻找更多更好的外部资源,为青年艺术家提供更好的发展机会。

问:您与评委们在工作中有很多接触,最近也去参加了深圳圈子艺术中心《寄生》的艺术研讨会。那么您对于当代艺术有什么样的看法?在操盘新星星的过程中有改变过对当代艺术的想法吗?

朴尔敏:这个话题很大,从大的层面来说,艺术家参与时代和生活的发展,并留下有他们独特视角的记录,这使得整个世界很有意思。在操盘新星星的过程中,我亲眼目睹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部分现状,包括关注它的圈层是如何之小,包括大众对当代艺术的不理解甚至误解,包括艺术家的存在状态……有些问题急不得,要交给时间,有些问题就是行业和艺术家本身应该去思考改善的。我个人的想法确实有比较大的改变,虽然有伟人说过艺术属于人民群众,但我以前还是偏向认为,现阶段的中国,艺术就是属于精英阶层,现在不这么想了,我看到了身边的趋势,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事情的价值。

问:作为新星星艺术奖CEO,您对新星星的架构设想是怎样的?如何吸引更多、更好的艺术家参加新星星艺术奖?除了评选后续还有其他对艺术家的支持吗?与别的艺术节/评选有什么不同?您觉得现实和理想有差距吗?

朴尔敏:为什么要和别人比不同呢?各种艺术机构各显神通,才能促进这个事业和行业的发展。新星星构建的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平台,不只是搞一次比赛、发一些奖金而已。我们目的是在青年艺术家和市场之间架构非常务实的通路,而每一条通路背后都有对于艺术和艺术应用有切实需求的伙伴在支撑。举一个例子,我们架构的家居艺术通路,这绝不是简单做一个漂亮的APP就够了,作为一个高瞻远瞩的企业,互联网家居共享平台艾佳生活为新星星艺术家独家导入渠道流量,并提供了可观的资金扶持,有了他们年百亿的业务规模支撑,这才实现了真正的艺术品流通,我们才敢定出第一年为青年艺术家销售过千万的目标。所以我们不会用一些哗众取宠的手段去迎合艺术家,真正能持续的合作没有其它诀窍,只有为对方带来利益。当青年艺术家发现参加新星星真的对他们有益,自然就会蜂拥而来。所以这一点我们并不着急,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了。生命的有趣就在于,一切理想和现实都有着大小不等的差距,而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不断缩小这个差距。

朴尔敏和星星团队青年艺术家

问:在运营和决策的进程中,有什么有意思的小故事可以分享一下吗?

朴尔敏:众所周知我们今年要在南京德基广场启动第一家线下艺术空间,这看起来是个很浪漫的决定,事实上我一度整宿睡不着觉,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眼下中国的美术馆和画廊到底是什么生存状态,而我决定生一个据说很难养的孩子,就不得不去想如何养活它,甚至如何为它逆天改命。这个过程就像金庸小说中的左右手互博,你身体里装进了两种真气,一会儿信心满满,一会儿又觉得天都要塌了。我尽量控制不在团队面前流露这种情绪,但这个过程会让我终身难忘。我希望很久以后,我会庆幸自己勇敢地生下了这个孩子。

问:今年我们的新星星艺术奖成立了艺术基金,在德基广场的艺术空间也即将正式运营,这是出于怎样的考量?可以谈谈您对大众消费与艺术之间的关系的理解吗?

朴尔敏:从今年起,新星星将不再是个虚拟平台,而会有自己的“道场”。当我们决定去经营人,而不只是艺术品的时候,就必须去构建交互场景。我们和德基广场的合作是相互选择的结果,关于艺术,德基的吴铁军先生在下一盘大棋,我们希望以轻巧的模式探索其中青年艺术的部分。新星星奖、新星星艺术基金、新星星美术馆,这些看似独立的存在,其实是要打通的,我希望能找到一些突破传统的方法,当然这些都要交给时间去检验,但有一个方向是坚定不移的:我们就是要让艺术走向大众,这个关系并不深奥。衷心感谢德基文化和五季文旅集团,有他们的支撑,我们想做的实践才有了可能。

问:在新星星艺术节整个过程中,您特别想感谢的人是谁,理由是什么?

朴尔敏:感谢新星星的投资人陈俊先生,我是被他一步步带到这个领域的,他给我们非常大的空间,同时在背后默默预见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坚定不移地为我们“兜底”;没有他的坚持,就不会有今天的新星星,在这个过程中我和我的团队慢慢找清了方向,并且对“责任”二字有了更深的理解。同时感谢曾琼女士,没有她当年的创始行为,我们今天就不会在这里探讨这个话题。吕澎老师挂帅的评审团队则是我现在一切动作的学术保障,有他们坐镇,我才能有精力认真去研究一点大众艺术市场的问题。

问:对新星星今年由新星星艺术节转身为新星星艺术奖有什么期许?

朴尔敏:明确提出“新星星艺术奖”,代表我们想把学术层面的“新星星”摘出来,使它更专业、更学术。在此基础上,“新星星艺术节”会比以往更丰富,“新星星奖”的展览和颁奖会成为艺术节里固定的内容。

问:对正在努力的青年艺术家或者是报名的青年艺术家们说两句话吧。

朴尔敏:借用今年新星星年度策展人王春辰老师的话:我们喜欢那些反向思维的艺术家,我们喜欢那些不按照既有规则出牌的艺术家,我们喜欢那些不谈艺术、但谈问题的艺术家,我们喜欢那些不在美术史套路中的艺术家。总而言之,我们喜欢那些喜欢给我们出难题的艺术家!今天,我们要在千千万万的艺术家中间寻找你、发现你,给你颁奖。请快参加新星星,让我们互相发现、互相点亮、彼此耀眼!

朴尔敏

上海艺潮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CEO

情绪起伏的双鱼座,医学学士,工商管学理硕士。做过一些年“狗仔”,写过几本书,2009年之后浸染在商业地产领域,现在做好一切准备,甘当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实践领域的“有益的炮灰”。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